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二章 拜師和抄經

草士 | 2021-06-13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8


第二百五十二章 拜師和抄經

隨著實情真相大白,幕後黑手得以繩之以法,伸張派中正義,峨嵋派上下自是一片喜氣洋洋。尤其峨嵋派弟子對袁昊不畏強權,直言不諱的行徑,更覺滿意佩服,豎起大拇指不住稱讚這位小師弟的好。

霍尹等人承認罪狀,似覺心態上有些解脫,也不隱瞞其中過程,將為何逼小琉璃深夜闖入九老禁地、為何要栽贓於她,所以手段一一抖了出來。不少弟子聽聞又覺駭然,又覺可惡,直罵霍尹等人的不是,但想來自己口直心快,過往曾暗罵小琉璃師妹不守派規,受困禁地,純屬活該,一股愧疚之情油然而生,再罵幾句,便不敢再罵。

圓如、圓容二位師太眉間一舒,知了卻心中一件大事,暗自吁氣,命人將霍尹五人帶了下去,稍後再做發落。

她倆師姐妹二人對視一眼,皆從彼此眼中見著藏不住的笑意,多虧有袁昊率先出頭口搗蛋,鬧得峨嵋派不得安寧,她們才能順理成章,拋開定寧和霍家的關聯,一切公事公辦,揭露霍尹等人的罪行,還小琉璃一個清白公道。

圓如師太草草結束念經修業的時間,命人敲響鐘聲,放派中弟子下山回院,特意讓小琉璃、袁昊二人留了下來。

眾峨嵋弟子經過袁昊身旁,紛紛拍肩拍頭,以示嘉許,嘴中不住誇讚他見義勇為,富有俠氣,實在不容易。袁昊讓人連連誇讚,實在禁不住喜色,哈哈笑著,連稱不敢當。經過小琉璃身側,眾弟子都低聲向她說了幾句,神態和善,語氣歉疚,惹得小琉璃滿頰紅潤,低頭不敢語。

待所有弟子陸續離去,人流驟減,華藏寺重新歸於寂然。袁昊瞧見寺前空曠無涯,無聲無息,一朵大雲飄得極低極低,彷彿蒼穹和峨眉山融成一線,雲霧籠罩整個山巔,道氣堪堪凝聚,茫茫一片,也不知是道氣還是雲霧,愈積愈多,一時間竟是難以睹物。

袁昊伸手揮開雲霧道氣,卻是一揮而複然,根本無用,揮了幾回,索性放棄不管。

「璃兒,昊兒,你們進屋來。」當是圓如師太的聲音。

袁昊應了一聲,眼觀四方,臉上一黑,只見四周霧氣甚濃,視線受阻,能見極低,哪邊是東,哪邊是西,找了好久還是分辨不出。他心下一窘,運起道氣,眼中微亮,稍能視物,可是霧靄朦朧之中,霧氣如道道白色高牆,毀之不去,更難以分辨,略一分神,已然搞不清楚方位。

袁昊猶豫片刻,俯下身子,東摸西摸,打算摸地而行,突然頭撞到一物,抬頭一看,可不是小琉璃本人?

小琉璃疑道:「小師弟,你在做什麼?」

袁昊乾笑幾聲,道:「我、我就是腿有點酸,打算歇會。」他哪裡肯說自己功力太低,就算運起道氣,依然找不到方向。

小琉璃低吟幾聲,目光一轉,似笑非笑道:「掌門師叔的庵屋近在咫尺,你大可入庵好好坐,幹什麼非要坐在此地?罷了,你高興慢慢來便是,師姐我先走啦。」

袁昊知悉瞞不過對方,不敢再裝模作樣,可憐兮兮道:「師姐,我替妳討回一個大公道,讓師兄師姐知妳清白,現下師弟我碰上一點難題,能否幫個小忙?」

小琉璃心中偷笑,她一見袁昊匍匐而來,就料到他會這麼說,忖想:「就知道這胡鬧師弟沒安好心,儘管他是好意為之,但四處張揚我的私事,惹得眾人皆知,好不羞人呀。這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看我還不好好整整你。」

