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32 令人厭惡的氛圍(上)

空想能手 | 2021-06-13 14:43:06 | 巴幣 6 | 人氣 77


  鎖鏈的聲音越來越大,緊接著被鐵鍊銬在一塊、一排穿著乾淨的布衣,並且沒有鬍子的年輕人及中年人走了出來,總共十個人,看來這應該就是第一頁的那些農奴。

  不過當這支十人的隊伍完全走出走廊後,後面又另外有第二支銬在一起十人的隊伍跟上,並且同樣的也都是男人的布衣隊列,看來恐怕是第二頁上的農奴。

  直到第四隊剛冒頭,最早的第一隊才站在了舞台最靠前的位置上,供台下的人們查看。

  主持人這也才開口說到:「那麼事不遲疑,就來開始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吧,我想農奴這種東西應該很少人會有想單獨購買的人選吧,所以之後這整批人將會一起販售,底價是八枚金幣起跳,不過在拍賣開始前有一個條件需要補充—。」

  「那就是購買第一到第十六頁上的所有奴隸時都要額外簽署一張不會任意虐待奴隸的魔法契約,不遵守的話就會得到契約上相應的懲罰,雖然我知道各位大人想對奴隸好的難處,但是就是因為接受了這樣兒戲一樣的條件,今天我們才會多出一個高品質的商品,還希望各位能多多包涵。」

  「哈,竟然要我們善待奴隸?憑什麼我不能隨意對待自己的財產啊?還真是有著天真想法的傢伙呢。」鄰桌的一名五、六十歲的身穿華麗衣著的壯碩男性,一手撫摸著自己的山羊鬍,另一支手則穿過一名戴著項圈的女性奴隸的腋下,直接撫摸著那名女奴隸的胸部,並且略帶猥褻的笑了笑。

  如果只有他一人是這樣的話那倒還好,但是周圍大部分的貴族和商人也都大笑著應和到,就足以看出這種情況才是這個世界上層社會的人們的正常思維…奴隸制國家果然很可怕。

  「然後呢,主持人啊,我現在有個問題想問你。」那名五、六十歲的男性把手從女奴隸的腋下抽了出來,壞笑著說到:「契約上只有我本人和家人不能對他們施行暴行而已吧,不會我還有保護他們的責任吧?這樣都可以稱作奴隸的奴隸了吧。」

  「您說的沒錯,敏切公爵大人,我們當然不可能要求您保護好這些奴隸,最多只有要求公爵大人您不能把他們送向明顯是送死的地域而已。」主持人恭敬的說到。

  敏切公爵大人?菲洛利斯王國四大公爵之一?沒想到這種小型拍賣會也會有這種大人物出現。

  「哼~行吧,那我知道該怎麼整了,你可以重新開始囉,啊對,開始的時候直接當作我已經喊了底價吧,就這樣。」敏切公爵用隨意的口吻說著,又把手穿過了女奴隸的腋下,一手揉捏著,另一支手則稍稍抬起,叫來了他身旁護衛他自己的一名穿著比基尼鎧甲的女戰士,就這樣把剛才抬起的手摟上了那名女戰士的腰。

