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四十八章 從進了那扇門,便是惡夢的開始……

Mouse | 2021-06-14 15:08:12 | 巴幣 6 | 人氣 40


  未到會場,遠處便聽到談話聲,走近一看,眼前的景象令我深感驚訝,原以為時間還早不會有人,沒想到會場早已聚滿人潮,場內的人各自圍成圈,像小鳥般嘰嘰喳喳的交談著。

  「瑞德。」

  忽然,後方傳來粗啞低沉的嗓音呼喊著我。

  一聽到這聲音,我全身便開始無法控制般顫抖起來,不想回頭看向那人,但那人的腳步聲逐漸向我靠近,接著輕拍我的肩膀,靠近耳邊輕聲道:「瑞德,你怎麼不回頭看我?」

  「蕾……蕾莎公爵夫人,您……您好呀。」我始終望著前方,不願轉向她。

  「哼……還真害羞。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你都不想我嗎?」她邊說邊摸著我的臉,再慢慢往下撫摸我的胸膛,看著她的手在我身上肆無忌憚的摸著,當下很想把她的手拿開,但內心的恐懼讓我遲遲不敢出手。

  「蕾……蕾莎公爵夫人,您……您有什麼事嗎?」我顫抖著聲音,慢慢問著。

  她哼笑幾聲,接著說:「你真不知道我有什麼事?」

  「不……不知道。」我顫抖著聲音回答著。

  「真不知道?」

  她又哼笑幾聲,接著我感受到一陣疼痛,低頭一看,她彎著手,指尖則緊扣著我的褲襠。

  「蕾……蕾莎公爵夫人,請……請您別這樣。」我鼓起勇氣拉開她的手,轉身面向她。

  看到她那陰冷的微笑,如狐狸般狡詐的眼神,讓我再次想起那令我恐懼萬分的童年回憶……


  幼時,父親時常會帶我去參加餐會,我也是在那時認識她。初次見面時,她看起來是位和藹可親的人,看我拿不到餐點或是找不到父親,她都會來幫我。之後更是多次來家裡拜訪,也會送我玩具或是服裝,幾次下來,我也漸漸對她放下戒心。

  直到某天的深夜,父親帶我到她家,接著對我說:「瑞迪,蕾莎公爵夫人很喜歡你,你要乖乖聽她的話,不能吵著要回家,知道嗎?」

  當下我以為是要去她家玩,便點頭答應道:「好!我會乖乖聽她的話。」

  「好乖。」父親拍拍我的頭,接著敲了敲門,不一會門便開啟,只見前方站著一位老爺爺,父親接著對老爺爺說:「瑞德就拜託您照顧了。」,老爺爺面無表情的點頭應允。

  父親便將我交給他,接著轉身離去。

  我一見父親要走,立刻掙脫老爺爺跑向父親,緊抱著他的腿,抬頭看著他,懵懂的問道:「爸爸,你要去哪裡?」

  「瑞迪,你乖乖留在這裡陪蕾莎公爵夫人,爸爸明天一早就會來接你回家。」父親拍拍我的頭,聲音比起以往還來得溫柔。

  「好……」我輕輕點著頭,父親便將我抱起,回到老爺爺身旁將我交給他,便關上大門離去。

  老爺爺看了我一眼,小聲地說:「又有嫩芽要被她摧殘……真是可憐……」,我不懂他的意思,直盯著他看,他長嘆一聲,便帶我上樓。

  當時的我若是知道他的意思,打死我都不進那個門!

  老爺爺帶我來到她房門口,接著把我放到地面,伸手敲了幾下門,向她告知我的到來。

  「夫人,卡雷斯家的小少爺來了。」

  「讓他進來。」她隔著門回答著。

  老爺爺便打開房門,一臉憐憫的看著我,小聲地說:「進去吧……」,我懵懂的點著頭,推開房門,慢慢走了進去。

  從進了那扇門,便是惡夢的開始……

  一進房間,只見她穿著單薄的睡衣站在桌邊,手上拿著紅酒,正將紅酒倒入酒杯。一看到我來,立刻停下手邊的動作,招手示意我走到她身邊。

  「瑞德,過來這邊。」

  我不疑有他,快跑到她面前。

  「好孩子。」她拍拍我的頭,接著輕撫我的臉頰,順著臉頰、脖子、肩膀,慢慢往下撫摸,像是在挑逗著我。

  此時我才意識到不對勁,悄悄往後退,一步接著一步慢慢後退。她察覺我離她有些距離,伸出另一隻手抓著我的腰,將我固定在原地。

  「妳……妳要做什麼……」我害怕的顫抖著聲音,身體也因感受到恐懼跟著顫抖著。

  「乖孩子,別緊張。」她溫柔的語氣,讓我更是害怕不已。

  「我……我要回家了,帶我回家。」

  她聽到我說要回家,平順的雙眉立刻彎起,但臉上仍是帶著笑容,輕撫我的臉,溫柔的說:「不能回家。你乖乖聽我的話,我保證不會弄痛你。」

  「不要……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驚恐的情緒瞬間潰堤,嚎啕大哭起來。

  「哇哇哇!我要回家!我不要在這裡!我要回家!嗚哇哇哇!」

  她見我哭得悽慘,不如往常那樣抱著我安慰,而是變了個模樣,雙眉緊緊皺著,語氣嚴肅道:「不能回家!你父親已經答應我了,不可能讓你回家!」

  聽到她責罵的聲音,我哭著更是大聲,轉身想離開這裡,卻被她搶先一步抱了起來。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爸爸!爸爸!」我不斷大吼大叫,奮力往前傾,想要脫離她的懷抱,卻仍贏不過成人的力氣,被她緊緊抱著。

