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三三

黑霧 | 2021-06-13 10:11:59 | 巴幣 8 | 人氣 42


  「我希望你能夠誠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即使那很可能涉及『約定』,但也請你以我能夠理解的方式來說明。」美妮在提出真正的問題前,希望先確認「未知」的反應。

  「我無法做這種約定,只會視乎問題給予適當的答案。」只是「未知」的反應只會依從規則反應——把美妮這種特例擺放在外的話。

  「一如以往嗎……總之要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還是用特殊身分試著鑽漏洞吧。」美妮在還未提出之前就先動起歪主意,倒和要不要臉沒有關係,對她來說弄清楚答案比其他一切都來得重要。

  「好吧,那我問了。」美妮吁了口氣,她確認四周狀況還算安全後才接續想:「關於與你超過一定深度的連接之後,除了精神部份的融合外,應該也有物理上,也就是改變身體構造的部份吧?」

  「無法肯定或者否定。」

  「並非無法回答,而是連你也不知道的意思嗎?」美妮輕皺著眉頭,她倒沒想過會得到這麼模稜兩可的答案。

  「肯定,與對象連接,邁向融合的過程會達至如何的狀態,根據過往的經驗存在無數可能,這甚至取決於個體的差異。」

  聽到「未知」坦率的回應,美妮認真地仔細分析,可是越想越覺得這番話不對勁,雖然她聯想到的可能有點像是咬文嚼字,但基於與「未知」的交流是在意識層面,說實在美妮也不知道雙方是不是在使用「相同的語言」,換言之她聽到的那番話所使用的詞語很可能存在著特殊意義。

  對此美妮也不需遲疑,當然是想盡辦法去釐清:「我知道不只是融合,單純的連接都需要符合一定條件,但個體的差異……所指的該不會是就算完全符合相同條件的兩人,融合後得出的結果都會不一樣?」

  「這提問的先決條件不存在任何可能性,『絕對相同的條件』不可能存在於不同的個體上。」

  「那我換個問法,與你融合的那個人若果拒絕被改造,那就會維持原樣嗎?」

  「無法肯定或者否定,真正的『融合』是全新的存在……」

  「你們沒有試著去推測結果?」

  「那是沒有意義的事,我等接受任何結果,成為更好的存在即是我等的本能。」

  「嗯……」美妮之所以沒有立即回話,是因為她隱約覺得這番話存在著疑點。

  在上一次交流中,美妮曾經被告知她不符合「融合」的資格,先不說資格到底是什麼,但既然存在著某些「未知」知道的條件,換言之他們對最終結果是有一定期待的,雖然聽起來有點強辭奪理,但不完美的「融合」應該也是一種結果。

  「不,又或者,只是沒達成條件的『融合』,不屬於一種全新的存在,所以遭到他們否定?而只要是全新,『更好』的存在,就算變成怎樣都可以?」美妮認為繼續糾結這一點似乎也不會得到結果,比起這種像是哲學或者概念的研討,她決定把對話的方向轉向現實層面,再透過客觀的判斷來得出自己的答案,「那麼我想確認一件事,你現在能不能感覺到『藍蝶』的狀況?」

  「肯定。」

  對於「未知」迅速回答這一個問題,美妮不得不說她相當意外,畢竟這等同透露了「未知」確實有與其他個體即時交流的能力。

  儘管從以往的對話中能夠知道「未知」很可能是一個集群,存在著某個決定母體,又或者是所有個體形成一個集體意識,但到底是容許每個個體以某個基準進行判斷來反應,抑或透過即時討論得出共識,還是請求母體取得答案,這些都是無從判斷。

  不過如今既然知道「未知」雖然是蠢得不與其他存在連接就無法知道外界狀況的生物,卻是擁有某種像是超能力的手段相互溝通,若然把每隻「未知」視為一個終端,實際上只要其中一隻「未知」成功與其他存在連接,則會同時成為這個集群的耳目,如此一來就有種利弊交換的感覺。

  「況且最重要的是,這種能力恐怕是無條件限制的吧?可以想像能夠利用的話有多恐怖……不,厲害才對,例如之前蒼藍深入地底時,如果能夠透過『未知』的交流來聯繫的話,就不會等到這麼晚才出動救援,一早就能夠知道狀況了。」美妮想著想著不禁往如何利用的方向去想,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畢竟狀況不容許她探討太過遙遠的事。

  「那麼你應該知道,藍蝶的身體出了什麼狀況吧?」

  「無法理解『出了什麼狀況』所指的是什麼,目前藍蝶身體狀況良好,唯有精神狀態頗為萎頓,那是長時間深度連接所致的結果,只需要休息……」

  「你的身體狀況良好定義是不是怪怪的?蒼彈有報告說,藍蝶目前的左手和右腳都『沒了』。」

  「否定,藍蝶的雙手與雙腳皆『健全』……」

  「唉……我們的對話還真是在平行線上。」美妮覺得自己大概是受到連接的影響,劇痛即使能忍受,精神的損耗還是頗大的,直至這時才察覺到問題所在,「在你的定義看來說不定是健全,但在人類來說,不是人類手腳的形狀就不算了,好嗎?」

  「了解,會更新人類這條知識項。」

  「所以你承認了?」

  「肯定,基於當時狀況,個體N223658為了提供最適當的支援,根據藍蝶的想法改良了身體,讓其得以發揮更大的戰力。」

  對於「未知」以這般正面的說法來解釋藍蝶的部份肢體失去人類外形的事實,美妮已經不會感到意外了,況且這剛好與之前「個體差異」的理解能夠連繫上。

  當時與「擬態者」戰鬥時,美妮隱約有種感覺在精神及肉體的雙重意義上失去自我,但一心只為了消滅「擬態者」的她,卻成為了一意維持住自我的關鍵,又或者說她的戰鬥風格加上狀況讓她得以保留住人形。

  也許,藍蝶面對的狀況不一樣,導致了如今的結果。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