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罪與德 08

棠巢栗子 | 2021-06-12 21:03:20 | 巴幣 0 | 人氣 23

罪與德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罪與德 08

罪與德
第八章
「妳到底是…?」
宥雅難受的倒在地上看著徐娜娜。
 
「總是會有一些蟲子來找麻煩呢,必須斬草除根才行。」
徐娜娜踩著那高傲的步伐走向倒地的宥雅。
 
「妳果然是色慾之罪嗎?!」
宥雅吃力的站了起來看著徐娜娜脖子上那不停發光的圖騰。
 
「這幾天一直有蟲子來找我麻煩呢。」
徐娜娜邊說話邊將藏在大腿上的銀針拿了出來。
 
「完了,她完全把我當成德里司教會的人了。」
宥雅看著徐娜娜蓄勢待發的樣子。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此時,大廳傳來了其他小姐的嘶吼聲。
 
「真是,蟲子永遠除不完。」
徐娜娜看向大廳方向。
 
「抓好她。」
徐娜娜對皓哲命令著。
 
看到皓哲將宥雅雙手拉至背後之後,徐娜娜踩著高傲的步伐走向大廳。
 
「我再說一次,將色慾之罪交出來,否則我就炸了這裡。」
大廳站了一群穿著德里司教會教服的群眾,
而大聲說話的是一名長髮飄逸且年輕貌美的女性。
 
「色慾之罪」
「蟲子永遠殺不完呢。」
徐娜娜的高跟鞋踩上大廳的大理石,勾勾作響。
 
「賓果。」
這名年輕貌美的女性看著徐娜娜,興奮地說道。
 
「本小姐是德里司教會七美德的一員,貞潔之德-曾婷予。」
「今天前來天罰身為色慾之罪的妳。」
曾婷予手裡握著一朵不斷撒發白光的玫瑰看著徐娜娜。
 
「什麼天罰,趁我對妳還客氣趕快離開。」
徐娜娜拿出了銀針,不甘示弱的瞪著曾婷予。
 
「呵呵,果然要這樣才好玩呢。」
曾婷予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殺了他們!」
徐娜娜喊了一聲,手裡的銀針與在大廳的小姐們衝向曾婷予等人。
 
「哈哈哈哈,淨化吧。」
曾婷予仰天大笑,全身發出白光渲染了整個娜之屋的大廳。
 
「逼」的一聲,白光從窗戶透露出來照亮了整個街道。
隨後由娜之屋內部「蹦」的一聲,火花炸了出來。
 
街道所有商家都驚聲尖叫,走出來查看這街道最大的娜之屋被炸成灰燼。
隨著煙幕的散去,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站在白光力場內的曾婷予等人。
 
「真是殘念,事業正值巔峰就被我炸的連一間廁所都不剩。」
曾婷予看著腳下已化為灰燼的娜之屋,竊笑著。
 
「不過還真是可惜,妳炸死的可能是這間店數不清的蟑螂和螞蟻吧。」
皓哲突然出現在曾婷予等人的深後,
而皓哲身後除了有徐娜娜和宥雅還有其他小姐們。
 
「這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把我們以外的人全部炸掉了才對啊!」
曾婷予轉過身來看著毫髮無傷的皓哲等人,不敢置信的說道。
 