  「不可能讓你回家!你給我乖乖聽話!」她將我轉向正面,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接著將我丟到床上,開始粗魯的對待我。

  「不要!爸爸!爸爸────!」

  我發出高分貝的喊叫,她聽得刺耳接著又打了我一巴掌。

  我哭得更是大聲,大力將她推開,驚恐地跑到角落躲著,縮起身體,不停顫抖著。

  她慢慢走向我,招了招手,露出陰冷的微笑說:「好孩子,過來。」

  「不要!我要回家!妳走開!」我縮成球狀,緊黏著牆角,對她大聲吼著。

  她緊皺眉頭,大聲怒斥道:「不可能!快給我過來!」,接著伸手強硬將我抓回床上,之後不管我怎麼反抗,仍是無法逃離她的魔爪,就這樣跟她度過一晚。

  之後只要她提供對家族有利益的事,父親便要我去陪她共度春宵……


  「瑞德,你剛成為子爵應該很需要人脈。」她抬起我的下巴,靠近我的耳邊,帶著誘惑的氣音說:「我在宅邸等你,不見不散。」,輕輕哼笑幾聲,拍了拍我的肩膀,便邁步離去。

  我呆愣站在原地,直到耳邊傳來熟悉的喊聲。

  「瑞德!」

  「你怎麼啦?」

  隨即一掌拍向我的肩膀,我驚嚇之際,下意識朝聲音的方向揮拳過去。

  「喂!你幹嘛?」

  等我回過神,發覺手被抓住,仔細看著眼前的人,竟是蒙特,立刻彎腰向他致歉道:「抱歉!蒙特,對不起!」,接著起身低頭向他致歉:「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沒有怎樣?」

  「我沒事啦!」他放開我的手,接著問道:「瑞德,你臉色很差耶,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抬頭看向他,淺笑道:「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是喔。可是我看你的臉色還是很糟糕耶,不然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等晚宴開始再出來。」他以眼神暗示我想離開這裡,想到剛才對他出拳的事,仍深感歉疚,便點頭應允。

  「那我帶你回寢室休息。」他拍拍我的背,對我燦笑著。

  「好……」我點了點頭,便隨他離去。

  回寢室的路上,他看我滿臉歉疚,長嘆一聲,拍拍我的肩膀說:「你到底還要沮喪到什麼時候?都說了,我沒事,你不要再擺這種臉了!」

  「抱歉。但我還是覺得,我不應該對你揮拳。」我低著頭,神情仍顯自責。

  他又嘆了一聲,接著說:「你有沒有幫我當朋友?」

  「我當然有把你當朋友!」我用力點著頭,大聲回答。

  「那就不要再給我擺這個表情了!」他略顯憤怒地喊著。

  「好……」我輕輕點著頭應允。

  「你再擺這個表情,我就要生氣囉!」他高噘著嘴,斥責著。

  「好……對不起。」

  「也不准再道歉了!」他接著喊道。

  「好……」我頻頻點頭應允。


  寢室。

  一進門,他立刻奔向床鋪,碰的一聲大字形躺在床上,轉頭看向我,接著問道:「你的圍巾呢?」

  我低頭看到雙手空空如也,才想起剛才出拳打他時,圍巾也跟著掉落地面。

  「蒙特,抱歉!圍巾被我丟在會場了,應該還在原地。我立刻去拿回來,你先在房間等我。我馬上回來!」

  「喔!快去吧!」

  他擺了擺手,我便立刻離開寢室。


  一回到會場,看到紙袋還在原地,我總算安心下來。

  好險沒被人拿走!

  我隨即上前拿起紙袋,快步返回他的宮殿。

  途中,蕾莎公爵夫人突然出現將我拉到陰暗處。

  雖仍懼怕著她,但我仍讓自己冷靜下來,緩緩問道:「蕾莎公爵夫人,請問您又有什麼事嗎?」

  她撫摸我的臉,帶著陰險的微笑說:「瑞德,我等不及了。我已經買通侍從,替我們找了間房間。我們快到房間,重溫往年那些甜蜜的回憶。」

  我推開她,勉強露出微笑說:「公爵夫人,就算公爵已經離世,您仍是有夫之婦,請您別做出這種行為。」

  她輕輕一笑,指尖在我的胸前遊走著,順勢慢慢往下,停在我的褲襠前,接著輕輕一笑道:「你怎麼這樣說呢?你忘記以前的事了嗎?看來要再調教一下,你才會想起那時候的事呢。」

