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38章 蔡家

知閒言炎 | 2021-06-16 08:00:03 | 巴幣 10 | 人氣 149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小治他們把這幾天來的遭遇,以及如何來到板橋的過程全都告訴了金富、金貴兄弟倆。

「我們被就地解編,不再是國軍了,現在像孤兒一樣,無處可去。」小治愁容滿面的說道。

「不要緊,你們可以暫時住在我們家!」阿貴大話剛說完,金富一臉懵逼的看著他,半晌沒答腔。

查理看出金富面有難色,趕緊出面緩頰:「也不一定非要住在你們這,只希望能有一個暫時棲身、遮風避雨的地方就行,日後找到其他去處,我們就會離開。」

金富嘆了口氣,然後說:「也不是不願收留你們。」說完起身,帶大夥離開廂房,往前院走去。他讓劉伯打開前院一間置放農具的庫房,裡頭整齊疊放著好幾個用白布包裹的匣子;大夥對這種白布匣子並不陌生,那正是骨灰盒!只是數量變多了,共有15個。

得知兵營出事後,阿貴第一時間就趕到馬場町,並沿著新店線鐵道找到突破軍方封鎖的缺口。原本是想找回他拉去的那一車米糧和鐵道部借來的工具,但都沒找著,反倒找到遭人遺落的四盒骨灰和11具沒人收殮的屍體!見其穿著打扮和小治他們一樣,於是再托友人幫忙收殮,今早才剛迎回骨灰。

金富:「你們就像約好一樣,他們上午才回來,你們下午就到!」感慨完後又無奈的接著說:「不過家裡有人忌諱這個......。」只見他欲言又止。

其實小治他們有自知之明,一群人突如其來的上門投靠,確實給人增添不小麻煩;經過一番討論,大夥決定把剩餘現錢全給金富,表示他們不會白住!

「我們不缺這個!」金富趕緊把錢推了回去,嚴正表示:「朋友有難,豈能袖手旁觀,出手相助這是江湖道義!」

「就是呀,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阿貴一旁附和:「我大姊、二姊出嫁後,正好空出兩間房能借你們住,只要你們不嫌棄......。」沒等阿貴把話說完,湊在後頭看熱鬧的乙妹趕緊竄了過來,拽著他一個轉身就往一進院帶了回去!

金富看到弟媳的舉動,好似想起了什麼,乾笑兩聲後委婉地說:「空房是有,但還沒整理,怕是不方便借你們;但請放心,前院這裡還有兩間庫房,稍微整理過就能住,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

「不會不會,怎麼會嫌棄!」查理笑著臉,很識趣的說:「不管如何,這裡都比憲兵隊的地下室好太多太多!」隨後大夥也同聲附和。

傍晚,小治一行人與劉伯父子一同把前院庫房整理乾淨,今晚暫時先住在蔡家。

劉伯父子就住隔壁門房,晚餐後閒來無事,便來找他們閒聊。從劉伯口中得知,這兩間庫房原本是給牛住的,年初日本人把牛強行徵走後就一直空著。聊著聊著,二進院傳來有人起爭執的對話聲!有男有女,此起彼落,似乎蔡家內部正在開家會。

大夥豎耳聆聽,發現講話最多、音量最大的聲線是一名婦人。

浩克:「聽這罵人的口氣,跟我媽好像,應該是蔡媽媽沒錯!」

蔡母斥責兄弟倆,放著田地不去耕,成天就只知道寫文章、修鐵路。她用地道的閩南話怒斥:「恁讀冊攏讀到"胛脊骿"(後背)去,"嘛袂曉"(也不會)去考一個官來做,"干焦"(只)會三不五時去找做官的麻煩!一牛車的米"拍毋見"(不見)就"準拄煞"(算了),一透早閣予我載一堆髒東西"倒轉來"(回來)!現在"閣欲給"(還想給)一群"生份人"(陌生人)住在厝內!恁倆兄弟仔嘛咔差不多咧,敢攏沒想過厝裡面也"閣有查某人呷囝仔"(還有女人和小孩)嗎!?」

對話中,仍不時聽到嫂子們頻頻出面緩頰,勸蔡母別太過激動,身體要緊云云;但正在氣頭上的蔡母哪管得了那麼多,今晚不把話說清楚、講明白,絕不善罷甘休!

最後蔡母已經罵到不知該說些什麼了,憤憤之餘,轉身點燃三柱清香,向仙逝的尪婿及蔡家先祖告慰一番,接著要兄弟二人過來跪拜、懺悔。

兄弟倆跪拜神祖牌的同時,阿春沏了碗茶,端到蔡母跟前,請她先喝口茶,緩緩氣。再委婉的說他們大老遠來江仔嘴,人才剛到,馬上又把他們趕走,要是傳出去,阿富、阿貴日後也不好做人。阿春建議:「我看"尹"(他們)也"嘸親像"(不像)歹人,先暫時借人住兩暝,然後擱再請人離開,安呢咱嘛咔袂失禮。」

經阿春一番好說歹說,蔡母最後對跪在地上的兄弟倆表明了她的底線:「恁兩人莫愈來愈"毋識款"(不長眼),"置外口"(在外面)愛安怎呷人"澎風"(吹牛)我不管,反正厝裡面絕對毋通予生份人住久,"明載朝起"(明天早上)想辦法呷尹請走!」

「江湖救急,阮袂當袖手旁觀,見死不救啊!」金貴試著反駁。

「"歐多桑"(爸爸)送恁去日本讀冊,獨獨學到啥米"江湖救急"倒轉來?」蔡母反問。

兄弟倆知道再爭論下去,沒完沒了,只好先允諾會想辦法把他們”請”走,但且容他們在家裡借住幾晚。幾番討價還價,家會最後不了了之。

兄弟兩人回到一進院,在庭院裡來回踱步良久,為蔡母逐客這事感到一籌莫展。

阿貴:「"逆桑"你先去睏吧,明載我去鐵道部問看麥,看敢有法度喬一間宿舍予尹住;因為日本人剛走,宿舍空出袂少間。」說完,兄弟倆各自回屋後,蔡家這才回復平常夜裡該有的寧靜。

後來劉伯告訴小治他們,其實蔡母並非金富、金貴的生母!她是蔡父的二房,是金賢、蔡秀的生母。而兄弟倆的生母,今年初已隨蔡父於空襲中不幸逝去!

知道自己給蔡家兄弟添大麻煩後,其實大夥心裡也不好受。

「一下子家裡多出六個人要長住,是過份了點!」小治語重心長的說:「我們總不能一直賴在蔡家,讓金富、金貴他們難為吧。」

娜娜興奮的提議:「不然,我們回山上去,我相信部落的人一定會接納我們!」她巴不得現在就動身回阿里山找塔斯庫!

「咦,這主意不錯!」一旁的羅排也表示贊同。

其實回去部落確實要比留在蔡家更容易,但小治不放心被留在憲兵隊的弘爺、小玲和阿偉;他擔心一行人都去了南部,距離太遠,彼此不好相互照應。

最後查理提議:「不然,明天再和金富、金貴商量看看,也許是我們人一下子來得太多,他們怕家裡吃不消。如果我們只留下一、兩人在這裡,並且保證不會給他們家增添經濟上的負擔,或許能接納也說不定。」

再沒有想到其他更好的辦法前,查理這提議似乎是目前最靠譜的。

小治:「那就按曹大哥說的辦。」語畢,勸大夥早點歇息,明天的事情等明天再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