她當下板起面孔,搖搖頭道:「豈敢,豈敢,袁昊大俠悲天憫人,俠義心腸,小女子好是佩服,就不打攪大俠雅興,先走一步。」

袁昊一聞這話,登時傻了眼,忙道:「師姐,師姐,漂亮師姐!小師弟哪裡有那般狗王八蛋雅致,妳、妳別走!我⋯⋯我可不⋯⋯」

小琉璃嬌嬌一笑,手一翻,玉手牽住袁昊的小手,一把拉他前進。

不一會到得庵屋,只見二位師太已靜坐候畢,臉上掛著慈和靜笑。但見圓容師太臉色一變,滿臉自責,道:「璃兒,這些日子當真苦了妳!都是為師不好,沒有及時替妳制止霍家人的所作所為。」話聲中,滿是歉疚之意。

小琉璃聽聞此話,想起這些年月歷經的種種苦難,到後來霍哲等人終於受到責難,當真有苦盡甘來之感,當下眼圈微微通紅,道:「師父!妳老人家千萬別自責,妳平時教誨弟子『前世因果,今生解』,緣有好緣壞緣,這不過是弟子人生當中一個因果報應,既然此緣已過,又何必苦苦再求?」

圓容心中大慰,又歎氣又點頭,道:「阿彌陀佛,說得好,說得好。」

袁昊不信甚麼好緣壞緣,只想惡人行惡,誰管甚麼緣和因果?直在一旁嗤之以鼻。

只見圓容師太轉過目光,看向袁昊,道:「昊兒,這回你做得很好,全是仰仗有你相助,咱們才能找到契機,向霍家人親自問罪。所謂木已成舟,要不是有你從中攪亂,引起派中所有人矚目,想必璃兒的事,定會就此不了了之。」

袁昊眼珠子一轉,尋思:「二位師太早清楚小琉璃師姐的事,卻始終沒有出手,果然是因為霍家人的緣故,龜爺爺的,那霍風也好,這霍尹也罷,當真是陰魂不散,走到哪兒,都能碰上他霍家人。倒楣!倒楣!」想罷,他拱起手,笑嘻嘻學起飯館小二的口吻,道:「折煞弟子啦!此事多虧有師父、掌門師叔和弟子一同『說謊』,任他霍家再有多大本事,也逃不出二位法眼。」

圓如師太本來對那「說謊」二字頗有言詞,想到武林各派皆知她們出家人不打誑語,要是傳到他人耳中,多不好聽,但轉念一想,璃兒擺脫霍家人的糾纏,對她而言,今日就是苦海的大好日子,沒必要觸黴頭,也就沒去糾正。她搖搖頭,笑道:「師姐,妳這新收的小徒兒,可頑皮得緊。他一心為好,絕非行惡,只不過這等手段,倘若讓人所知,難免會惹得某些人不快。」

圓容師太點點頭,苦笑道:「師妹,我可沒有收昊兒為徒,適才那是情況所需,而且他這等胡鬧,要是收他當親傳弟子,用不著幾日,璃兒定會被他帶壞的。」

袁昊聽圓如師太這麼說,倒也不覺有何失望,眼珠子又轉,問道:「那弟子今後該拜誰為師?」

圓如師太和圓容師太對視一眼,皆搖搖頭,不發一語。過得良久,圓如師太才道:「阿彌陀佛,關於此事,暫且延後數日再說。昊兒,你不悟佛法,且將那觀音心經抄寫熟背,再談拜師一事。」

袁昊「喔」了一聲,隨口問道:「掌門,那弟子該抄寫多少回呢?」

圓如師太慈藹笑道:「自然是抄到你背熟為止。不多,大概一千遍就夠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