  「蕾莎公爵夫人,請您自重!」我抓起她的手甩到一旁,雙眼直瞪她。

  她哼笑幾聲,點了點我的臉頰,露出陰沉的微笑說:「有點膽量了,敢反抗我了!」,注意到我手上拿著一個牛皮紙袋,便將它搶了過去,哼笑幾聲說:「這是什麼啊?」

  「還給我!」我伸手想搶回來,卻被她拿更遠,令我氣憤不已,對她怒吼道:「快還給我!」

  她打開紙袋拿出蒙特織的圍巾,一臉嫌棄道:「織的這麼醜,你還那麼珍惜。」,看著圍巾輕笑幾聲,以指尖抬起我的下巴,淺淺一笑道:「不會是你的小情人織給你的吧?所以你才會拒絕我,是嗎?」

  我再次伸手去強奪,語氣顯得激動道:「不用妳管!還給我!」

  她故意將圍巾拿高又拿遠讓我拿不到,並晃著手中的圍巾,面帶微笑說:「看來你相當珍惜這個,想要嗎?」

  「那就吻我啊?只要你願意吻我,我就把這個還給你。」她貼近我的臉,一臉壞笑道:「不吻嗎?那這個就不能還給你囉。」

  我低頭緊握拳頭,只要吻她就能把蒙特的圍巾拿回來,那就吻下去吧!

  我伸出雙手抓住她的臉,緩緩靠近她的雙唇小點一下,正要離開時,她突然將我壓在牆上,抓起我的下巴強吻著我。

  「嗚!」我正想推開她時,餘光瞄到蒙特站在一旁,面帶驚恐看著我們。

  我立刻推開她,向他解釋道:「蒙特,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他緩緩抬起手指著她說:「我明明看到你和她在接吻。」

  「我們是在接吻沒錯,但事情不是你看到那樣!」我想向他解釋,卻又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小王子,你沒和人接吻過嗎?」她慢慢走向蒙特,試圖要觸碰他。

  「別碰蒙特!」我立刻擋在他面前,不讓她靠近。

  「那不是我送瑞德的圍巾嗎,怎麼會在妳手上?」

  她看了一眼圍巾,面帶微笑說:「這個是你織的?」

  「對啊!怎樣!有什麼問題嗎?」

  他語氣顯得不悅,不用轉頭看也知道,他現在一定也是滿臉怒氣。

  「所以……」她轉頭看向我,陰險的笑道:「原來如此。你喜歡這位小王子,所以才會拒絕我,是嗎?」

  絕對不能讓蒙特也被牽扯進來!

  我立刻大聲否認:「沒有!蕾莎公爵夫人,請您不要隨意猜測,汙衊蒙特殿下的名譽。」

  她晃動手中的圍巾,帶著不懷好意的微笑說:「是嗎?那為何你會如此珍惜這條圍巾?」

  我斬釘截鐵道:「因為蒙特殿下是我的朋友,珍惜朋友所贈之物,有何問題!」

  她遮嘴笑著,接著說:「你越是否認,只會讓人越感興趣。」

  我雙手緊握拳頭,無奈對方的身分,不能出手反擊。

  「瑞德,圍巾怎麼在她手上?」

  他突然這麼一問,我隨即轉向他,低頭致歉道:「對不起!是我沒顧好圍巾,才會被她拿走。」,隨即抬頭看向他,態度堅決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拿回來的!」

  他拍拍我的肩膀,面帶微笑說:「沒關係啦!」,接著看向她,大聲喊道:「喂!妳誰啊!幹嘛拿我送給瑞德的圍巾!快點還給他!」

  「如果我不還?小王子,你又能奈我何呢?」

  聽著她挑釁的話語,只見蒙特的臉越發嚴肅,接著邁步上前,而後聽到他的怒吼:「拿來啦!叫妳還就還,廢話那麼多幹嘛!」,並回到我身邊,將圍巾交到我手上,面帶微笑說:「瑞德,還給你。」

  我轉頭看到她那似笑非笑的臉,更甚恐懼,深怕之後她會做出更糟糕的事……我該怎麼辦才好……我不想再跟她有接觸了。

  想著想著,全身不禁顫抖起來。

  「你怎麼啦?」他輕拍我的肩膀,面露疑惑道:「你哪裡不舒服嗎?」

  我搖了搖頭,勉強擠出微笑說:「沒事……」

  「還蠻有男子氣概的嘛!難怪瑞德會中意你。」她突然開口說話,蒙特立刻轉頭回罵道:「妳在說什麼啊!妳頭腦有問題嗎!」

  「蒙特,別說了!」我抓住他的手,擔憂地直望著他。

  他甩開我的手,仍是氣憤道:「怕什麼!這裡我最大,她敢對我怎樣嗎!」

  「蒙特!她是蕾莎公爵夫人,是國王的表妹!別再激怒她!」

 他不顧我的勸阻,繼續怒斥道:「我管妳是父王的誰!瑞德是我的!我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接著抓起我的手,面帶燦笑說:「瑞德,我們走!不要理這個怪人!」,話一說完,便拉著我快步離去。

  走之前,我轉頭看到她那陰險的微笑,更是令我寒顫不已。

  就算今天逃過了,未來的日子該怎麼辦才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