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今生不見(5) 聖與龍

亞龍蝦 | 2021-06-15 19:52:01 | 巴幣 106 | 人氣 86

連載中今生不見
資料夾簡介
在眾生都能得到祝福的大陸上,才資卓絕的少年與資質平庸的少女,他們能否披荊斬棘、克服重重困難挽起對方的手呢?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個晚上芳兒就不見了!你們這些婢女是怎麼看管的!」

地磚上跪了一整排的僕從們各個渾身顫抖,不敢抬頭直視主人的怒火。

「說話啊!我讓你們寸步不離照顧芳兒的起居,結果你們竟然擅離職守!」

老者響亮的吼聲傳遍整個家,即使是與此事無關的人也不禁惶惶於家主的怒氣。

「老爺......因為小姐看起來恢復精神了......還在屋中唱歌跳舞......奴婢們以為......」

「住口!」焦躁的老者根本不願聽任何的解釋,他大手用力一揮,整排的婢女們頓時被掃地出門「你們通通被解雇了!領完工錢後通通給我滾!不要再讓我看見你們!」

「老爺!」「老爺!」「求求您!」

轟然關上的大門將懇求的聲音阻於門外。

「一群沒用的傢伙!連個人都能顧到消失!」一口喝盡孫女遞上的涼茶,老者依然罵罵咧咧「怎麼樣?查出芳兒的去向了嗎?她是怎麼讓全鎮的人都睡著的?這是不是外人利用芳兒針對我蘭家的陰謀?」

他的兒子,同時也是蘭芳生父的男子走上前:「那女人的去處尚且不明,但從她房內桌案上倒是找到了個有趣的東西。」明明失蹤的是親生女兒,男子卻沒有任何著急的表現,談到自己女兒時悠哉的語氣讓人以為離開的不過是與他無干的一介下人。

反倒是他看著手裡的花瓣時眼中的興味更濃。

「這是......」接過兒子手中的物件,老者滿滿的疑惑「忘紅塵......?芳兒怎麼弄來的?」

「不清楚,但是您的孫女是如何取得並且得知這件蘭家至寶的用法倒是非常耐人尋味。」男人口中隱隱流露出諷刺的玩味。

老者瞪了他一眼:「什麼我的孫女?芳兒也是你女兒!」

「一個無能的女人,我可不會承認她是我的骨肉。」

「老頭,你時日無多了吧?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很適合描述你現在的行為呢。」

「你們那些自以為的善意,不過是一刀刀割在那傢伙心上的利刃。對這種人,供她吃飽喝足就夠了,讓她早點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妄想才是正道。」

「知道最殘酷的事是什麼嗎?給予一個人希望,再狠狠地將他推落絕望。」

「你們,還真殘忍。」

「願有福的眾生赦免你們自以為的善。」

男子微微躬身退離,表明了自己對於搜尋行動的態度,直至離開大堂,諷刺的笑容一直沒有撤下。


目送嚴酷父親離去,精神比前幾日更不濟的少女上前毛遂自薦:「爺爺,交給我吧,我會找到小妹,保護好小妹的。」

「拜託妳了,我......我實在沒那個臉叫他回家啊。」老人雙手摀臉,慚愧地嘆道。

滿園的蘭香不知從何時起便淡薄得再也聞不著了。


此時的蘭芳正在某家小酒肆內收拾客人吃飽喝足後桌上餘留的杯盞。

她當然不會輕易放棄生命,因為她要等待蒼清。

那日,蘭芳盯著忘紅塵思量許久,她當然不知道那東西的用途,只是著迷於它的艷麗。

然而當少女的指尖觸上那片花瓣時,世界忽然變得寂靜無比,一個懷念的聲音在心頭響起,淚滴倏然落下,濺濕了鮮紅花瓣。

彷彿如從前那般,兩人溫柔地執起彼此的手漫談福靈大陸的眾多軼聞雜談,她倚靠他的身子,他撩撥她的長髮,蘭花香瀰漫整間屋子。

「原來,你還在嗎?」蘭芳喃喃自語,拾起鮮紅花瓣,只在一瞬間便立定了志向。


她走過一個又一個人類群居的地點,拿著自己親手繪製的畫像,詢問一個又一個走過的人:

「請問你有見過畫上的這名少年嗎?」

然而她得到的是千篇一律的搖頭,那些謊稱自己有線索的惡徒也只是看上了她的姿色隨口胡謅。

她刻苦訓練自己的觀察力,判斷善惡的準確程度連讀心大師都自嘆弗如。她沒有放過任何一個進入眼中的過客,但那些人都不是他,那些人也不知道他。

她只維持基本的溫飽和整潔,即使如今有人在不遠處暗中關照她,她過上的生活卻比被冷落時還要糟。

起碼那時,他還在我身邊。少女擦拭自己髒污的身體,過往美好的點點滴滴不時躍上心頭。

但只是徒增傷感而已。


蘭芳現在只能將希望寄於未來,她現在一切所為都是在為未來鋪路。

她付出自己的一切,讓自己的名稱及形象烙在每一個地方,如果將來蒼清離開了時間隧道出現在這些地方,只要那裡留有自己存在的痕跡,少年便可追本溯源,找到自己。

於是大陸上出現了一個傳說,一個無私奉獻自己的傳說。

那名鶉衣百結的少女,即使自己只能勉強溫飽,也寧願將手中的食物分送給更多飢寒交迫的人們;即使自己赤手空拳,也會為受壓迫的人們挺身而出;她心思縝密、閱歷豐富,令人不敢相信她只是名未及桃李的少女。

即使她沒有任何靈力,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良善光輝使她如同眾星拱月般,身旁聚集了眾多將她奉若神明的信徒。

但少女卻如同無情的神明般將接近自己的好意通通驅趕。

尊重崇拜女神的信徒們只好退而求其次。

蘭芳得到了人們為她起的稱號,那是象徵女性最高貴身份的稱呼。

聖女。

即使她沒有白蓮聖女的美貌、沒有青竹聖女的靈秀、沒有碧蘿聖女的韌性,她的美,是另闢蹊徑的善。

幽蘭聖女,除了她身上隱隱散發的蘭花香外,那明明置身人群,卻總感覺格格不入,好似與她隔著一層越不過的峭壁般,獨自生長於幽僻山谷中的蘭花。

蘭芳並不執著於虛名,但她需要名聲附帶的便利。

一旦蒼清回來了,只要自己的名字響徹大陸,他馬上可以找到自己。


「芳兒如此作風,即使是為了自己和那個少年,但我蘭家也得益於她的無私奉獻啊......」老者捋捋長鬚感慨道,由於蘭芳走遍各地而傳出的美名,令蘭家的聲望水漲船高,許多平日見不得面的勢力或是得過蘭芳相助的人士紛紛前來交好。

蘭家家主雖未收下那些贈禮,但抱著結交的心態,並未拒絕他們的好意。

萬萬沒想到,在座無虛席的盛宴上,竟然會上演公開奪權的戲碼。

蘭家少東家,現任家主的兒子,廣為傳頌的幽蘭聖女的親生父親,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劍指主座。

「利用一個廢物的聲望來沽名釣譽,老頭你這是踐踏我蘭家的尊嚴!」

「老頭,你已經糊塗了,為了救助一個廢物而虛耗蘭家的底蘊,早點挪開你的老屁股滾離那個位置,換我來接位才是實在!」


「人類飼養的寵物從來不該存有和人類並肩同行的妄想,那是對雙方的痛苦。」漆黑暗室裡,新上任的家主低聲咕噥。

「聖女的名頭與一個廢物不相襯,將她的一切打點好,趕到普通人群聚的偏遠村落度過餘生,永遠不要讓她有機會回來。」男人擺手遣退密衛,垂下渙散的深紫眼瞳盯著蒼藍花瓶中散發出淡紫色螢光的蘭花花苞,不知在想些什麼。


徒具虛名的威望,讓懵懂無知的蘭芳嚐到了苦頭,更因蘭家已經出言宣告這個名不符實的聖女與他們毫無關聯。在福靈大陸闖蕩,只憑善良,卻沒有足以守護善良的實力是走不遠的。

收拾掉所有阻礙後,純潔的白衣無視那倒地女子的不甘雙目,步步進逼將無路可退的黑衣女子打落裂谷,輕蔑的聲音迴盪在山壁間:「這塊大陸不需要無能的聖女來分一杯羹。」

漫長的墜落過程中,蘭芳直直望著一線狹窄天際的眼眸中沒有任何對死亡的恐懼,那雙淡紫色眼眸裡只有祥和的安寧。

「我的痛苦結束了嗎?這樣的結局能成為一個好故事嗎?」

「蒼清,我可以......就此休息了嗎?」


自黑暗中醒轉的蘭芳發現自己並未亡故,那鮮明的泥土氣味不斷刺激鼻腔,好似在催促她盡快清醒。

蘭芳動動手腳,詫異地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被白蓮聖女攻擊造成的傷口更被治癒了。

