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63.淨化作戰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6-13 21:35:57 | 巴幣 3434 | 人氣 158



       稍早前--

       「 貝爾大人,你有什麼計測嗎?」

       貝爾與哥布穿越層層重疊的漆黑藤蔓,過程中哥布一臉擔心的問起一臉凝重的貝爾。

       「 嗯,我來處理劍姬,你幫我開路。」

       「 就、就這樣嗎……?」

       面對哥布的不安,貝爾看了一眼身旁的他。

       「 還有淨化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幫忙壓制小白。」

       「 壓制……?」

       「 嗯。」

       「 --在下知道了。」

       貝爾聽到回答後露出了微笑。

       「 去吧。」

       貝爾停在原地,讓哥布一人繼續前行。而他則抬頭看著,由黑塔作為莖支撐,那幾乎要籠罩月亮的黑色玫瑰,以及位在花之中的小白……

       「 …… 」

       貝爾仔細凝視,從中察覺到了一絲違和感。--那……真的是玫瑰嗎?

       召喚哥布林軍團的能力,證明了小白與《魔神》拜恩之間的聯繫。--但這無法解釋為什麼會有玫瑰的存在。

       之所以糾結於此的貝爾,是因他知曉《魔神》的力量。

       貝爾從哥布那聽過,拜恩之所以會使出漆黑藤蔓,也是因他自身喜歡藤蔓。而《魔神》力量的源頭--【混沌】,會以某種形式實現並展現自身所喜之物。

       「 呆站在這裡是想阻止我嗎?貝利亞爾。」

        思考中斷,來自後方的「殺意」踏入了【超感領域】的邊緣。貝爾轉頭看向身後的《劍姬》夏薇丹妮 · 絲綠蒂。

       「 劍姬大人,就不能配合我們一下嗎?」

       「 配合?--噗哈哈!」

       與那背後展露出的殺意不同,夏薇反倒像是開心的笑了出來。

      「 要是你瞭解我,就會明白"配合"這東西與我扯不上關係的。」

       「 啊啊,我想也是。」

       即使劍姬有狂熱粉絲組成的親衛隊;即使她是王宮騎士團的副團長。但她對劍之外毫無興趣,加上本人是公國最強,這樣的人要乖乖配合別人可以說是不可能的吧。

       「 說實話,我很失望,貝利亞爾。」

       停住了笑聲,表情漸漸嚴肅的夏薇,用沉重與感嘆的語氣說著。

      「 你身上有太多違和及秘密,但是我能感覺到你是……至少曾經是我們這邊的人,那你知道"這邊"是什麼嗎?」

       貝爾瞇起眼睛,他知道答案。

       「 世人稱呼我們為超人、怪物、英雄,甚至有人崇拜我們,將其作為【神】膜拜。」

       這個世界,超過九成的人到達100級就是「臨界點」,而剩下不到一成的人中,又只有難以想像的數量才能超過200級成為「高位者」。

       等級隨著培養成長會越加困難。因為貝爾擁有未完全的【權能】以及《勇者》,所以他才能以非常理的速度進行升級。

       在貝爾那以前的時代,不存在「個人狀態」或「等級」這種東西。但是他猜這都是將某些東西「數據」或「實體」化罷了。

        等級其實就是靈魂吸收後成長的數值顯示,也因此「吸收速度」及「含量」也成了關鍵,靈魂能吸收的量若達到了極限便無法再吸收,而這也成為了等級無法繼續提升的原因。

       有人花費數十年也無法將等級提升到200等,但有人不到十年就能達成,甚至【勇者】只需要短短幾年,更別說達到後還要面臨的極限問題。

        「 說實話我對他人怎麼稱呼我並沒有興趣。但我能明白"這邊"與另一邊有著某種本質上的差異。--也因為如此,"揮舞著劍,斬殺所能斬殺之物"是我存在的意義,也是我所應盡的職責。 」

