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埋瘴之地 2-8(府城任務)

鱷魚蘇打 | 2021-06-14 09:44:01 | 巴幣 2286 | 人氣 187



    溫暖的陽光灑在黑鴉臉上。他驚恐地坐起,發現自己正躺在家裡客廳的沙發上。黑鴉伸出手,看著自己的左手掌。他的手掌完好如初。

    一旁傳來做飯的聲響,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響。
 
    「你醒啦?」熟悉的女聲從一旁傳來。曉潔端著菜來到客廳,並將菜放在桌上。
 
    「怎麼了?做惡夢了嗎?」曉潔笑著問。 黑鴉的身體趕在腦袋產生任何疑問之前就站起身,上前抱住曉潔。
 
    「你、你幹嘛啊?」
 
    「爸爸?媽媽?」一個身材嬌小,樣貌與曉潔相似的小男孩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你醒啦!準備吃晚餐了喔!」曉潔輕輕推開黑鴉,回到廚房繼續做菜。
 
    小男孩來到黑鴉身旁,以小小的手掌握住黑鴉的大手:「爸爸?」
 
    一瞬間,黑鴉的淚水潰堤了。這是他原本將會擁有的,平凡而幸福的生活。自己根本就不想成為什麼除靈人,也不想靠著那些拿命拚來的錢過上什麼富裕的日子;更不想被後輩認為是『英雄』。他想要的,就只有這樣簡單的生活而已。
 
    此時,端著第二道菜的曉潔走了過來。她將菜放在桌上,一把抱起小男孩:「你不要煩爸爸。來,過來媽媽這裡幫忙好不好?」
 
    晚餐後。曉潔抱著兒子,向黑鴉問:「壓力很大嗎?」
 
    「嗯,是阿……」
 
    「辛苦你了。」曉潔以溫柔的口問繼續說:「不過還沒結束喔!你還要再辛苦一下下。」
 
    「?」
 
    「你的後輩啊!天觀他還需要你的幫忙吧?」
 
    「天觀應該已經逃走了。」
 
    「不,他又回來了,為了救你。所以你得快點去幫他才行。」
 
    「可是我不想離開這裡。」
 
    「不行。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然後把我們母子記住,好嗎?只要被心愛的人惦記著,我們就算是真正活著。所以你必須得活下去,知道嗎?」
 
    「……」黑鴉強忍住眼眶中的淚水,接著站起身說:「那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黑鴉睜開眼,他的眼淚隨之落在地上。他看著天觀正不斷狂奔的雙腿,發現自己正被天觀扛在肩膀上。
 
    黑鴉虛弱地開口:「現在的狀況是怎麼樣?」
 
    「黑鴉前輩!你醒了嗎?我們現在被那個高大的惡靈追著跑。」天觀將黑鴉放下時,黑鴉看見後方的轉角處,一個身高幾乎已經頂到天花板的高大惡靈,他的雙眼被鑲上一片厚厚的鐵片,雙手拿著骨鋸與屠刀走向兩人。
 
    此時,天觀將逃生索,還有一個替身草人交到黑鴉手上:「這個是楠樹給我的逃生索,黑鴉前輩你快點離開吧!我剛才怕自己幫你拉開之後是我被傳送到『門』外,所以一直不敢用。」
 
    黑鴉一臉茫然地問:「什麼高大的惡靈?」
 
    「來了。」天觀看著後方走廊盡頭,高大惡靈緩緩逼近兩人。天觀再次拉著黑鴉跑了起來。黑鴉回頭往剛才天觀直視的方向看過去,他皺起眉頭困惑地說:「我什麼都沒看到。」
 
    「什麼?怎麼可能──難道是藥的緣故嗎?」
 
    「藥?藥怎麼了嗎?」
 
    「我解開這裡的謎題了。我們在樓下拿的藥是有問題的藥,但是如果離開瘴域之後,這個藥就會失去效力。總之,黑鴉前輩你先逃吧!接下來交給我就好。」天觀
 
    「你找到祟核了嗎?」
 
    「我找到了,所以黑鴉前輩你趕快──」
 
    「祟核在哪裡?我去破壞掉它,你幫我拖時間。你說的那個惡靈我看不到,我沒有辦法跟他戰鬥。」
 
    「可是──」
 
    「這個惡靈一次只能追一個人,而且只追會移動的目標。」黑鴉的一句話頓時讓天觀目瞪口呆,他明明沒有看見這個惡靈,甚至他是在天觀告訴自己之後,才確認有這個惡靈的存在,可是他竟然能在一瞬間就了解這個惡靈的運作模式。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應該已經死了。你再次進到瘴域的時候,他沒有殺掉我,是因為那時候我昏倒了。他之所以沒有提前去追你,是因為這個瘴域的規則,每個惡靈都不能離開自己屬於的樓層。」黑鴉說。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只要我把他吸引到離祟核所在處的相反方向,然後黑鴉前輩趁機去破壞祟核就好了,對吧?」
 
