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守書人:無字天書】:第三章-媽媽的年少輕狂

珀璠 | 2021-06-13 00:00:14 | 巴幣 20 | 人氣 47

連載中守書人-無字天書
資料夾簡介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看完恐怖懸疑故事以後,或是看過那些光怪陸離的SCP檔案以後,總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這些恐懼,其實其來有自。


  歸家就在商店街轉角過去後在拐個彎就到的地方,大戰一場以後的兄妹兩人,只花了五分鐘就到家了。

  「我們回來了。」  

  喀啦一聲打開家門,撲鼻的飯菜香立刻就竄進了鼻腔,接著就看見宋志霖從廚房探出頭來,臉上滿是慈父的笑容。

  「回來啦,趕緊洗洗手,快可以吃飯了。」

  「好。」兄妹兩人雙雙應聲,一前一後跑回房間,歸幼諠用最快的速度抓起自己的換洗衣服,放下書包後就衝出房門,直奔二樓走廊盡頭的浴室。

  但她還沒靠近浴室呢,就聽見浴室裡已經傳來水聲了。

  「歸──禮──滕!」幼諠氣得咬牙切齒,對著浴室的門就是一頓咚咚咚亂捶。「明明說好了今天我先洗的!」

  浴室裡面的水聲軋然而止,但禮滕的聲音還沒傳出來,就先聽見了樓下宋志霖幽幽飄上來的聲音。

  「幼諠,溫柔一點,浴室門今年已經換兩個了,妳的零用錢都不夠扣囉!」

  幼諠不用想,都知道禮滕肯定在浴室裡面笑到東倒西歪,於是憤恨地抱著自己的衣服回到房間,等浴室!

  氣呼呼地把衣服丟在一旁,幼諠從書包裡拿出窮華匕,擱在書桌上,自己則窩到符合人體工學又舒適透氣的電競椅裡,雙手抱膝。

  人一閒下來,就會東想西想。

  歸幼諠靠在椅背的懷抱裡上,看著窗外夕陽落下時的彩霞,想到了剛才遇到的蝕幻怪,想到控制著一大票蝕幻怪的青陽大帝。

  哥哥說青陽大帝辜負了媽媽,可是青陽大帝卻三番兩次追到了現實世界來……

  這樣子的執念,應該不是不愛媽媽吧?

  還沒想到兩分鐘呢,房間門就被扣響了,過於沉浸自己世界的幼諠甚麼都沒聽見,直到禮滕開了門進來,敲了敲她的桌子,她嚇到從椅子上翻跳了起來,隨手就抽出自己的匕首,對著聲音的來源一出手就是一刀子。

  剛洗好澡,身上還帶著一點水氣的禮滕反應也是夠快的,一閃身一側頭就閃過了朝他飛來的窮華匕,身影蹭蹭兩下就逼到了幼諠身前,修長的大手往前一撈,正好對的就是幼諠白白嫩嫩的脖子。

  「還得再練練,妳這身手……」禮滕皺眉,把手收了回來。「這樣會沒命的。」

  幼諠不以為然地拍開哥哥的手。「就是看見是你才沒躲沒避的,真要是敵人我早就閃了。」

  聽妹妹這麼說,禮滕一點也不覺得開心。

  「……妳記住,只要是攻擊妳的人都是敵人,就算攻擊妳的人是我也一樣。」

  幼諠低著頭,知道自家老哥預備開啟老媽子碎碎念模式,這些話,禮滕自從和幼諠一起受訓後就常常說。

  最後禮滕也只是笑笑地摸了摸妹妹的頭,或許是覺得剛剛幼諠的反應已經夠快了,他很滿意。

  「快去洗澡。」

  「……哦。」

  當幼諠洗好澡下樓的時候,飯桌上已經擺好了五菜一湯,老爸老哥都坐到了老位置上,只有老媽的位置空空的。

  宋志霖一看到她,眼神變得更溫和了。

  「阿諠,今天有妳最愛吃的奶油菠菜,還有這個糖醋排骨……」

  接著殷勤地往她的飯碗裡夾菜,幼諠看了一眼埋頭默默吃飯的禮滕,淡淡地說了句:

  「……謝謝爸。」

  歸幼諠對於父親宋志霖的想法,一直都只有一個傻字來形容,善良到傻了的那種。

  尤其是在聽了哥哥說起母親以前的陳年往事時,更覺得父親傻了。

  到底是要愛的多深,才願意在老媽被書中的虛擬角色傷透了心跑到現實世界來之後還肯跟她結婚生小孩,而且還是入贅喔!

