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15

玥希縈 | 2021-06-12 23:51:45 | 巴幣 2 | 人氣 24


大約又過了兩個小時,杜小花才覺得她鼻腔內的血小板,終於發揮功效不再鮮血如柱,好不容易她才逃過車關這個死劫,難道就要因為見到美男,噴血噴至貧血而亡?

古有云『色字頭上一把刀』說得還真是沒有錯。

她強忍著極大的不適,睜開眼坐起身,在心中不斷默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知道是不是她是半仙的關係,這樣唸一唸突然就平靜了下來,心如止水。

「連月老妳都有非分之想,妳到底懂不懂節操二字?」多多斜眼看著杜小花,感到不可理喻。

「月老?前輩你在說什麼啊?」杜小花歪著頭看著多多,摸不著頭腦。

此時那一美男端著茶飄了進來,但茶杯其實也是浮在半空中,只是由美男在控制著。

杜小花現如今只要看到那美男,就覺得著鼻腔內似乎有股熱流,正蠢蠢欲動,眼看她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要再次噴發。

那美男一個眼疾手快,放下茶杯轉了個身,立馬變成白髮茫茫的七旬老人,一樣的大紅長袍古裝,卻突然變得很合身,面目慈祥,手持綁有葫蘆吊飾的枴杖,也就是民間對月老認知的形象。

「你這徒兒……還需修身養性。」月老一臉無奈地說道。

「是我的問題嗎?月老也要先學會穿好衣服來吧?我差點斷送在你手中。」杜小花毫不客氣地反擊。

「半斤八兩。」多多忍不住吐槽。

此時眾人聽到偏房的門邊,傳來轉開把手的聲音。

「小姐,恁有卡好某?」(小姐,你有好一點嗎?)聽到動靜的廟公的老伯,走了進來說道。

「有、有,多謝。」杜小花試圖用鱉腳的台語回答。

而多多一靠近廟公老伯,就非常親暱地汪汪叫,像似和主人撒嬌那樣,只見廟公老伯用非常寵愛的眼神,輕輕摸了摸多多的頭,像對著孫子的口氣說道:「恁要乖乖喔。」
「啊、恁會使歇睏好擱走。」(妳可以休息好再走。)廟公用非常親切的口氣說。

「哪裡好意思。」杜小花已經放棄講台語了,反正聽得懂就好。

這下她才意識到……她剛剛好像是眾目睽睽之下,噴鼻血昏倒的。

喔……天哪,超丟臉的!!

「即嗎日頭熱嘎欲死,要細膩著痧。」(現在太陽熱得要死,要小心中暑。)廟公笑著叮囑幾句。

「好!我會注意。」杜小花在心裡暗自竊笑,看來大家都以為她是中暑昏倒的。

待廟公老伯離開之後,多多一改笑臉馬上用嚴肅的口氣道:「休息完趕緊給我辦正事。」

「來,這是甜棗茶,可以強身健體。」月老對著剛剛他拿進來的茶,呵呵笑道。

杜小花小心翼翼地,拿著燙手的茶杯遞到唇邊,紅棗陣陣清香舖鼻而來,稍稍綴飲一口,甜蜜的滋味悄然而生,那茶的熱度好像一口氣貫穿整個身體,由內而外溫暖了起來但不顯燥熱,她抬起頭來偷偷瞄著月老。

月老好像感受到她的視線,明白她要問的問題便緩緩說道:「剛剛那樣子才是我原本的樣子,這個老人形象只是方便我碰瓷罷了。」

「師父,老早就和你說了,別用碰瓷的方式拐員工,你看民間都以為你是一位老頭。」多多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說道。

說起這月老本是月河星君,三界之中最美的神祇,千年之前犯了錯才被罰當月老。

雖然閻王論在三界也很俊美,但是兩人走得路線稍微不同,一位較陽剛、另一位較為陰柔。

「還有妳!!妳這個鼻血半仙!!」多多繼續對杜小花吐槽。

「唉唷、我是因為中暑。」杜小花回答。

「好了、好了,以後我就用這個老人家的模樣露面就好了。」月老出來打圓場。

從他還是放蕩不羈的月河星君之時,這天下的女子,為他流的鼻血早就血流成河,所以對於杜小花的反應,他早就見怪不怪。

正所謂月下月宮桃花前,風流星君回眸一笑百媚生。

不過現如今……杜小花也算是他尚未過門的徒兒,還在實習中的結緣半仙,如果每次看到自家師父都要流一次鼻血,恐怕會遭天界非議……

罷了、罷了,看來他還是保持老人家的模樣比較好。

「對了,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月老用老人家的姿態,坐在長椅上也喝起甜棗茶。

「啊,師父!我們是要請你加持這些紅緞帶的。」多多把公關部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和月老交代,但講到閻王廳的約會打賭時,月老是聽得臉色慘白。

