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信賴與不合理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1-06-16 19:00:04 | 巴幣 40 | 人氣 217


  在聽完一長串聽起來既正確又美好的理由後,我給出了我的答案。
 
  我的選擇,其實早在我離開那個有門的奇妙空間時就已經決定了,並沒有因為那些美好的理由而改變。我的答案是:「我不同意這麼做,也不會允許這麼做。」
 
 
第737章  信賴與不合理
 
 
  聽了我的答案後,原本還目露期待神情的布拉德臉色立時垮了下來,而哲爾尼亞斯則是歇斯底里地叫喊著:「為什麼?你聽不懂我們的話嗎?你是瘋了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說呀!你們倆的態度也變得太快了吧!不是有句俗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嗎?你們倆這急速變臉的態度,只會把我這個客人嚇得不敢再光顧囉!
 
  我嘆了口氣,然後解釋道:「你們說的或許是正確的。但是,是正確的又如何?我為什麼一定要做正確的事?」
 
  「啥?你不做正確的事?那你要做錯的事嗎?你是有什麼問題呀!」哲爾尼亞斯很不客氣地罵道。
 
  我苦笑回道:「我以前,曾在當時的正確大義下,做了我覺得不妥當、也不想做的事情,導致我至今仍後悔不已,仍在為當時的決定付出代價。所以,如果可以,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我要做我覺得可以或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有著正確大義的事!誰知道當下的正確是否為永恆的正確?更不用說,所謂正確,也只是不同立場的感受吧!就雷吉奇卡斯的立場來說,你們說的那些事說不定是大錯特錯的呢!」
 
  「所以你不講道理,只憑主觀作事?你這只是耍任性,成不了大事的呀!快醒醒吧!這麼做是不對的!你這傢伙也說點什麼來喚醒他呀!」哲爾尼亞斯很忙,一下對著我吼,一下又對著沉默的布拉德叫,但布拉德似乎已經接受了我的答案,並沒有加入哲爾尼亞斯叫喊的行列。
 
  對於一臉氣憤,彷彿自己才是絕對正確的哲爾尼亞斯,我說出了最有殺傷力,讓他能安靜點的一句話:「如果我只是盲目選擇當下的正確、聽從當下正確的建議,那我先前就不該從雷吉奇卡斯手中救下你!就不該放任你這個充滿復仇心的不定時炸彈活著!你捫心自問,換作是你,你會這麼做嗎?這是正確的事嗎?」
 
  「你……」由於被我點出自己是因為「不正確」的選擇才能活著,哲爾尼亞斯也不敢再叫囂要我選擇正確,只是語氣弱弱地說:「那你不願意這麼做,還有其他辦法嗎?沒有吧!」
 
  「有!」我篤定地說:「對話,解開誤會,並相信我所信賴的人!」
 
  說完後,我對著廣闊,看似空蕩蕩的沙漠喊道:「我已經表明我的想法了,我也絕不會放任他們傷害小初!所以,我們是不是能好好地談一談?這一次,開誠布公地好好談一談,不要再做什麼試探了!」
 
  在門扉旁冷靜地理清思緒後,我發現先前在記憶儲存區中得到不少線索。像是奇卡斯會記錄這片土地的記憶,也就是說,即使熾他們幫助我們逃離他的手掌心,他還是能紀錄到我們在這片土地上的一舉一動。所以,我刻意把懷抱著危險想法的哲爾尼亞斯放出來,刻意放任他與布拉德一搭一唱,說出奇卡斯他們會擔憂的威脅,然後,我再拒絕那些誘惑,表明我的想法!
 
