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6 三年了

星鴞 | 2021-06-14 22:02:03 | 巴幣 10 | 人氣 61



  我愣在原地,剛剛的操作太震撼,最後只剩兩個人在場地上,最後縮小後的洛基太過輕盈,很快就把補跟幸殺掉,我早就在中間被燒了。

  作為會長,我很高興首殺是我們公會的,但從哥哥的角度,鐮鼬之森就是坂本凝雨,這樣的默契下,很難不讓人往壞的方向想。

  三年了,還有這種默契,這是精神上的契合?我想得太複雜嗎?我不知道。

  「會長?會長?渾蛋?」

  「啊!喔?我們解散吧,明天再安排兌換的部分,還有盾語你偷罵我我聽到了。」

  「又不是第一天罵你,怕甚麼?」

  我關上電腦,有點無奈,我要告訴幸嗎?不行,她好不容易才跨出那到坎,到底該怎麼辦?

  這時手機響了,點開是賴的訊息,是青。

  『會長大人怎麼啦?』

  『唉,沒事,有點煩而已。』

  『煩嗎?難道是我的關係?』

  『不是!我喜歡妳!只是……』

  『只是?』

  『妳明天有事嗎?我想帶妳去個地方。』

  『沒事啊,都失業了。』

  我把手機丟到一邊,她媽的耀壹到底在幹嘛?為什麼要這麼扭扭捏捏的?不能像個男人一樣放棄過去嗎?

  想到這裡,深呼吸,我不也一樣,一直無法放下過去的事。

  

  我拿下耳機,很久沒有這麼刺激了,心跳還是很快,第一次遇到默契這麼好的人,轉頭看著幸,她靠在我肩膀上,看著畫面愣住。

  「幸?」

  「剛剛你們沒有溝通就達到那種操作?」

  「我也很驚訝,真的很驚險。」

  「那個人也是女生耶,你是不是跟人家有甚麼交往?」

  「沒有啊!我每天都在家哪來交往?不對,她就是工作室的人。」

  「工作室?下次我可以一起去嗎?」

  「應該沒甚麼問題吧?妳不怕無聊的話。」

  這時手機響,坂本小姐傳訊息來,說要約明天做發聲練習。

  『可以讓我女友跟著嗎?』

  『OK喔。』

  我把手機給幸,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快四點,把實況做結尾,一起下樓準備晚餐。


  中午做得太豐盛,有些可以熱,有些則是要改變料理方式。

  「煮太多了。」

  「我反省。」

  雖然中午很豐盛是滿高興的,只是接下來剩下的太多有點想逃避,早點知道的話可以找朋友來吃。

  「把好加工的放冷凍吧,剩下的就簡單加熱吃一吃。」

  我們的晚餐有點淒涼,中午剩下的雞塊跟沙拉,還有一鍋奶油燉菜可以淋在飯上,相當簡單。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幸離開一下,回來之後就只穿著我的襯衫,身材透過光一覽無疑。

  「好好穿衣服。」

  「人家想說這樣你會比較高興說。」

  「高興妳妹!至少要一周好嘛!女孩子要多保重身體。」

  「可是我剛剛問朋友,她們說那個來也沒關係。」

  「把這種灌輸妳錯誤觀念的朋友封鎖好嗎?還有會有這種想法的只有那些膚淺的男人吧?」

  「女生喔。」

  我無奈,這個年代剛出社會的女生該去講這些嗎?還是我太保守?不對啊,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由我來思考才對吧?

  「哪個女生?我有接觸過嗎?不對,妳大學的時候幾乎都待在家哪來的朋友?」

  「道禾喔。」

  「這是一種是敵是友的概念嗎……」

  所以才會很放心讓我跟禾奈出門嗎?女生的友誼真複雜,對禾奈的理解,如果我真的有那個意思……有點可怕,還是不要想這些好了。

  


  明天耀壹要帶女友,我也只能簡單的回OK而已,如果阻止的話又很奇怪。

  「妳怎麼看著手機發呆?」探頭看了我的手機訊息「帶著女友來嗎?人家女人的第六感出現了。」

  「默契的部分嗎?」

  「對啊,要知道正常人即使是雙胞胎也很難有那種完全不溝通就想哪打哪的。」

  茱蒂雖然一副粗線條的樣子,但實際上是那種想幹甚麼就能做到甚麼的人,觀察力跟理解力也超乎常人,曾經有問過她為什麼跟孤獨一人的我對話,只是簡單說了一句,跟著妳,生活的風景或許會不一樣。