  「好的,非常感謝您。」主持人向敏切公爵低頭後,接著說到:「那麼各位還有問題嗎?……沒有的話就要開始競拍了。」

  看到都沒有人回話後,主持人說到:「好,那麼競價開始,公爵大人剛才喊了八金幣,還有人要加價嗎?八金幣?八金幣?」

  下面一片死寂,或許單純只是大家對農奴多半都沒什麼興趣,再加上對方可是公爵,為了這種奴隸把自己出的價錢壓在公爵之上似乎是沒有人想做的危險行為。

  「八金幣?好,成交。」主持人敲動了木槌,之後幾名看起來是拍賣會場工作人員的人就把台上的男奴隸們帶下了台。

  很快的下一批人就進了會場,那是一群外貌不出眾的中年婦女,也就是目錄上的第九頁到第十六頁吧。

  「她們和剛才那群男人是同個村子的人,可以用來當作家裡的雜工,那麼底價同樣是八金幣,有人要出價嗎?」主持人問到。

  這時我聽到了鄰桌的敏切公爵把嘴巴貼近女戰士的耳朵,不久,女戰士就臉頰微紅的舉起了牌子。

  「好的,敏切公爵大人喊了八金幣,八金幣?八金幣?還有人要加價嗎?八金幣?……好,八金幣成交。」主持人再次落槌,那群中年婦女也就這樣被很快的帶下了台。

  「好~的~想必各位都覺得現在的拍賣很無聊了吧,感謝敏切公爵大人替我們迅速地解決了無聊的時光。」主持人滿臉笑意的看著敏切公爵說到。

  一些貴族和商人也立刻對敏切公爵奉承,這也讓敏切公爵轉過頭來得意的笑了笑,摟住女戰士腰部的手稍稍抬起,擺動了一下,示意他們不用謝之後,就把手放回了剛才的位置。

  然後敏切公爵對主持人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繼續進行。

  「咳咳,那麼現在就開始拍賣下一個商品吧,接下來同樣會一頁一頁的同時拍賣,如果有中意的對象可以提出單獨購買的要求,我們會就會把他額外分出來進行競價,如果沒有特別要求的話,那我們同樣會以每一頁為一批的形式來進行販售。」

  「那麼,首先登場的是被捕抓到的盜賊團的其中一小部分的人,因為他們已經成為奴隸,按照律法,成為奴隸之前的所有罪狀都將不會再被追究,雖然大的盜賊團可能會用這種方式來洗掉自己的罪刑,不過這次的不一樣,只是很普通的被商人的護衛捕獲的小型盜賊團而已,就算他們還有其他人倖存,能贖走他們的人大概是不可能存在的吧,各位想買回去執行正義或是放走他們都可以…有人想要單獨購買的嗎?」主持人看到沒人回應之後,便把手比向台上的四人,接著說到:「那麼底價兩枚金幣,競價開始。」

  這次就連敏切公爵都沒有參加競拍,就只是一臉無聊的揉捏著身旁二人的身體,然後一口一口地吃著女奴隸向他餵食的食物。

  「沒有人嗎?真的沒有人嗎?那麼本次也流拍啦,那麼就已經是他們第三次流拍了呢,那已經可以把他們帶去『那個地方』了呢。」主持人帶著些許戲謔的語調說到。

  喔,看來這就是奴隸一直都沒有人買的最終結果啊…雖然不知道是哪裡,但是那裡絕對會是需要大量消耗廉價的人力資源的地方吧。

  「『那個地方』是…?」我小聲的詢問身旁的懷亞特。

  「每次都不一定,運氣好的話就是送到鬥技場或是新格爾芬帝國的極北軍團,至少還有一絲活下來的機會,最糟糕的話…就是被賣到那些研究者手裡做為實驗品吧。」懷亞特回答到。

  嗯,跟我想的差不多,都是很危險的地方,尤其是落入那些研究者手裡,說不定會生不如死呢。

  就在我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緒—

  「給我聽好了!野蠻自私的菲洛利斯野人們!別以為給我套上一個奴隸項圈就能讓我屈服!我可是光榮的席諾斯騎士!想讓我聽從你們的命令就只有把我變成屍體在自己動手擺弄這條路!席諾斯榮光不滅!『席諾斯王國』萬歲!」這樣吼叫著的人是剛才上台的下一批奴隸中的一個,他用自己目光如炬的掃視著台下的人們,並高聲吶喊到。

  看到他臉上明顯把臉割裂開來的嚴重疤痕和胸口上彷彿被什麼東西炸過的大面積傷口後,我想起了這個人可能的身分,於是重新打開了目錄,翻到了那個席諾斯游擊隊成員的那一頁上,感覺應該就是他沒錯了。

  「哎呀,這麼說你很勇囉?」主持人笑了笑,並掛著笑意說到:「好,『閉嘴』。」

  「我是不會…!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喊話的男子脖子上的奴隸項圈發出藍紫色的閃光,電流瞬間竄流到他的全身…這就跟愛爾莎差點暴露我是異世界人時一樣啊,奴隸果然是不能違反主人的命令的,也難怪這個世界的貴族這麼肆無忌憚。

