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四十七章 送給別人的東西,哪有人還要拿回去的啊!

Mouse | 2021-06-13 12:00:01 | 巴幣 4 | 人氣 54


  光陰似箭,今天是我滿十八歲的生日,也是我繼承卡雷斯子爵的日子……

  大殿內,各個家族聚集在此,每個人都在等待授予儀式開始,而我也是其中一人。只是沒想到,授予儀式會選在今天舉辦,剛滿十八歲就繼承爵位,是巧合還是註定我一成年就要擔起家業。

  「瑞德。」

  後方傳來低沉又柔和的嗓音,接著一名男子走到我身旁。

  「亞瑟,你來啦。」

  亞瑟點了點頭,神情顯得焦慮道:「瑞德,你真的要交接給我嗎?真的不考慮其他人嗎?托特或奇爾都是比我還要厲害的人,把騎士團給他們管理反而比較好吧!」

  「亞瑟,我知道托特和奇爾很厲害,但管理一個組織不只要厲害,更要會統合管理眾人。以我這幾年對你的觀察,你比他們更適合接任騎士長。當初里拉要我擔任時,我也向他推薦你,但他認為你還不行,堅持要我接任。我推不掉只好答應,但現在換我退位了,我當然要交接給我屬意的人。」

  「但我確實如里拉騎士長所說,我既沒有你們強悍,也沒有讓人誠服的能力。誰會想給我管?」亞瑟皺著眉頭,喪氣地說著。

  「你當然有!」我輕拍亞瑟的肩膀,淺淺笑道:「亞瑟,你不要看輕自己。在我看來,你比他們還厲害,雖說沒有強大的能力,但你有一顆關懷他人的心,這點比任何人都還要棒!」

  「但歷任騎士長都是騎士團內的佼佼者,我並不是……這樣不會違反團規嗎?」亞瑟遲疑地看著我。

  我仍帶著微笑說:「不會啊!會的話,在我宣布要你接任時,早就一堆人反對了。連你說的托特和奇爾也都贊成你來接任,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就接下騎士長的職位,盡我所能管理騎士團。」亞瑟仍帶著憂愁,淺笑著。

  「別擔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將騎士團管理的比我還要好!」

  我拍拍亞瑟的肩膀,輕抹微笑。他也同樣對我輕笑著。

  時間一到,外頭的鐘聲噹噹敲響著,大門便立刻關起,接著侍衛便高喊道:「國王陛下駕到。」

  所有人立刻朝向前方,國王陛下便緩緩走向大椅,身旁跟著大臣及大主教,接著國王陛下坐在大椅,大臣和大主教則站在左右兩側,一同見證這場授予儀式。

  接著侍衛便喚起各個家族名號,叫喚到的人便上前接受授予。而我得先卸下騎士長的職位,才能接任卡雷斯子爵。

  根據史亞瓦瑟王國的律法,一人只能擁有一個爵位,而騎士也算爵位之一,雖排名在最下面,但仍算貴族爵位的一種。所以我若要繼任子爵,就要捨棄騎士長的職位。

  「卡雷斯家族,羅索‧卡雷斯子爵,瑞德‧卡雷斯上前。」

  侍衛一喊,我立刻隨父親上前,單膝下跪在國王陛下面前。

  「羅索.卡雷斯子爵,請將您的戒指交出。」大臣遞出一個鐵盤上方用一塊紅布蓋著,並以親和的嗓音向父親說道。

  「是。」父親點了點頭,拔下戒指輕放在鐵盤上,大臣接著看向我,同樣以親和的嗓音道:「騎士長,請您拔下騎士長的徽章,並請您交出令牌。」

  「好的。」我便拆下徽章輕放在鐵盤上,接著拿出令牌同樣放在鐵盤上。

  大臣往後退了一步,低頭向國王恭敬道:「國王陛下,可以開始了。」

  國王陛下微微點頭,接著起身拿起大主教手中的長劍,輕輕敲打我的左肩。

  「瑞德‧卡雷斯,我授予你子爵的身分,從今日起,你就是卡雷斯子爵。」國王陛下語氣雖顯得嚴肅,但仍感受到些微的溫柔。

  「是。多謝國王陛下。」

  我牽起國王陛下的手,輕吻他的手背,象徵我對他的忠心。

  接著國王陛下拿起戒指,柔和的嗓音道:「手伸出來。」

  「是。」我便舉起左手,讓國王陛下為我戴上戒指。

  看著戒指上的紅寶石,我不禁想著,戴上這枚戒指後,我就不再保有自我,一輩子都要受卡雷斯一族的掌控,不論做什麼都要以家族優先,不能再做自己喜歡的事,也不再擁有自由了……


