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3-7:突擊

Luis | 2021-06-14 02:14:49 | 巴幣 448 | 人氣 315


  既然打定了主意,眾人也不再遲疑,稍經修整後,白楊和艾利克斯便帶上裝備,跟著神崎動身前往了法蘭肯斯坦家族在城市中的據點。
  不過,由於幾人先前在主神空間兌換道具時,完全是以對應這場鬼怪類電影為角度做準備的,因此他們雖然有不少防禦鬼怪攻擊的道具,可對於尋常人類的槍彈攻擊就沒有特別準備了,考慮到一會兒可能爆發的槍戰情況,幾人還是順道繞了個路,到附近的警局裡"借"了點裝備來用。
  當然了,這個借,白話點講其實也就是偷了,而要能夠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從專抓小偷的警察手中偷偷拿走一、兩件東西,整個中洲隊此刻也沒有比艾利克斯更適合的人選了,畢竟不久前,他才剛把紐約市第一警局當自家的廚房進出過一遍,現在面對這種規模低了一層的警局,他當然可以再來一次。
  而事實也證明,艾利克斯確實是一名技術嫻熟的特工,三兩下就將神崎的要求完成了,不但順利在時限內拿到了神崎需要的物品,甚至還順手多牽了好幾頭羊回來。
  「神崎,妳要的東西我都替妳拿來了,妳檢查一下吧。」在一處下水道中,艾利克斯一邊和趕來與他會合的兩人說道,一邊從手中的提袋裡拿出各種東西來:幾件防彈背心、幾頂附耳機的全罩式頭盔、幾顆震撼彈和煙霧彈,甚至還有一把全自動的霰彈槍和一把微聲狙擊槍,看著艾利克斯像是哆啦A夢似的不停從百寶袋中拿出裝備來,讓白楊不禁納悶他到底是怎麼在揹著這麼多東西的情況下,還能避開警局內的巡邏人員和攝影機來到這裡的。
  「這你就不必多問了,好了,快點挑你們需要的裝備吧!」艾利克斯皺眉催促道,他自己只拿了頭盔、背心和那把微聲狙擊槍而已,其他的東西要不是噪音過大,要不就是不方便攜帶,顯然入不了他這個專業特工的眼裡。
  「應該沒人發現你吧?」神崎問道,在白楊的幫忙下穿戴起了裝備來。
  「特工的第一信條就是隱密,如果在任務中被敵人發現,那麼就代表這個特工的行動已經失敗了,因為對於我們而言,任務成功的前提是要建立在身分的隱蔽上的,特工的身分一旦曝光了,後續可是會引來敵對組織的報復的,那是比任務失敗還要嚴重的,我們絕對要避免的事情。」艾利克斯邊說邊調適起了槍械來,但看著神崎一臉狐疑的表情,他這才無奈地補充道「當然,就算有人看到我,他也已經不可能將見過我的事情說出去了,妳就放心吧!」
  「意思就是說,發現你的人都被幹掉了吧?」白楊有些汗顏的說道。
  「你要這麼理解我也不反對。」艾利克斯聞言則是聳了聳肩,一臉不置可否。
  聽著兩人的對話,神崎這才鬆了一口氣,因為以他們現在的狀況,光是要對付那些鬼魂就已經很棘手了,神崎可不想還要跟這個世界的人類勢力槓上,否則萬一落到個人鬼兩面夾殺的情況的話,到時可就麻煩了。
  「這樣一來準備就完成了,那麼按照預定計畫,白楊和我一組,艾利克斯獨自行動,有狀況就用對講機聯絡,另外,當看到我們發出的信號時,你就立刻動手,還有,小心鬼魂的偷襲。」神崎說道,率先揹著槍了起身。
  「明白。」艾利克斯點了點頭,隨即揹起裝備,轉身消失在了骯髒的下水道中。
  「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那些傢伙肯定不會乖乖放我們進去的,他們肯定會想盡辦法阻止我們,你知道該怎麼做的,對吧?」看著艾利克斯的背影消失在下水道中,神崎這才轉過身,對著白楊問道,這也是她目前最放不下心的部分,身為一名有著靈異體質的優良八家將青年,像《兇鏡》這種有幽靈鬼怪存在的恐怖片應該是最適合他發揮專長的電影才對,就像之前在《七夜怪談》中,做為新人的白楊雖然沒有多少戰鬥力,可他對於鬼魂的敏銳度卻有著和解開基因鎖後的危險預感不相上下的預測能力,在那場電影中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可問題是,白楊的潛力雖然不錯,但他的心志卻是一大弱點啊,神崎暗暗想著,如果白楊無法克服內心的障礙的話,那麼即便有著再高級的強化血統,他所能發揮出的實力也不過就只有其中的十分之一不到而已,那可是相當嚴重的問題。
