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廢人小說】短篇故事《食慾之丘》--鬼滅之刃同人

WP(投稿模式) | 2021-06-13 00:33:28 | 巴幣 26 | 人氣 182


  「好吃!」

  狹小山道上,煉獄杏壽郎吞下了手中第三十六盒便當,在他身邊,六、七名鬼殺隊士合力駕著推車,上頭堆了幾百盒的便當。最後一名隊士身揹大布袋,負責接住杏壽郎吃完的便當空盒。 

  「好吃!」

  空便當盒又飛了起來,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精準地落入袋口。杏壽郎舔舔嘴唇,又拿了一盒吃了起來,完全無視一旁目瞪口呆的隊士。

  「喂,炎柱大人他、他該不會真的要把這一車便當給吃完吧?」一名隊士細聲問。

  另一名隊士看了幾眼杏壽郎的背影,側頭說:「聽說他的食量遠超戀柱大人,他一個人絕對吃得完。」

  「戀柱?那看起來很可愛的女生?」

  「你不知道,我曾經目睹她一個人可以吃完整桌的飯呢。」

  「這……」

  「柱級劍士不只實力強大,每個人個性也都特別古怪,癖好與禁忌特別多。有人不小心講錯一句話,就會被抓去瀑布下淋個三天三夜,說是『磨練』呢。」

  路途無聊,鬼殺隊士們推著推車,聊天聲音漸漸轉大,旁若無人地各自大聲講話。杏壽郎對其他人言語如未聽聞,不停地讚美口中食物,大步地向前直行。只有最後一名隊士,揹著逐漸擴大的便當空盒,腳步蹣跚,汗如雨下。

  轉眼天色漸暗,藍色的天空變成暗紫色,山道兩旁森林黑成一片。杏壽郎身影突然消失,眾隊士只感覺一陣熱風掃過,接著地上一陣火光,地上已升起一團火堆。

  「各位夥伴,路途辛苦了。我們今晚在這裡休息!便當很多,大家儘管吃!」

  杏壽郎大聲喊話,隊士又感熱氣撲面而來,每個人面前瞬間疊起十幾盒便當。杏壽郎盤腿而坐,無視眾人發綠的面容,又扒光了一盒便當。

  「好吃!」

  在他身後暗處,矗立一座半個人高的石塚。雞蛋似的圓滑外形,灰白色的表面上刻著鮮血般的字跡:「餓骨嶺」。

  *

  也許是趕路久了,累了一整天,鬼殺隊士們食慾特別好,連吃好幾個便當後,每個人睡得橫七豎八。

  今夜是個無月的夜晚,剩餘的便當的香氣依舊,杏壽郎仍維持盤坐之姿,雙目緊閉,鼾聲大作。

  一陣極寒之風吹過,中央營火倏地熄滅。

  「炎之呼吸,肆之型,盛炎的蜿蜒!」

  一聲大喝,杏壽郎突然躍上半空,日輪刀一記橫掃,火光如瀑,一道火牆以他為圓心,向周遭擴散而出。極黑的夜瞬間化為白日。

  火牆之中,不停傳來淒厲的哀鳴,一具具人型生物沾滿火焰,在地上打滾。

  「哈哈哈哈哈哈哈,來到此處山脈,胃口竟然比平還要好上幾百倍,差點把夥伴的便當都吃光了。」杏壽郎大聲道:「所以這次才特別準備了三百個便當啊,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竟然……來了個柱……」黑暗中傳來低沉憔悴的嗓音:「太幸運了,我老早就想嘗嘗柱級劍士的肉體滋味……嘶………嘶嘶嘶嘶嘶………」

  杏壽郎嗅了嗅空氣,立刻感到飢餓感湧上全身。「鬼血術嗎?你是在空氣中散發瘴氣,使人受飢餓驅使做出瘋狂行為,最終肉體轉化為吃人餓鬼,替你吸收能量對吧?」

  「真是聰明。」

  黑暗中出現一具約十人高的身影,四肢瘦長,攀爬跪地,肋骨凹陷,全身皮膚呈現藍紫色,宛若病入膏肓的巨大猿猴。

  「聽聞最近這座白猿山常有旅人失蹤,前來調查的隊士一進來後又音訊全無。山下村莊卻不停出現吃人鬼。果然一切是你搞的。」杏壽郎高舉日輪刀,「既然罪魁禍首現身,就乖乖臣服在我炎柱的劍下吧!」

