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能少了你【日狛】

紫芸 | 2021-06-14 01:39:13 | 巴幣 0 | 人氣 40

彈丸論破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撒嬌【日狛】

一直是知道的,即使不願意也會找上門來的幸與不幸,如果可以,狛枝凪斗寧願就這樣孤單一人,然而,那時候不知為什麼,他伸出了手問:「可以和我做朋友嗎?」既期待,又默默盼著日向創的拒絕。
 
但日向創沒有拒絕,反而堅定地握住了這支手,狛枝凪斗被日向創抓住了,這不知道對狛枝凪斗來說是否好事,兩人從那時候的相遇,到修學旅行的結束,到了漸漸踏出社會,腳步也從懵懂的友情一點點踏入愛情的溫度中心。
理應該是好事,然而對狛枝凪斗來說,可能更讓人不寒而慄,因為,他不是一個能夠完全得到幸福的人。
 
平平淡淡,是最大的奢侈,可惜,自小人生大起大落,極大的幸運,然後是絕望的不幸,讓狛枝凪斗的心一點點崩壞,這時,日向創,一個什麼都沒有的預備學科,或許,是因為狛枝凪斗內心羨慕著日向創的平凡無奇,抑或著兩人都對才能有著嚮往,所以兩隻手就這麼牽在一起。
狛枝沒有想過要愛人或被愛,他知道自己根本是個瘟神,只是安逸是裹著糖衣的毒藥,在日向創身邊,太過安逸了,讓他時常忘記自己的特殊體質。
 
「啊哈哈……真是不幸呢」
 
被雨淋濕、踩到香蕉皮滑倒,接著就會遇到蔬菜半價、抽中商店街大獎,這種好壞並行的日子無時無刻不再提醒狛枝,不要以為自己能夠如同正常人一樣活著。
 
「吶,日向君」「什麼事」兩人面對面坐著,一起用餐,狛枝抬起頭喚起眼前的人:「我想也差不多該離開你了」這樣的分手宣言,日向沒有任何一點反應,只是喝了一口茶,然後輕描淡寫的回答:「好喔,這次你要哪時候回來」狛枝皺了皺眉,像是在說你逗我玩呢。
「我是認真的,我說過好幾次了吧」
「我也是認真的,我說過了,把你放棄這種事我不會做的」
日向創抱持著一定的覺悟,從那時的自相殘殺開始,到現在兩人的理解,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怎麼可能放手,日向伸手抓住狛枝的手,還是一樣,狛枝的手有點冷有點細,他問:「這次是怎麼?又出了什麼事嗎?你每次想要離開我,就是怕那該死的不幸對吧?」
狛枝一手撐著下巴,哎的一聲嘆息,因為最近都是小打小鬧的幸運和不幸,也差不多該來一次大的了,狛枝一直有計算,福禍相生的狀態不會都是小事,隔著一段時間,就會降下一個大的災難,而且,往往是自己逢凶化吉,他人則慘不忍睹。
 
最近,未來機關要他們出任務,狛枝知道,自己爛命一條,隨時為希望死去不要緊,但往往幸運發動,小命總是保住,受傷也都在最輕程度,身邊的日向君就不一定了。
 
狛枝沒受傷,日向就會重傷,狛枝順利解決任務,日向就一定中途出事,雖然日向總是笑著說沒事,但是不只一次在危險邊緣遊走了。
這一次會死的,這一次可能會死的,這一次應該會……狛枝已經恐懼了很多遍的「這一次」恐懼的是,為什麼自己好好的,為什麼不能讓我死去,還要在日向君身邊帶來不幸嗎?
腦中轉來轉去,日向邊收拾邊看著面色凝重的狛枝,擁抱著他:「吶,沒事的,我們都好好在這,待著吧,在我身邊」擁抱帶來的相貼讓日向的體溫清楚傳達給狛枝,又使他陷入這種溫柔的泥沼中,想給予幸福,就是把自己這個不幸給除掉,但是,這個人的擁抱、吻、身體的接觸,許多的東西都使狛枝像中毒一樣,很難抽身。
 
這一次,拜託,放過我吧,放過日向君吧……
 
「今天也沒死成呢」
 
狛枝拖著遍體麟傷的身體,一拐一拐地走向病床,今天是狛枝難得自由的時候,平時被鎮定劑和拘束帶控制之下,狛枝無法行動,自從他瘋狂地想要了結自己生命開始,也是從那次意外開始。
 
因為當時日向在出任務時受到幾乎致命的傷,狛枝眼中映出的是滿身鮮血倒下,之後一動也不動的日向,雖然救兵之後趕到,狛枝卻只感覺臉上濕濕的參雜著血與淚,嘴中有鐵銹的味道,自己都沒感覺當時有沒有張口說話,卻可以聽見自己的聲音—撕裂般的尖叫聲。
 