  雖然奇卡斯他們不一定會立刻全盤相信我的想法,但至少可以讓他們知道我的誠意,讓他們願意和我談談。
 
  在我呼喊奇卡斯沒多久後,一尊巨大的白色巨人就從沙中現身,而他手中,站著一名戴著白色面具的黑西裝男子。
 
  就在我打算說些什麼時,布拉德搶先開口道:「這麼說好了,我不明白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可談。他們敵視我們的態度已經那麼明顯,雷吉奇卡斯還殺了你的養子,你為何還能心平氣和地和他們談話?你的養子,在你心中的地位就如此舉無輕重嗎?」
 
  我挑了挑眉,看向奇卡斯和白面具人,然後說:「那不是真的!至少,不是雷吉奇卡斯釋出的記憶影像吧!」
 
  白面具人反問:「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
 
  我簡單地說:「因為信賴,以及不合理。」
 
  「什麼意思?」
 
  「想知道?那我們就來好好談談吧!話說,你要不要先拿下那面具?墨風叔?」
 
  聽我已認出他的身分,白面具人聳了聳肩,拿下他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熟悉的面孔。這個人果然就是小初的武術老師兼保鑣-墨風。
 
  「你是什麼時候察覺的?」拿下面具的墨風,一面帶上他的招牌墨鏡,一面問道。
 
  「從你對我與布拉德的態度差異很大,你那靈巧的身手、你的身型、聲音,以及你的言行透露出很熟悉我和小初之間的關係……等等,在亞盧米地區,這樣的人不多,一一刪去後,似乎也只剩下你了!」我自信地笑道。
 
  「真是個小機靈,和春燕真是一個樣。看來是我太心軟了,但你那對眼睛,和春燕如此地相似,我實在下不了手去折磨你呀!」墨風露出一個難看的苦笑,然後又說:「所以你懷疑那段影像是我偽造的?那你可猜錯了!那段影像確實是來自於高層,奇卡斯只是如實地撥放出來。」
 
  我抓住他的話中重點,說道:「來自高層,而不是來自你們的神,也就是說……你自己也察覺其中有點問題對吧!那麼,奇卡斯,請你回應我先前被墨風打斷的問題。布拉德是個大威脅,所以你們必須封印他,這個情報是誰告知你們的?雖然墨風當時說是你們的神,但他那時的介入實在太不自然,所以……我想聽你親口說出答案。」
 
  奇卡斯緩緩回道:「相關的情報與決策,是源自一名叫做風嵐的女性人類。」
 
  啊咧?風嵐?這是誰?這答案和我推測的有落差呀!
 
  我向墨風投以詢問的眼光,墨風便道:「風嵐就是現任的保育家議長,保育家機構的最高權力者。」
 
  原來是保育家議長呀!我驚訝地說:「你們竟然會聽從議長的指示呀?我還以為是三大聖樹中的誰下達的指示呢!」
 
  「也差不多啦!」墨風回道:「由於風嵐那老太太見多識廣、人老成精,關係網又夠深夠複雜,我們的神便指派她為三大聖樹的顧問,讓她幫忙處理一些俗事,提供一些意見。三大聖樹蠻聽信她的建議,現在神明大人休眠了,她的意思也就大概等於三大聖樹的意思了。」
 
  「原來是這樣,我的推測雖不中亦不遠矣。」我故作神秘,喃喃自語地說。
 
  我時不時洩漏一些關鍵字句,就是要勾起墨風與奇卡斯的好奇心,好讓他們能耐著性子聽我把話說完,聽我好好表達我的立場和想法,以及……關於布拉德的事情。
 
  奇卡斯有沒有被勾起好奇心我不知道,但墨風很明顯地被勾引成功了。他有些不耐煩地說:「你從剛才就一直在扮什麼高深莫測呀?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又要維護那危險傢伙?是不是也該說清楚了?」
 