  「嗯,我明白,放心吧,這次我絕不會再猶豫的。」似乎是察覺到了神崎的擔憂,白楊這次像是下定決心般咬牙說道,他將鯊骨劍用繃帶緊緊纏繞在了手掌中,這是白楊的一個八家將兄弟教過他的方法,目的是防止在械鬥中武器脫手,還在現實世界時,白楊因為身分關係,這類的活動從來沒有少參與過,可對於一會兒即將發生的事情,白楊相信,其慘烈程度絕對會遠超過過去他打過的任何一場群架。
  但也正因為如此,白楊更加沒有退卻的理由了,不單是因為此刻的中洲隊人手大量不足,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不能在這個時候徹底斬斷內心的軟弱,那麼將來不論遇到任何情況,白楊都將永遠只是個拖油瓶,而無法成為獨當一面的輪迴小隊強者。
  就和項羽所說過的一樣,他們現在還太弱小了,在獲得強大到足以保護一切的力量前,他們必須竭盡所能的變強,即便是要因此弄髒雙手、弄髒心靈,甚至是弄髒靈魂也在所不惜!
  「變強,我還要變得更強才行!」白楊咬著牙想,緊緊握住了手中的鯊骨劍。
  「很好,那麼我們上吧。」看著白楊露出的眼神,神崎這才微微頷首,兩人在最後一次檢查了遍裝備後,接著便戴上頭盔,一前一後順著梯子爬出了下水道。
  身為這個電影世界中美國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法蘭肯斯坦家族在排場上自然是不可能寒酸的,他們的據點是一棟六十多層樓高的商業大廈,四周不但有大批從特種部隊退役的保安人員在巡邏,大樓內更有二十四小時的警民連線系統,一旦觸發了警報,三分鐘內就會有大批特警聞訊趕來,進入大樓內進行鎮壓。而若是情況失控到連警力也無法壓制的話,法蘭肯斯坦家族在這處城市內還有一座私人的停機坪,裡面隨時停放著加滿油的直升機,只要一接獲警報,機組人員可以在最快五分鐘內起飛,十分鐘內到達樓頂,將家族的重要成員安全護送離去。
  以上這些就是神崎在調查了法蘭肯斯坦家族的底細後所得知的情報了,種種跡象都表明,法蘭肯斯坦家族在美國確實有著相當的影響力,否則是不可能在國內的第一大城市還設有如此嚴密防護力的據點的,某方面來說,那棟大樓甚至已經可以算是半個軍事基地了,就只差沒有架起鐵絲網和機槍碉堡而已。
  當然了,這些東西一口氣擺出來,或許能夠嚇退一般人,可對於像神崎這般早已見慣了大風大浪的輪迴小隊成員來說,這點小場面充其量只是有點麻煩而已,不但沒有發揮出勸退的效果,反而讓神崎更加確定這個家族絕對和鏡子裡的兇靈脫不了關係,加深了她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究竟這些傢伙在療養院內用鏡子進行什麼樣的實驗?那些兇靈又是如何穿梭在鏡中和鏡外殺人的?以及更重要的,它們的目的是什麼?它們能夠被消滅嗎?」無數個問號如煙火般不停在神崎的腦海中綻放著,礙於版面關係,這裡只能放出其中的冰山一角,我們不必知道神崎所有的疑問,只要知道她的好奇心已經被勾起這點就足夠了,而這可是相當恐怖的一件事。
  因為一旦神崎的好奇開關被打開了,那麼在得到讓她滿意的答案之前,這個少女是絕對不會罷休的,如果任何人或是任何勢力想阻止神崎獲得答案的話,那麼很抱歉,她絕對會用一切所能想到的方法將阻擋她的障礙剷除掉,甚至如果是整個世界要和她作對的話,那麼神崎說不定一發狠,連世界都會毀滅給你看,畢竟在神崎的心中,沒有什麼東西比獲得答案更重要的了。
  「不,應該還有什麼是比尋找答案更重要的…不對,現在不能分心,專注!否則藥效會…」就在神崎的腦海中一陣千頭萬緒纏繞時,一股劇烈的疼痛忽然從她的太陽穴閃過,這股劇痛甚至堪比第一次解開基因鎖後的後遺症,讓神崎腳步一個不穩,險些摔倒在地上,幸虧一旁的白楊眼疾手快,這才及時拉住了她。
  「妳不要緊吧?果然受了那麼重的傷勢,不可能短時間內就完全治好的。」白楊緊張的問道,雖然因為隔著面罩的關係,神崎看不清楚白楊的表情,但從他的語調來看,此刻的白楊肯定是一臉緊張的。
  「我沒事,用不著管我,按照我們的預定計畫行動吧,那些傢伙過來了!」然而神崎的回應卻是十分強硬,推開了白楊後便硬是站了起來,法蘭肯斯坦家族安插在大樓四周的保安可不是瞎子,一看見神崎和白楊忽然從下水道孔中冒了出來,兩人還一副恐怖份子的打扮,自然是立刻圍了上來,但神崎卻沒有後退,反而是深吸一口氣後進入到了解開基因鎖的狀態,靠著基因鎖壓抑痛楚的本能,神崎這才從那陣劇痛中重新奪回身體的控制權,接著她雙手一抖,兩把手槍也立刻出現在了手中。
  此刻的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往前衝!