  「茱蒂,妳覺得現在的生活有不一樣嗎?」

  「還在在意那時候的回答嗎?即使是天才也有不想當天才的時候喔!而且我們不是一起做很多荒唐的事情嗎?在人家的葡萄園烤肉結果把人家整個果園都燒了。」

  「那是妳堅持說撞到的袋鼠不吃掉很不禮貌好嘛!」

  「對啊!萬物大地都需要在最後燃燒自己的生命啊!」

  「不是那種燃燒好嘛!」

  澳洲的天氣很乾燥,很容易就因為一點小火苗就燃起大火,那天我們結束工作,茱蒂就提出要把袋鼠烤了,沒想到剛生火沒多久,火星被吹到旁邊的乾草上,結果一下子就燒起來。

  「妳那時候的表情超好笑的!竟然不是先滅火而是先道歉!哈哈哈哈!」

  「我哪知道!我這輩子又沒有縱火過。」

  「不過啊,聽到妳說要回日本找男人也是滿意外的,這三年妳不是一直拒絕別人的追求嗎?」

  「那些男人都是為了跟我上床,很膚淺。」

  「那這個呢?叫甚麼來著?千鴞?」

  「千鴞耀壹,他不同,妳已經看到我跟他的默契了。」

  默契嗎?但他卻認不出我,人可以扭曲記憶,所以他也扭曲跟我有關的記憶嗎?扭曲了曾經我與相處的一切。

  「別想了,好好思考明天該怎麼辦比較實際,妳要自己來?還是要我幫忙?」

  「發聲練習的話我來就好,到時候要錄音可能才需要幫忙。」

  「OK喔,那我先玩遊戲了,估計幾天不會睡。」

  我嘆氣,茱蒂只要看上有興趣的東西就會沉迷好幾天,這個部份我也沒轍,只能讓她自己玩累了就會收斂。

  

  隔天,我們到工作室,教室就只是簡單的房間,耀壹直接進去,而我在會客室等他,看著一個穿著運動內衣的金髮女人走進來,裝了一杯水又離開。

  「剛剛那是甚麼?」

  結果剛剛的女人又回來,走到我面前拉開椅子,盯著我看。

  「妳是盾語的女友嗎?」

  「是,怎麼了嗎?」

  拜託妳去穿個衣服好嗎?這樣對話超奇怪的啦!我還要忍住不去問。

  「感覺比想像的小女人,竟然這樣陪著男友來,日本人都這樣嗎?」

  「宣示主權而已,畢竟他可是比看起來還搶手。」

  鐮鼬之森的聲音跟坂本凝雨一樣,而這個女人現在還要跟耀壹合作,怎麼想都很可疑。

  「是嗎?好像也是,感覺女粉絲挺多的,抱歉啊,問了奇怪的問題。」從冰箱拿出一瓶可樂,單手打開後放到我面前,隨後離開。

  「跟風一樣的人呢。」

  我拿出筆電,開始檢查著代碼,工作了一段時間,看了一下,才半個小時過去,很好奇耀壹在幹嘛。



  我坐在房間準備,把一些用不到的樂器收起,整理了一下房間,等耀壹進入後,開始練習簡單的發音。

  「恩……有點不準。」

  「抱歉,我沒有做過類似的練習,這算是第一次。」

  「沒事,我們換個方式。」

  從櫃子拿出二胡,他的曲風都是偏古,用這種比較古風的樂器比較好,三味線的畫風格又有點過於躁動。

  他的表情沒有失落,依舊很興奮,以前就喜歡唱歌的人,今天對他來說一定很特別,夢想,他有很多夢想,曾經一直跟我說過的那些夢想,在我看來很簡單卻很不現實的夢想,不過我能很簡單的實現。

  「來吧」又是幾個音,這次他的音準好了很多「看來找到原因了,你用的音源混音都不是西方樂器?」

  「風格不太一樣,所以沒有用鋼琴,吉他之類的太過暴躁。」

  「ok,我大概知道了,繼續嗎?」

  「我去趟廁所。」

  「走廊到底。」

  看著耀壹離開,我很開心,他沒有變,依舊是那個單純往前走的人,可是已經不記得我,是因為往前走的路上,已經不需要我了嗎?還是因為療傷所以忘記了我?我變了很多,但沒有多到人認不出來才對。

  抬起頭,看到一個女人盯著我。

  「妳是?」

  「我是耀壹的女友,終究還是回來了嗎?坂本凝雨。」

  「不,我是瑤,坂本瑤。」

  「紫瞳,世界上有紫瞳的人沒有幾個,我不相信會有這種巧合。」

  我記得這個人,以前在遊戲的聚會中看過,當時好像也是對耀壹有意思,對我有敵意嗎?確實,我是來搶耀壹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