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新楓之谷】《符》- 00

白井芹子♚ | 2021-06-13 04:59:15 | 巴幣 2 | 人氣 61



 00

  「我想妳現在應該一頭霧水,甚麼都不知道吧。那麼,妳最需要的就不是旁人的那些得不到答案的質問,而是一杯溫暖的熱巧克力,和舒適的沙發。我們十分歡迎短暫停留的旅人,也歡迎妳停留到妳找到被隱藏在過去的真相。」
  「要是不知道可以去哪裡,要不要留在這裡?」
 

 
  自村長對她說出那番話後,大概已過去了五來年。而我作為協助她生活的人,也住在她隔壁有了五年。然時間這個概念在這個小村莊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多數人都是維持著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唯有作為戰力守護村莊的守衛有比較多的機會認識到夜晚的維多利亞島。因為晚上會是魔獸們的活躍時間,一般來說作為守衛是不用參與日落前的事務的。
 
  不過偶爾也會有,像是現在這樣敲開清晨,將人從睡夢中拉醒的一天。
 
  「妳還在睡嗎,符?」
 
  雖然有些睡眼惺忪,但聽見了我的提問,符仍然是眨了眨眼睛,試圖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慣於面對黑夜的雙眼重新適應光亮。她坐在沙發上──無視我們無數次的勸戒,告訴她有床要用,不要總是睡沙發──對著我搖搖頭,因為剛醒而有些沙啞地告訴我她醒了。
 
  「如果妳還要睡就去睡吧,打擾妳了。」
 
  符站起時發出的聲音實在太大,連老舊的木門嘎吱關上的聲音都被蓋住,逼得我重新推開門回頭去看她。她已經站在門口,儘管衣服有些凌亂、頭髮也沒經過梳理,仍是用一雙紅色的瞳孔盯著我看,一副就是要跟著我走的意思。
 
  「需要我幫忙?」
 
  我嘆口氣。「不是什麼大事,我可以去找奇托卡……」
 
  從門的另一邊,有比我的手勁更大的力道將木門啪地推開。因為距離拉近,我能夠清楚看見符的臉上有著睡眠不足的疲憊,還有一絲墨黑色的黑眼圈掛在她的眼袋上;與之相反的卻是從她眼裡透出的堅決。她今天就是得跟了我,而我並不感到意外。
 
  也許這就是奇托卡讓我來找她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我向她提出的請求她總是會照單全收,不論她的身體狀況為何;儘管她也不太會拒絕別人的請託,但面對我的,她就是能夠不論前因後果、甚至連要做什麼都不問就先行答應。有時我不清楚要怎麼面對這麼主動的她,有時我又覺得有她在真好。
 
  我無奈地笑。符疑惑地微微歪頭。如果她是隻柴犬的話,也許頭上的耳朵已經在輕輕扇動了吧?我忍不住這麼想著,同時忍住想要摸上她髮頂的手。這實在太沒禮貌,也是不尊重她的行為。她不是個冷淡的人,她只是不太表達出自己的情緒,也不太會附和別人的話語。簡單來說,她是個被動的人。
 
  「我只是想問妳昨天晚上有沒有遇到甚麼奇怪的狀況。」我一邊和她肩並著肩穿越村莊,一邊提問。符作為村莊內的守衛之一,每晚都要走出安全的村子,獨自一人面對可能會有無數危險的黑夜。魔獸、惡魔……還有許許多多我們未曾知道的狀況。
 
  符搖搖頭。「發生什麼事了?」她的聲音一下警覺起來。雖然大多數人都分辨不出她的情緒,但不知道為甚麼,我對她的情感表現特別敏感。我想,大概是因為我跟她相處最久、也最親密的緣故吧?即使我們不是這樣的關係;即使我們共享著一個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這樣啊。」我用指腹摩娑著下巴,在符的提醒下才免於一頭撞上屋子柱子的命運。那實在有點糗,但要是她的話是不會在意這點事情的。「不,其實也不是甚麼大事。只是我們今天早上在村子不遠處看見一隻死去的黑木妖。」
 
