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 第四十九章 有我在,我會幫你趕走噩夢。

Mouse | 2021-06-15 12:23:14 | 巴幣 4 | 人氣 38


  回程的路上,他什麼也沒問,只是靜靜握著我的手,往前方走去,從他的掌心傳來的熱度,溫暖了我受到驚嚇的身心,但仍無法讓我安心下來。

  一回到寢室,他便放開我的手,走到床鋪躺著。

  「蒙特,你剛才有聽到什麼嗎?」我走到他身旁,小心翼翼問著。

  他起身看著我,面無表情說:「我什麼都沒聽到,就只看到你跟她在接吻而已。」

  聽到他這樣說,我內心的不安稍稍減退,但仍擔憂他是否會知道那些不堪的過去。

  「怎麼了嗎?你的臉色怎麼還是這麼慘白?」他伸手輕撫我的臉龐,輕聲問著。

  我搖搖頭,淺淺一笑道:「沒事。」

  他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接著說:「對了!你今晚就住在這裡吧。不然那個什麼夫人的又會來找你麻煩,住在這裡沒人敢進來。」

  「好……蒙特,謝謝你。」

  他淺淺一笑,拍拍我的肩膀說:「謝什麼,我們是好朋友呀。」

  聽到他的朋友言論,內心不知為何感到有些酸楚。

  為什麼我會感到心酸?這種時酸時甜的感覺究竟是什麼,難道我喜歡他嗎?

  夜晚。

  我又夢到那時的事,不自覺呻吟著。

  「不要過來……不要……啊──不要過來!」

   我嚇得驚醒過來,看到身處蒙特的寢室,拍了拍胸脯,驚魂未定道:「好險是作夢……」

  「瑞……瑞德,你……你沒事吧?」

  身旁傳來微顫的聲音,轉頭一看,只見他被我嚇得直皺眉頭,左手撫在我的肩上。

  我立刻坐起身,連忙向他致歉:「對不起!我剛才做了個噩夢,不小心嚇到你了,真的很對不起!我看我還是回去好了,以免又嚇到你。」

  正要離去時,他抓住我的手,接著喊道:「等一下!那麼晚了,你要怎麼回去,留下來!」

  「可是……我留在這裡,只會害你睡得不安穩。」我低著頭,自責說著。

  「沒事!」他將我擁入懷中,輕柔的嗓音在我耳邊說:「有我在,我會幫你趕走噩夢,你就安穩的睡在這裡,不用去想那些事。」,說完便拍拍我的背。

  「嗯。謝謝你。」

  我伸手回抱他,又再次感受到他的溫暖。

  蒙特,真的很謝謝你,你就像太陽一樣時時溫暖著我。如果哪天失去你這顆太陽,我該怎麼辦才好……

   「睡吧!」他抱著我躺回床上,我像個孩童般依偎在他的懷中入睡。

  這個夜晚如他所說那樣平靜的過去,在他的懷裡,我不再感到恐懼,更沒有再夢到那時的事,就這樣安安穩穩的睡到天明。


  幾天後。

  我因公事而來到王宮,湊巧看到蒙特和她在談判。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但他見到妳之後就變得怪怪的,所以妳給我離他遠一點!」

  蒙特對她大聲怒喊,但她仍無所畏懼回應。

  「小王子,你那麼在乎瑞德呀!那你們又是什麼關係?」

  「跟妳無關!反正妳就是給我離他遠一點!」

  「如果我不離開他,你又能奈我何?」

  「那我就把這個交給父王。」他從背後拿出一個卷軸遞給她。

  她拿起卷軸打開一看,立刻皺起眉頭,面色鐵青道:「你!你從哪裡知道這些的!」

  「我沒必要跟妳說,父王可是最痛恨這些事,如果這些事被他知道,妳可不單單是被剝奪爵位,可能還會被處以極刑。妳自己最好想清楚!」

  「你!可惡!」她氣憤將手中的卷軸撕碎,蒙特則在一旁冷靜的看著她。

  「妳撕啊!反正我備份很多,我不怕妳撕。」

  究竟是什麼東西能讓她這麼氣憤?不會是那些非法的事被蒙特查到……那樣的話,我的過去蒙特也查得到嗎?

