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七話(三)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6-14 00:00:06 | 巴幣 110 | 人氣 40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七話(三)
通緝令

衛兵隊雖然不是正式的軍隊,但現在落入領主手中,連同領主府的私兵就成為亡國南部最強大的軍事勢力。現在的領主拉贊姆,除非王都直接派兵干預,否則在王國南部根本無人能與之抗衡。

意識到這個事實的眾人無不感到前途黯淡,跟領主對抗猶如以卵擊石。

「還有一件事。」

丹尼說着從懷裡掏出一本老舊的筆記本,放在桌上。

「這本筆記……」梓承翻開筆記的第一頁,滿是污跡的紙張上面寫着一行潦草的文字 —— 阿夫因研究手札

「這是克里斯前陣子交給我,要我帶給維克托的東西。」

丹尼這回答又一次讓梓承感到錯愕。原來不只梅莉亞、丹尼跟維克托私下有交情,就連克里斯也和他們這些人稔熟。

究竟有多少人知道歐利伽米的事情,有多少人知道維克托 · 亨特就是外道殺人魔?

梓承覺得起碼像克里斯這種正直得過份的人,就絕對不會跟外道殺人魔聯手。

就在他思考着維克托的事情時,維比突然一手搶過筆記,直接翻到筆記較為後面的部份。

只見這本手札裡面東歪西倒的寫着大量文字,雜亂無章的圖案和筆者的想法像塗鴉一樣在紙張上亂飆。雖然封面寫着「研究手札」四個大字,但裡面的東西根本讓人看不出究竟在研究個什麼東西。這種筆記,真的有價值嗎?

梓承帶着疑惑的眼光看着維比,好不容易等到她抬起頭來,卻被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這是阿夫因的手札!羅倫茲 · 阿夫因!(Lorenz Alyfn)」

「我知道,封面也寫着阿夫因。」

維比翻譯下白眼,沒好氣的續道:「羅倫茲 · 阿夫因就是在街童虐殺事件當中,死在首富尤利爾大宅的政府調查員啊!」

「街童虐殺事件!」

梓承如遭雷擊般呆立當場,卡爾臨死時候的樣貌和說話湧進了他的腦海。沒想到眼前這本筆記,竟然跟當年讓克里斯和茱莉亞失去摯友的虐殺事件,跟那位犧牲了生命保護自己的卡爾 · 梅里扯上關係。

可是,克里斯不是親自手刃了那宗虐殺案的兇手而落幕了嗎?

既然已經落幕了的案件,有必要特地找出這本筆記,還珍而重之的交託給丹尼,讓他帶到這個秘密結社?

梓承想要探頭窺看筆記內容,卻發現維比臉色煞白,一滴豆大的冷汗啪一聲掉落筆記上。維克托和丹尼亦察覺到維比的異常反應,紛紛看着她的臉,靜候答案。

「這……本筆記,記載着一項研究……」維比乾笑一聲,「研究怎樣在競技場外使用戰鬥技能……」

維比這番話,不僅讓梓承、丹尼和維克托感到錯愕,就連在大廳另一端替馬庫斯動手術的梅莉亞和莫里斯都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整個人呆住了。

勇者是唯一可以在競技場外任意使用戰鬥技能的人,也是制衡著一切反對勢力的關鍵人物。假如這種能力可以複製甚至量產的話,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

梓承想起在互聯網剛剛萌芽的年代,有一款稱為《網絡創世紀》(Ultima Online)的線上角色扮演遊戲。當年遊戲公測階段,曾經出現過一段玩家可以隨意互相攻擊的混亂日子。據當時參與公測的玩家憶述,大量玩家在登入遊戲的瞬間便遭到伏擊死亡。即使成功躲過伏擊,逃到城鎮仍有可能被人暗殺。這一切的起因是因為「能做、沒後果、所以做」而已。就連血量被設定得近乎無敵的國王,最後亦遭瘋狂玩家攻擊殺害。這現象導致日後的遊戲傾注大量機制堵截屠殺玩家(Player Killing),因為遊戲設計師已經明白到,沒有後顧之憂的殺戮,會導致整個世界徹底陷入瘋狂。

可是競技場世界沒有像遊戲那種機制啊!

倘若阿夫因的研究成功了,類似《網絡創世紀》的事件就有可能在這裡發生。擁有競技場最高戰力的人,可以集結起來推倒一切成為一方霸主。而因為「能做、沒後果、所以做」的愉快殺人犯,更將會在世界各地引起混亂和恐慌。

而這次,被殺的不再是可以登出遊戲的玩家,而是活生生的人啊!

歐利伽米內變得鴉雀無聲,每一個人在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同時,也明白克里斯將手札交給丹尼的意思 —— 有人在利用阿夫因的筆記,試圖繼續進行研究。

「喂,維克托,這種事真的能做到的嗎?」丹尼的眉頭比之前更皺在一起了。

平時神態自若的維克托亦罕有地來回踱步:「凡事總有着運作的法則,想要理解勇者能使用戰技的法則,這件事本身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重點是,阿夫因已經死去多年,除非這項研究最近有了什麼新的突破,否則克里斯沒必要拿到筆記然後委託你交給我。」

梓承想起克里斯被通緝的原因:「你想說,這件事跟衛兵總長的死有關?」

話音未落,維比把筆記合起來,向大家宣布:「這本筆記後面的內容,全部使用了領主府私兵的暗號來編寫。而更奇怪的是,這些墨跡看起來很新,就像是近一兩年所寫的。」

「看來領主饒了一個大彎通緝克里斯,為的就是要追回這本筆記。」維克托道。

「也就是說,那個阿夫因後繼者的突破,重要程度足以讓領主殺害衛兵隊總長然後嫁禍給克里斯。」維比接著道。

「等…等一下,我們還不能這麼快就下定論,光憑這本手札以領主府暗號編寫就說跟通緝的事有關啊!」

不論在教授槍術和弓術的時候,抑或在加納瑪爾山上,維克托和梓承兩人都是肝膽相照,亦師亦友的關係。可是自從梓承得知維克托是外道殺人魔的身份之後,一次又一次的對他的判斷作出挑戰。這無疑就是在挑戰維克托的權威,嚴重影響他作為歐利伽米領導者的地位。

維克托和梓承兩人面對面,彼此都默不作聲。

這次梓承眼神變得更為堅定,彷彿漸漸明白到終究還是無法接受維克托獨斷的做法。

結果,維克托讓步了。

「維比,你能不能把領主府的暗號解讀出來?只要把內容解讀,我們就知道這跟領主拉姆贊有沒有關係。」

可惜維比只是搖頭道:「這暗號相當複雜,就算解開了暗號,研究手札的內容亦非常難懂。我看了幾頁,裡面提到要學什麼『詩』,又說要變馬的。」

丹尼聽到這裡已經忍不住大笑起來。

「這個阿夫因一聽就知道是個瘋子!想要獲得勇者的特權,要學一首詩,還要變成馬?我還說要揮刀自宮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丹尼的笑聲實在太過響亮,他才爆發出一輪笑聲,大廳另一邊的馬庫斯就突然在長檯上劇烈地抽搐起來!

莫里斯和梅莉亞同時大喊道:「大家快過來幫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