「糊塗啊……糊塗,居然在閻王廳搞這齣,妳真是不要命了。」月老拿著拐杖敲了敲杜小花的頭。

「你不是說這個工作的福利,就是自己喜歡的人自己牽?」杜小花反駁道。

「是這樣沒錯……」月老一臉無奈,因為這有寫進員工契約裡面。

當初是為了彌補低薪才想出的福利。

「對阿,所以我選閻王大人。」說完,杜小花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緩緩在月老的跟前說道:「而且你還要幫我,因為這是公司的福利。師、父!」

聞言,月老一個雙腿發軟,重心不穩從椅子跌坐在地上,表情驚恐用顫抖著的手指指著杜小花,「孽徒,妳這孽徒!誰不撩給我去撩閻王!」

此時月老已經有點後悔,收了杜小花這個徒弟,他甚至在想……

是要教她更進一步的結緣仙術,還是先教會她當一個風流神仙的基本原則

「我覺得杜小花真的很適合當師父的接班人呢……老的風流,小的膽大。」多多在一旁補刀。

「你!」月老被多多的話堵的說不出半句。

完了完了……此事如果爆了出來,他一定要寫超多書面報告給天界。

改天,他是不是該去閻王那坐坐,給人賠禮道不是。

「來、請幫我加持這些紅緞帶吧,師父!」杜小花臉上堆滿了笑容,雙手捧上那一包紅緞帶。

「你……」月老看著那一包,他遲早會被杜小花氣出病來。

氣歸氣但這忙還是得幫,但不是為了幫杜小花撩閻王,而是為了公關部的存亡,雖然公關部和他甚少有過交集,但其實公關部的御用模特兒—紅衣小女孩還時常和他請教,如何擺出妖嬈動人的姿態拍照,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他是公關部私下的形象顧問。

沒辦法,單論怎麼施展魅惑大法,三界沒人比他更專業。

只見月老簡單地把手,放進裝有紅緞帶的袋子,隨意的摸一摸繞個幾圈,便把袋子又還給他們,冷淡地說道:「好了。」

「這樣就叫加持嗎?太隨便了吧?」杜小花詢問。
在她心中的加持,應該在祠堂裡點幾柱清香,然後在清香裊裊的祠堂,用不高不低平穩的語氣唸個經書,或是唸個什麼咒語啊天語啊之類的。

「喔、所謂的加持就是過一過,月老身上超強異性緣的氣,所以有碰到紅緞帶就好了。」多多解釋道。

「講個好像月老,就是個行走的賀爾蒙一樣。」杜小花沒好氣地說道。

「妳現在才知道嗎?」多多回答。

「好了,現在加持好了,趕快去辦你們的正事。」月老正一臉的煩惱。

現在這員工契約……簽了,只要杜小花的試用期沒過,他也不能解約。

只能祈禱……杜小花在公關部那邊不要出什麼差錯。

當年他看她為百年難得一見,修練結緣仙術的奇人,他才想方設法騙進公司,結果是個麻煩精。
想到這月老忍不住搖了搖頭。

杜小花倒是拿著那一包加持好的紅緞帶,心滿意足地大搖大擺走出月老廟,剩下多多還在這邊,本想隨杜小花走出去,但想想還是停下了腳步。

「師父,你……還沒死心嗎?」多多有點欲言又止,語氣帶著擔心問道。

待杜小花走後月老又變回美男子的型態,從袖口拿出一直珍藏的簪子,那簪由珠翠雕刻如梅花的形狀,點綴而成,整體極為清麗的一簪子,不難理解為某女子的貼身之物。

「本是我負了她……」月老貌美如花的臉龐,露出了一絲陰鬱,隨後像似下了決心一般,緊握著簪子緩緩說道:「五百年了,我是不會死心的。」

「師父,是打算一直在人間,當月老尋找下去嗎?」多多問道。

「哼,這天下男男女女的姻緣,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自己的卻由不得自己。」月老無奈地一聲冷笑。

「誰叫師父你欠下太多風流債。」多多回答。

「地府那邊有任何她的消息嗎?」片刻,月老淡漠地問道。

「沒有。」多多疑惑地隨後著說:「五百年來,她的氣息就像消失了,三界都沒有她的蹤影。」

創作回應

坐著
台語元素很可愛 [e24]
2021-06-13 12:59: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