  「我們上,白楊。」神崎說道,揚起雙槍一扣扳機,在解開基因鎖後的狀態中,神奇的戰鬥技巧得到了大幅提升,這兩槍精準的命中了保安人員的咽喉,他們甚至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瞬間就中彈倒地了,從那鮮血不斷噴湧的狀況來看,這兩人肯定是活不成了。
  然而神崎的這兩槍漂亮歸漂亮,可震耳的槍聲卻也驚動了其他的保安人員,他們立刻從四面八方圍上來將兩人包圍,他們也都配有手槍和電擊棒,雖然一對一戰鬥上,這些普通的保安不可能勝得過解開基因鎖後的神崎,但現在的狀況可不是一對一,而且神崎的身體狀況也不是在最佳的狀態,一旦場面進入混戰階段,對她可不一定有利。
  不過幸運的是,神崎也不是一個人在作戰。
  「黑峰!」白楊喚了聲,一隻黑色的靈貓立刻喵喵叫著跳到了他肩上,隨著白楊伸手按住了黑峰的頭頂,一股強大的生命能量隨即順著白楊的牽引進入了他的體內,這股生命能量強大無比,有如鋼鐵一般,隨著白楊咬破手指在身上畫上圖騰般的血咒,這股生命能量這才安分了下來,如鐵鍊一般緊緊綑住了白楊的全身,綑住了他手中的武器,綑住了他的決心,白楊甚至能夠感受到這股生命能量的脈動,那是如鋼鐵一般鏗鏘有力的轟鳴巨響。
  
  「命格‧斬鐵,就位!」當白楊的嫁命術一完成,從他身上立刻散發出一股果敢的戰意,看著朝自己衝來的保安人員,白楊沒有絲毫遲疑,單手提著鯊骨劍便迎了上去,這些保安人員原本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軍隊士兵,手中更有著槍械,戰鬥力自然是不俗,可不知為何,當他們看見白楊提著一把造型古怪的刀劍衝上來時,眾人居然有種氣勢被微微壓制的錯覺,彷彿朝他們衝來的不是一個身材精瘦的青年,而是一個剛從戰場上歸來的浴血士兵似的。
  「怕什麼?一起上幹掉他!」但這些保安人員畢竟不是吃素的,仗著自己這邊人多勢眾,也紛紛提起武器圍了上去,打算靠人數優勢將白楊按在地上修理。
  可這些保安人員卻錯估了白楊的實力,斬鐵命格給予白楊的不僅是氣勢上的增強而已,由於此刻他的內心無比專注,命格的能量甚至滲入了武器中,隨著白楊握著鯊骨劍一揮,伴隨著一陣刀光閃過,三名保安人員頓時驚駭的發現,他們身上穿著的防護背心居然被砍穿了,其中一人甚至連手中的槍都被砍成了兩半,可白楊明明離他們還有幾步之遙,那把短小的鯊骨劍照理說是不可能砍中他們的。
  而這正是獵命師與命格搭配作戰的方式,命格本就是游離於天地之間的能量體,它們無質無形,必須尋找適當的宿主才能成長茁長,而每種命格需要的成長方式不同,能夠適應之的宿主也各異,例如之前白楊使用過的妙手回春和無懼,妙手回春是回復性質的生命能量,讓有著醫療背景的人使用效果肯定更好,讓白楊這樣從沒學過包紮的半調子使用就效果一般。無懼的情況也是同樣的,若是宿主本身就是個性冷靜的人,那麼無懼就能幫助宿主更加清晰的思考和判斷,因此當白楊因為慌亂而失去冷靜時,無懼的能量就因此而萎縮了。
  所以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命格並不能改善宿主本身的缺陷,而是必須要選擇個性和其特性接近的宿主才能發揮作用,內心軟弱的人不會因為換上強悍的命格就從此成為霸者,資質魯鈍的人也不會因為有了聰慧的命格而天天考試一百分,反而會因為宿主的無能拖累命格的成長,甚至導致命格失去其生命能量,最後完全枯萎而逝。
