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The beginning of the shadow demon 章1-03(影魔篇重製)

狼喃 | 2021-06-15 00:09:21 | 巴幣 16 | 人氣 92

連載中TSD
資料夾簡介
只能80個中文大概連標題都介紹不了所以算了

──半小時後。
 
「那麼,哥哥要碰到了喔。」
「……嗯。」
 
「嗚…!」
「抱歉,薰央再忍耐一下。」
「咿呀!」
薰央痛叫一聲,旋即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
臉上流下了兩滴淚水,韓宇爵用空出的手幫她擦拭,那任誰都會願意疼愛的稚嫩臉蛋。
 
 
沒錯,韓宇爵正在幫薰央處理那些施虐的傷口。
他讓手指沾上一點從市街買來的上級外傷膏。
 
從回憶中可以知道,舊版韓宇爵從來沒有錢可以購買這種添加了治癒術式的高級藥膏,一直都是以最緩慢的止血,清創,包紮來處理受傷。
 
所以他幫薰央塗抹傷口,其實也是想看看這個世界的傷藥效果如何。
究竟會不會像奇幻世界中,塗上就瞬間恢復──
 
傷口發出了幽綠色的光芒,可以感受的到溫暖的空氣逐漸從傷口交界處散出。,一股藥草香味從女孩白皙的大腿內側散發。
薰央的表情也逐漸緩和,顯然止痛的效果已經成功發揮。
 
瘀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褪色,內部沉積的血塊很快的被代謝完畢,紫紅的皮膚不到三十秒便恢復了原本嫩白的膚色。
韓宇爵讚嘆的戳了戳薰央的大腿。
──吹彈可破,可以確定完全看不出來原本的藤條印。
 
這東西顯然刺激了人體內細胞的活化,並且又同時給予了止痛的效果,考量到還有更貴的藥膏存在,他幾乎可以確定,這世界大部分的外傷都是可以超快速治癒的。
但是不曉得身體機能被快速刺激會不會對人體造成疲憊以外的副作用……


「嗚嗚……」
薰央輕輕地叫了一聲,叫聲並沒有夾雜痛苦的感情,反而比較接近羞怯?
韓宇爵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他連忙站起身乾咳一聲。
 
「大腿上的傷疤也都處理完了,薰央還有哪邊受傷嗎?」
「……沒有。」
薰央掀起滿是破洞的布裙,檢查著自己的身體,對韓宇爵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啊,笑起來很可愛呢。
韓宇爵忍不住摸了摸薰央的頭。
但接觸的瞬間女孩再度變得僵硬。
 
韓宇爵若無其事地收回手。  
 
「那麼,接下來是這件事情。」
韓宇爵伸手探向購物袋的底部,拿出了一套衣服。
雖然布料只是棉布跟不織布混搭縫製,但從染色的程度可以看出,這套衣服的等級遠比薰央目前穿的破爛布衣是天差地別。
 
「這、這是……」
薰央的眼神中似乎亮起了甚麼光芒,用有些緊張的口吻小聲問道。
 
──就是這個,韓宇爵就是希望能看到薰央出現這種反應。
 
「哥哥覺得薰央很可愛,應該也要穿著可愛的衣服,所以就去買了一套薰央應該會喜歡的衣服……」
「……♥」
薰央靦腆的抿起嘴,感激的接下衣服。
攤開上衣,是一個縫上愛心的可愛短袖。
 
薰央情不自禁的把鼻子貼上了衣服,只露出欣喜的眼睛直盯盯的看著韓宇爵不發一語。
「快去換上吧?」
韓宇爵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催促道。
 
「嗯!」
薰央點了點頭站起身──
──毫不猶豫的把麻布褲褪下。
 
才剛被藥膏呵護過的軟綿白腿在韓宇爵眼中一覽無遺。
 
「等等。」
「咿……」
被韓宇爵抓住肩膀,薰央嚇得繃緊了身子。
 
韓宇爵花了幾秒鐘才鎮定下來。
「薰,薰央,不可以隨便在別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私密部位喔。」
 
