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邪帝第七十六章-清理門戶

御劍命 | 2021-06-15 18:15:12 | 巴幣 2 | 人氣 58


  就在赤鬼離開後沒多久的『太虛觀』內院,劍秋霜與諸葛明兩人正思索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劍秋霜道:「你說剛才那個戴面具的究竟是什麼人」?
  諸葛明一邊思考一邊回道:「壞人」。
  劍秋霜一聽諸葛明的回答差點吐血的罵道:「廢話,他要不是壞人,怎麼會殺了牛鼻子老道;他要不是壞人,又何必戴著面具殺人;他要不是壞人,又何必靠卑鄙的手段偷襲牛鼻子老道,問你等於白問。」其實劍秋霜與諸葛明本應該在玄天道人被殺之後被赤鬼連同殺死才是,至於這兩人為何沒被殺掉?這要從半個時辰前說起。
  半個時辰前的『太虛觀』內院,現場除了玄天道人的屍首之外,還剩下一個奄奄一息的赤鬼與三名被他點了穴道而無法動彈的劍秋霜、諸葛明以及神飛。
  赤鬼在成功殺了玄天之後,並沒有馬上離去,而是先坐下來調息自己的內息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待自己的行動已稍微恢復了之後,這才俯身撿起適才被玄天打落的面具重新戴上,此刻赤鬼忽感背後一道殺氣逼近,雖然來者刻意隱瞞氣息,再加上自己此刻的功力已剩下不到三成,但能讓他在如此近身之時才感受到對方的攻勢倒也絕非泛泛之輩。
  赤鬼當下聽聲辨位轉身舉刀一擋,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絲毫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多於動作,嚴然就是一個武術宗師的模樣,他一見到那名偷襲者內心不禁訝異了幾分,開口問道:「小子,你身上的穴道怎麼解開了?如此趁人不備,偷襲別人算是名門正派該有的行為嗎?」這名偷襲赤鬼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先前被赤鬼給點住穴道的劍秋霜。
  劍秋霜譏笑道:「我的穴道怎麼解開了?笑話!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說你這老傢伙是有雙重標準,還是選擇性失憶?剛剛你不也是偷襲現在躺在地上的牛鼻子老道,怎麼才一會功夫,就把自己幹的『好事』給忘得一乾二淨,還敢仗個一副前輩的姿態在這裡指責別人的錯誤;本公子這叫做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懂是不懂」?
  赤鬼看劍秋霜已經完全恢復行動,而自己先前與玄天一戰消耗的內力甚鉅,如此對打起來,只怕自己得不到什麼便宜,再加上他不確定諸葛明與神飛是否也已恢復行動,當下也不多做戀戰,只見他身形向後一躍,便已離去。