    「沒錯。」
 
    「那我先告訴前輩祟核的所在位置。」
 
    「在那之前我問一下。」
 
    「?」
 
    「我的手腕,是你幫我包紮的嗎?」黑鴉看著自己手上的包紮,那似乎是用衣服的一部份包紮的。黑鴉總覺得在哪裡看過這件衣服的圖樣。
 
    「我到前輩身邊的時候就已經包紮好了。不是前輩自己包紮的嗎?」
 
    「......不,沒事了。我們出發吧!」
 
    「是!」
 
    醫院四樓的格局為長方形,且中間有雙十字的走道。祟核的位置在靠近最左下角,而天觀與黑鴉則是在偏右上角的位置。如果只有一個人進到四樓,無論怎麼跑,高大惡靈都會從中間的十字走道先一步阻斷通道;但是現在四樓有兩個人。
 
    只要天觀先上前與高大惡靈交戰,利用打帶跑的方式將其吸引到醫院的右下角。黑鴉則從右下角的底部一路直殺進祟核所在的房間。兩邊同步進行的話,惡靈只會追最近的目標,也就是天觀。
 
    天觀身上還有一個替身草人,就算他無法戰勝惡靈。至少也可以拖時間,讓黑鴉把祟核除掉。
 
    天觀來到靠近右側的十字通道,高大惡靈此時轉過頭看向天觀,強大的壓迫力讓天觀想拔腿就跑。可是他必須等高大惡靈靠得夠近才能開始執行跑帶打戰術。
 
    高大惡靈來到天觀面前,俯視眼前羼弱的天觀,他緩緩舉起手中的骨鋸。
 
    「很好,速度很慢。這樣的話我躲得──」天觀眼見對方要攻擊,立即向後退開。
 
    「唰──」一道黑影閃過。天觀注意到胸口的替身草人隨之燒焦。一股惡寒爬上全身。天觀即刻轉頭狂奔。
 
    剛才自己應該離惡靈還有一段距離。可是高大惡靈剛才的揮擊似乎有向前伸長,讓天觀一瞬間判斷錯誤。
 
    「難道它的手可以像魯夫一樣伸長嗎?未免太犯規了吧!」如果黑鴉不快點處理掉祟核的話,自己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唰!」攻擊再次襲來。天觀架起桃木劍格擋,但東西裂開的聲響隨即傳來。天觀握著劍柄的手開始抖了起來。
 
    正如楠樹之前曾經在課程上說的一樣,如果可以不要接觸到惡靈,就絕對不要輕易戰鬥。天觀現在完全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了。
 
    ※
 
    黑鴉照著天觀所說的路徑來到祟核所在的房間前。既然現在身上有替身草人跟逃生索,那就沒有必要畏首畏尾的了。黑鴉立刻打開房門。
 
    「!?」眼前一攤爛肉從房間裡溢出。黑鴉向後退開,這才發現一隻巨大的惡靈竟塞滿了整個房間。他肥短的手不斷從自己臃腫的身軀內拔出肥肉,並一口口送入嘴中。
 
    「這就是祟核?」黑鴉緊握手中的匕首,奮力朝這攤爛肉刺去;但匕首僅刮掉巨大惡靈的一小塊肉。巨大惡靈則若無其事繼續吃著自己。
 
    黑鴉再次向他展開攻擊,但仍然只割下一塊爛肉。並且,那攤爛肉正不斷從房間內向外溢出,轉眼就快將黑鴉所在的走廊填滿。
 
    「糟糕。」如果再這樣下去,這個巨大惡靈恐怕會把整層樓都填滿。到時候天觀無論怎麼逃都會因為這攤爛肉的阻撓而被高大惡靈逮到。而自己恐怕也會被這攤爛肉壓到窒息。
 
    「而且祟核會離我愈來愈遠。應該讓天觀過來執行這個任務才對,他的天眼應該可以一眼就看出祟核的位置。」黑鴉判斷巨大惡靈不斷增值就是為了保護祟核不被攻擊的防禦機制。
 
    黑鴉看著面無表情,不斷吃著爛肉的惡靈。一股憤恨之情衝上腦門:「……就算拚上這條命,我也要砍下你的腦袋!」黑鴉用盡全身力氣,一口氣跳上那攤爛肉。他以匕首刺進肉裡作為支撐匍匐前進,終於來到惡靈的頭頸部。
 
    黑鴉奮力朝惡靈的頭部刺去,但惡靈傷口瞬間就痊癒。祟核並不在他的頭部。
 
    「!?」巨大惡靈忽然抓住黑鴉,將他往自己的嘴裡送。這一瞬間,黑鴉感覺到時間變得很慢,他開始回憶起自己成為除靈人至今的所有任務。這就是走馬燈嗎?他心想。
 
    黑鴉看著巨大惡靈緩慢地張開血盆大口,將自己丟入口中。就算有替身草人可以擋下一次攻擊,但是在口中被反覆咀嚼應該瞬間就會嗚呼哀哉了。看來到此為止了。
 
    『你要活下去!』這句話忽然從黑鴉腦中響起。黑鴉腦中忽然開始高速運轉,一幕幕自己潛入杏樹醫院執行任務的場景在他腦海中閃過。黑鴉的腦袋高速搜索著任何能用到的資訊。接著,他抬起頭:「每個惡靈都不能離開自己屬於的樓層……」
 