「如果醒來,就還有救」這是為日向急救後,醫師說出的結論,日向的心臟和器官雖然虛弱但好歹還在跳動運作,然而意識卻沒有清醒,身體萬一繼續惡化,可能某一天就腦死,到時就真的沒救了。
 
只受了輕傷的狛枝,意識到自己最怕的事還是來了,給他人帶來不幸,早在那時,就算不告而別也好,果然還是幸運,果然還是讓日向君不幸,會死嗎?像爸爸媽媽那樣,像以前養的狗那樣,我是多麼幸運啊,只有我好好的……哈哈……除了我沒事,其他以外的都會死。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幸運!真是幸運啊!」狛枝突然尖聲大笑起來,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然後他邊狂笑開始砸東西、搥牆:「哈哈哈哈!只有我!只有我絕對不會死!」接著喃喃自語:「對了,只要我死了,只要我死了日向君就會沒事」說完,抓起砸壞的物品破片,要往自己的頸動脈處刺,是未來機關的人壓制下來,給狛枝注射劑量極重的鎮定劑,待他失去意識之後,強行將他關起來。
但只要狛枝清醒狀態,就會各種割腕、自刎、咬舌、跳樓等等,而每次不是失敗就是剛好有人發現制止他,所以狛枝這陣子總是被下了鎮定劑安眠藥,弄得整個人昏沉無法思考,一旦清醒就要開始做死,所以就更激烈的用拘束帶綁住他。
狛枝無法自殺,開始尖聲大叫,要求有人能殺了他,喊到聲嘶力竭,終於,機關人員看狛枝可憐,在監視下,讓他能夠探望仍未甦醒的日向。
 
「那個……日向同學今天狀況還不錯喔,指數都好轉不少了……應該,應該會很快醒來」罪木畏畏縮縮的試著向狛枝講述好消息,狛枝只是輕輕的冷哼一聲:「呵,我還活得好好的,日向君就不可能會醒來吧」「沒……沒這回事!」聽見罪木這樣反駁,狛枝看了她一眼,她嚶嚶嚶的哭著:「對不起對不起」狛枝無奈的苦笑:「沒怪你啊,別道歉了」如果是日向君,一定也會這樣說吧……為什麼,自己就是死不了呢。
 
狛枝一天天憔悴,每一天都企圖自我了結,每一天都失敗收場,心也漸漸崩壞起來。
 
終於某天……
 
「狛枝同學!」罪木急沖沖的跑過來,然後哇的一聲現場表演了一個旋轉九十度雙腿劈叉的華麗特技般摔倒,狛枝沒有力氣吐槽,這陣子他眼神都是死的。罪木爬起來,嗚嗚嗚的哭,邊哭邊嚷著:「日向……日向同學他……他已經」
 
狛枝心像被揪緊一樣,全身發冷,帶著忐忑的心情往日向的病房前去……
 
「啊,狛枝啊,哈哈……你怎麼看起來比我慘啊」
 
在那裡的是,雖然還虛弱,但是精神不錯的日向,狛枝整個人傻住,一旁罪木抽抽搭搭的說:「是這樣的,其實日向同學的身體正一點一滴地恢復著,本來轉好的機率不高,但是還是穩住狀況並甦醒了,太好了嗚嗚」
原來那是喜極而泣,狛枝靠近日向,反而是日向心疼的摸摸他:「你變很瘦啊,沒有好好吃飯嗎?你身上怎麼都是傷」狛枝本來面無表情的臉,突然一下子大哭起來:「因為、我要是沒有死,你就會不幸,我、我……」
「傻瓜」日向摟住狛枝:「區區幸運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吶,日向君,這次該離開你了吧?」兩人窩在一張床上,狛枝躺在日向身旁,撫著他胸口上之前那次重大意外留下的傷疤。
 
「你的頭髮變好長啊……我哪時幫你剪剪」日向只是用手指轉轉狛枝的髮梢
「真是的,我在說正經話」狛枝微嘟嘴。
 
「哈哈哈,我說過我也有幸運的才能,別小看我,再說你早已經遇到了超大的不幸了,不用再擔心了」
 
「哎?」
 
日向溫柔的吻了一下狛枝:「被預備學科愛上,而且我會糾纏你一輩子,夠不幸吧?」狛枝臉羞紅了一下,嘴硬的嚷:「這次、我真的要跟你分開喔」
 
「那我再把你帶回來,我可不能少了你」
「嗯……我也不能少了你」
 
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