待平復心境、熟悉谷底的漆黑後,一條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金龍赫然現身在她的眼前。

「美麗的姑娘,汝何故悲傷至此?」充滿威嚴的聲音詢問著,回音在山壁間碰撞,震耳欲聾。

長眠的金龍被吵雜的聲響喚醒,牠昂起頭,將目光投向哭聲的源頭,游動長軀尋覓將自己從睡眠中驚擾的元凶。

撕心裂肺的哭聲迴盪在山谷內,即使是活過漫長歲月的金龍亦不忍卒聞。


「龍......?」蘭芳震撼於金龍的莊嚴,將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告知於牠。

金龍的眼神看不出情緒,聽完蘭芳的話也只是微微點頭。

「龍先生,請問,您活過這麼久遠的時光,您一定知道時空穿隧對吧?您有辦法將蒼清帶回來嗎?」蘭芳仰望金龍,眼中滿是期待。

「欸,不必如此多禮,燭,或是燭龍便可。」燭龍先是讓蘭芳改口對牠的稱呼,而後從鼻孔噴出一口氣,幾乎要吹倒少女纖弱的身軀。

「吾非全能,僅可將今人接送往過去抑或未來,將爾送至彼之所在。」

「那麼!」蘭芳興奮得跳了起來,恨不得馬上撲進蒼清的懷抱。

「然汝身無靈力,不堪負荷吾之威能,強行施展,恐是死無全屍。」燭龍平靜道出令蘭芳如遭受五雷轟頂的話語。

「不必氣餒,尚有一途可望實現汝之想望。」燭龍閉上眼,不知是否因為少女的消沉觸動了牠。

「該怎麼做?做什麼我都願意!我什麼都願意付出......我也沒剩什麼可以失去的了。」蘭芳的決絕中夾雜了滿盈的悽苦,燭龍垂下頭,心眼盯著表面平靜,內心卻嚎啕大哭的少女。

在她的內心世界,早已分崩離析、死氣沉沉,燭龍不解這般早已放棄生存、放棄自我的人類為何還在行動著。

直到牠看得更深入,直達情感的核心,才看到了那個憑一己之力,努力抓緊逐漸潰散的天地的模糊蒼白身影,他奮力攥緊少女的世界,成為她心靈的支柱,奮力維持那片荒蕪靈域的完善。

燭龍很想親眼會見這名神奇的少年,更想見證這對伴侶的重逢。

牠雖然掌控時間,但時間不需情感,因此牠沒有情感,於是選擇陷入長眠,等待時間的終結。但從高處墜落的哭聲驚醒了牠,令牠寧靜的心首次感覺到了異樣。

於是牠決定為這對分隔於時間兩端的佳偶獻身。

燭龍施展術法,縮小身體,纏繞至蘭芳身上,遍及全身的金色龍身好似某種奇妙的靈紋,提供蘭芳源源不絕的活力,隨著金龍不時的扭動,金紋如同一條流淌的溪流般環繞蘭芳的身體。

「汝無靈力,無法隨心動用吾之能力,吾亦無法教導汝修煉,但汝可共用吾之壽命、吾可將吾之龍威借予汝。」

「龍威?那有什麼用處?」蘭芳打量著貼上自己身體的金龍問道,燭龍的聲音從她的脖頸後方輕聲傳來。

「龍威,即為神之威嚴,耳聞龍鳴,即同神音、龍威在前,如神親臨,龍威可令汝擁有號令眾生之威!」

「金龍、號令眾生......」蘭芳的手指順著燭龍的修長金軀撫摸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她忽然回憶起那日大姐所說的話,不禁喃喃低語「金色靈脈、動植物的親和力......姐姐,原來妳所說的竟是真的......謝謝妳......」

最親愛的姐姐音容宛在,即使再也聽不到那溫柔的聲音、再也摸不著那姣好的臉龐、再也看不見那呵護的眼神,她帶著哭腔的柔和聲嗓如在耳畔重現:「眾生有福、萬物有靈......小妹,妳是受到福靈大陸祝福的幸運兒!」

「蒼清,我總算可以,等到你了嗎?」


「聽說了嗎?大陸上赫赫有名的白蓮聖教一夜之間被神秘男子屠戮滿門,白蓮聖女臨死前淒厲的哭嚎長達七天七夜都沒有停歇!」




─────
我沒有專業學過文言文,如果有偶然路過的大佬還請高抬貴手、手下留情。

創作回應

第七月
中華一番
2021-06-16 01:08:57
亞龍蝦
???我應該沒有加大麻進來吧?
2021-06-16 08:51:1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