    黑鴉在被惡靈丟入口中之際,將逃生索套在巨大惡靈的手指上:「這是規則,對吧?」他接著將逃生索拉開。
 
    ※
 
    眼前高大惡靈化作黑塵的瞬間,天觀就知道黑鴉成功了。他這才鬆了一口氣,將斷成兩截的桃木劍丟在一旁。天觀馬上趕往祟核所在的房間,將力竭倒下的黑鴉扶起,並帶離瘴域。
 
    天觀扶著黑鴉從『門』走出來的時候,一旁傳來一點也不熱烈的鼓掌聲。全身被澆滿不知名液體的楠樹表情無奈地說:「恭喜你們成功攻略這個瘴域。不過下次就不用放這麼盛大的煙火了。」
 
    晴天也滿臉厭惡地將沾滿自己身上的爛肉抹除:「那個被你們丟出來的東西忽然就爆炸了,那到底是什麼?」
 
    「呵呵……哈哈哈哈!」看著眼前的場景,黑鴉忍不住笑了出來,接著帶著笑容昏了過去。
 
    ※
 
    半年後,天觀再次來到台南探望黑鴉。
 
    黑鴉對剛進門的天觀說:「冰箱裡有喝的,自己拿吧!」
 
    「黑鴉前輩,聽說你要退休了?」
 
    「我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了,就這樣。」黑鴉指著冰箱的位置:「順便幫我拿沙士。」
 
    天觀將慰問品放在廚房的桌上。他打開冰箱,看見滿滿的沙士。好像也沒什麼別的選擇了。
 
    黑鴉接過沙士時說:「從杏樹醫院那次之後,我的逃生索就再也無法製作出來了。」
 
    「我有聽楠樹先生提過。為什麼會這樣?」
 
    黑鴉聳肩:「誰知道。」
 
    天觀看著黑鴉包紮著的左腕說:「黑鴉前輩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就儘管跟我們說。楠樹先生說他們也會盡全力幫忙的。」
 
    黑鴉則是毫不在乎地揮揮斷掉的左手說:「我的慣用手是右手,所以生活上沒有太大的不便。話說等等陪我出門逛逛吧?」
 
    「好啊!那我們要去哪裡?」
 
    「在市區晃晃就好。」黑鴉推開大門。他回過頭,視線落在空曠的車庫。
 
    「怎麼了嗎?」天觀問。
 
    「不,太空了有點不習慣而已。」
 
    「空?咦?機車呢?黑鴉前輩的重機?」天觀這才發現,之前看過黑鴉騎著的重機不翼而飛了。
 
    「賣了。我的手現在這樣也沒辦法騎了。」
 
    「可是前輩很喜歡那台車吧?」
 
    「沒關係,有那段回憶就夠了。我們走吧!」黑鴉搭著天觀的肩膀,兩人一起走出大門。


                                                                                                                                           府城任務篇(完)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每個惡靈只能待在自己的樓層,換句話說只要強迫惡靈離開樓層那它就會自我毀滅了,這樣運用智慧的戰鬥感覺挺辛苦的,恭喜府城篇完結(*´ω`*)
2021-06-14 11:11:38
鱷魚蘇打
俗稱的規則殺[e35]
2021-06-14 11:37:30
水墨靜
真‧吃自己
2021-06-14 19:22:24
鱷魚蘇打
吃自己其實滿痛苦的[e35]
2021-06-14 20:26:03
二日夾
老婆帶兒子登場拯救老公......感動~(話說我原本以為這段是惡鬼製造出來使人沈淪的幻境什麼的......)
2021-06-14 20:23:48
鱷魚蘇打
幻覺的話還是有啦
黑鴉在剛上到四樓的時候產生的就是幻覺,還有因為藥效所以看不見高大惡靈
2021-06-14 20:26:45
鱷魚蘇打
有時候覺得心靈上的支柱正是能不能挺過難關的關鍵呢......
2021-06-14 20:31:42
見朕騎姬の時刻
雖然我不看恐怖小說但是慶祝完本給1000gp
2021-06-15 07:52:16
鱷魚蘇打
感謝GP![e34]
2021-06-15 08:02:40
悠閒紅茶(冷卻中)
誒誒!這麼快就完本了嗎?還以為會是大長篇呢QwQ
話說看完之後,覺得黑X天有搞頭是正常的嗎?
2021-06-15 13:20:43
鱷魚蘇打
其實原本是有後續故事啦!但是有想要先寫的小說所以就ry
另外黑天不可逆(X
2021-06-15 22:21: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