「……甚、甚麼是私密部位?」
察覺自己似乎犯了甚麼錯,薰央有些畏縮的問道。
她似乎是真的不清楚這方面的知識。
 
「就是這裡,還有這裡。」
韓宇爵小心翼翼的把薰央的左右手輕放到指定位置。
 
「──這兩個地方,是不能隨便讓別人看到的地方喔。」
「對、對不起……。」
薰央非常沮喪的低下頭。
她似乎是真的不清楚原因。
 
──這個反應也不太好……韓宇爵溫柔的捏了捏薰央的臉頰。
「不要緊張,哥哥沒有生氣喔,下次注意就好。」
 
薰央愣了一愣,臉上浮出一個小小的微笑。
「嗯。」
 
換好衣服後,薰央小心翼翼地走出廚房,帶著期待的表情看向韓宇爵。
在這個世界,紅色的衣服似乎比較難染,所以價格也高了點,韓宇爵只買的起淡粉紅色的短裙,還有標緻乾淨的白色上衣。
看著小女孩興奮的拉著自己的裙綴搖擺,韓宇爵點了點頭。
 
「很可愛喔,薰央。」
「真的?」薰央靦腆地看向韓宇爵。
「當然是真的。」
「……嗯。」
小女孩就像是想隱藏自己的開心,用力低下頭搓著手。
 
感覺兩人的關係已經慢慢升溫?韓宇爵低頭想看到薰央的臉,但卻發現女孩的臉上落下了幾滴淚珠。
 
「咦?怎麼了嗎?」
「……嗚嗚──」
韓宇爵連忙起身給薰央一個大大的擁抱,薰央沒法用言語完整的表達自己的心情,只能一個勁的哭泣。
是又想起了先前的痛苦,而對比現在感到悲傷與慶幸吧。韓宇爵溫柔的用手拖住薰央的屁股,使力把她抱起旋轉。
 
「沒事了喔,你看,薰央在天上飛了呢。」
在薰央驚愕的目光下,韓宇爵用更燦爛的笑容玩著舉高高的把戲。
 
「哥、哥哥……」
薰央抿起嘴,小小的身軀在旋轉的慣性力下逐漸放鬆,依偎在韓宇爵懷裡。
薰央應該沒有被手直接碰觸到吧?韓宇爵偷瞄了一眼手套。
 
接下來的幾天,韓宇爵為這個家添購了許多東西,從薰央的內衣,到浴室的吹風機,基本上可以說是把銀幣快速的消耗完畢。
 
想要提升家庭的生活品質,就必須支出大量的金錢,導致自己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拿來投資……韓宇爵心底發出了父母的哀號。
 
不過韓宇爵並不後悔這樣運用金錢。
因為現在薰央的臉上已經不再有陰霾,這對韓宇爵來說就已經足夠。
 
在這些日子裡,韓宇爵他確實開始習慣這個世界,甚至可以說是享受起這樣寧靜且充實的生活……比起過分複雜的世界,這樣單純的生活令他感到放鬆。
 
聽見拖鞋啪搭啪搭的聲音,韓宇爵轉頭笑看睡眼惺忪的薰央走向廚房。
「哥哥……」
薰央用有點不安的口吻走向韓宇爵,拉著他的衣角小聲喚道。
「怎麼啦?」
沒等韓宇爵問完,薰央溫暖小巧的個子已經緊緊抱住了韓宇爵不放。
 
「薰央……又作惡夢了。」
「是哥哥變回壞哥哥的夢嗎?」
「……嗯。」
韓宇爵有點苦惱的抬起手,想摸摸薰央的頭卻又征住不動。
 
由於下廚的關係,他現在並沒有帶著皮手套。
薰央這幾天依然做著同樣的噩夢,而這應該是沒有甚麼速效的辦法可以讓薰央感到安心,只能透過逐漸累積的信任感來強化薰央的安全感。
 