  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正是這麼一個道理。
  但現在的狀況卻不同了,下定決心後的白楊心境前所未有的堅定,而這份堅定正好是修練格的「斬鐵」進化所需要的,斬鐵一邊吸收著白楊的決心而不停壯大的同時,也將自身的能量分享給了白楊,不僅讓原本未開封的鯊骨劍有了削鐵如泥的鋒利,這股能量甚至滲透進了白楊的周身百穴中,不僅具像化了他的精神力,更讓他有了除體力、內力之外的第三種能量,硬要說的話,那就是命格的生命力,就像此刻那些安保人員明明還沒進入白楊的攻擊距離,可卻被他手中的鯊骨劍所劃傷了一樣,這種媲美劍氣的斬擊,正是白楊將斬鐵的能力點燃後所發揮出的破壞力。
  「抱歉,雖然你們和我無冤無仇,但是我必須要前進才行,只能請你們在這裡倒下了!」白楊歉然說著,看著手中不斷滴血的鯊骨劍,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對活人刀劍相向,之前在《惡靈古堡二》中他就曾經和同為中洲隊的複製體成員戰鬥過,但那次由於他的實力還太差,只能勘勘和對方打成平手而已,但這次卻不一樣了,有了斬鐵命格的白楊,要殺死這些身手只比普通人厲害一點的保安人員簡直易如反掌,一開始他還打算手下留情,可隨著圍上來的保安人員愈來愈多,戰況也愈發混亂,漸漸地,白楊也無法繼續留力了,尤其是在他的防彈衣上中了好幾槍後,雖然那些保安人員的小口徑槍彈還無法擊穿白楊身上的防具,可子彈打中他的痛楚依舊能夠清晰地傳來,身上每中一槍都是在提醒著白楊:他現在可是在戰場上,只要稍不留神,隨時都有可能會沒命的!
  「黑峰,你先去找個地方躲起來,一會兒需要時我再叫你!」白楊大吼著,用劍柄打翻了一個保安人員,可他的背上也挨了另一個保安人員結實的一棍,頓時一股火辣辣的痛楚傳來,讓白楊吼叫了聲就反手一劍揮去,不多時地上已是橫七豎八躺滿了好幾個保安人員,有的甚至被白楊砍斷了手腳,正倒在那不停哀嚎呻吟著。
  「喵!」然而靈貓黑峰卻沒有要逃跑的意思,牠甚至還跳到了其中一個想偷襲白楊的保安人員身上,用自己的爪子不停抓著對方。
  「是嗎?你也想和我並肩作戰是嗎?真是個麻煩的傢伙啊,我知道了,就照我們之前訓練時的方式來吧,可別被抓到了哦!」白楊大吼著,雙手抓著鯊骨劍奮力一劈,直接將一名保安人員砍得飛出了老遠。
  「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神崎皺眉,看著白楊在人群中以一打多的模樣,雖然這是個讓他熟悉戰鬥方式的好機會,但繼續和這些傢伙糾纏下去,神崎想要逮住對方高層問清楚兇鏡謎團的計畫可能就要泡湯了,他們可是在和時間賽跑的,拖得愈久對他們就愈不利,而且萬一到時連特警都出動了,那麼情況就更糟了,只有幾把手槍和一把劍的兩人想要對抗一整隊裝備精良的特警,這難度可不是普通的高。
  「白楊,趴下。」就在白楊和那些保安人員打得難分難解時,神崎忽然按住了對講機說道,接著拉開了震撼彈的拉環便拋了出去,白楊見狀連忙縱身一撲,就地臥倒,但那些保安人員就沒這麼幸運了,隨著一陣刺眼的強光和噪音閃過,那些保安人員頓時被震撼彈的威力掀翻在地,雖然這東西沒多少殺傷力,但要讓他們短時間內無法行動卻是十分足夠了,趁著這些保安人員還處在暈眩狀態中,白楊和神崎連忙快步從他們身旁跑過,打算就這樣衝進大廈裡。
  「!」但就在兩人拔腿狂奔時,一名保安人員卻忽然舉起手槍瞄準了神崎,不過還沒等他扣下扳機,這名保安人員的腦袋上忽然炸開了一道血花,隱約中,還能聽到一聲經過消音處理的槍聲閃過。