       夏薇拔出細劍,擺出臨戰的姿勢……

       「 而貝利亞爾,不願做出犧牲的你讓我很訝異,我們彼此交手過,所以我以為你是能夠明智得、理智得做出判斷的人。也因此我才對你的評價很高。」

       「 那可真是謝謝了。」

       貝爾手握長劍的握把,做出拔刀的動作。

       「 可是你卻寧願世界毀滅,也不願犧牲所識之人。甚至那人還不是你的"重要之人",不是嗎?」

       夏薇眼睛凝視貝爾,將細劍劍尖對準他。

       「 沒錯,小白對我而言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人…… 」

       小白對貝爾而言,與「 討伐巴哈姆特與巴力 」一事完全不相關。找到小白並將她救出來,也不過是與拜恩之間的交易。

        拜恩用情報與固有能力作為籌碼,換取拯救小白的報酬。而貝爾接受了,僅此如此。

       不過曾經是哥布林女王,不過是拜恩的妹妹。若當初拒絕這份交易,貝爾就不會與哥布或小白有所邂逅。

       「 可是我已經約定好了,既然約定了就不得不履行呦,所以我一定會救出來的。」

       「 --原來如此。」

       感到惋惜的夏薇說著這般話,下秒便用一擊神速的突刺襲向貝爾。

       「 還想著等你變強再來打的。只能現在在這就把你殺掉嗎?」

       貝爾拔刀抵擋這一擊突刺,並笑著回應了夏薇的發言。

       「 妳搞錯了。首先我並不是沒打算犧牲。--再來是"現在的我"可是能打贏妳的。」

        面對放下豪語的貝爾,夏薇也笑起來了。

       「 那就讓我看看吧!」

       夏薇揮出爪刀,順著貝爾的長劍將其拽到一旁,沒了阻礙的細劍眨眼間往前突進,貝爾卻輕鬆的以毫米之差避開。

        不料夏薇突然抬腿一踢,將貝爾踢飛至不遠處。

        夏薇並未上前追擊,只是悠悠的向前慢步。而貝爾則是在被踢至懸空的狀態下慢慢停住,並浮在空中緩緩降落於地面。

       「 有趣。」

       夏薇感嘆的當下,眨眼間便移動到貝爾面前,同時一記刺擊貫穿了貝爾的心臟位置……

        但眼前這幕景象是貝爾使出鏡花水月一時間造成的假象,夏薇即使不知道招式名稱,也明白這件事情。

        左手的爪刀由下而上劈開,貝爾利用長劍將其抵擋,並順著爪刀的軌跡向前突擊,拉近到比長劍長度還短的距離,同時反轉長劍彎下身軀,用握把的尾端狠狠的打進夏薇的腹部。並趁這一瞬間以難以置信的方式移動到夏薇的側面,同時再次反轉長劍揮出一擊。

       吭--

       即使腹部遭到確實的一擊,夏薇仍強忍痛苦,利用爪刀擋住了貝爾的揮砍。

       「 風與雷嗎?居然能改變流向相當厲害啊。--但是……那要耗費魔力的吧?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呢?」

         夏薇攻擊,貝爾抵擋。貝爾攻擊,夏薇抵擋。兩人之間的攻防不斷重複並擴大,絲毫沒有一絲退讓。

       貝爾之所以能與劍姬不相上下。是因為他改變了「戰鬥的流動」。

       在空氣中賦予對方「逆風」,賦予自己「順風」,就像要逆風而上的跑者速度一定會變慢一樣的道理。貝爾利用風向驅使了所有攻擊的流動,強制弱化了夏薇的攻擊。但同時這也會耗費魔力,而且對方與自己的差距越大,消耗量也會越大。同時為了精準弱化對方的每一步,必須花費大量的精神與思考計算。是唯獨貝爾一人利用《超感領域》才能使出來的神技。

       但即使貝爾的精神再怎麼強韌,魔力耗盡的那一刻,就是他敗給劍姬的時候。

       劍姬雖然不知道這些事,但戰鬥的才能與直覺同樣讓她明白貝利亞爾的劣勢。

       同時貝爾的水月流,在面對像劍姬這種以「技」為主的強者時,戰況越是拖延,就越會被抓到水月流使用者的實體與本質。

       劍姬明白;貝爾也明白。

       但與劍姬認為自己必贏一樣,貝爾也說過了……「"現在的我"可是能打贏妳的。」

        看似無止盡的攻防很快的迎來了終點,先被瓦解的卻是劍姬的防守。

        「 什……?!」

        在「心、技、體」上,夏薇擁有強大到足以自負的「技」,同時擁有現階段貝爾絕對無法超越的「體」,同時那強韌的「心」也是沒有幾人可以匹敵。

       但是夏薇卻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貝爾在悠久歲月中掌握的「技」超乎了她的想像與理解。

