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誰?

Oldchild | 2021-06-13 17:25:45 | 巴幣 0 | 人氣 23

連載中星之亞索蘭物語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為了不再失去不斷拚搏,為了守護摯愛而不斷前進,在一個「要救人就得泯滅人心殺人」的世界中渴望愛之人的反英雄故事。
最新進度 勇者VS猛虎

周遭溫暖無比,不只是因為自己身上蓋著的棉被而感到溫暖;全木質的屋頂、牆壁、地板散發著香氣,搭配橘黃色的暖色系燈光,讓人感到一絲溫馨與放鬆。

就像回到小六第一次畢業旅行時,當晚住宿的木屋一樣,那是我為數不多的一段快樂記憶。

我終於在有屋頂的地方醒了過來。

受到那樣的重傷後還能活著簡直就是奇蹟。

快速回想起在森林裡面被野獸追的經歷,我不禁瑟瑟發抖,那裡簡直就是地獄,也不是一場夢——身體確實感受得到疼痛。

待顫抖停止,我首先推開棉被確認自己的傷勢,本應分佈在全身的大小擦傷、撕裂傷竟然都癒合了,挫傷(瘀傷)紅腫的地方也都褪色消失了。只剩下傷勢較重的地方:開放性骨折的右手、被石頭重擊的右腹部還有繃帶與夾板穩定傷勢。

「醒了嗎?」

一個女聲在我身旁邊響起,應該是注意到我的動靜。

從聲音判斷,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把我救出那恐怖的森林裡的。

往傳出聲音的方向查看,一位有著俏皮可愛的貓耳朵的女性坐在床旁邊的椅子上揉著惺忪的睡眼,看就知道不是屬於地球上的人種。

對於眼前的貓娘,我一時驚訝,卻沒有一絲害怕。也是,畢竟已經清楚知道就是眼前的貓娘與另一名貓人救了重傷的自己,對於救命恩人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我偷偷打量眼前的貓娘。

她有著一頭褐色的過腰長髮,藏在睫毛底下清澈的褐色瞳眸,絞白的肌膚,整體來說——是個美女。

隨著視線向下游移——

喔,胸部大小大概……不行,對於恩人太失禮了。

她身著的服飾是非常符合印象中,幻想系異世界常見的中世紀民俗服裝,那種保守的米白色長連衣裙,沒有多餘的綴飾。

很親切,要是出現在宇宙飛船漫飛的未來世界裡,我才不知該怎麼辦。

(看來就是這個人照顧我到現在,她的黑眼圈都熬了出來。)

我打開許久滴水未進而乾渴的嘴向對方沙啞地問道,音調變得怪怪的:

「喔……嗨……請問…這裡是哪……?」

「噗呼,札克,你睡迷糊了。」

聽到這個陌生的貓娘這出乎意料地回答,我滿頭問號

『我們語言互通嗎?』、『札克?誰?』、『該不會,她在整我吧?』所有疑惑結合成一個狀聲詞:

「蛤?」。

「這裡是在卡特村的家中喔。哎呀,今天的天氣真棒。」

她拉開了窗簾,天空非但沒有陽光普照而是陰雲密佈,可是她卻覺得天氣很好。

(奇怪的女人……)

對我來說,眼前這名女性很奇怪——有著與自己不同的特徵,明明能聽懂對方的話語卻無法有效溝通,還覺得陰天是天氣好。

「那個…感謝你們幫助了我,謝謝。」

「嗯——怎麼這麼說呢?我們都是一家人,家人互相幫助是應該的吧?札克。」

(又來了……這女人一直再跟我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是在耍我嗎!?)

她不管怎麼看就是個好人。

但就是因為我跟她的對話完全對不上電波。

然後她回答的內容、態度、語調,就像對著自己熟悉的朋友一樣、甚至更之上的關係。

這份親切反而讓我感到詭異、或更之上的恐懼。

尤其是她還一直稱我為『札克』。

『札克』……這怎麼想都是人名吧?必須要搞清楚,不然根本無法與她繼續交談下去——

我終於忍不住指著自己開口詢問:「那個……妳說的札克該不會是指我吧……?」

「全村只有你叫做札克喔,不然會是指誰呢?」

貓娘肯定的反問讓我緊張地吞了吞口水,雖然嘴裡什麼都沒有。

她拿起床邊櫃子上的水壺到了杯水,同時接著說:

「你今天很奇怪。」

「等…」

「你昨天進去森林裡面後就不見了,所以這幾天大家都在找你。而且今天的你很奇怪唷,平常你不小心惹出麻煩的話,都是先道歉才對,怎麼今天醒來是先道謝呢——雖然也沒什麼不好。」

「等……」

沒給我發話的機會,她又繼續自己的談天闊論:

「為了找你,有很多人都放下手邊的工作去找你喔!等你傷好後,你要好好~~的去向他們道謝才行喔!」

就像較年長的姐姐對著弟弟說教一樣,手指比畫著說的口口是道。

「話說,你昨天都在森林裡做什……」

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強行提高音量提問,

「給我等等!妳到底在說什麼啊!?為什麼妳一直叫我札克!咳咳咳……」

在口乾舌燥的情況下大吼,免不了痛苦地猛咳。

但達到期望的結果。

「姐姐會好好聽你說的,所以請慢慢說不要急,因為『札克』你的身體還沒回覆道能大聲說話的狀態。」

「你聽好了,我叫做…我叫做…叫做……咦?」

話語突然斷歇。

我的名字是…想不起來……

我抱頭沉思,雖然這樣也不能讓思緒更清晰。

為什麼,我明明知道我是從地球來的,也記得以前的經歷,偏偏是名字…想不起來。

每次只要想要從經歷摸索自己的名字,腦袋就會一片空白,還會伴隨劇烈的耳鳴。

這讓我感到困惑,腦袋像是要爆炸一樣。

注意到我苦惱的神情,她遞過來一杯剛倒的水。

「來,喝點水讓腦袋清醒一下吧。」

接過水我震驚了,但不是對於這杯水的組成,而是透過水面的倒影發現了事情的蹊蹺。

水面反射著握持著水杯的人影,理論上應該要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但在水面上顯現的卻是「別人」。

水面中的人,沒有純粹的黑髮、沒有烏黑的雙眼,臉頰兩側也沒有耳朵——

一頭蓬鬆的棕色短髮,但並非全是棕色,在左耳處有著一大塊只有黑色毛色的區域;兩側的耳朵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頭頂兩處跟眼前貓娘一樣的三角貓耳;烏黑的眼睛化作一圈金輪,圍繞著中間的豎狀瞳孔。

眼前的怪事使我的手焦慮地不停發抖,接著水杯就這麼晃掉到地上,但杯子沒有碎掉,只有水灑在腿上而已。

為什麼?

倒影裡面不是我。

「札克!你還好嗎,身體怎麼在發抖呢?」

少女連忙從圍裙的口袋中拿出手帕幫我擦乾身上的水。

沒有時間理會眼前陌生的女孩在自己重要部位上來回撫觸的快感,我只是將臉埋進左手的掌心中。

我幾乎就快崩潰大叫。

這具身體不是我的!?我本來的身體呢?這具身體又是怎樣,發生什麼事了?我到底是誰?

左手從臉頰緩緩摸到頭頂,確定本來應該在臉頰側邊的耳朵跑到了頭頂兩側。

又仔細看了看自己還能伸直的左手,才發現指甲變得非常尖銳。

再偷瞄自己身旁的少女身後那很多戲的尾巴,但受限於傷勢,沒辦法確認自己身後是否也有同樣的物件——

照理來說肯定有。

我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情緒。

(會不會想不起自己的名字跟交換身體有什麼關聯。我記得腦袋理論上來說是存放所謂「靈魂」的地方,也就是說……)

(因為交換了身體,所以我的腦袋出了問題嗎?)

(可是理論上,靈魂真的能交換嗎?不對!光是來這邊就已經不是科學能解釋的範圍了!媽的,過去拚死拚活讀過的書根本派不上用場!!我知道了現在自己的靈魂不是存在於本來的身體裡,而是存在於一位貓人——這個叫札克的人的體內。)

眼下我只有兩個選擇:

"一、堅持自己是不是札克的事實,但後果不知道是什麼。"

"二、假裝自己是因重傷而失億的札克混入這個世界。然後了解這邊的世界,慢慢找到回去的方法。"

在經過一番的掙扎後,只能選擇成為『札克』這個人——選擇什麼的從一開始根本就不存在。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