  儀式結束後,父親帶我到處交際,將我介紹給各個名門貴族。尤其是與王室親近的貴族,更是要我多跟他們接觸。

  光是一個早上,就認識了上百位貴族,要我一次記住所有人也不是什麼難事,但就是不想把記憶力花在這些人身上。

  「瑞德,我先回去了。你再多跟那些貴族打好關係,對你將來會有幫助。」父親拍拍我的肩膀,面色仍顯得嚴肅。

  「是!我知道了。父親慢走。」

  父親點了點頭,接著看向一旁的侍從說:「史卡雷特,你陪在少爺身旁。」,接著看向我說:「瑞德,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卡雷斯子爵。既然是貴族,身邊自然要帶個侍從幫你處理大小事。現在就讓史卡雷特跟在你身旁,替你處理各種事務。」

  「是……我明白了。」

  唉……還以為可以再享有一些自由,結果馬上就派人跟在我身邊了……

  「多認識幾個人,對你只有好無壞。知道嗎!」

  「是。」

  父親不停督促我要認識那些人,但那些人各個都是精明狡詐的人,多認識他們對我真的只有無壞嗎?

  「史卡雷特,好好照顧少爺。」父親看向侍從眼神同樣銳利,讓侍從嚇得頻頻點頭應允。

  父親再看了我一眼,便帶著總管離去。

  我望著前方,見父親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才安心下來,拍拍胸脯道:「終於走了……」

  「瑞德少爺,您臉上都是汗,小的來幫你擦乾,以免您著涼。」

  史卡雷特拿起手帕輕輕擦拭我臉上的汗水,看著他溫柔的眼神,雖不滿父親把他安排在我身邊,但至少是從小照顧我到大的人,應該比較能信任。

  「史卡雷特,我還不習慣有人跟在我身旁,你可以先離開一陣子,然後等晚宴結束,我們再一起回去嗎?」

  「這……」史卡雷特低著頭,猶豫了一會,接著抬頭看著我說:「瑞德少爺,您現在已經是卡雷斯子爵,如果身旁沒有侍從陪著,不是會讓人看笑話嗎?」

  「誰、誰規定貴族身旁就一定要有侍從陪!我就不喜歡有人跟著我,所以你不想幫我這個忙?」

  「沒、沒這回事!小的願意幫您,只是……」

  看他猶豫的神情,似乎是怕被父親責罵。如果因此害他被父親責罵也不好,有什麼方法是能讓我獲得自由,他又不會被責罵呢?