  符停下腳步。她盯著我看,等待我說的下一句話。我聳聳肩,示意她不用這麼警戒。「這真的不是甚麼大事。有時候也會發生這種狀況,本來應該在勇士之村的魔獸散步到弓箭手村……所以說,不用這麼緊張啦。只是覺得有點奇怪而已,畢竟很久沒有發生過了。」
 
  「那就是有事情要發生。」符說。「我會注意。」
 
  我擺擺手。「不用啦,可能只是一個零星事件而已。照平常那樣就好。」
 
  說實話,要是符說了她感覺有些不妙會讓我更加不安。畢竟──就算我們沒有明說──大部分人還是認同她的第六感有一定的準確性……也許不能說是「一定」,就過去到現在的經驗來看,她的直覺十有八九會成真。我們這幾年能夠相安無事的原因,有泰半都是因為符的第六感。
 
  我跟她一起走到了村長的住所。尚未進門,就能夠聽見裡面傳來嘰嘰喳喳的爭執聲。在接獲通知時,木妖的屍體就已經被拖進了村莊內,不知道擺在哪裡,但可以確定的是為了防止它變成幽靈種──當然可能性不高──也是有派一些休假中的護衛們去守望那具屍體。也因此,不難猜出這些人是在討論要怎麼處置那黑木妖吧。
 
  我推開門,看見馬奧泰村長坐在正中間,旁邊則圍繞著其他的成年村民。符跟在我後面進門。她一露臉,奇托卡就發出愉快的笑聲。「普琳,妳做得不錯啊。真的把他帶來了。」
 
  我對他翻了個白眼,替符還有自己找了個位子坐下。村長對我們點頭致意,同時有不少人也對我還有符打招呼。「謝謝妳找來符,普琳。」村長說。「很抱歉早上就把妳叫起來,昨晚妳還有值勤吧,符。」
 
  「我沒關係。」坐在我旁邊的符搖了搖頭。「發生什麼事了?」
 
  「在來的路上,妳應該聽普琳簡單解釋過了吧?」
 
  從符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後,整個過程因為我先前對她的簡單說明而變得輕鬆許多。村長再三對我表示感謝,為了我帶符來;為了我照顧她;甚至是為了我替他省去說明繁瑣雜項的力氣。
 
  「雖然妳平常可能已經很注意了,但最近還是希望妳多留意一下有沒有可疑的動靜。」馬奧泰村長如此說道。他再度感謝符的協助。
 
  符點點頭,表示這並沒有什麼。這是她的職責。就算不用村長說,她應該也會自主延長值勤的時間吧。也多虧她的個性,村子最近都沒有什麼足以擾清幽的事情。不過也正因如此,要是村莊出了什麼萬一,那也肯定是足以改變世界的大事。
 
  「如果不行的話,記得找我奇托卡大爺去幫忙啊,符小弟。」
 
  「你還打不贏伊娃呢,奇托卡。」坐在旁邊的柯爾格格笑著說,引來奇托卡的一番抗議。他並沒有在意他的反駁,逕自說著:「要是你去幫忙的話,符會把你當成累贅的。」
 
  「他才沒有這麼惡劣!你說是吧,符?」
 
  被點入話題的符回神般地抬起頭,思考了一下方才的對話與拋向自己的問句後,有些憨直地認真回答著:「如果是伊娃的話,我會比較放心。奇托卡還是適合跟柯爾一起工作。你煮的飯很美味。」
 
  就著奇托卡的又惱又羞的抗議聲,我跟其他人都大笑了起來。唯獨說完那句話後的符表情凝固,彷彿想起了什麼我們都忘記的事情,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裡,與其他人的歡樂隔離。當時我並沒有想起來,而就算未來我想起了,也無法改變。
 
  事情就在那晚發生,令人措手不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