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今生不見(4) 歌與葬

亞龍蝦 | 2021-06-13 17:50:36 | 巴幣 114 | 人氣 79

連載中今生不見
資料夾簡介
在眾生都能得到祝福的大陸上,才資卓絕的少年與資質平庸的少女,他們能否披荊斬棘、克服重重困難挽起對方的手呢?

「小姐!小姐!」

急促的拍門聲將蘭芳逐出睡夢世界,女孩拭去眼角的淚水,看著指尖的淚漬,總覺得發生了什麼不妙的事,內心非常不安。

蘭芳開啟車門,門外是一臉焦躁的車夫。

還未等蘭芳開口,車夫主動道出將她喚醒的理由:「小姐啊,這都過了好幾時,夕陽都快落山了,蒼少爺還沒從店裡出來呢!」

「店......」蘭芳還有點迷糊,過了半晌才想起在自己睡著時似乎有聽見蒼清下車的聲音。

「是啊!少爺進去那家店裡許久了,但都沒有出來的跡象,店裡好像也沒有人活動。小人只是個小小車夫,實在是不敢擅自進去,蘭芳小姐可以麻煩您與小人一道嗎?」

聽到蒼清久未歸的消息,蘭芳踉踉蹌蹌跳下馬車,也顧不著那名車夫,慌慌張張跑進那家外觀平淡無奇的首飾鋪,憂心忡忡的車夫在後頭跟著她的腳步。

然而推開店門,除了一串清脆風鈴聲外並沒有其他人聲傳出。

「蒼清?蒼清?」蘭芳不停呼喚心上人的名字,期盼這只是他想給自己的驚嚇「別鬧了,快出來,你嚇到我了。」

可是除了孤零零擺在玻璃櫃檯上的一枚戒指與一串手鍊反射了一道陽光外,沒有其他動靜。

「你的禮物我已經看到了,快出來啊!」蘭芳瞥過一眼繼續喊著,甚至走到店鋪後方的私人領域「別鬧了,這不好玩!」

女孩的眼眶泛淚,無助地顫抖著,夢中那無法回憶的心痛隱隱浮現。

「小姐......」為保主人安危率先搜索完整間商家的車夫從最後一間房走出,蘭芳滿懷希望的雙眼看著他。

但車夫欲言又止,不忍地搖了搖頭,蘭芳看見他身後沒有跟著人,兩手也與進去前一樣空空,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蘭芳的眼前一片黑暗,好似天地在一瞬間破碎。她跌跌撞撞走回店內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

她揀起留有餘溫的手鍊,發現裡頭保存著蒼清的靈力。

她閉上眼,蒼清曾立過靈魂誓言,即使無能如她,也能藉由他們之間的靈魂紐帶追溯蒼清的位置。

微弱的靈氣從女孩的周身發散,蒼清儲備的靈力正一點一滴消耗,此刻的蘭芳展現了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風采,那是能獨當一面的堅決氣象。

車夫惴惴不安地注視閉目的小姐,冀望她有辦法保住自己的飯碗。

蘭芳忽然睜大雙眼,紫色眼瞳裡的震驚與百思不解嚇退了車夫一步。

她的愛人消失了。

這渺渺的世間裡沒有蒼清的氣息。


「親家啊!我們已經在努力了,這事我們當然不可能當作沒發生,我們派在各地的弟子和親屬也在動用各自的人脈和勢力調查了,我們也一樣急,您能不能先稍微坐坐?」

蒼父急躁地在蘭家大廳裡走來走去,他僱傭福靈大陸最知名的情報機構幾乎快散盡家財:「你叫我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我唯一的兒子不過是到鎮外的山裡玩一天人就不見了,你叫我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