  「稍微偏了一點,我明明瞄準的是太陽穴的,果然,對於這種槍械我還是沒那麼擅長。」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一棟大樓屋頂,艾利克斯正端著一挺微聲狙擊槍,不怎麼滿意的看著瞄準鏡後的保安人員屍體碎念道。
  「艾利克斯,你到預定的位置了嗎?」
  「沒錯,剛才那一槍就當作免費贈送的吧,你們快趁現在進去,我會掩護你們的。」
  正當艾利克斯碎念著時,對講機裡忽然傳來了神崎的聲音,艾利克斯一邊回答著,一邊又湊上了瞄準鏡說道:「另外,雖然看你們玩得還挺開心的,但我還是得提醒你們一下,時間不多了,警局的特警隊已經出動了,大約三分鐘後就會抵達你們那邊。」
  「能替我們爭取一點時間嗎?」神崎。
  「我盡力,不過最多五分鐘吧,超過這個時間我就得撤退了。」艾利克斯想了想後回答。
  「是嗎?也好,算一算我們還剩八分鐘左右,綽綽有餘了。」神崎暗自盤算了會兒,接著也不浪費時間,轉頭就對白楊說道「把門轟開。」
  白楊聞言連忙舉起了霰彈槍,對準大門的幾處絞鍊就是扣動了扳機,隨著一連串的槍聲響起,門上的絞鍊瞬間應聲而斷,接著白楊一腳將搖搖欲墜的大門踹開,神崎則是趁勢反手往裡頭又扔了一顆震撼彈,當一陣巨響和數聲尖叫傳來的瞬間,兩人也同時衝了進去。
  「1、2、3、4、5、6……12,敵人總共有十二人!」解開基因鎖後的動態視力在此刻發揮了極大的優勢,在神崎眼中,那些摀著眼睛的保安人員和尖叫逃竄的路人此刻彷彿都變成了慢動作,當然了,這也包括和她一同衝進來的白楊,神崎可以看清楚他們此刻的一舉一動,甚至連半空中漫飛的煙塵也是,這種情況在神崎初次解開基因鎖時也曾經發生過,但那時她所能看見的遠沒有此刻這般清晰。
  果然,隨著基因鎖解開次數的增加,對於基因鎖的掌握度也是會逐漸提升的,神崎暗忖,此刻的她雖然身體狀態不佳,但至少也比身旁的白楊強上三倍有餘,甚至就算和艾利克斯一對一單挑,她也有把握能在輕傷到重傷之前全身而退,而如果是在全盛時期,她有自信甚至能和艾利克斯打成平手,這還是建立在她還沒有兌換任何強化或變異血統的基礎上。
  當然了,力量的提升固然是好事,對基因鎖的熟練也值得欣喜,但神崎卻沒有浪費任何一秒在竊喜上,她只是舉起了掛在腰際的衝鋒槍,對著那些保安人員就是啪啪幾槍掃去,雖然看似是在濫射,但這幾槍全都命中那些保安人員,而沒有傷及到任何一個群眾,當一個彈匣的子彈打空時,十二名的保安人員已經變成十二具倒在地上的屍體了。
  「好、好厲害啊,神崎居然一瞬間就把那些傢伙放倒了,我根本什麼都還沒做。」看著神崎俐落的開槍解決那些保安人員,白楊頓時有些錯愕,他本來還想從掩體後衝出來開戰帥一波的,沒想到神崎一個人就把一場團戰給結束掉了。
  「放心吧,你以後還有的是機會的。」神崎面不改色的說道,看著面前那些嚇傻了的群眾,神崎微微皺了下眉頭,她來這裡不是來大開殺戒的,於是向白楊比了個手勢,後者會意過來,立刻提著霰彈槍走了上前。
  「大家聽好,我們是來找法蘭肯斯坦家族的負責人的,不是家族成員的人立刻離開,我們不會傷害無辜!」白楊大喊著,但那些群眾卻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看著站在屍體堆中的兩人,廢話,換作是你會相信一個衝進來開槍殺了一堆人的傢伙不會傷害無辜嗎?在他們的眼裡,白楊和神崎兩人的行為就是在濫殺無辜啊!