  「不然這樣好了。你去城下那間麵包店,然後買剛出爐的麵包,之後送到莉塔那裡。可以嗎?」

  「可……可以。但從這裡買完過去,再回來就已經是深夜了。這段期間,留您一人在這裡,老爺知道恐怕會責怪小的……」史卡雷特直皺著眉頭,面露擔憂看著我。

  「放心!我不會跟父親說,等你回來,晚宴也差不多結束。我們在一起返回宅邸就沒事了。可以幫我這個忙嗎?」

  「好的。小的知道了。」

  我點了點頭,雖然在宅邸時常聽他喊小的,但現在突然跟在我身邊,開口閉口都是小的,有點能理解蒙特的感覺。

  「史卡雷特,我們獨處時,你就以「我」來稱呼自己,別說小的了。聽得不太習慣,可以嗎?」

  「好的。瑞德少爺。」

  他總算笑了,剛才都苦著臉,終於展露微笑了。

  「那就拜託你了!」我拍拍史卡雷特的肩膀,他也點了點頭回應我。

  「瑞德少爺,我一定會完成您交代的事。」

  「謝謝你。」

  看著他的笑臉,總覺得如果是他跟在我身旁,應該也不錯,至少不會管東管西,限制我的行動。

  「瑞德少爺,我先走了。」史卡雷特向我行禮,便快步離去。

  「終於有自由了!再來就是等晚宴開始了。」

  我走出大殿,在迴廊走了一會,看到右方的草坪有放置石桌椅,便往石桌椅走去,坐在石椅上稍作休息。

  「卡雷斯子爵……今後就要背負這個稱號了。子爵、伯爵、侯爵、公爵……爵位真有這麼重要嗎?為何父親堅持要晉升上位呢?」我看著左手上的印戒自言自語。

  「瑞德!」

  遠方傳來熟悉的喊聲,我抬頭一看,果然是他來了。

  「蒙特。」

  「恭喜你成為子爵。」

  他帶著笑容向我祝賀,但我完全不覺得,這是件值得祝賀的事,反而覺得是壓力的開端,臉上也不自覺顯露出來。

  「蒙特,謝謝你。」

  「你怎麼感覺不太開心,你不想當子爵喔?」他直望著我,臉上滿是疑惑。

  雖然很想回他「對!我不想當子爵。」,但如果這樣回他,反而會讓他問更多問題,只好先否認到底。

  「沒有。可能早上隨父親四處拜訪,有點累了。」

  「是喔。辛苦你啦!對了!這個給你。」他從背後拿出一個略大的紙袋放在我腿上。

  「這是什麼?」我看著紙袋面露疑惑。

  「你打開就知道了。」他雙手放在背後,淺淺笑著。

  我打開紙袋一看,裡頭裝著一個不合時節的東西,接著拿出他所送的物品。

  「你怎麼突然送我圍巾?」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然後你又再今天繼任子爵,這麼值得慶祝的日子,當然要送你點特別的東西!」他搓了搓鼻頭,靦腆笑道:「這可是我自己織的喔!」

  「好……謝謝你啊。」

  我看著圍巾想起兩年前,他這麼努力織著圍巾,就是等到今天送給我,但為何要選在這種大熱天送上毛線圍巾?

  「你不喜歡喔?」他不解地看著我。

  「沒有!我沒有不喜歡!只是……這種大熱天,你為什麼要送毛線圍巾當賀禮?」我遲疑地看著他。

  他則彎起那雙一字眉,翹著嘴,語氣顯露不悅說:「又不是要你現在用!只是剛好織好了,就順便當作禮物送給你。」

  「這樣啊……還是很謝謝你,蒙特。」

  「你感覺好像不是很喜歡耶!不喜歡的話就還我,我拿去送給瞳瞳!」

  他發起脾氣,伸手要奪回圍巾,我立刻以雙手護著不給他拿。

  「蒙特!送給別人的東西,哪有人還要拿回去的啊!」

  「不然你一直嫌!」他直翹著嘴,語氣仍顯得不悅。

  「我沒有嫌!只是疑惑,為什麼你要現在送這個。」

  「所以你喜歡這個禮物嗎?」他再次問道。

  「喜歡,我很喜歡!」我用力點著頭回答他。

  「喜歡就好。」他聽到我的回答,立刻顯露微笑。

  看著這樣的蒙特,我不禁想著。

  都十五歲了,還是跟以前一樣幼稚,動不動就愛生氣,以後繼承王位還得了!

  「對了,晚宴你會參加嗎?」我好奇的問著。

  一說到晚宴,他立刻收起笑臉,面無表情說:「會啊!怎樣?」

  「真難得!你居然會主動參加晚宴。」我雖知他不是自願,仍故意調侃他。

  他臉色又起了變換,大聲說道:「不是主動,是被迫參加!」

  我就知道是這樣,還真難為他了……

  明明不愛參加宴會,卻因國王陛下的命令,被迫作自己不喜歡的事,就跟我的處境差不多,我也漸漸能理解,他為什麼會對人這麼冷漠的理由了。

  「原來如此。那你先去換衣服,再來參加晚宴吧。」

  「嗯。待會見。」他皺著一張臉,有氣無力的說著。

  看著這樣的他,我也只能拍拍他的背,給予他安慰了。

  目送他遠去,我便起身前往晚宴會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