「真是不好意思掃了妳的興,哥的能力是奪取。」
「早在我們來之前我就先把我們家倪軒的順移能力拷貝了下來了。」
皓哲帥氣的張開雙手看著一臉茫然的曾婷予。
 
「居然可以一次移動這麼多人嗎!?」
曾婷予氣得牙癢癢。
 
「不過直到剛剛你一直都被我控制住阿?!」
徐娜娜看著恢復正常的皓哲感到不可思議。
 
「那種小細節就別在意了,現在要緊的是眼前這些對手。」
宥雅轉頭過來看著徐娜娜說道。
 
「放心吧,剛剛那女人的招數我也完全的拷貝了下來。」
皓哲握緊了開始冒著白光的雙拳。
 
「你那種三流的複製能力,看我不把你摧毀掉。」
「給我上,殺了七宗罪的人可以獲得貞潔之德的下屬恩惠!」
曾婷予對著教徒們發號施令。
 
「一口氣解決你們。」
皓哲作勢要使用曾婷予的能力。
 
「淨化之力。」
不過曾婷予發動能力的速度快皓哲太多,
白色的光砲一瞬間就往皓哲等人掃了過去。
 
「啊!!」
光砲打在眾人身上,蹦的一聲眾人發出慘叫聲。
 
「天神給予我們的恩惠,你們這種大罪人配不起。」
曾婷予走向倒地不斷顫抖的眾人。
 
「安心吧,我會連你們的軀殼一同摧毀殆盡的。」
曾婷予站在眾人面前,手掌一閃一閃的亮著白光。
 
正當曾婷予要發動能力的時候,德里司教會的教徒突然全拿著武器衝向曾婷予。
 
「你們在做什麼!?」
聽到身後有許多腳步聲的曾婷予,轉身吼著教徒們。
 
不過教徒們完全無視曾婷予的吼叫,一股腦的拿著武器往曾婷予衝去。
 
「這…到底是?!」
宥雅看著正在互相殘殺的曾婷予與教徒們。
 
「我只能控制他們一段時間,他們的身體素質跟這些小姐不一樣。」
徐娜娜雙眼亮著桃紅色的光芒說著。
 
「果然是控制能力嗎!?」
宥雅看著徐娜娜控制著教徒們。
 
「總之我們先離開這裡去跟子誠他們會合吧!」
皓哲站了起來。
 
「那這些女生該怎麼辦?」
宥雅看著身後好幾名倒地不起的小姐。
 
「我會讓她們回歸她們原本的生活。」
徐娜娜吃力的說著。
 
「你們這些人休想逃走!」
曾婷予看到即將撤退的皓哲等人,轉過身來。
 
「快走吧!」
皓哲抓了徐娜娜的手,往街道的出口跑去。
 
想往前追的曾婷予被徐娜娜控制住的教徒們給攔了下來。
 
「那些女生留在那裡沒關係嗎?」
宥雅坐上了汽車的駕駛座問著坐在後座的徐娜娜。
 
「我解除魅惑的話她們就會回去她們原本的地方了。」
徐娜娜氣喘吁吁的回應著宥雅。
 
「總之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吧!?」
副駕駛座的皓哲看著街道的入口。
 
「我也這麼覺得,我也差不多要到極限了。」
徐娜娜臉色蒼白的扶著前座椅子。
 
「我明白了。」
宥雅話說完馬上發動了車子。
 
「為了報復成功的結局,過程糜爛也無無所謂。」
 
「真的很抱歉,剛開始還以為你們是德里司教會的人。」
徐娜娜恢復了血氣,對著坐在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的宥雅跟皓哲說道。
 
「我也不好,一開始的說法也很容易讓人誤會。」
宥雅邊開著車邊看鏡子回覆著徐娜娜。
 
「嗯..我也真是的,因為聽到色慾之罪就失去理智了。」
徐娜娜靠在後座椅子上看著窗外的街景說道。
 
「鈴鈴鈴。」
皓哲打算問徐娜娜話中含意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子誠,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皓哲看到是子誠來電二話不說的接了起來。
 
「還算…可以吧,我們順利的遇到暴食了。」
電話那頭子誠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
 
「是嗎!那太好了,我們這邊也順利遇到色慾之罪了。」
皓哲看了一眼宥雅,開心的回道。
 
「那你們來暴食的這個社區吧!」
子誠依舊用很虛弱的聲音說道。
 
「你的聲音怎麼了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聽出子誠聲音不對勁的皓哲神情嚴肅的問道。
 
