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二章—接近皇子,需要人脈(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6-15 20:53:26 | 巴幣 16 | 人氣 76


昨天我忘了更新,今天補更,且自本週開始,更新改為每週日,因此本週日還有一次更新喔~~~
這調整是因為我的工作太過沒完沒了,連這週六都要加班,而且還是加整天……QAQ 我發現平日更文會累死自己,星期六又有加班的問題,所以就算我想星期六更也很難……
時間拉回皇子生日前三天。

盧埃林、桑普森和凱爾賽花一天半抄捷徑來到布林埃爾。

布林埃爾的街道和建築物全是用黑色石磚建造而成,給人沉悶與壓迫,有些房子會掛上劍與盾的浮雕,頗有幾分莊嚴。

沿路看下來,賣武器、防具和魔法道具的店家少說佔了一半,路上的攤販也有賣些武器和防具。

由於路上的旅館全被訂滿,凱爾賽只好帶著盧埃林和桑普森去他家暫居。

他家相當大,是一棟四層樓黑石磚宅邸,前院是一片偌大的草地,中間開了一條白色石磚小路到門口。建築物的上方垂掛著紅白底與劍和盾交叉圖樣的布條,這是布林埃爾的騎士家族會用的象徵。

「原來如此,難怪能成為皇子的護衛。」桑普森摸了摸下巴,露出饒富趣味的笑容。

「這是當然的,皇子殿下身邊的護衛不可能沒一點家世背景,就連夏格爾那傢伙的老爸都是前任的騎士團團長。」

前任騎士團的團長現在已經成為騎士團的榮譽顧問,不太管騎士團內部的事情,全都交給夏格爾和現任團長處理。

「那你家人呢?」桑普森好奇問道。

「我爸是禁衛軍隊長,我媽是騎士團的司令官。」

桑普森不覺得稀奇,通常能擠身進皇家騎士團或禁衛軍的,大多從小就開始習武。

如果是軍事世家,通常不用進騎士學校就讀,就能透過關係直接進騎士團修練。

凱爾賽帶著他們進到家裡,和凱爾賽擁有一樣髮色,但年紀比他還要大上兩、三歲的男人剛好從二樓下來,皺起眉頭說:「你回來怎麼不說一聲?」

「哥,我朋友可以在這裡住幾天嗎?旅館全被訂完了,我不想讓他們露宿街頭。」尤其是盧埃林……凱爾賽瞥了身後的兩人一眼。

「呃……不好意思,打擾了……」盧埃林有點尷尬,躲在桑普森身後打招呼。

「您好,這幾天可能要在府上打擾,請不用擔心,我們只是暫時居住,看完騎士競技就會離開。」

凱爾賽的哥哥打量著盧埃林和桑普森,思索了一會兒,「凱爾賽,下次這種事情要早點說,知道嗎?」在他看來,這兩人沒有任何惡意,也不像是會做出不法事情的人。

「知道啦知道啦!我先帶他們上樓。」

凱爾賽的哥哥離開後,凱爾賽也帶著盧埃林和桑普森上樓。

他家很大,家人也就父母和哥哥,而家中只有兩個僕人,空房間還很多。

「二、二少爺,您回來了啊?」外表蒼老的白髮女僕訝然說道,顯然不知道今天凱爾賽會回來。

「對,幫我給這兩人安排房間,我要先去換件衣服了,好累。」凱爾賽把盧埃林和桑普森交給僕人後,轉身往走廊的另一端走。

「兩位請跟我來。」白髮女僕帶著盧埃林和桑普森前往空房,還不忘問他們是不是一定要住在一起。

這次,桑普森考量盧埃林可能會跟女神對話,決定跟他分房睡,免得打擾到他和女神的談話。

盧埃林一進到被分到的房間,便把行李丟在地上,拿出換洗衣物,直接跑進浴室裡面。連日奔波,不只讓他疲憊,也讓他恨不得一找到住處就立刻洗澡。

對艾格勒斯人來說,每天洗澡是必須的,但從旅行以來,這個慣例完全被打破了。

洗完澡後,他一走出浴室,便看見凱爾賽坐在床上,雙手環胸,閉目養神。