  只不過跟愛爾莎只是一瞬間浮現出電流不同,奴隸項圈的光亮完全沒有減弱,這也讓電流不斷地穿過男子的身體、燒灼著他的皮膚,很快的,坐在算是前面的位置的我就聞到了明顯的燒焦味…。

  「您看起來並不害怕呢,看來您應該也讓奴隸受過懲罰了呢,真是意外。」裘德饒有興致的說到。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打算辯解時看到了懷亞特有些吃驚的視線,瞬間就變得難開口起來。

  「喔,那就是養奴隸的新手常會碰上的問題呢,如果設定的制約太多或太廣,就會很容易觸發項圈,所以命令設定最好越少越好,不然條件太容易觸發的話,可是會常常聞到烤肉香的。」裘德輕輕搖晃著高腳杯,啜飲了一小口後,接著說到:「尤其是這種品質不上不下、地位尷尬的奴隸,他們的奴隸項圈可不會偵測生命體徵呢,只要奴隸的主人沒有讓項圈暫停放電,那麼直到死亡,項圈的電流都不會停止。」

  在裘德細細解說的時候,那個男子在堅持挺立了數百秒後才終於兩眼一翻倒在了台上,明明愛爾莎才兩三秒就暈倒了,這個男子也太能撐了吧…。

  在男子終於安靜下來後,主持人這才揮了一下手,奴隸項圈的電流這才終於停了下來,很快的,拍賣會的工作人員便上台把那名男子抬走,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之後兩、三個派賣會的工作人員拿起短魔杖在空中揮舞了一陣子後,這股焦臭的空氣才被風魔法驅散。

  主持人這才捏著自己海苔般的小鬍子賠笑著說到:「很抱歉,奴隸教導不周,讓各位見笑了,只是考慮到很多客人最喜歡讓強大的意志屈服,所以才沒有讓精神系的魔法師先破壞他的抵抗意志,現在他已經送去後台治療了,那些電流還不足以致死,還請各位安心競標。」

  「那麼,想必各位也都知道這位勇士的強韌之處了吧?這位勇士可是沒有風耐性或閃電抗性的男人喔,他卻能在這種電流下持續堅持一百多秒,怎麼樣啊各位…你們的嗜虐心有沒有稍微的激起一些漣漪啊?我懂喔,我懂各位都在想些什麼?」主持人露出殘虐的壞笑,看向了台下的貴族和富商們,並有意的稍微停頓,不再言語,等待著台下人們的回應。

  「還等什麼!單獨競拍啦!」不知道是誰先說了這句話,台下的氣氛立刻沸騰起來,許多的人露出了和主持人相似的表情,也有一部份似乎已經幻想到了什麼美好的事情一樣,露出讓人發寒的陶醉笑容…這裡的人難道都是怪物嗎?

  我的肩膀打著顫,和周圍的情緒有著明顯的溫差,但是要我為這種事情裝出興奮的樣子真的是太可怕了…我有點想離開這裡了。

  「好~的~那麼如各位所願~現在開始對這位前席諾斯勇士的單獨競拍!底價為金幣一枚!現在—開始競拍!」主持人的木槌在桌子上一敲,那一瞬間,一個後方座位露出陶醉笑容的女人舉起了牌子。

  「喔喔,剛開始就是高價啊!金幣五枚!金幣五枚!現在的價格來到了金幣五枚!還有人要出價嗎?還是就這樣決定買家了呢?」主持人用高亢的語調炒熱著氣氛,很快的,我後方的鄰桌,一個禿頭且滿臉油膩的大叔看相那名女性的方向,一邊喘著氣,並露出噁心的笑容舉起了牌子。

  明明沒有必要,卻還是自己出聲喊到:「嘿嘿嘿…八…八…八枚金幣,嘿嘿嘿,我出八枚金幣。」

  看來這應該是針對那個女人的惡意競價啊……唔…算了,什麼都不要想了,感覺在這種氣氛下緊張的快要吐了…。

  「十枚!」很快的,某處不是這兩人的人發出了聲音,大概也舉起了牌子。

  「十一枚!」「十二枚!」「嘿嘿嘿…十五…十五枚喔。」聲音此起彼落的從人群中傳出,而我則埋首於品嘗自己面前的料理。

  最後,那個不在場的男子被以二十五枚的高價賣給了那位油光滿面的大叔。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