        「《狂心武者》」

        某種強大的黑色鬥氣瞬間收縮為一點,以極快的速度凝聚在貝爾的丹田中。同時貝爾呼出一氣,那裡面蘊含著任何多餘不必要的東西,只留下體內最純粹精華的部分。

       《EX技》是徹底理解招式,並賦予"變型"的進化體。然而即使是強如劍姬這樣的武者,其還未能知曉更上一層樓的境界,將"變型"的理解繼續延伸直至彷彿不存在的盡頭,進化達到的「絕對」技巧。

       僅此一招,只需一招。

       始於一招,終於一招。

       --The End。

        結束、最後的一擊--《TE技》,以連神都超越的無限一擊。

        揮出的剎那,周圍的時間彷彿慢了下來。只能一睹長劍軌道上劃出的黑色痕跡。

        「《旋月斬擊 · TE》」

       正因夏薇是劍姬,所以她即使不知道真相,也能明白其招的恐怖。

       爪刀、細劍拼盡全力阻擋,然而輕輕劃出的一痕彷彿無視般的,將那些阻擋在眼前障礙徹底粉碎。

       時間恢復了正常,超越神的一擊揮出的一刻,夏薇的身後被劈出了足以將城牆斬斷的新月型斬痕,而自己的腹部被確實的斬中了……

       --但卻沒有被斬斷。那強大的一擊所斬中的腹部,所受的傷害雖然深但卻不至於致命。

       一開始無法明白,但0.1秒後劍姬立刻理解到……貝爾故意將攻擊打偏了。

       --憤怒。

       擁有絕對自信的強者,被比自己還弱的對手手下留情了。劍姬的自尊遭到踐踏,對手的仁慈帶給自己身為劍士的羞辱,這樣的自己決定要讓對方為他的膚淺付出代價……

       但是她的對手,是貝利亞爾 · 沃坦。

       順著《旋月斬擊》的力道向右旋轉,將身子轉到背對敵人的同時,將手上的長劍往上一扔……接著同樣向右旋轉回來面對劍姬,並同時揮出神速一斬。

       夏薇轉向側身,利用左手的爪刀阻擋一擊,但神速的斬擊卻瞬間斬斷了爪刀本身。

       貝爾此時手上拿著的,是《虛斷刀 · 闇無》。能夠連同空間一同斬斷的最兇惡武器。

        然而神速一斬卻只斬斷了爪刀,而且貝爾也順勢把右手上虛斷刀扔到後方。此舉行為讓夏薇呆住了瞬間。

       身為劍士卻拋棄了劍,這種極具侮辱劍士本身的行為,讓劍姬更加憤怒了。

       夏薇因轉向側身的關係,右手上的細劍有了突刺所需的空間。

       雖然距離較短,但對劍姬而言已經足夠,突刺眨眼間貫穿出去,卻刺中了貝爾伸出來的左手手心。

        貝爾的左手遮住夏薇眼前一部分的視線,而細劍的突刺也再次被貝爾以毫米之差避開了。

        同時向上扔的長劍落下來,被風的力量加速推動,精準的朝夏薇襲來。

        然而夏薇早有防備,左手包覆魔力,將長劍拍向一旁掉到地上。

       夏薇雖然憤怒,但也打從心裡讚嘆貝爾的攻擊大膽且精細,利用這一連串的方式,讓自己頓時無法理貝爾在做什麼,而察覺到的那一刻就無法避開掉落下來的長劍,並決定就這樣結束戰鬥吧?