  我不禁起了些擔憂,深怕他會去查我的過去,如果讓他知道肯定會看不起我,會認為我很骯髒……怎麼辦……

  「可惡!你給我記住!」她怒瞪著蒙特,轉身要離去時,蒙特上前擋住她的去路。

  「等一下!妳還沒答應我!」

  她長嘆一聲,揮了揮手道:「我知道了!我答應你,我不會再出現在瑞德面前了!」

  「如果讓我知道妳再去找瑞德,我就把這個交給父王。下場妳自己應該很清楚!」蒙特再次威脅她。

  「知道了!」她瞪了蒙特一眼,便踱了一腳,氣沖沖的離去。

  「看妳以後還敢不敢欺負瑞德!」

  聽得出蒙特的語氣十分開心,但他還有查到什麼嗎?希望別查到我的過去才好……

  之後,我一如往常出現在他面前,與他一同去覲見國王,但我仍有些在意,便主動問道:「蒙特,你除了查到她坐的那些非法行為,還有查到什麼嗎?」

  他聽到我的問題,一臉驚訝道:「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我不想隱瞞他,便向他承認道:「我聽到你和她的談話了。」

  「是喔。」他頓了一會,接著說:「那天妳跟他見面後,整個人就變得怪怪的。我就想知道她的來歷,就查到她那些非法的事。然後就想到可以拿這個來威脅她,讓她不準再靠近你。」

  「除了那些事,你還有查到什麼嗎?」我接著問著。

  「沒有。我就查到這些而已,還有什麼嗎?」他也回問著。

  我愣了 一會,淺笑道:「沒有。」,接著拍拍他的頭,「蒙特,你還真厲害,一下子就把我的惡夢給趕跑了!」

  他輕輕點著頭,面帶燦笑說:「那你要給我什麼獎勵呀?」

  我一時不知怎麼了,突然將他擁入懷中,親吻他的臉頰。

  他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不敢動彈,漲紅著臉,大聲喊道:「你……你幹嘛突然親我啊!」