  「別急,我這就說明。事情,要從我們在初光鎮的遭遇說起……」
 
  我向墨風與奇卡斯表說明我這一路上感受到的詭異感覺,源頭就是在於他們對布拉德的態度。
 
  在初光鎮時,那群保育家像是把布拉德當作什麼有血海深仇的可恨仇敵,而在沙漠時,小南又把布拉德視作什麼極度危險的生物,然後是在記憶儲存區中,奇卡斯和墨風對布拉德也是類似的態度,就是這樣的態度,這樣的看法,讓我覺得很不解,讓我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而虐殺黟弗的畫面,更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將這一直難以言喻的古怪狀況徹底顯現出來,讓我更加篤定關於布拉德的情報與處置方式,還有關於黟弗的畫面,絕不是來自於雷吉奇卡斯或是小初。
 
  聽了我的敘述後,墨風搔了搔頭,不解地問:「老實說,我不懂你為什麼會這樣認為,你為什麼會以此就做出這樣的判斷?」
 
  「答案,就是我一開始所說的,信賴,以及不合理。」
 
  我又向他們解釋,所謂信賴,就是相信小初的為人。
 
  小初是那種即使對方是窮凶惡極的傢伙,他也不會刻意想折磨、殺死對方。比起讓對方受盡折磨而死,小初會更傾向讓對方活著贖罪。就算萬不得已需殺死對方,也會選擇給對方一個痛快。以痛苦折磨作為制裁這種事,他是不會做的!所以,在這前提下,保育家們以及墨風他們折磨、虐待布拉德的行為就不合理,虐殺黟弗的畫面更完全不是小初的風格!
 
  聽完我的解釋後,墨風點了點頭說:「確實,雷源初不會下達這種指示,也不會做這種事。但是,那是指以前的雷源初。現在的他,意識可能被神明大人所掌控,又或是受到神明大人影響,那他就有可能會這麼做呀!」
 
  我搖了搖頭,笑道:「這不會是雷吉奇卡斯的意思,因為這不合理。」
 
  「不合理?哪裡不合理?」
 
  「你們先前都沒有在綠之森的衝突現場,所以你們不了解當時的狀況吧!那我就告訴你們,雷吉奇卡斯對付布拉德這件事,現在已經是極不合理的事情了!」
 
  我簡單地說明當時綠之森的狀況。雷吉奇卡斯確實曾經敵視布拉德,確實曾經計畫封印布拉德,但是,在那場衝突的最後,他明明可以讓三大聖樹實行封印布拉德的行動,但他最後卻放棄了!他放棄了能夠剷除心頭大患的最好機會,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已經不想再對付布拉德了!
 
  雷吉奇卡斯或許仍畏懼布拉德,但頂多防備他,而不會再去對付他了。所以,若說保育家們與墨風他們對付布拉德的行為是雷吉奇卡斯的意思,那就是大大的不合理了。這就像是億萬富翁能闊氣撒錢救助窮人,卻會去貪圖地上的10元硬幣一樣不合理!
 
  再來是虐殺黟弗的畫面,這件事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放在雷吉奇卡斯這種機關算盡的傢伙身上,更是極度不合理!要牽制外敵、震懾外敵,方法多的是,用人質戰術、搞陷阱戰術,或是交易籌碼……等,方式多的很。弄這種殘忍虐殺的畫面,除了噁心人之外,實在沒什麼益處。基於以上原因,我推測出對付布拉德的指示以及虐殺黟弗的畫面通通與小初和雷吉奇卡斯無關。
 
  我能告訴墨風與奇卡斯的就這些。事實上,還有一些理由我沒說,像是雷吉奇卡斯與暮小姐和我之間的關係,其實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理由!這可能才是雷吉奇卡斯放棄對付布拉德的最大理由!如果他那時沒有說謊的話,那只要我不把布拉德視為敵人,那他應該就不會再起對付布拉德的心思了。
 
  聽完我的解釋後,墨風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摸了摸手腕的儀器,道:「老大,他這麼說呢!他倒是看得很透徹,想法也挺堅定的,那之後該怎麼辦呢?」
 
  「哼!還能怎麼辦?說來說去,就是老婆子我當了一回壞人呀!」墨風手腕上的儀器傳出聽起來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這是……保育家議長風嵐的聲音?所以她一直在遠程監聽我們的對話呀!
 