他只好彎下頭,輕輕的吻了薰央的額頭。
「我不會離開的,我保證。」
 
「……」
薰央的表情彷彿還未從噩夢中脫離,她猶豫的摸了摸額頭上被親吻的地方。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在韓宇爵的肯定下,薰央鬆開了手,懂事的坐到了餐桌椅上。
「恩,薰央記得吃早餐了,很好喔。」
韓宇爵轉過身繼續料理早餐。
 
「對了,哥哥今天要去找工作了喔。薰央願意乖乖待在家嗎?」
「……要很晚才回來嗎?」
薰央似乎理解韓宇爵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問。
 
「也不確定時間,不過午餐哥哥是不會回來吃,所以會準備好給薰央──」
「嗚哇──」
薰央的哭聲立刻蓋過了韓宇爵的話語。
 
欸?已經大膽到會用哭聲打斷自己說話了嗎?
韓宇爵感到有趣的把培根蛋吐司放到了餐桌上,轉身便把薰央摟進懷裡。
雖然薰央的年齡已經來到了十一歲,但可能是由於受虐,心智上大約只有六到八歲的程度。
「哥哥會回來的喔,只是比較晚一點而已。」
「薰央不想要哥哥出門啦……」
薰央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揉著自己的臉。
 
「可是薰央會餓肚肚不是嗎?哥哥工作就是為了買好吃的東西回來給薰央吃喔。」
「那薰央不要吃東西了啦──」
薰央哭得更大聲了。
 
「真是的,薰央餓肚子的話,哥哥會很難過的哦。」
韓宇爵耐著性子低聲哄道。
「難道薰央想看哥哥難過嗎?」
 
「……」
薰央咬起嘴唇,顯得十分為難。
「而且,如果哥哥沒工作,連哥哥都會沒飯吃,薰央想要我們一起餓肚子嗎?」
韓宇爵進一步勸說道。
 
沉默了大約兩分鐘,薰央把頭埋進了韓宇爵的懷裡。
「……薰央不想要哥哥難過,餓肚子,也不想要哥哥離開。」
 
啊,果然是很符合小孩子的想法呢。
韓宇爵苦笑著抓了抓頭。
「哥哥也很不想要離開薰央。可是工作就能保證,以後會有更長時間的可以跟薰央在一起……所以哥哥必須要工作喔。」
 
「薰央可以……一起去嗎?」
薰央有些遲疑的問。
「欸?薰央願意到外面去嗎?」
「……如果是跟著哥哥的話。」
薰央用不安的口吻在韓宇爵懷裡說著,模樣讓韓宇爵十分窩心。
 
面對變得如此黏人的義妹,韓宇爵有些疑惑地把手放上了薰央的頭試探。
「薰央已經不怕哥哥了嗎?」
「……嗯。」
沒想到,幾天前還會因為這個動作而恐懼的女孩,臉上居然浮現了淺淺的紅暈。
 
……自己這幾天應該沒有脫手套碰過薰央吧?
韓宇爵不禁覺得奇怪。要讓一個從小被霸凌的人幾天之內就對自己如此信任且有好感──要說沒有使用那個邪惡技能,韓宇爵自己都不太相信。
 
還是說,戴手套其實並不能阻擋這個技能的發動?
韓宇爵驚慌了幾秒,隨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在與各個店家打交道的時候,韓宇爵有刻意的進行了肢體上的碰觸,但店家並沒有讓他覺得這麼做會提升更多的好感,由這些試驗可以推斷,戴手套應該是有用的阻擋技能發動方式。
 
所以只有可能……是薰央太過善良嗎?
韓宇爵決定先停止研究這個問題。
 
「我們下午就去市中心找工作吧。」
「……嗯。」
薰央回應的同時,眼神中有一絲堅強。
韓宇爵欣慰的摸過薰央的頭髮──不管怎麼說,能夠看到薰央不再被過去的恐懼給束縛,韓宇爵還是抱持肯定態度的。
 