  「我運氣真是太好了。竟然遇到了柱啊……只要殺了你……我就能成為上弦。」巨大猿猴自言自語地冷笑:「柱級劍士,我就讓你看看,我吃了十萬人的力量!」

  巨猿鬼單臂抬起,直直拍向杏壽郎所在,頓時大地震動,群鳥紛飛,周圍揚起大片煙塵。

  煙霧散盡,卻見所有隊士仍在地面沉睡。杏壽郎日輪刀高舉空中,僅憑一臂一劍,便將巨猿鬼手掌扛在空中。

  「你說──」杏壽郎原本語氣豪爽,但此時卻眼神低垂,嘴角下彎,語氣更是冷峻異常。「你吃了多少人?」

  「呵呵呵呵呵,聽到數字感到害怕了嗎?你就盡情掙扎吧,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巨猿鬼這次抬起雙臂,雙拳緊握,從地上高高躍起。

  杏壽郎立刻怒目一瞪,雙腿弓步下沉,背上的火紋披風冉冉上飄。他看著高空的巨猿鬼身影,這惡鬼已吸取了十萬人類靈魂,那匯聚全身的狂暴的力量,僅需一擊,便能瞬間砸毀整片村莊。

  以人類之力想與之抗衡,簡直癡人說夢。

  ——然而,他是炎柱,煉獄杏壽郎。

  「貳之型,上昇炎天!」

  猛然蹬步,杏壽郎一躍而起。

  空中的巨猿鬼雙臂還未揮下,一道完美的弧形斬擊已將他的雙臂削去。

  「什──」巨猿鬼未料眼前劍士竟有如此力量,立即知曉不是對手。情急之餘,他深吸一口氣,口中深色瘴氣瀰漫而出。只要敵人一近身,吸入空氣,強烈的飢餓感立刻將讓他全身無力。

  但杏壽郎早已識破。

  「參之型,氣炎萬象!」

  炎之呼吸劍招再出,自上而下連續斬擊,火熱的劍氣不僅衝散了巨猿鬼的瘴氣,強大的衝擊力更將他直接打下地面。

  龐大的身影如流星墜下,折斷森林整片樹木,沙塵瀰漫整片天空。

  巨猿鬼倒在地上,意識漸漸回歸,但全身毫無感覺。左張右望一陣,卻發現自己不但沒了雙臂,胸部以下的肉體竟然全部消失。

  「呃!」

  一記重量踏在他的胸口。

  杏壽郎日輪刀重重插在巨猿鬼頸部地面,雙手抱胸,微風吹撫他的披風與鬢髮,背光的臉龐看不出表情,唯有兩顆眼珠明亮無比,熾熱得像要噴出火焰。

  「柱……柱、柱大人,饒、饒饒饒饒了我,我以後絕不吃人,再餓我也、我也不會吃人……求你放過我──」

  刀光閃過,火光濺起。

  巨猿鬼身首分家,逐漸化為灰塵,隨風散去。

  杏壽郎收刀入鞘,盯著整片廣闊的山坡,雙手合十。

  *

  「起床吧,今日又是充滿朝氣的一天,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隊士們被杏壽郎大嗓門驚醒,揉揉眼睛,互相對望,又看了看周遭。

  「咦,怎麼山坡禿了個大半?」一名隊士問。

  「哈哈哈哈哈。」杏壽郎說:「晚上發生了山崩!」

  「什麼?山崩?」

  「任務說此處有鬼盤據,但經我勘查,其實只是最近山崩多了,許多旅人遭到了侵襲。」杏壽郎爽朗地笑:「所以一切都是誤會,這裡沒有鬼。任務結束!」

  「什、什麼?」

  「收拾行囊,回程!」

  眾隊士面面相覷,也不知搬了一車便當長途跋涉,來白猿山入住一晚又返回是什麼意思。各自整理後,帶著滿腹疑問,一行人步上歸途。

  杏壽郎走在隊伍最後,回望一眼的整片光禿的山坡。路旁那「餓骨嶺」石塚,上頭鮮紅色的字體依然清晰可畏,地上多了幾束鮮花。

  他嘆了口氣,輕輕揮出日輪刀,將那石塚斬成兩段。



這次蹭了點大作熱度,應要求寫點了鬼滅之刃同人故事,緬懷一下早退的大哥。
寫同人的最大好處就是只需要沿用設定就好,不用構思太多人物特色,算非常省力。
但對我這種喜歡做計劃勝過執行的人來說,還是偏好原創一點的作品。
難得換換口味,寫些中二戰鬥情節,不再苦大仇深,應該好讀一點。
風格變換也是需要練習的呢。

--WP的廢人茶居,你人生旅途的心靈休息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