  劍秋霜本想追上去將赤鬼抓住,但這『太虛觀』後山地勢如此險峻、陡峭,而自己對『太虛觀』這裡的地形又不熟,又見赤鬼此人心機人此深沉,唯恐他這是調虎離山之計,於是便放棄追逐赤鬼。
  不一會,劍秋霜忽然聽到有人從前院走了進來,雖然腳步聲即輕,但依舊沒能逃過劍秋霜的聽覺,他在心中暗道一聲:「來者是名高手。」同時連忙將無法動彈的諸葛明抓起,迅速地躲在一旁的假山中,待要再出去將躺在地上的神飛一併帶至假山躲藏時卻是為時已晚。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太虛觀』中輩分僅次於掌門人的『昊日道長』,他一來到後院便看見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神飛,只見他先向四周觀望了一會確定並無其他人在場後,這才俯身下去搖了搖神飛道:「神飛師侄、神飛師侄,你還好嗎?」昊日見神飛依舊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連忙將他扶正打坐同時輸了些許的真氣給他,片刻後,神飛口中緩緩吐出一絲白煙,接著又點了他周身幾個要穴,神飛這才恢復行動。
  神飛道:「昊日師伯,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您怎麼會在這」?
  昊日見神飛的氣息一時還未調息正常,連忙從懷中拿出一粒深紅色的藥丸給神飛,回道:「神飛,我看你身體還沒恢復,來,師伯這有丹藥能助你調整你的內息。」神飛接過手後,便將藥丸給吞了下去。
  這時兩人同時注意到躺在地上的玄天道長,神飛急忙衝向前去將倒地的玄天道長的屍首給攙扶了起來,連連慌張地道:「師尊、師尊,您振作一點。」同時運功給玄天道長,試圖喚醒他的意識。
  昊日見狀便搭了搭玄天的脈象,不一會,這才搖了搖頭道:「師侄,不用在白費力氣了,掌門師兄已經飛升仙遊了」。
  神飛忽聞噩耗,一時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連忙伏在玄天的屍首上大哭,道:「不,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師尊他老人家修為如此高強,天底下又有多少人能夠殺死師尊」?
  昊日聞言道:「師侄,這話說得不錯,依師兄修為如此高深莫測,普天之下,又有多少人能有此能耐能下手殺了師兄;但如果這個人是趁師兄不備之時,暗下殺手,這可就難說了?又或者說那個人是師兄認識的人這才對他沒有防備,這殺人兇手肯定就是你!」昊日睜眼伸手直指著神飛。
  神飛連忙喊冤道:「昊日師伯,這怎麼可能呢?我不久才被人給點了穴道暈倒在地,還是您親手將我的穴道給解了不是嗎?再說,師尊與『太虛觀』對弟子一向是恩重如山,弟子怎麼可能會殺害師尊呢」?
  昊日一臉不信的回道:「這可就難說了?你以為『太虛觀』每個人的是任由你耍著玩的白痴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日前就曾聽聞你親手殺了繁星師弟,如今你又故技重施,趁我『太虛觀』大敵當前和掌門師兄對你的信賴,狠下殺手,師侄阿師侄,你可真是喪心病狂,毫無人性;枉費掌門師兄如此器重於你,如今掌門師兄要是泉下有知,一定是悔不當初,我今天一定要替『太虛觀』清理門戶,走,你跟我來前廳聽候發落。」昊日強行押著神飛往前廳走了過去。
  兩人離去後,躲在一旁假山後的劍秋霜這才向諸葛明道:「書呆子,那個老實人真是傻地可以,現在可好又給他那個什麼師伯冤枉是殺害牛鼻子老道的兇手,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只見諸葛明依然一動也不動的站著望著劍秋霜,劍秋霜抓了抓頭道:「不是吧!你這傢伙都給那老頭點穴好半天了,怎麼還是無法動彈呢?」劍秋霜這才伸手解了諸葛明的穴道。
  諸葛明這才一恢復行動便劈頭就罵道:「我說你這傢伙究竟是練的甚麼邪門的武功?剛才我們三人不是同時被那個頭戴鬼面具的老傢伙給點了穴,可你這痞子倒好,沒三兩下功夫就已經行動自如,就連剛才那個被他師伯給『請』走的『太虛觀』高徒只怕都沒這本事;我看你這怪胎要不是吃了什麼來路不明的十全大補丸、或者是修練了什麼奇門邪功,再不然就是天生體質異於常人」。
  劍秋霜道:「這,我也不大清楚,反正你就當作是商業機密好了。」劍秋霜接著問道:「你說這老實哥被他師伯給帶走會不會有危險?我們要不要隨後去看看呢」?
  諸葛明摸了摸鼻子,道:「你說他能有什麼危險呢?這是他『太虛觀』自家的事,把他請走的也是他師伯,我們是什麼?對他們來說我們只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外人,你說我們要跟上去做什麼?『太虛觀』怎麼說也算是個名門正派,在沒有證據確鑿之前,應該是不會隨便濫殺無辜,再說,這裏說到底還是『太虛觀』的地盤,你不擔心我們倆個的安全,反倒先擔心他們自家人的私事,我說你沒說錯話吧」!
  劍秋霜回道:「我這叫善良阿!哪像你一肚子壞水,真佩服你的心眼哪來那麼多,都不知道哪天腦袋會不會打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