蘭家主事的祖父也同樣煩躁,這些天光是為了應付大量真真假假的消息已經讓他夠疲累了,還得聽一大堆無理取鬧的哭嚎,氣得他直接把最小的孫女禁足在她自己的房內。

「親家您先消停一會兒吧。」蘭家祖父雙手拍上蒼父的肩膀,強硬地將他壓在座椅上,動用靈力讓他無法起身。

無視對方眼裡的氣憤,他隨後轉頭朝下人吩咐道:「給親家一碗清熱降火的甜湯讓他冷靜冷靜,沒喝光前不准放他離開,我要去看看芳兒的狀況。」


「......她這樣有多久了?」祖父站在園子外圍苦澀地詢問僕役。

「稟老爺......從......從您將芳小姐關在她房裡之後就一直這樣了。」

「小姐她......她不吃飯不洗漱,也幾乎沒睡過......就一直那樣沒停過。」僕從的臉始終看著地面,不敢抬起頭。

祖父痛苦地望著那間囚禁了他的孫女的斗室,耳中聽著從牢籠傳來的悠揚歌聲。

少女的歌聲從微微敞開的窗子漏了出來,清遠空靈的腔調中卻埋藏著酸楚的哀傷。


「蘭花啊蘭花、貓狗啊貓狗,求求你們,替我取來鑰匙,我要去找蒼清。」

然而花朵依舊盛放、走獸如常玩耍,似乎並沒有聽見她的請求。

「蘭花啊蘭花、蜂蝶啊蜂蝶,求求你們,幫我蒐集食糧,我要去找蒼清。」

然而花朵猶是綻放、蟲豸如常勤工,似乎並沒有聽見她的請求。

「蘭花啊蘭花、雀鷹啊雀鷹,求求你們,帶我乘上信風,我要去找蒼清。」

然而花朵兀自怒放、飛鳥如常棲息,似乎並沒有聽見她的請求。


女孩乞求的歌曲一刻都沒有中止,但除了幾個可憐的目光外,她並沒有得到任何實質的幫助。

祖父悄悄離開了,他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孫女、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臉去面對孫女。


「跟她說出實話吧,告訴芳兒她根本沒有妳說的那種能力。」雙眼下方堆積了大量疲勞的少女吃驚地望著將她拉到庭園角落悄悄交談的祖父。

老人吞吞吐吐許久,還是開口了:「怎麼說也是我的孫女,她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我實在於心不忍......妳是唯一一個能阻止她繼續傷害自己的人了。」

「如果我這麼做,您知道蘭芳妹妹會受到怎麼樣的打擊嗎!」少女嚴肅地質問自己的祖父,若不是他曾經的態度,自己的妹妹何苦遭受這種待遇?

「我知道......我以後會補償她的,但如果現在不阻止她,芳兒就沒有以後了!」祖父萎靡的神情令少女升起一絲同情,人人都不容易啊,她難受地點了點頭,無法想像妹妹知曉真相後的表情。


坐於床沿,蘭芳哭得紅腫的深紫色雙眸空洞地望著緊緊關上的窗子,自從姐姐向自己道出真相後,燈火就再也沒有點燃過了,死寂與黑暗充斥整間屋子。

如果我的能力只是謊話、如果我的一生只是笑話。

那麼,又為什麼要讓我感受過溫暖?

久未照料的長髮不復從前的柔順,變得枯燥脆弱,蒼白斑皤逐漸侵蝕原先的烏黑亮麗。女孩失去血色的唇瓣輕啟輕闔,失聲的喉頭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只是單純做著口型。

「蘭花啊蘭花......貓狗啊貓狗......求求你們......替我取來鑰匙......我要去找蒼清。」

「蘭花啊蘭花......蜂蝶啊......蜂蝶......求求......你們......幫我蒐集食糧......我要去......找蒼清。」

「蘭花啊......蘭花......雀鷹啊雀......鷹......求......求......你們......帶......我乘上信......風......我......要去找......」

隨著每一次咬合牽動的肌肉,淚水滾過僵硬的臉龐,落在自從那日後再沒有更換過的長衫上,淚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漸層的色澤昭示著女孩一次又一次的絕望。

「為什麼!」蘭芳淚如雨下,聲音沙啞,無力地抓緊衣角「我這麼地努力,每天的修煉都沒有落下,姐姐說的親和力也一直在練習,為什麼,為什麼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為什麼就是得不到回報?天啊!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請讓我知道我並不是沒有價值的!」

「天啊!你為何如此忍心?你為何如此無情?你為何要令恩愛的兩人生離死別?」

「蒼清,我好想你......」

「轟隆!」

晴天霹靂。


「老爺!有消息了!」

祖父慌忙將如同失魂女鬼的孫女從房裡拉出,稍微梳洗後將似乎已經失去自主意識的蘭芳帶到大堂。

「快說!」近乎一月的漫長等待,如今終於盼得花開,眾人衷心盼望能夠尋回那名天才少年。

「找到的是......一具屍體。」

蘭芳幾乎要暈倒了。

「但不是蒼少爺的,是那家店舖的女老闆。」

萬幸蘭芳在最後一刻穩住了身形。

「一次說完!」祖父察覺到孫女情緒的大起大落,不禁朝對方喝道。

「是是是。」屬下連連附和「在極北寒淵,有一組冒險隊從冰雪底下發現了一具奇怪的女屍,她不僅沒有應該的裝備,衣著也與當地人大相逕庭,經過排查後發現是本地的服飾,屬下派人去看了之後確認是那位與蒼少爺一同失蹤的女老闆。」