       但既然無法避開,就將其擋住就好。像劍姬這樣猶如怪物般強大的身軀,用手輕輕拍掉鋒利的長劍並不是難事。

        「 就到此為…… 」

        看穿貝爾計畫的夏薇,決定結束這一切的時候,卻突然被揍了一拳。

       貝爾的拳頭唐突的揮了出去,劍姬的臉頰被揍狠狠的揍了一拳。

       然後將被細劍貫穿的左手掙脫,並將左手用力握緊準備揮出,此時由神代文字組合而成的小小魔法陣赫然出現在左拳前面。

       左拳配合風的流動加速突破魔法陣,使其更加得加快速度與力量揮出,過程中再次衝破一個魔法陣,威力再次增加數倍,並在抵達劍姬腹部的前一刻,再次衝破魔法陣。

       三道魔法陣的祝福下,貝爾揮出的一拳得到了數十倍的強化,即使「體」不如夏薇,但這一擊已經確實達到能將劍姬重創的程度了。

       水月流、《超感領域》的雛型,甚至是這一連串的攻防,都是貝爾剛開始被選為《勇者》的那段時光,由師傅傳授他的。

       水月流--是由弱者挑戰強者的劍術,達到「以下克上」這一目的得流派。

       也因此,由弱者貝爾挑戰強者夏薇的戰鬥,從頭開始都在貝爾的計畫中。

       透過先前戰鬥囤積並提煉出的鬥氣、以及激怒夏薇並用一些唐突的方式讓她感到驚訝的方式,以及現在用拳頭揮出的一刻,都在貝爾的預料中。

       隨著戰鬥的持續,夏薇越能抓到水月流的本質。但同時代表貝爾也越能看透夏薇這名對手。

       映照在水面上的月亮,既是真也是假,也同時是映照出對手自身的倒影。

       「 我說了,我能贏。」

       左拳擊中了夏薇因側身關係而向前的肝臟位置。並隨著攻擊的威力向外擴散蔓延,直擊體內的五臟六腑。

       「 噗啊?!」

        劍姬肺部中的空氣一口氣從嘴巴逃竄了出來,而至於貝爾則換成那早已準備好的右拳,狠狠揮了出去……


        ……


       兩人之間認知的差異,成了戰鬥勝負的關鍵。

       沒有劍的劍士簡直就像沒有手腳的殘障人士。而夏薇早已認為……或著說自以為認為貝爾是一名劍士。

       「 姑且說一下我不是劍士,現在的職業也是法師,而且因為以前荒廢了水月流,所以現在體術也比劍術好,妳會輸純粹只是一直以為我是劍士,一瞬間以為丟了劍的我沒什麼,而在那一瞬間大意了,就這樣。--嘛,雖然妳大概也聽不到就是了。」

       貝爾收拾長劍與虛斷刀,背對昏厥的劍姬轉身離開。

       「 喔對了,我可是很習慣打比我還強的對手呦!」

       就這樣,劍姬成了貝爾無數次「以下克上」而擊敗的對手中的一人。


       ……


       即使陷入昏厥,劍姬也會很快的醒過來吧。

       貝爾衝向陷入困境的哥布,揮出虛斷刀消滅周圍如海般的黑色藤蔓。

       「 貝爾大人!」

       哥布看到貝爾頓時感到開心,但隨即看到貝爾收進左手裡的虛斷刀,以及顫抖的右手時,馬上開始擔心起來。

       「 貝爾大人,你的右手……?」

       貝爾向哥布露出微笑,溫和的回應……

       「 不用擔心,只是有點疲累而已。我還保留了魔力,快趕過去吧!」

       面對這樣的回應哥布安心了下來,並馬上點頭同意。

       「 是的!」

        金色的閃電迸發而出、白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彼此之間化為金與銀的耀眼流星,向上直直邁進衝破天空。

        「 小白大人--!」

        轟隆--

        遮住天空的漆黑藤蔓群,為了再次阻擋入侵者的前進而一擁而上,但僅僅只是觸碰那疾馳雷鳴的電火的邊邊,便瞬間化為枯朽的焦炭瓦解飄散。

       然後,隨著雷聲的響起,虛斷刀再次揮舞,將闔上的巨大花瓣徹底一分為二,被隱藏的小白展現了出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小白那因痛苦而猙獰的臉,化為醜陋的怪物直視著哥布與貝爾。