  「雷卡,你聽好!這次的事情是老婆子我的主意,你別怪其他傢伙。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那個叫做布拉德的傢伙就是個危險分子!神明大人也是因他而重傷,這是無庸置疑的!所以,不管你和道恩‧盧米埃是怎麼想的,我都不可能原諒他!更不會放任他接近神明大人!」風嵐透過儀器對我道。
 
  「您說的我能理解,立場問題罷了。只是,您的神明大人都願意放過他,有和解之意,您卻還是讓人如此對待他,就不怕引來更多爭端嗎?您這樣的做法是在保護您的神明大人,還是在為他樹敵?」我毫不客氣地指責道。
 
  「我……唉!你不懂!神明大人和雷源初對我們和這世界來說有多重要,不容有閃失呀!」風嵐辯解道。
 
  我不打算和她爭論這個,因為這就只是立場不同罷了,而且這件事布拉德也得付很大一部分責任,我也不好再抓著這件事多說什麼了。於是,我換個話題道:「索羅亞克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哼!那臭狐狸用幻覺坑了我的部下們,並趁機溜進神明大人的休息處。幸好神明大人神威猶存,成功制伏了他。本來是要就地處決的,但雷源初那孩子,事到臨頭又下不了手,說什麼入侵者罪不致死的天真話語,所以只是將那狐狸囚禁起來而已。」
 
  果然是這樣!我就知道小初不是那種濫殺的傢伙。我鬆了一口氣,然後又追問道:「那麼,索羅亞克被虐殺的畫面又是?」
 
  「那只是為了震懾入侵者,殺雞儆猴用的。」風嵐回道。
 
  少來這套!我不客氣地回道:「如果索羅亞克對我們一行不重要,那就算他死十遍也不會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如果索羅亞克對我們很重要,在看到他被這樣虐殺後,誰還會乖乖地打道回府?不殺紅眼拚個你死我活才怪!所以,您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麼?」
 
  風嵐的用意我大概猜的到,但我就是要逼她親口說出,好讓她認知到問題所在。
 
  「這……老婆子我……唉!好罷!也沒什麼不能說的!老婆子我就是懷疑你了!在墨風向我回報你的身分後,我就懷疑你已經背叛我們,背叛雷源初,站到破壞使徒那一邊了!所以,我就想測試一下你到底還信不信任雷源初?到底還不是站在他那邊的?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還是您希望不是?如果我站到小初的對立面,就可以順理成章地處理掉我,好讓你們繼續傷害布拉德,是不是這樣?」我尖銳地問道。
 
  「是!你很聰明,就是你說的那樣!」風嵐直認不諱地說:「神明大人已經不需要你了,雷源初才是他的最佳容器,而你又是烏智吉的最佳作品,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哪天就會成為神明大人的威脅!如果你安分度日也就罷,偏偏要和破壞使徒勾結在一起,所以老婆子我想處理掉你,為神明大人剷除潛在威脅!」
 
  我冷哼一聲,說道:「您倒也是承認得很乾脆,但是,我與小初的事情您到底知道多少?在幻妖之界雷吉奇卡斯與我拚死救下小初的事情您又知道多少?還有在綠之森時雷吉奇卡斯生死一線、布拉德差點被封印的事情您又了解多少?您應該沒有一件是完全了解的吧!因為您都不在現場!您所知的應該只是聽說或轉述、所以您不會真正明白我與小初之間的感情羈絆,更無法完全理解雷吉奇卡斯的考量!您什麼都不明白,只是盲目地,用您自己認為的方式在守護您的神明大人,殊不知,您的所作所為,早已偏離了您的神明大人的意願和想法!更只是在試圖傷害我與小初之間的感情!」
 
  「我……老婆子我只是……」
 
  風嵐似乎已經被我說動了,已經察覺到自己的錯誤了,於是我趁勝追擊道:「有很多您擔憂、害怕的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只是誤會而已!讓我們與小初和您的神明大人會面,誤會就能解開了!」
 