「只不過,這位女子的屍身實在是很詭異......」

「繼續說。」每個人的上半身都從椅子中向前探出,皆是一副快按捺不住的樣子。

「是,經過調查,她的死亡時間約莫在一月前,差不多就是蒼少爺失蹤的那日。到了那後,因未有足夠的保暖,她很快便凍死了。」

「但那老闆是如何在一瞬間跑到極北寒淵的?這實在匪夷所思。」

「蒼清呢?有沒有在附近找到蒼清?」蘭芳忽然打斷下屬的報告,近乎失聲的乾澀嗓音使人人都聽出了她的淒苦。

下屬咬緊下唇,殘忍地搖了搖頭,但很快補充道:「小姐別太擔心,沒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蒼少爺還......」

但蘭芳沒有聽完他的話,無視一道道憐憫的視線,如同幽魂般飄出了廳堂。


今日是蒼清的葬禮,鎮上所有曾受過蒼家與蘭家恩惠的人們都來追悼這位英勇率真的少年。

但蘭芳將自己鎖在房內不願離開,即使只是衣冠塚,她也不肯接受蒼清再也不會回來的事實。

失蹤的真相已被查明。

那是誰都不願降臨在自己頭上的幸運。

那是福靈大陸的天災。

時空穿隧。

時空穿隧發生地點、發生時間皆不明,可能如同此次在小店舖裡,也可能發生在眾目睽睽的大廣場。

每次的時空穿隧,會隨機發生在現場兩人身上,一人會穿越空間隧道,隨機出現在福靈大陸的某處。

可能是烽火連天的戰場、可能是軟玉溫香的青樓。

更可能是杳無人煙的死境。

但空間穿隧反而是兩人中更幸運的那位,若是時間穿隧,連人都再也見不到了。

時間穿隧從未有明確記錄穿隧者的下場,因為他們前往的是比現在更遙遠的過去抑或未來。

未來,無法得知;過去,難以明知。

即使有莫名人士忽然出現,當時的人們也只會當那奇裝異服、胡言亂語的人精神錯亂,怎麼肯認真聽他那番荒唐的言論呢?

從未有過時間穿隧者被找回的案例。

若蒼清穿越回不久前的過去,以如今蘭家興師動眾的程度,早就能得到他的消息了。

走訪了收藏大陸消息情報最廣的萬信樓,也沒有任何疑似蒼清的少年被記載於過去。

男孩,去往未來。

女孩,滯於現今。


這茫茫的天地間沒有蒼清的消息。

此時此刻的現在,少年並不存在。

他或許立身過往、他可能現身來日。

唯獨當今,他並不存在。

今生,不見。


蘭芳將自己打扮得比從前任何一刻都要美,仔細梳洗身體、穿上最美麗的服裝、曾讓蒼清呵護不已的長髮扎上一朵小白花,那幽香的蘭花香又回到她身上,侍奉的仕女們還以為小姐終於想通了,不再苛待自己了。

女孩哼著悠遠的調子,遣退兩眼放光欣慰看著她的僕從們,回到房內套上男孩留給她的定情戒指,對著斜陽仔細打量,嘴角噙著滿意的幸福笑容。

女孩戴上留存男孩庇佑的手鍊,輪轉身軀,花白的長髮飄逸,她的手好像被一隻溫暖的手牽起,腰好像被一隻纖細卻強壯的臂摟著。

女孩輕啟霜唇,悠揚的音色迴盪在鎮子裡,參與追悼會的人們聽了不禁淚流滿面,藏於字裡行間的椎心之痛彷彿自己也感同身受。

「蘭花啊蘭花、貓狗啊貓狗,感謝你們,向我獻上歡笑,我要追隨蒼清。」

「蘭花啊蘭花、蜂蝶啊蜂蝶,感謝你們,為我貢上蜜藥,我要追隨蒼清。」

「蘭花啊蘭花、雀鷹啊雀鷹,感謝你們,引我登上雲霄,我要追隨蒼清。」

七星手鍊放出耀眼的光芒,閉著眼的女孩並未察覺。

一曲唱罷,手鍊的顏色變得黯淡無光,好似隨著主人一同故去。


小作歇息的鳥兒被撲面而來的家貓嚇得從樹枝跌落,落到沾滿黏絲的蛛網。

慌不擇路的鳥兒衝入蘭花叢中,羽翅與足肢黏附上幾株花朵。

迷失方向的鳥兒振翅欲飛,卻因身上附加的重量而失去重心,一頭撞破窗紙,掉入蘭芳房內。

驚慌失措的鳥兒看見女孩伸來的手,發出高亢的鳴叫阻止了她,倉皇拍動翅膀逃出房間。

留下那幾片帶著醉人香氣的艷紅花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