  「媽的,我說給我滾、出、去!沒聽懂是嗎?!」看著那些群眾一個個不敢動彈的模樣,白楊也是有些火了,直接舉起霰彈槍對空就是轟了好幾槍,震耳欲聾的槍聲這才喚醒了那些被嚇傻的群眾,他們紛紛尖叫著從兩人身旁跑過,爭相著湧向大門口處逃命去了。
  「呼,我總算可以理解為何項羽有時會選擇用這種方式了,雖然是暴力了點,但確實沒有比在生命的威脅下,能夠更快讓人進入狀況的辦法了,而且不得不說,這還挺紓壓的。」白楊喘著氣說道,還自以為幽默的開了個玩笑。
  「是嗎?我可沒這種興趣,況且…攔住那傢伙,白楊!」神崎正想說些什麼,可當她看到其中一個和自己錯身而過的男子時,神崎的腦海中忽然回放出了曾經看過的背景資料,連忙大喊了起來。
  白楊的反應倒也迅速,他一個箭步就衝向那個男子,後者的臉上才剛露出驚恐的表情,下一刻就被白楊撞倒在了地上,白楊可是強化過身體的,獵命師的血統也對身體素質的提升相當有幫助,因此即便這名男子的身材明顯比白楊高大,可卻依舊被壓制在了地上,沒兩下就被白楊給控制住。
  「嘖嘖,這還真是意外的收穫啊,我本來以為要找你得花個幾分鐘的,沒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了,多謝,你可是幫了我個大忙,畢竟我們可是很趕時間的。」神崎冷冷說道,看著被白楊像是老鷹抓小雞似的拎起來的男子。
  「饒、饒我一命吧,大哥!我和什麼法蘭肯斯坦家族根本沒關係啊,我只是來這裡辦公的老百姓而已,你們就行行好,放過我吧!」看著眼前這兩個全副武裝又戴著頭盔的恐怖份子,男子是嚇得渾身直打哆嗦,特別是當他看見了到處屍骸遍野的景象後,這個男子更是嚇得快尿褲子了,連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求饒了起來。
  「這麼說好嗎?法蘭肯斯坦家族的二把手原來這麼窩囊啊,我還以為有本事縱橫黑白兩道的家族二把手應該是個藝高人膽大的傢伙,想不到居然這麼沒骨氣啊!」神崎冷笑了聲,而一聽到她的話語後男子的臉色也頓時變了,剛才的驚慌一掃而空,變成了一張冷靜的臉。
  「要成為家族的領袖光只有本領和膽識是不夠的,那樣充其量只能算是打手而已,為了要讓家族興盛,妳知道我究竟付出了多少心血和努力嗎?一時的忍讓不是窩囊,而是等待反撲的機會,別看不起人了!」男子低吼道,和剛才的窩囊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不錯,這種氣度和隱忍的能耐,你果然是法蘭肯斯坦家族的內部成員,但很可惜,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我要找你們的老大,維克多‧法蘭肯斯坦在哪裡?」神崎問道。
  「我不知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但你們別想從我口中問出任何事情,而且你們難道以為,做了這種事還可以全身而退嗎?」似乎是察覺了兩人很明顯是衝著家族來的,男子此刻也像是鐵了心似的,不停撂狠話說著「當然是不可能了,特警隊現在估計已經出動了,他們很快就會包圍這棟建築物,我們的成員也會被安全護送離開,不論你們的目的是什麼,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砰!」男子的話正說到一半,神崎卻忽然掏出手槍對著他的膝蓋就是扣下扳機,一陣槍聲響起,男子的膝蓋頓時被打得一片血肉模糊,痛得他當場跪倒了下去。
  「把他拉起來,白楊。」神崎冷冷說道,看著倒在地上不停慘叫的男子,白楊起先還有些猶豫,但他仍舊咬著牙,一把將男子從地上給提了起來。
  「神崎所說的心理準備,就是這個了吧?」白楊暗暗想著,感覺握著鯊骨劍的手用力到快把劍柄給擰碎了,此刻的他雙手早已不再乾淨了,這是通往獲得力量的道路必經的過程,自己必須要挺過去才行。
  「我對刑求沒興趣,而且很不巧,擅長拷問和審訊技巧的傢伙剛好不在,所以我就用最快的方式來吧!」神崎冷冷說道,直接將發燙的槍口抵在了男子的額頭上「告訴我你們老大的下落。」