  「這……如果只是你的話,也就罷了,但那個破壞使徒,老婆子我還是不放心讓他接近神明大人。」
 
  也就是說,如果是普通模式,我已經成功說服風嵐了,只可惜現在是有布拉德跟隨的困難模式,所以我只得加把勁了!於是我伸手把遍體鱗傷的布拉德拉到我身邊,並指著他身上大小不一的傷口說:「你們看看他這狼狽樣,連你們都可以輕易把他整治成這樣,你們是哪來的信心覺得現在如此弱小的他可以傷害你們的神明大人?而且,我家的索羅亞克在綠之森可是赫赫有名的搗蛋鬼,既然神明大人連索羅亞克都可以輕鬆制服,你們還怕他搞不定這傢伙呀?你們也對神明大人有點信心好嗎?」
 
  聽我滔滔不絕地說明布拉德多弱,有多好欺負後,墨風也附和道:「我覺得雷卡說的倒是不假。這傢伙並沒有傳聞中那樣難纏,或許,是我們過於高估了。老大,妳覺得呢?」
 
  「嗯……從初光鎮的戰鬥影像來看,那傢伙確實……不值得擔憂,不過……」就在風嵐終於鬆口,我以為已經大局底定時,一直保持沉默的奇卡斯忽道:「以現況來說,那頭藍色的鹿威脅性反而更大。留下那頭鹿,讓你們去見容器,這是可行的。」
 
  唉呀!真是成也藍鹿,敗也藍鹿呀!剛才之所以會放任哲爾尼亞斯說一些恐怖的計畫,是為了讓奇卡斯他們相信我的立場,沒想到現在卻成了最大的阻礙。
 
  把哲爾尼亞斯留下來?這種事情我也做不到呀!除非暮小姐的寶物品質不佳突然失靈了,不然裝載著哲爾尼亞斯的球可是會自動跟上來的呀!
 
  我拿出裝載哲爾尼亞斯的球,解釋道:「這是有絕對束縛力的球,而且因為一些原因,這球無法離開我身邊,所以我必須帶著他一起去。但請放心,我會管好他,不會讓他傷害小初的!」
 
  聽我這麼說,哲爾尼亞斯立刻就不樂意了,他大罵:「你這騙子!還說要和我做朋友,到關鍵時刻卻不幫我,只會把我關起來,你這……」
 
  我在哲爾尼亞斯要說出更難聽的話之前,強行將他收回球中,並透過球體的心電感應功能對他道:「別鬧了!我是不可能讓你傷害小初的。但是,我答應你,會讓你有機會發洩怒火的。」
 
  在表達完我的想法後,我便將球收回腰際,並把雙光也收回球中,然後高舉著雙手表示自己無害道:「這樣可以了吧!可以讓我們去見小初了吧!」
 
  「可以,但你們必須在三大聖樹的掌控範圍中會面。」風嵐道。
 
  在我點頭表示同意後,奇卡斯就憑空變出一座石燈籠。石燈籠綻放耀眼的白光,眨眼間,我與布拉德就來到了一座綠意盎然的森林中。
 
  我此時感應到前方有幾股熟悉的力量波動,有時間之力、空間之力、死亡之力以及生命之力……剛才風嵐曾說只能在三大聖樹的掌控範圍內與小初會面,也就是說……三大聖樹和小初應該就在前方不遠處。
 
  終於呀!這困難模式……不!應該是地獄模式的尋友之旅終於要抵達終點了。在見到小初後,我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呢?是先和平常一樣聊幾句家常?還是直奔拯救堂姊的主題,又或是……
 