        「 給我放開小白大人--!」

        花中的周圍浮現出無數哥布林,並且紛紛跳出去衝向貝爾。

       但是在觸碰貝爾的前一刻,牠們卻都直接穿過貝爾的身體,就這樣成群得朝地面直直墜落。

       行駛權能的貝爾,能夠輕易的主宰天空,即使在空中使用《鏡花水月》也不是難事。

       然後,突然不見得哥布在小白的身後,並緊緊的抱了上去。

       地上及從小白蔓延過來的黑沼開始侵蝕哥布的身軀,但哥布身上純淨的白炎卻又治癒並抵擋住了黑沼的侵害。

       「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從小白傳來像是詛咒一切的怨恨之聲傳進兩人的耳中。

       但是面對精神強大無比的貝爾,卻不過是煩人的噪音罷了。

        而哥布……

       「 在下絕對不會放開您的--!」

        白色之炎更加的熊熊燃燒,甚至開始反向侵蝕周圍的黑沼,逐漸化為枯白的焦炭……

       「 拜恩,看來你創造了一個很不得了的英雄呀。」

       白色的光芒映照在貝爾的眼裡,誓言不放手的哥布,其身姿猶如神話英雄般那樣的耀眼。而靈魂傳來的決心,讓貝爾真心的讚歎起來。

       貝爾站在小白面前並伸出右手,藍色的純淨火焰赫然燃起,穿過白色之炎觸碰小白的靈魂,開始淨化那些惡意的詛咒。

        「「 不要--!」」

       想要試圖反抗的小白,在周圍的花瓣上張開無數的嘴巴,一同唱起淒厲的慘叫聲。

       然而被身後的哥布緊緊抱住,小白本人卻什麼都無法做……


       ……


       《蒼藍枷炎》聯繫了小白的靈魂,也為另外兩人開闢了通道。

       「 這個是…… 」

       哥布看著眼前略微模糊的景象,而一旁的貝爾則開口回答。

      「 這是小白的記憶,恐怕是她最不想面對的事情吧。」(詳閱97.2篇)

       受到心靈創傷的小白,將過去的那份記憶深埋進最深處,只留下無盡的愧疚與悲傷。

       然而詛咒也是深植在這份記憶中,緊緊的綁住小白的靈魂。

       「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

       地上遍是無數的屍體,同時周遭彷彿有著看不清的無數黑影。

       然而在這份模糊的記憶中,唯獨天空上的月亮清晰可見。

       「 果然如此。」

       「 貝爾大人?」

       「 哥布,就如我猜的那樣,你就上去吧。」

       「 --是的…… 」

       散發白色光芒的哥布走上前,跨過無數的屍體,蹲坐在小白的身後……

       「 都是我的錯,把我殺了吧……都是我的錯…… 」

       純白色的小白背對著哥布,低著頭不斷的哭泣著。

       哥布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以什麼身份幫助小白。

       要以小白的哥哥?父親?部下?又或著是……情人?

       哥布閉上眼,整理好思緒與想說的話後,睜開眼睛向小白說道。

       「 您沒有任何錯。」

       「 嗚嗚……我錯了……我錯了……我害死了很多人,我好可怕,我好噁心…… 」

        「 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 」

       周圍數不清的黑影頓時響起恐怖的聲音,在小白的心靈深處張開數不盡的黑影。

       然而白色的光芒卻籠罩在哥布與小白兩人之間,將那些黑影隔絕開來……

       但即使如此,周圍響起的聲音卻仍引起小白的恐懼。

       「 我又變成了怪物……我是怪物……都是我的錯……拜託……殺了我…… 」

       「 您沒有任何錯。 」

       「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

       「 您沒有任何錯。」

       相比小白顫抖的聲音,哥布用耐心與沉穩回應著小白。

        「 可、可是我殺了好多人……我變成了怪物…… 」

        「 不是的,那不是小白您自願的,而且這一次您並沒有殺害任何人。」

        「 但是……我傷害了你們…… 」

        「 但您沒有任何錯。 」

         哥布揚起溫和的微笑,繼續說著……

       「 不論是我還是貝爾大人,或著其它一同奮鬥的夥伴們,他們都不會認為是您的錯,也完全不會怪罪到您身上的。」

        「 可是那個紅色頭髮的阿姨…… 」

        「 噗!」

        「 貝、貝爾大人……?」

        貝爾突然噗滋笑了一聲,同時回應哥布的困惑。

        「 不好意思……要是劍姬聽到有人叫她阿姨,真不知道她會有什麼感想。」

        「 貝爾大人……?」

       然後貝爾舉起雙手,揚起自己的嘴巴,擺出笑容的樣子。

       這一會,哥布明白了。

        「 小白大人,很久很久以前,您有一位哥哥。」

        「 哥哥……?」

        有所反應的小白稍微轉頭,斜眼微微看向哥布……

        「 是的,雖然因為太過久遠所以您不記得了。但是那位大人很聰明、很可靠,是大家都會去依靠的存在,就連小白大人也不例外。」

        「 我不記得了…… 」

        「 是的,您或許不記得了。但是確實發生過,而且那份記憶也確實保存於在下深處的這裡。」

         哥布用手貼住自己的胸膛上……

        「 理解您的人從不會怨恨您,而我們就在這裡。」

        「 但是一個理解我的人不見了…… 」

        記憶中,小男孩的屍體依靠在小白的懷裡……

        「 您沒有任何錯。」

         哥布再次重複同樣的話。

        「 那名男孩生前有怪罪過小白大人嗎?」

        小白想了想……

        「 沒有…… 」

        「 是的,沒有。那男孩跟我們一樣理解小白大人,因此我們不會認為是您的錯,也不會怪罪於您,這點並沒有任何改變,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 那位大人也是一樣,所以他才苦苦尋找著您。請記得,我們不會怪罪您;同時,也有我們讓您依靠。」