  「我、我是不會說的,就算殺了我也沒用!」卻沒想到這男子倒也硬氣,硬是忍著額頭被灼燒的痛楚,倔強的大喊著。
  「砰!」又是一槍下去,但這次神崎卻不是瞄準男子的膝蓋,而是直接將他一邊的耳朵給打得粉碎,強烈的劇痛讓男子又是發出了慘叫來,要不是白楊還架著他,估計他又要倒下去了。
  「你們老大的下落,動作快點,不然下次我就直接打爆你一邊的卵蛋,比起耳朵和膝蓋,那個地方也沒那麼重要對吧?」神崎冷冷說道,倒不是她的惡趣味還是什麼的,神崎只是在用她認為最有效率的方式套出情報而已,就像有些人遇到數學問題第一個用的不是公式,而是暴力硬破一樣,都只是採用自己認為最有效率的方法。
  「我、我不會說的!這事關我們家族的存亡,我絕不會出賣家族……」男子話音未落,神崎又動手了,但她這次沒有開槍,而是直接抬起腳,對準男子的弱點──也是所有男人身上最軟的那一塊踩了下去,伴隨著一陣雞蛋殼被砸碎般的聲響,這名男子這次連發出慘叫的力氣也沒有,直接兩眼一翻就昏死了過去。
  「有、有必要做到這樣嗎?」看著男子倒在地上、四肢抽搐的模樣,就連白楊也不禁感到一陣蛋疼,他還是第一次知道神崎居然是個S到了極點的人,真不曉得項羽之前是怎麼在她手下撐過來的。
  「別誤會,我可沒有這方面的嗜好,這只是我和艾利克斯閒聊時,他無意間提到過的審訊技巧罷了,換作是他估計也會採用這種方法,而且估計手段會比我更狠。」察覺到了白楊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神崎這才解釋道,接著也不管白楊相不相信,逕自揪住了男子的衣領,幾巴掌就將他給搧醒「這就昏過去了?唉,醒醒,休息夠了吧?我還沒聽到我想聽的答案呢!」
  「我、我不會說的…家族的命運重於一切,我絕不會告訴你們首領的下落。」在挨了好幾個巴掌後,臉都被打成豬頭的男子這才迷迷糊糊甦醒了過來,氣若游絲地回答道。
  「夠了吧,神崎,這傢伙估計是打死都不會開口了,我們不如直接殺到頂樓去,他們要逃的話肯定會從那個地方搭乘直升機離開的,我們只要先一步到達就能逮到他們了。」或許是不想再繼續觀賞神崎的SM秀,白楊連忙說道,而且讓他感到不安的是,外頭的警笛聲已經愈來愈清晰了,他甚至還能隱約聽到直升機的螺旋槳轉動時的噪音,果然就像艾利克斯所說的一樣,這個城市的警力已經因為他們引起的騷動而聞風而來了,動作再不快點的話,情況對他們會愈來愈不利的。
  「說得也是,都用刑到了這個份上,估計再繼續下去你也不會開口的吧?這種忠心還真是罕見呢,對了,你有看過自己現在的表情嗎?就讓你看看吧!」神崎忽然說道,接著忽然從口袋裡掏出了個東西就遞到男子面前,男子一開始還沒瞧清楚,可當他看見神崎手上拿著的東西時,男子的臉色頓時就唰的變得一片慘白了。
  因為神崎手上拿著的,正是一面擦得一塵不染的小鏡子,鏡子中正映照著男子驚恐的臉。
  「不…不…不要!不要拿那個東西對著我!妳根本不知道那東西有多可怕,快把它拿開!」男子驚恐地大吼著,如果說剛才他還勉強能抵擋對死亡的恐懼的話,那麼此刻的男子已經徹底被恐懼擊倒了,一看見鏡子就彷彿看見什麼可怕的惡魔鬼怪一般不停哭吼了起來,甚至連大小便都失禁了。
  「哦?怎麼了?反應這麼激烈,剛才你被槍口指著都沒這麼害怕啊?怎麼就被一面鏡子給嚇倒了呢?」神崎自言自語著,忽然話鋒一轉,看著男子冷酷的問道「莫非…這個鏡子後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嗎?」
  「不,不要再問我了,我不能說的啊!說了的話他們會殺光我們的,快把那東西給砸了,不對,不能砸!啊,我們死定了,誰都好,快趁現在殺了我吧!」男子顯然已經是被嚇得神智不清了,語氣慌亂不說,說出口的話更是前後矛盾,但看到男子此刻的表現,神崎反而更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傢伙肯定知道鏡子鬼魂的秘密,雖然可能並非全部,但男子對於療養院和五月花商場發生過的事情,絕對知情!