§§§§§§§§§§§§§§§§§§§§§§§§§§§§§§§§§§§§§§§§§§§§§§§§§§§§§§§§§§§§§§§§§§§§§§§§§§§§
 
富麗堂皇的臥室裡,潔白的被褥蓋住了一個側身蜷曲的嬌小身影。
一旁坐著的白袍男人取下了耳上的聽診器,對著站在一旁等候的金髮男人搖了搖頭。
從乾淨華麗的服裝上便可以輕鬆看出,金髮男人具有一定的身分地位,他看到醫生的搖頭後,微微皺眉,單邊眼鏡下銳利的目光瞪視著醫生。
「可能要試試別的辦法了。」
醫生眼神雖然有點閃爍,但還是堅持著表達了自己無能為力。
 
「還能有甚麼辦法?」
金髮男人將垂落肩膀的秀髮往後撥去。
「麻痺她的痛覺神經嗎?」
 
「……」
床上的蜷縮身影抖了一下,似乎聽見了兩人的對話。
 
醫師遲疑了一下。
「──不曉得……當家有沒有聽過……淫紋?」
 
「……」
金髮男人瞇起了眼睛。
 
「──雖然這是一種對奴隸所使用的黑市秘術,但以小姐目前的狀況來說,我覺得可以推薦其中一種,將痛覺轉化成快感──」
「夠了。」
金髮男人擺手,房門外走進兩個穿著漆黑禮服的執事委婉地將醫生帶了出去。
 
「「……」」
房裡只剩下男人,以及床上僵硬的女孩。
那金色耀眼的捲髮,以及女孩碧綠的瞳孔,足以看出兩人的血源關係。
但兩人中間卻彷彿隔了好幾道牆,沒有辦法對話。
 
「下一次的治療在後天,好好休息吧。」
「……」
男人的宣告讓床上的女孩潸然淚下,卻依舊不肯回應。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那是因為你獲得了精靈王有史以來最多的恩賜──」
「……走開。」
在男人長篇大論之前,小女孩終究還是開了口。
 
男人取下了眼鏡,用胸前的手帕擦拭那昂貴的鏡框。
女孩的聲音讓男人想起,這個受精靈王寵愛的女孩其實還只有六歲。
 
男人走出了房間,靜靜的捎上房門。
──棉被被些微的電花順過,通到了地板上便立即消逝。
 
女孩的身體一陣抽蓄,更強大的電流從她身上爆出。
她咬住枕頭,眼角的淚水傾瀉而出。
 
「……!!!」
又一陣電流竄出,女孩的身軀被這股力量給扯的快要四分五裂,她猙獰的忍著痛苦,看著這些傾洩而出的電光不停的被床架上的金屬探針給導走。
 
電流再度爆起,這次女孩的手被電的離開了枕頭,頭部也被莫名的力量給扭向一旁。
沒有東西可以咬住後,她奮力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鮮紅的血液從牙印中滲出。
 
 
 
 
幾分鐘後的房間,女孩已經恢復了平靜,坐起身呆呆看著空無一人的豪華房間。
 
一旁桌上的水杯下,小紙條吸引了她的目光。
看診前,那裏沒有紙條的。
 
她拿起紙條,上面畫著一個奇怪的符號與地址。
會需要偷偷傳遞訊息給她的人,大概只有那個醫師……芙蕊翻到紙條背後,是一個奇怪的雕紋。
她想起方才醫師的提案,瞬間明白了這張紙條的意思。
 
也許是因為基因的優越,或者是精靈王的恩寵,女孩明明只有六歲,心智水平卻遠比同齡小孩還要早熟。
她知道,醫師留給她的是可以獲得淫紋的黑市地址。
 
家教課有說過,黑市位於貧民窟的深處,是亞人與壞人們共通的根據地,那裏的交易見不得人,而醫師所做出的提案也想必是個見不得人的提案。
 
──不過當腦海中回放自己被五雷亂體的痛苦,暈眩感很快讓芙蕊下定了決心。
她將紙條握緊,目光轉向窗口,溫煦的陽光正好照到了她的臉上。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能如此開心的綻放出笑容的薰央真是太令人高興了[e13]
芙蕊再度登場啦>< 醫生發言姆湯w[e38]
2021-06-15 00:18:21
狼喃
哇,居然這麼快就看完了,感謝路喵大大:3
2021-06-15 21:17: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