  在我懷抱著雀躍又忐忑的心前行時,後方的布拉德突然拉住我的手,並道:「我稍微感受到你的誠意了。」
 
  啊?什麼?我的布拉德老爺呀!你該不會又想搞什麼事吧!難道最終關卡要在這裡舉行嗎?我不安地回頭問道:「你在說什麼呀?」
 
  「你拒絕了我與那頭鹿的提議,選擇了與我截然不同的路,還取得了成果,讓我稍微感受到你想兌現承諾的誠意,而不僅是空口說大話。」
 
  喔!原來是在誇獎我,不是又想搞事呀!那就好!就在我鬆了口氣時,布拉德又道:「所以,這麼說好了,我對你過去曾所做的『正確』的選擇有點興趣。依你的描述,你是因為那個選擇,才能抗拒當下那些看似既美好又正確的選擇。那麼,那個來自過去,改變現今命運的選擇,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想知道呀?那我就……偏不告訴你!我嘴角一勾,壞笑道:「那是段很長很長的故事,以後有機會再說呀!」說完後,我也不顧他的反應,就硬拖著他往前方跑去。
 
  我這時之所以不說,除了是想讓他心癢癢,小小報復一下他一路上製造的麻煩之外,最主要還是因為我不想沒事就自揭瘡疤。我還沒像他那樣,對痛覺麻痺到天下無敵的程度。
 
  這時的我還不知道,我不想主動去揭開的那道瘡疤,將在不久後被撒上帶來殘酷痛處的鹽巴……
 
 
------------------------------------------------------
後話:
 
 
  在某間陰暗的辦公室中,阪木站在鏡前,對著鏡中的自己喃喃自語地說:「絲蓓芮,你剛才去哪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不久前,當阪木在聽部下報告某個計畫的進度時,他突然一陣頭暈,然後他感覺到寄宿在他體內的絲蓓芮消失無蹤了。這樣的情況並不是第一次了,從那個事件之後,時不時就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阪木的提問沒有得到回應,於是他又說:「那一天,就是桐樹林發生異變的那一天開始,你就變得很古怪,時不時就消失,你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我調閱過監視器,前天晚上你趁我睡著時操控我的身體外出,是去了哪裡?你到底有什麼事瞞著我?」
 
  阪木很不開心!他有種絲蓓芮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高深莫測,越來越難以掌控的感覺。他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因為這會讓他不自覺地回想到過去的事,回想起那個獲得力量、被光羽所眷顧的身影離他越來越遠的事情…….
 
  「連你……也要離我遠去了嗎?」阪木咬牙切齒地道。
 
  阪木的呼喊,終於得到了回應。他看見鏡中的自己面露陰柔的笑容說:「怎麼會呢?我可捨不得離開你,我還需要你來完成我的心願呢!」
 
  絲蓓芮的回應,讓阪木稍稍鬆了口氣,自己還是被需要的!自己還是有價值的!不過像過去那樣,面臨被廢棄的命運。
 
  阪木深呼吸穩定情緒後,又問道:「你最近的異狀,是不能說的事嗎?」
 
  「你想多了。以我們的關係,有事我不會瞞著你。只是……」
 
  「只是?」
 
  「資訊量太大,連我自己都感到混亂了,所以想等整理清楚後再讓你知曉。但為免你耐不住性子,再加上有件事需要你出手協助,所以我就先和你說個大概吧!」
 
  絲蓓芮簡單扼要地向阪木說明了一些他認為可以讓坂木知道的事情,聽完絲蓓芮的描述後,阪木覺得疑點更多了。他喃喃自語地說:「神秘的門扉?和那名叫做公主的女人非常相似的女性?她稱呼你為X,說你是繼承人?還有那個能對寶可夢產生巨幅影響的東西?絲蓓芮,你到底是什麼來頭?我的意思是……在你被雷卡用禁忌儀式吸收又分離出來之前,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鏡中的阪木搖了搖頭說:「我的記憶有缺失。是被刪除了?被封印了?還是遺留在雷那邊?我現在也無法給出肯定的答案!這下子你該明白這些天我為什麼不願和你多說這些事吧!目前的資訊既零碎又充滿疑團,只是會讓你混亂。」
 