「呃……你、你不是去休息了嗎?」

「我有事情跟你說。」

「喔、嗯,說吧……」盧埃林拿起吹頭髮的道具,外面世界的吹風機和艾格勒斯的不同,造型上是個中空的圓形物品,中空圓形的圓心處有一顆綠色寶石,用來吸收魔力送風。

「單靠我和夏格爾應付不了惡魔,皇子的生日會你要參加,我會幫你和桑普森準備衣服。」

「咦咦咦?我、我去參加……沒問題嗎?我、我不太有自信對付宴會之類的場面……要是萬一表現不好……」
「你不接近殿下,怎麼解決殿下身上的危機?」
「可、可是要是突然對對方說你有危險,對、對方會不會把我當成神經病?要是萬一對方覺得我很奇怪……」

「盧埃林,你真的是什麼神明代行者嗎?」

「我、我是啊……」盧埃林縮了縮身子,怯怯說道。

「你到底想不想解決女神的任務?」

「當然想啊……」盧埃林說得沒自信,就算想解決,問題是沒臉皮啊!

「這種時候糾結有意義嗎?」凱爾賽受不了似地嘆了口氣。

盧埃林垮下臉,他不太擅長主動接近人,通常都是別人找他居多。

「我、我……可是……可是……見到人我要說什麼啊?」

「當然是直奔重點啊!」凱爾賽扶額,大大嘆了一口氣,一副被打敗的樣子。

看了盧挨林一會兒,凱爾賽無奈說:「拿你沒辦法,我會跟你一起行動,讓你能接近殿下,不知道該怎麼問話就我來問,你可以把你想問的問題先列出來給我。」

盧埃林鬆了一口氣,他還沒什麼把握可以直接跟艾諾交談,但有熟人在就安心不少。


皇子的生日舞會還沒開始前,仙杜瑞拉去菲爾德家拜訪。

菲爾德的父親僅是子爵地位,他的住宅以貴族來說,不算高級。

菲爾德和仙杜瑞拉的父親會互相認識,是因為魔法學校讀同一所、同一班,以前睡同一間寢室,兩家人雖然地位差得多,但感情相當好。

「菲爾德,我來拿寄放的東西。」仙杜瑞拉一來就說明來意。

「喔,進來吧。」菲爾德答得有氣無力,最近拼命做研究,眼睛有點腫,黑眼圈有點重,一副精神不濟的樣子。

「振作點啊你,等一下還要幫我施魔法。」

「好啦,反正只是為了不讓艾斯和妳的姐姐們發現嘛。」菲爾德說著,打了個大呵欠。

仙杜瑞拉在菲爾德幫她準備的房間梳妝打扮,她的禮服是用以前不要的衣服剪裁改造而成的,略深的粉紅色低胸上衣搭配黑色的長裙,整體造型簡約優雅。

化好淡妝之後,收起所有的打扮用品,穿上事先準備好的玻璃舞鞋後,她走到菲爾德的房間去,敲了敲門說:「我弄好了。」不等菲爾德開門,她便自己進去裡面。

菲爾德一副被打醒的樣子,懷疑自己眼睛有問題——眼前這個超級大美女是他認識的暴力女嗎!

仙杜瑞拉忍不住抬手從他的頭頂巴下去,沒好氣說:「快回魂。」

菲爾德吃痛摀著頭頂,扁了扁嘴說:「舞會之後,我要跟艾斯告狀……可惡……」

「你想死嗎?」

「不想。」菲爾德回答得乾脆。

「快點!我等一下就要搭車了。」

「這樣真的好嗎?隱瞞繼母和妳姐就算了,連老師和艾斯先生他們都要瞞……」

「沒關係,雖然不一定會被皇子邀請,但如果真的被皇子邀請跳舞,我不想讓他們看見。」

菲爾德看仙杜瑞拉態度這麼堅決,只是無奈嘆氣,默默幫她使用幻術。

「我現在很累,魔法只能維持四小時。如果不想被艾斯他們看見,四小時以內要離開,我可救不了妳,我研究都快弄不完了。呵啊……」菲爾德再次打了個大呵欠,揉了揉眼睛,疲憊全寫在臉上。

「你真的很沒用耶!」仙杜瑞拉朝菲爾德的肩膀大力捶了一拳。

「肯幫妳放魔法就不錯了。」菲爾德白了仙杜瑞拉一眼,表達抗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