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1-2.「如果教師辦公室颳起了小旋風」

CE | 2021-06-15 12:00:06 | 巴幣 8 | 人氣 88



  「陳同學,你是低收入戶的學生對吧?你缺錢嗎?我有一個實驗,希望你能幫我完成,當然我會給你不少的錢。」

  時空課張研綠老師,在空蕩蕩的教師辦公室裡,用著認真到讓我無法反駁的眼神對著我說道。

  因為眼神過於認真而使得我眼睛不自覺地避開,瞥見老師的辦公桌上掛著的——嗯?是掛著海盜藏寶地圖嗎!貼了好多有著紅色筆跡的地圖。

  「那些是?」

  「這些是我去過的地方的筆記,而那張是我明天要搭飛機去的路線圖。老師是課任教師,我只有禮拜一有課,所以剩下時間閒得發慌,乾脆拿剩下的時間去旅行,讓人生豐富一點。對你來說你只要知道這些就夠了。」

  看著老師右手邊還有一大疊整理過後的地圖與筆記,就知道他人生有多豐富了。

  「明白了。那,為甚麼要選我?」

  「我沒什麼特別在選人,因為你是低收入戶的學生,以家庭狀況為優先選擇的條件,當然第一位絕對是你。如果可以的話,除了幫我做實驗外,你也當老師的助手吧。」

  當老師助手我是沒有意見,但身上又承擔實驗的話…會是跟學術科展相關的實驗嗎?如果實驗成功的話,說不定就能讓未來的我應徵工作順利,出社會之後就能用這些成果找到出色的工作。

  「言歸正傳,那個實驗是穿梭以『如果』創造的時空,你願意嗎?」

  如果實驗難度不難的話,我也不是不考慮啦…嗯?你說時空?我沒有聽錯吧?

  「穿梭時空?如果?」

  「嘖——今天的第一堂課原本要跟你們談這個的,但是老師看在學校已經打了下課鐘聲就不繼續說了。首先,每個人會因為環境和經歷而產生選擇,選擇會改變這個世界,換句話說,世界因為無數個選擇而有著不同的發展和可能性。你可以想像,世界是一顆高大無比的樹,而我們所站的地面就是所見的宇宙,其根部可以想像是過去…」

  老師,你再說下去我就真的要睡著了。

  「我看你好像精神不太好,好吧,我就直接切入重點吧——」

  回神看著表情十分沉著的老師,我嚥了一大把口水。

  「我有一個跟如果電話亭類似的實驗,如果你願意當實驗者的話,我就答應給你錢。」

  那是哆啦O夢的如果電話亭嗎?老師你這趕節拍的拍子趕得太快了。

  「老師你是哆啦O夢嗎?」

  「我肚子上可沒有貼著百寶袋。還有,你看我身上的任何特徵,有哪有一點像藍色狸貓嗎?」

  白色上衣,度數很深的黑框眼鏡,明顯的黑眼圈,不加整理的髮型。怎麼說都完全不像。

  老師過於認真的回覆,害我差點不知道該如何問起。

  「那你說的如果電話亭又是甚麼?」

  「這只是一個比方,跟如果電話亭一樣,在『法則』面前提出假設,然後以覆蓋這個世界線為前提,改變這個世界。」

  老師!你開門見山得過於簡潔扼要,超出我的理解範圍了!

  「直到現在沒有任何能夠證明能穿越時空的新聞,穿越時空如同科幻般的存在…你一定在唬爛對吧!」

  「新聞這種東西,我建議你不要完全聽信比較好。如果你是研究者的話,你會隨便放出風聲,讓你的技術機密曝露給大眾嗎?」

  「不會。」

  「眼見為憑,是對領域不完全瞭解的人的入門想法。過於在乎自己的理解與所見,對於研究來說一點幫助都沒有。言歸正傳,這是一個用假設改寫世界的實驗,你要做嗎?至少給錢是不會騙人的。看在每個月的錢的份上就拜託了,我會給你我四分之一的薪水錢。」

  老師你這個態度是以為你收了研究生嗎?還有,能改寫這個世界?聽起來只是些過於科幻的妄想罷了!