  「你不是要獎勵嗎?這就是我給你的獎勵。」我淺笑幾聲,輕輕拍打他的臉。

  他摸著臉頰,小聲呢喃:「我又沒說要這個……」

  「不然你要什麼?」我貼近他的耳邊小聲問著。

  他抬手在耳旁揮了揮,聲音略顯不悅說:「囉嗦!」

  從那次以後,我便徹底喜歡蒙特,深深為他著迷。

  初次見面時,還只是個愛耍脾氣的臭臉王子,沒想到會變成保護我的英勇王子,把我從那無止盡的深淵中拯救出來,成為照亮我內心深處的那顆太陽。


  時間回到現在,瑞德看著懷中的蒙特,想到以前那些往事,情不自禁的吻上這粉嫩又柔軟的紅唇。

  「嗚!」蒙特推開瑞德的臉,漲紅著臉,大聲喝斥:「幹嘛啦!別動不動就親我啦!你這個接吻魔!」

  瑞德又小啄一下,面帶微笑說:「誰叫你這麼可愛,讓我忍不住想吃掉你。」

  「哼!不要說我可愛啦!」蒙特高噘著嘴,恍然想起瑞德被禁足的事,接著問道:「你不是被你父親禁足嗎?那你還跑來這邊,沒關係嗎?」

  「沒關係。」瑞德輕吻蒙特的額間,輕抹微笑道:「我會再跟父親解釋清楚,只要你平安無事就好了。」

  「好吧。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蒙特一臉疑惑看著瑞德。

  瑞德長嘆一聲,面露無奈道:「瞳瞳來找我,跟我說你來拉奇山摘取紫玫瑰。我一聽到你來這種危險地方,就顧不得那些事趕快來找你了。」

  蒙特聽到是瞳瞳說的,平順的雙眉立刻彎起,大聲怒罵道:「臭丫頭!幹嘛跟你告密啊!」

  瑞德輕輕撞擊蒙特的額頭,略顯不悅道:「幸好瞳瞳有來跟我說。不然晚來一步,你這樣摔下來也是會受重傷的!」

  蒙特摸著額頭,一臉委屈道:「好啦……對不起嘛。」

  「我先送你回家抹藥,再來完成剛才的事。」瑞德說完便又吻了一次,這次不是嘴唇也不是額間,而是他那白嫩嫩的臉頰。

  「不要再親了啦!再親我就不給你抱囉!」蒙特護著雙頰,圓潤的雙瞳直盯著瑞德。

  「好啦!」瑞德輕抹微笑,便抱著蒙特走到停靠馬兒的地點。

  一到達地點,瑞德先將蒙特放到馬上,再蹬上馬背,快馬加鞭,帶他返回卡雷斯宅邸。


  卡雷斯宅邸。

  瞳瞳坐在樓梯口,雙眼直望著大門,雙手緊緊相握,十分擔心兩人的狀況。

  都過了這麼久了,他們怎麼都還沒回來……會不會是哥哥發生什麼事,還是瑞德哥找不到哥哥……不管是哪個,希望他們都能平安歸來!

  瞳瞳緊握著手,望著門口祈求兩人能平安歸來。

  突然,門上傳來敲打聲,瞳瞳隨即上前打開大門,一看到兩人歸來開心的抱住他們,喜極而泣道:「太好了!你們都平安歸來。真是太好了!」

  「瞳瞳,我答應過妳的事,何時有食言過。」瑞德對著瞳瞳淺淺一笑。

  瞳瞳開心的點著頭,拾起笑顏說:「瑞德哥,謝謝你!我就知道來找你是對的!」,接著看到蒙特的衣褲皆有破損,便問道:「哥哥,你沒事吧?衣服怎麼都破了!」

  蒙特摸著鼻頭,一派輕鬆道:「我沒事,妳不用擔心!」,接著看向瑞德,「你先放我下來!不然到時又要被誤會了。」

  「好。」瑞德點了點頭,便放他到地面。

  蒙特稍稍整理服裝,接著看向瞳瞳說:「瞳瞳,有什麼話等進去再說,先讓我們入內。」,瞳瞳微微點頭,立刻讓道給兩人進門。

  瞳瞳見蒙特離瑞德有些距離,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蒙特便停下腳步,轉頭看向瞳瞳,一臉疑惑道:「幹嘛?」

  她接著踮起腳尖,靠近蒙特的耳邊,輕聲問道:「哥哥,你有順利摘到紫玫瑰交給他嗎?」

  「有啊!幹嘛?」蒙特仍顯疑惑看著瞳瞳。

  「那他怎麼說?」瞳瞳接著問著。

  「妳問那麼多幹嘛?」蒙特皺起雙眉,語氣也顯得不悅。

  「人家好奇嘛!」瞳瞳抓著蒙特的手左右搖擺,「哥哥,快跟人家說嘛!哥哥!」

  「不要!」蒙特甩開瞳瞳的手,往前方走去。

  「哼!你不跟我說,我就自己去問瑞德哥!」瞳瞳小聲呢喃,接著跑到瑞德面前,面帶微笑說:「瑞德哥,你……」,才剛要問而已,蒙特立刻上前摀住她的嘴巴,不讓她繼續說。

  「臭丫頭!不要亂問!」蒙特貼近瞳瞳的耳邊,小聲告誡。

  瞳瞳拿開蒙特的手,轉頭怒瞪他,隨後又看回瑞德,面帶微笑說:「瑞德哥,你之後還有事情要忙嗎?」

  「沒有。怎麼了嗎?」瑞德輕抹微笑。

  「那你能幫忙照顧哥哥嗎?」瞳瞳接著問著。

  「可以是可以。但蒙特待在這裡,國王陛下不會起疑嗎?」瑞德遲疑的看著瞳瞳。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所以他可以待在這裡嗎?」瞳瞳握住瑞德的手淺笑著。