  「怎麼了?不過就只是一面鏡子而已,有什麼好怕的?你看看,你的臉都嚇到扭曲變形了呢,不信的話自己看看吧,睜開眼睛好好看清楚了!」神崎說著,一把揪住了男子的頭髮,強逼著他緊盯著手中的鏡片,而男子此刻卻是連一句像樣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只是不停重複著無意義的嘶吼而已。
  「已經夠了。」正當神崎的拷問進行到一半時,大廳內的廣播器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從裡面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是誰?!」白楊機警的四下張望了起來,很快就在天花板的角落看到一架攝影機,鏡頭正不偏不倚的對著他們。
  「我是法蘭肯斯坦家族的首領,維可多,法蘭肯斯坦,我知道妳們正在找我,會拿著鏡子也就說明了你們知道我們的底細,別的話我也不說了,外面的警察我也可以替你們打發走,但我只有一個要求,務必、務必要將那塊鏡子給摧毀,妳根本不知道手裡拿著的東西有多危險!」
  「很抱歉,法蘭可斯坦先生,我可是很清楚這東西的危險性的,畢竟不久前我才差點死在這玩意兒手下,還真是拜你們所賜啊!」神崎語帶諷刺地說道。
  「什、什麼意思?難道妳…」
  「順帶一提,這塊鏡子是從五月花商場的地下室中帶出來的,我想你們應該還有印象吧?」神崎說道,一手拿著鏡子刻意在攝影機前晃了晃「還有聖馬修療養院,還有安娜,這些名字不覺得挺熟悉的嗎?你們可真是幹出了不少精彩的事啊!」
  「……」廣播器的另一端陷入了一片沉默,過了片刻後才重新響起:「這位恐怖份子小姐,請問妳到底有什麼目的?居然會去那種地方,不,妳甚至還能從那些地方活著走出來,妳到底是什麼人?」
  「和你們一樣,我們只是些有著秘密的人罷了,不,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相同的敵人。」神崎淡淡說道「查看一下你的電子信箱吧,裡面應該有些讓你感興趣的東西才是。」
  「……」廣播器的另一端又是陷入了一片沉默,但這次卻多出了一些吵雜聲,神崎也不著急,乾脆找了塊還算乾淨的地板就席地而坐,同時也從基因鎖的狀態中退了出來,她的身體畢竟還沒有完全康復,連續長時間解開基因鎖的負擔還是太重了,白楊也察覺到了她的狀況,不著痕跡的站到她旁警戒起了四周來。
  「我明白了,這位…神崎小姐,看來你們貌似也不是普通人吧?不,看了剛才那些東西後,我甚至都開始懷疑你們還是不是人了…」
  「廢話少說吧,那麼你的意思呢,法蘭肯斯坦先生?」神崎皺眉道。
  「搭那邊的電梯上樓吧,樓層都幫你們設定好了,搭電梯上來就可以直抵我的所在處了,然後…我們似乎可以進行合作。」廣播器的聲音一結束,一座電梯的大門立刻「叮」的一聲打開,彷彿是在歡迎兩人一般。
  「就像妳說的一樣,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電梯門打開──
神崎:Remember, no Russian,
白楊:尛?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06-14 19:24:05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eb70236ce7e20bb1c1fe4e9f2300148f/tenor.gif
2021-06-14 22:10:31
都只是幻覺
Russian,熊是動物稱法
2021-06-15 08:12:38
Luis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6/b5a8b0db27b93fc6fa0ea6b4fe06dc02.JPG
2021-06-15 11:16:58
顎大嬸
哇喔! 白楊--->真。白楊,進化了
2021-06-15 09:26:53
Luis
並沒有
2021-06-15 11:13:33
都只是幻覺
真!老司機
2021-06-15 11:19:09
Luis
這個可以考慮
2021-06-15 11:23:06
魚人(´・ω・`)超魚人
真...真香
2021-06-21 08:14:53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cee61202b3f5d1a31474f64d47e1ce3c/tenor.gif
2021-06-21 11:18: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