         「 依靠……?」

         「 是的。感到不安時就依靠我吧;感到難過時就請依靠在我的懷裡放聲大哭吧。我會全盤接受,並理解您的所有。然後請小白大人在徹底宣洩完後勇敢的站起來向前看,大聲告訴周圍那些不理解您的人。--告訴他們,證明自己。自己沒有任何錯,錯的是他們。」

        「 這樣好嗎…… 」

        「 沒關係的。小白大人您有那個資格,而且您還是小孩,請盡情的行使專屬於小孩的任性權力吧。」

         「 但是如果哥布你離開我了該怎麼辦……?--我、我好害怕…… 」

         「 不會的。在下絕對不會離開小白大人您的。因為……我就是為此而存在的。所以請任性吧,在我的懷裡不管怎麼任性都是可以的。」

        「 嗚嗚…… 」

        「 出去之後,吃好吃的美食也好,想玩喜歡的玩具也行。想嘗試一些什麼也可以的,這些小小的任性都沒關係的。」

        「 真的沒關係嗎……?」

        「 是的,難不成小白大人,不想再去品嚐看看那家《傳說的餐廳》嗎?」

        美好的回憶湧起,小白感受著那些,然後點點頭說道……

        「 想…… 」

        「 難不成小白大人,不想繼續讓我們待在您身邊嗎?」

        雖然短暫,但確實幸福的記憶也一同湧現出來。

        「 想…… 」

        「 那麼回來吧,我們會理解並接納您的。」

        小白回頭正眼看向哥布……

        --白色的光芒會保護我……

        看著散發純淨光芒、燃起純白之炎的哥布,小白的靈魂湧起這份記憶與想法。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在靈魂的碎片中,過於模糊與古老的記憶裡,某個灰色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旁……

         「 妹妹……對不起……我…… 」

        某個聲音響起,那是過於陌生,卻又莫名熟悉的聲音。

        「 你會……保護我嗎?」

         小白自己也感到意外的說出了這句話。

        「 我一生永世都會保護您的。」

        然後,哥布揚起的溫和笑容變得更加燦爛,毫不猶豫的說了出口。

         「 嗚……嗚哇啊啊……啊啊…… 」

         小白流下眼淚,投進哥布的懷裡放聲大哭……

        「 我好怕……我好害怕啊……啊啊…… 」

        「 沒事的,沒事的。在下在這裡呦。」

        「 嗚哇啊啊啊…… 」

        「 小白大人,妳喜歡什麼植物呢?」

        我喜歡鬱金香呦!

        記憶深處某個聲音回答了問題,然而那只有小白一人能夠聽到……

        妳是誰……?

        小白嘗試性的問道。

        我就是妳,妳就是我。我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您。

         為什麼……您會在這裡……?現在才出來……

         呵呵--您知道鬱金香的故事嗎?

         什麼……?

        相傳有一位善良且貌美的少女同時受到三名男子的愛慕和追求;一位是驍勇的騎士以寶劍相許、一位是富商以黃金示愛,最後一位則是以皇冠相諾的王子。

        妳……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那是屬於我的故事,而我的故事已經迎來了結束。--那麼妳的故事呢……?