  宋志霖心滿意足地看著桌上的菜接近空盤,他才開始慢悠悠地吃起來,結果他吃不到幾口,不知道想到了啥,興奮地開口問禮滕。

  「禮滕,下禮拜二就是白色情人節了,要回禮的巧克力,你要跟我一起做嗎?」

  禮滕皺了皺眉,想到那天收到巧克力的數量,他根本是跟校友伯伯借了一個麻布袋才扛回家的,他就頭皮發麻。

  而這一切的肇事者,正開心又專注的吃著她碗裡的奶油菠菜。

  「明天做嗎?」這句話,禮滕是瞪著幼諠說的。

  宋志霖笑得開懷,拍了拍兒子的肩膀。

  「可以啊,反正我材料都準備好啦!你也知道,老爸我也只有股票休市的時間才有空……」

  ……材料……都準備好了……

  禮滕看著巧克力魂爆發的自家老爸,他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很明顯的表現出了拒絕,因為宋志霖就不再繼續纏著他一起做巧克力的事情了。

  餐桌歸於平靜,禮滕把自己的飯都吃完,放下碗筷後,他用一副彷彿在問明天天氣如何,要不要一起出去玩的口氣問道:

  「爸,媽之前寫的那些小說,你收到哪裡去了?」

  這話題無疑像個核彈,在餐桌中心炸開一朵完美的蕈菇雲,宋志霖的臉色立刻就變的鐵青,就連神經最大條的幼諠也輕悄悄地放下吃到一半的飯碗,扯著哥哥的衣角,微微的搖頭。

  禮滕不為所動,目不轉睛地看著老爸,後者閃避著他的目光。

  半晌,宋志霖才僵硬地問到:「你問這個做甚麼?」

  「沒甚麼,就是好奇而已。」

  宋志霖深吸了一口氣,摸了摸鼻子。

  「你還記得大舅在你媽失蹤那年來家裡翻箱倒櫃地找書的那件事嗎?」

  禮滕點點頭,幼諠則是一臉疑惑。

  對於一個三歲的孩子來說,大舅那時的行為真的可以嚇哭一個小孩。

  歸亞神失蹤的瞬間,來參加滿月酒的歸家人一個一個都衝進書房把所有的史記、遊記、小說等等書籍都掃落下來、翻開,然後一個接著一個消失進書體世界尋找。

  那時的禮滕抱著妹妹,還不太明白發生了甚麼事情。

  正當大家搜尋了一輪,完全沒有發現任何線索,聚在一起苦思該怎麼辦的時候,大舅歸亞倫就扯著嗓門,大聲吼著:

  「把阿神之前寫的那些小說給我翻出來!老子今天不把青陽那小子抓出來揍到咪咪帽帽,我歸亞綸三個字就倒過來寫──!」

  大舅一聲令下,宋志霖立刻飛奔進房間,把放在衣櫃深處、上面還貼著“私有!勿動!”的箱子扛了出來。

  「後來你的舅舅們就把那箱筆記本帶回宗祠去了,至於放在哪裡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後來他們說這書都被汙染了,要封印起來……」說著,宋志霖重重地嘆了口氣。

  「詳細的我也不清楚,你去問你舅舅吧。」

  說完,宋志霖再也吃不下了,他垂頭喪氣地回了房間,最上還喃喃自語地唸著孩子都大了、到叛逆期了之類的話,他還準備等等在單親爸爸社團裡PO個文問問其他人,遇到孩子叛逆該怎麼處理……