  「那麼,道具是在?」

  「道具是不存在的喔。」

  「沒有任何道具?那有辦法證明怎麼覆蓋這個世界嗎?從頭到尾都在用認真的表情跟我唬爛,結果到頭來就是在耍我!」

  「你以為像是假O超人、OOO少女、哆啦O夢那樣嗎?我很討厭道具這種設定,因為道具這種東西說到底是個依憑的存在,動漫人物只要失去了道具,就等於失去了能力。如果讓有形物成為你達成目的的媒介,一旦道具在過程中故障毀損,或是不小心搞丟了,那不就等於你這輩子完蛋了?」

  「…」

  「如果你硬要我展現給你看的話,我也不是說不可以。『remote speech command : su - share authority +vm ; visual debug』」

  老師念著空泛卻聽不懂的英文,我原本正失望打算離開,但正要握住門把的那一瞬間,我察覺到了周圍的景色產生了變化。

  如白蟻肆虐整間辦公室的字符,正侵占著我的視野。

  包括門、植物、老師本人,或是空氣都冒著奇怪的字符。不如說,這些字符更像是積木,無法理解字符的意思,而那些字符不停的變化著。

  我低頭看著身軀與四肢,同樣的也被這些文字纏上了,直到我的視線完全被吞沒為止。

  想以手嘗試拍掉身上佔滿的字符,但那些字符卻如靈體穿過我的手掌,手掌卻完好無損,沒有任何觸碰到實體的感覺。

  無害卻密集的字符,填滿了整個世界。

  密集恐懼,呼吸急促,跌坐在地卻沒時間思考疼痛,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這種離譜荒誕的驚悸

  「『su -v --simple --filt air animal inorganic 』」

  視野中荒誕的字符逐漸減少,少到能夠看清楚原本的世界為止。

  如積木的字符只選擇停留在植物和衣物,這倒是幫了我不少大忙。

  從恐懼的感覺中解脫,發覺自己已經喘不過氣來,奮力大吸一口氣,才逐漸緩和了心跳,同時,我也試圖理解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字符冒出來之前,老師是不是說了一段無法理解的英文?那是因為老師說的奇怪的話,所以我才看得到這些東西?

  「這些到底是什麼?」

  「這是累詞,每個物質的組成都會帶著數以千萬計的標籤,這些標籤中包含著過去與未來的珍貴資料,無論是誰,不經過濾而過度觀察都會造成極度不適,只有超級電腦以上的等級才可能解析這些累詞。」

  我立刻打開了門窗往外探這個世界,果然只有部分的東西才會有那種積木字符。相信許多人也會因為世界被字符吞噬的畫面所震撼,但學校卻一如往常的平靜,平靜得令我有些不公平。

  「放心好了,這裡只有你跟我才會看到累詞。」

  「難怪…」

  「那,試著對這些累詞,說出能改變世界的假設。」

  「……什麼意思?」

  老師用筆電打出了文字,示意要我唸出來。

  這段話讓我有點半信半疑,光是唸出文字就能改變這個世界這一點,我都覺得有點懷疑了。

  不過,那些積木文字浮現在我瞳孔中,我都覺得眼前的假設都能順利成真。

  這只是實驗,對吧?

  「唸吧。」

  「『如果教師辦公室颳起了小旋風。』」

  在我說完之後,一個機械長音「嗶——」的一聲,瞬間眼前所有字符產生了變異,像是轉動魔術方塊那樣,又像是變形O剛那樣變形。

  過於專注眼前的積木字符,到後來才發現到,辦公室居然如同我的宣告般,在中心產生了小型強烈的旋風!

  老師桌上的地圖、其他教師辦公桌上的東西也被接連吹起,捲入旋風之中。

  所有經過辦公室的人,視線都朝漩渦的方向看去。

  「假設居然成真了?」

  「注意好現在的時間點。」

  「——九點零七分。」

  「你覺得辦公室會產生旋風是偶然現象嗎?」

  「這——是偶然嗎?」

  「這是必然的現象,只要稍微小變動的改變世界的流向,將世界以極小的改變收斂到假設的如果,這就是收束重構,也就是假設世界。看來這次實驗不僅改變了氣壓,連教室的因果關係都有點改變了。」

  雖然無法理解老師說的話,不過,我發現到,但許了這個假設之後,窗戶居然是開著的。先前辦公室的窗戶原本是關上的啊!

  那辦公室產生的旋風,是教室外的風吹進來所致嗎?誰能告訴我這個現象到底是什麼?

  許了這個假設之後,這個世界到底被這個假設改變了多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