        「 我喜歡的植物是…… 」

        「 冒昧得讓在下猜猜看……是月季花嗎?」

         小白睜大眼睛,驚訝的問道。

        「 好厲害!你怎麼知道!」

        「 呵呵,在下想說應該是這樣吧,而且貝爾大人也猜到了。」

         是的,雖然玫瑰、薔薇、月季花之間相當相似,但三者之間似乎也有些微的差異。

        黑塔比起植物的莖,更像是被藤本月季爬滿的某種柱體,而爬滿的那些則是黑色的藤蔓。

        貝爾其實並不怎麼了解花朵,但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心愛的《聖女》蘭達茜,在辛苦栽培花朵的時候會向自己介紹這些知識。

        雖這麼說,但實際上根本只是貝爾用《超感領域》看出了黑塔與漆黑藤蔓之間魔力流動的違和,才會發現這件事情。

         不過那些現在都不是重點了。

        「 小白大人,請容在下重新介紹自己吧。雖然在下目前還沒有名字,不過姑且就叫哥布呢。」

        「 嗯,我知道,很奇怪的名字。」

        「 是的,很奇怪呢。」

         面對兩人溫馨的互相依靠,笑著說出這般感想時,取了這奇怪名字的本人,在後面不遠處苦笑著。

        「 哥布,其實我的名字不叫小白…… 」

        「 那麼您叫什麼名字呢?」

        「 我的名字叫--羅莎。」

        「 羅莎嗎?真是好名字呢!而且也剛好跟月季花有關聯呀。」

        「 嗯!是個好名字。」

        「 真是溫馨的畫面啊,嗚嗚……我都感動到要哭了。 」

         說出這話的,並不是哥布或貝爾。而是周遭無數黑影中的某一個。

         其它無數黑影漸漸淡去,周遭的屍體沉入地底。取而代之的是神秘的黑塔從地底中貫穿天空,而唯一的那個黑影就在黑塔的前方。

        黑影身上的黑沼漸漸褪去,被隱藏的面目顯現出來。

         《天空之神》、《魔神》、《主》,序列第一位《王》的存在,至高神上之神--巴力,赫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 遊戲不錯呦!我們算是有來有往呢,貝利亞爾。」

         一切,都在巴力的預料之中。

         「 但是讓我很失望呦!貝利亞爾,你不像以前那樣了呢。如果是以前的"您",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掉呦?為什麼呢?為什麼現在你會這樣呢?是什麼影響到你了嗎?你是會被影響的嗎?會讓我很失望呦?女朋友想著要給你這份禮物,卻這樣被無情的踐踏,不是沒禮貌嗎?嗯?說呀?為什麼不說呢?那英俊瀟灑,與我匹敵的貝利亞爾去哪了呢?」

         「 哇……居然又看到妳,真想吐…… 」

         貝爾無奈而且煩躁的擺出不悅的厭惡表情,然而巴力卻反倒顯得特別開心,雙手貼在臉頰上,嬌紅著臉彎起身體,那猶如女神般美麗的樣貌與身姿,讓世間萬物無比心動……可惜的是現場沒有那樣的人在。

        「 但是我覺得還不夠呦?禮物還沒被拆開來,就想丟掉了嗎?真是過份呢,過份呦?」

         巴力揚起燦爛又嬌豔的笑容,然而那笑容的背後,卻隱藏著腐蝕世界萬物的惡意。

        「 既然你不拆……我就拆囉?」

        隱約察覺到巴力所言之意的哥布,馬上回頭看向貝爾。

        「 貝爾大人?!」

        「 撐住--!」


         ……


        「 吼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色之炎抑制黑色的能量,藍色之火淨化腐朽的詛咒。然而不同於先前女孩的慘叫聲,宛如怪物般的吼叫聲在小白的嘴裡吶喊出來。