  兄妹倆面面相覷,各自聳聳肩,對老爸的中年危機感到不以為然。

  幼諠扒完了最後一口飯,站起來開始收拾飯局,她熟練地將沒吃完的菜和湯都裝進保鮮盒,盒蓋未關放在餐桌上放涼。其餘的餐盤則由禮滕收走,帶去水槽清洗。

  幼諠的皮膚對大多數清潔劑過敏,因此家裡的沐浴精洗髮乳之類的用品,幼諠有自己的一套專用品,廚房的水槽櫃下也有她的一雙專用手套。不過通常爸爸跟哥哥在的時候,幼諠都不用自己洗碗啦。

  「哥,有件事我想不明白。」

  「妳說。」

  「那個青陽大帝,他說他做那些選擇不是他的本意,這是甚麼意思?」

  「我也在想這件事,可能要看過老媽的筆記本才知道了。」

  「我猜啦,可能是有人想故意搗亂吧?不然媽怎麼會故意寫那些情節來虐待自己喔?」

  禮滕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將最後一個盤子放進烘碗機。

  「守書人指南第一條說甚麼?」

  沒想到禮滕會忽然考試,幼諠一時語塞,扶著額頭苦苦沉思。

  「呃……」

  還不等幼諠想起來,禮滕搖了搖頭,說:「今天晚上把指南36條全部抄一遍給我。」

  太扯了,三歲開始訓練,守書人36守則是要死背硬記刻在骨頭裡的,阿諠居然連第一條都忘了!

  禮滕瞬間覺得妹妹這樣太危險,他有責任要教會妹妹保護自己。

  「欸……不是!哥!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幼諠瞠大雙眼,衝上去追趕禮滕的腳步。「是禁止進入未完成的書籍!對!就是這個!哥,你聽我說──」

  碰的一聲,哥哥的房門在她眼前硬生生關上,她的罰寫是抄定了。

  幼諠突然覺得人生好難。

  --------  

  歸禮滕回到房間後,他將吸收了青陽大帝一部份碎片的莎草紙放在桌上,紙上的墨跡正在不停變化,最後濃縮成了短短一句話。

  “神女,本王從沒負妳!相信本王──”

  ……!

  禮滕二話不說立刻撥了通電話給大舅舅歸亞倫,向他詳細描述了今天的狀況,也提出了想再看看媽媽寫的小說的要求。

  電話那頭傳來舅舅令人安心的沙啞低沉的嗓音。

  「最近也有新聞在報一些離奇的懸案你知道吧?對,就是那幾件,都是你三舅經手的,他拍了幾張照片給我看過……對,有幾個案例像是噬幻怪,不過更多的更像是吸血鬼啊、女巫之類的傷口……我怕是有人要重新開啟黑暗時期的中古世紀……對了,你爸還好嗎?」

  「老爸還是老樣子,整天在家電話接不停,明天還要我跟他一起做巧克力送學校女生……嗯,接了這種懸案三舅的壓力也是很大吧?是,舅舅,我和阿諠會小心的。訓練?舅舅放心,都有按照計畫進行。是,明天早上七點宗祠碰面嗎?」

  對面傳來像是嗆到水的咳嗽聲。

  「舅舅小心些啊。」

  「咳、咳咳……阿滕小子,你這麼早起要幹嘛?」

  「拖阿諠出去晨跑。」禮滕回答的理所當然。

  電話那端想必是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大舅非常乾脆的答應了下來,還說明天會來接他們過去宗祠。

  電話掛斷了,禮滕重新將莎草紙封好放進一個木匣子內,他才離開房間,巡視家裡的門窗,將不黏的莎草紙符咒拿下來重新貼好,確認所有的門窗都做好防護了,禮滕留下客廳角落的一盞小燈,才安心上樓。

  睡前巡視是禮滕從小被灌輸的每晚必做的事情,其實每個歸家人都應該要這麼做,在門窗上貼上符紙是為了不讓那些噬幻怪及書體世界跑出來的角色闖進來,至少能讓歸家人可以安穩地睡個好覺。

  另一方面,歸幼諠還在拼命手抄著守書人指南36條,一邊抱怨著哥哥真狠心。

  夜色深沉,許多未知的黑暗蜂擁而出,明天的新聞,又有頭條了呢。

  那個躲在陰影處的“人”微笑著,等著欣賞黎明升起時的傑作。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路過
2021-06-15 17:30: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