  「喂!都不用先問我願不願意喔!」蒙特拉開瞳瞳站在瑞德前方,直視著她。

  瞳瞳掩嘴笑道:「不用呀!反正你一定會賴在這裡。」

  「少亂講了!誰會賴在這裡!」蒙特大聲反駁。

  瑞德深怕音量會引出羅索,拍拍蒙特的肩膀,「蒙特,小聲點。父親今天在家,別說話太大聲。」

  「喔!」蒙特回頭看了瑞德一眼,便又看向瞳瞳。

  瞳瞳無視蒙特,直看著瑞德微笑說:「瑞德哥,我先回王宮了,哥哥就拜託你照顧了。」

  「沒問題。我送妳到門口。」

  瑞德才踏出第一步,瞳瞳立刻回絕道:「不用!馬車就停在門口,我自己走出去就好。哥哥就拜託你了,下次見!」,話一說完,瞳瞳便往大門走去,接著打開大門走了出去。

  「臭丫頭!就愛說些有的沒的!」蒙特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雙眼直瞪著大門。

  「蒙特,有這麼關心你的妹妹,你要感到知足。」瑞德話一說完,便抱起蒙特輕抹微笑說:「你要我先幫你洗澡,還是先幫你抹藥?」

  「都不要!你先放我下來!」蒙特拍打瑞德的手,大聲喝斥。

  「噓!小聲一點。等下父親出來,你可會被強制送回王宮。」

  「總比被你這大色狼襲擊來得好吧!快放我下來!」

  蒙特擺動雙腿,雙手直推著瑞德,瑞德仍是緊抱著他不放。

  「不放。是你自己說要來我家的,既然來了,當然就隨我處置。」瑞德勾起嘴角,賊笑道:「可愛的蒙特,我會幫你從頭到腳,一處不漏地幫你洗乾淨!」

  「不要!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蒙特的喊聲,從大廳往上延伸,直到進到澡堂才無聲無息。


  廊道。

  侍從們走來走去,每每經過澡堂都會聽到裡頭發出的喊叫,忍不住多停留一會,靠在門上偷聽裡面的情況。

  「啊……不要!」

  某位侍從經過此處,聽到喊聲立刻停下腳步,貼在門上偸聽兩人的對話。

  「不要摸那裡!不要……啊嗯……」

  「你還真敏感,那這裡呢?」

  「啊……不要……」

  「瑞德少爺跟誰在裡面啊?那人怎麼會叫的這麼……」侍從緊貼在門上,仔細聽著兩人的對話。

  另一個侍從經過看到,好奇問道:「你在做什麼呀?」

  「我在聽裡面的聲音,還蠻精彩的,你要不要來聽?」貼在門上的侍從,向站著的侍從招了招手。

  「不要!待會有重要客人來,快點去準備晚餐!否則又要挨老爺罵了!」站在的侍從伸手將他拉離,他雖不想離開,但也不想被罵,只好跟著離去。

  隨後,瑞德抱著蒙特走出澡堂,蒙特身上裹著浴巾,雙手環著瑞德的頸部,已不如進去那樣暴躁,而是像隻乖巧的兔子躺在他的懷裡。

  「蒙特,我的房間就在前面而已,待會幫你穿好衣服,我們先去用餐再來抹藥。」

  「你還需要吃嗎?剛才那餐還不夠飽嗎!哼!」蒙特直翹著嘴,轉頭不願與瑞德對望。

  瑞德苦笑著,輕聲呢喃:「剛才那餐又不是正餐……」

  「你說什麼!」蒙特聽到瑞德呢喃,轉頭直瞪著他。

  「沒什麼……我們趕快回去穿衣服,以免你著涼。」

  瑞德輕抹微笑,轉身往寢室走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