         漸漸得,小白的額頭上緩緩睜開黑紅相間的不詳眼睛,三個相連的瞳孔看著世間萬物。

         黑塔突然迅速成長,黑沼以剎那般的速度吞噬周圍的藤蔓與盛開的月季花。而無數花瓣迅速凋零,黑塔從花的中心向上貫穿,並張開兇惡的裂牙大嘴試圖吞噬花上的三人。

        「 撐、撐住--!」

         漆黑泥沼的惡意嘲諷著貝爾與哥布的努力。越接近天空上方,不存在於此的《天空之神》巴力可憐著尚不完整的《天空主宰者》。

         明明還未降臨於世,但那份存在感與壓力卻像是在他們身旁。

        「 這份禮物,你喜歡嗎?」

         風伴隨著話語傳進貝爾的耳中。

         最終,黑色戰勝了藍與白,小白的身姿被取代成為了異樣的怪物,淒厲的慘叫聲與恐怖的吼叫聲一同響徹雲霄。

        「 吼嗷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啊啊啊啊--!」

        「 貝爾大人!」

          突然,一道紅色彗星衝上來,卻被黑色的泥沼徹底擋住。

         雖然被擋住,但紅色彗星在殞落的同時也擊中了貝爾與哥布,迫使他們兩人離開了月季花與黑塔,直直在天空直直往下墜落。

        「 貝利亞爾爾爾爾爾爾--!」


         ……


        風的流動讓三人在撞擊地面前減輕了威力。

        貝利亞爾痛苦的站了起來,他與哥布兩人雖然有被各自的力量保護,但仍遭到黑沼一定程度的侵蝕傷害。

         「 貝利亞爾!」

         甦醒的劍姬憤怒的看著自己的細劍,在碰到黑沼的一瞬間就腐朽斷裂後,瞬間衝上前狠狠揍了貝爾臉一拳,接著一拳又一拳,總計三拳,是償還之前貝爾揍她的那三下。

        「 看啊!你這混帳!我早說了殺掉了!去你的!」

        喪失劍的劍姬、傷痕累累的兩人。面對更加強大;連世界萬物都畏懼的怪物,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止了。

         接著劍姬像是為了發洩似的,繼續揍著貝爾。但沒過多久就被貝爾抓住拳頭。

        「 還有辦法。」

         夏薇揪住貝爾破爛的衣服,憤怒的眼神上前靠近質問。

       「 還有辦法?你在說什麼!給我搞清楚現實啊!你這個渾蛋!要不是因為你…… 」

        夏薇看著貝爾的眼神,慢慢的停下了嘴中的話。

        貝爾深知巴力的計謀,也深知小白本身就是巴力的惡趣,是引誘貝爾的陷阱。不論怎麼樣,要試圖避開都相當不可能。

        --所以,貝爾準備了最後手段。

        拔出左手裡的《虛斷刀 · 闇無》。強大到堪稱作弊的神刀,或許能夠輕而易舉的將眼前那恐怖的怪物消滅,但那也意味著小白的死亡。

        哥布看到後呆住了。

        「 貝爾……大人?」

        「 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樣。」

        貝爾雙手反手持刀,並將刀插進土裡。

       「 你們兩個逃跑吧,能跑的越遠越好。」

        「 蛤?」(劍姬)

        劍姬與哥布皆露出困惑的表情。

        「 快跑吧,拜託。」

        貝爾的眼神中寄宿著還未放棄的意志,以及絕對能夠辦到的自信。

         哥布理解過後,向貝爾說道……

        「 貝爾大人,您一定會沒事的吧?」

        「 是的。」

        貝爾的回答讓哥布點頭了……

         「 對不起,在下的無能,導致最後還只能依賴您…… 」

         「 沒事的,畢竟那也是你家老大的遺言所託。」

         哥布明白後便轉身離去,而夏薇雖有點不滿,但是姑且勉強承認了貝爾眼神中的意志。

        當雙雙離去的兩人越來越遠後,夏薇在哥布旁問道。

        「 你知道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吧?」

        「 是的,在下知道。」

        「 是嗎,那我就不多說了。」


        ……


        「 以加護之靈、誓約之名召喚於此、降臨於世……算了,那些不知道什麼意思的詠唱就省略吧,給我出來,亞巴頓。」

        虛斷刀赫然燃起黑色的火焰,轉眼間黑色之炎從地面蔓延開來,轉換成某種古老神秘的巨大魔法陣。

         魔法陣的面積隨著火焰擴大也越來越大,高掛的月亮頓時被什麼給覆蓋住,原就烏黑的天空變得更加黯淡……

        然後,就像是這一切都是為了迎合某個存在的降臨而準備似的。黑色之炎中燃起赤紅之火,明亮耀眼的火光瞬間照亮世間,然而那份火焰並非善物,它們所擁有的只有焚燒一切的意志。

         火焰僅僅一瞬間變得龐大,可是那過於龐大了。即使巨大的世界也發出哀嚎,無法承受著那彷彿無邊無際之威能的能量,紅色之炎轉眼間遍佈大地、吞噬天空。

        然後赤火在貝爾的身後塑造型態,黑炎化為閃耀著紫色黯光的黑曜之門,上面映出諸多古老的神代文字。

        接著--門緩緩打開了……


        ……


        作者的話:終於買了冷氣,可是還沒送來,好熱,熱到睡不著。
         

創作回應

星語心願
好熱阿 辛苦了
2021-06-13 21:49:34
見朕騎姬の時刻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我直接給1000gp因為給我出來那一句不錯
2021-06-13 22:04: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