  聽了絲蓓芮的解釋後,阪木才對絲蓓芮最近搞神祕的事情釋懷,並問道:「既然還弄不清楚,那就等弄清楚了再說吧。對了,你剛才說有事要我幫忙,是什麼事?」
 
  「那個孩子的狀況如何?」
 
  「根據部下們的報告,身軀的進度已經達到期望了。但心智方面,目前遇到瓶頸。」
 
  「也就是空有力量和身軀,卻心智不足呀!那也沒關係!」鏡中的坂木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你想做什麼?依照原定計畫,他不是要等到聯盟賽時才會派上用場嗎?」阪木問道。
 
  「有了我剛才提到的那個寶物,聯盟賽就不一定需要那孩子了。所以,與其一直把他藏着掖着,還不如帶他出去轉轉,帶他去見見父親,順便……剷除掉礙事的傢伙。」鏡中的阪木露出邪惡的笑容說。
 
  「礙事的傢伙很多呀!你是指誰?」
 
  絲蓓芮陰側側地說:「就是那個……據說已經奄奄一息、半死不活的雷吉奇卡斯,還有他的容器雷源初呀!」
 
 
-----------------------------------------------------------
附錄:招誰惹誰的下回預告
 
 
小南:有完沒完呀!怎麼一個個壞傢伙都想來找學長麻煩呀!(怒)
 
絲蓓芮:這就代表那傢伙很顧人怨呀!若不是他三番兩次阻撓,我和雷早就……
 
布拉德:這麼說好了,凡事該講求個「先來後到」,若想找雷吉和他的容器麻煩,到後頭排隊去。
 
哲爾尼亞斯:沒錯!我才是最早被他迫害的受害者!要報仇應該也是我優先!
 
黟弗:嘻嘻嘻!小藍鹿別那麼古板嘛!我有聽說過一句什麼「近水樓台先得月」,應該是誰離那狗叔叔最近,誰就最先能報仇吧!(奸笑)
 
雷卡:哇!小初你的仇家好像還不少呀!下回 雷源‧初
你可要多保重呀!
 
小初:我只是安靜地在休養,我招誰惹誰了呀!(哀號)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立風
雷吉奇卡斯也是幹了不少事啊
雖然都是為了大義,但也樹立了不少仇人
總覺得雷卡身邊的人一個個都跟雷吉奇卡斯有仇
2021-06-16 21:24:05
衝浪的寶石海星
樹大招風,巨人高則招恨(誤)
2021-06-17 19:45:37
千鳥比卡超
絲蓓納是跟雷源初有聯結,來獲取資訊(定雷卡想法再黑暗一些,又會回復返聯系)
2021-06-17 10:33:12
衝浪的寶石海星
絲蓓芮跟雷源初沒有直接連結喔。以前是透過雷卡這個中介,現在雙雷的連結已斷,絲蓓芮和雷源初也連不上了。
2021-06-17 19:47:25
千鳥比卡超
不過雷卡同絲蓓芮再次對峙,可能會把傷口揭出來再度絕望,讓布拉德不信任雷卡
2021-06-17 10:37:46
衝浪的寶石海星
敬請期待後續發展,絲蓓芮很快又有戲份了![e24]
2021-06-17 19:50:37
E=mc^2
嗯?超夢不是已經跟夏也合體了?還是有多隻超夢,之後還有可能對打?
2021-06-17 20:43:07
衝浪的寶石海星
後續的章節會提到,阪木(絲蓓芮)根據前人的研究計畫資料(妙姿計畫),加以改良調整後,製造出另一隻超夢。
2021-06-19 09:48:05
杜洛斯
反正就連動畫超夢都不只一隻了,再多一隻也沒差了啦!
2021-06-18 23:26:06
衝浪的寶石海星
超夢滿天飛的時代要來臨了?(誤)
2021-06-19 09:48: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