「嘛,遇到了德里司的人。」
隔著電話都可以感覺得到子誠的虛弱。
 
「怎麼了!受傷了嗎!?還好嗎!?倪軒呢?!」
皓哲緊張的不停問道。
 
「還好,沒什麼大礙,見面再說吧。」
子誠似乎無法再用力氣說話了。
 
皓哲掛了電話之後,宥雅便用開賽車的速度在台中市狂飆。
 
「他們還好嗎?」
倪軒躺在吳瑋大大的床上顯得更嬌小。
 
「嗯他們也找到色慾之罪了。」
子誠神情痛苦的一拐一拐走到倪軒床邊。
 
「不過,吳瑋把你包成這樣也太誇張了。」
倪軒看著被吳瑋包的像木乃伊的子誠。
 
「喂,我已經盡力了好不好。」
吳瑋邊從大門走了進來邊對著想笑卻無力笑的倪軒說著。
 
「我都沒說什麼了。」
看似木乃伊的子誠看著一直對著自己的笑的吳瑋。
 
「小玲她還好嗎?!」
倪軒問道。
 
「我剛剛送她回家,感覺她只是有點嚇到,應該還好。」
吳瑋邊回邊拿出剛剛裝在塑膠袋的飲料。
 
正當眾人喝飲料喝到一半,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沒想到皓哲掛電話才過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就已經到了吳瑋社區的外面。
一般人車程大約要二十至三十分鐘吧。
 
「天哪,子誠你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宥雅等人剛走進吳瑋的家門口就看到被包得像木乃伊的子誠。
 
「呼,輕鬆多了。」
經由宥雅的巧手,終於把原本包得像木乃伊的子誠包回正常的樣子。
 
「果然女生就是不一樣呢。」
體力恢復差不多的倪軒邊吸著飲料邊看著恢復一身輕的子誠。
 
「言歸正傳,你們遇到的七美德能力是什麼!?」
宥雅拿起了筆和紙看著圍在小方桌的眾人。
 
「是耐心之德的洪千芸,能力是聖壁。」
子誠簡單的說了洪千芸能力的特徵。
 
「我們遇到的是貞潔之德的曾婷予,能力是淨化。」
宥雅邊說邊寫下目前所遇到的七美德。
 
「目前我們知道的除了今天遇到的貞潔和耐心還有擁有槍能力的謝武。」
宥雅神情嚴肅的看著眾人。
 
「還有重力能力的康叔。」
皓哲握緊了拳頭。
 
「這樣他們也有四個人的能力曝光了,但我們這邊有五個人的能力曝光。」
宥雅不停的轉筆想掩蓋她焦燥的心情。
 
「怎麼了嗎?」
感受到宥雅焦躁的皓哲問道。
 
「現在我只能感知到傲慢之罪在屏東,忌妒之罪像是不存在一樣。」
宥雅閉起了雙眼發動了感知能力。
 
「難道這次的降罪沒有忌妒之罪嗎!?」
吳瑋看著陷入沉思的宥雅。
 
「應該是不可能的,我查過過去的資料每次都會有七個罪人對應七種罪。」
徐娜娜將食指靠在雙唇上回道。
 
「那..難道是忌妒之罪的能力是有隱藏功力的?!」
吳瑋看著徐娜娜吞了一口口水。
 
「總之現在我們的主要戰力是在吳瑋的酒豪之力,以及皓哲的奪取。」
宥雅將紙翻到背面開始寫。
 
「可以再利用娜娜的魅惑和倪軒的順移來輔助。」
宥雅看著眾人說道。
 
而此時躺在一旁床上的子誠沉默不語。
 
「明天我們先一起去屏東找尋傲慢之罪吧!」
宥雅突然站了起來。
 
「可是,你的車有辦法坐全部的人嗎!?」
吳瑋看著帥氣的站了起來的宥雅。
 
「咦?!」
宥雅看著這被六個人擠滿的小套房。
 
「哼,你們別忘了我可是貪婪之罪。」
皓哲突然站了起來自信的說道,而眾人也是不發一語的看他裝逼。
 
 
此時在德里司教會內,在大石像前蹲坐了幾名與七宗罪戰鬥過的七美德。
 
「真的非常抱歉龍大人,小女剛剛與暴食之罪戰鬥痛失了14名伙伴。」
洪千芸蹲跪在大石像前,不斷的向坐在石椅上穿著黑袍的中年男子道歉。
 
「區區大罪人,妳一個收到天神恩惠的戰士居然戰敗!」
男子氣憤的對著洪千芸吼著。
 
「真的非常抱歉,小女沒有預料到暴食之罪的詛咒如此強悍。」
洪千芸身體不停地顫抖。
 
「強悍!?你竟敢對大罪人用強悍這個詞彙!」
男子先是對著洪千芸大吼,右手大力的往旁邊一揮。
 
「啊啊啊!!」
隨著男子右手揮了過去,洪千芸整個人像是被抓起來往旁邊丟一樣。
 
「蹦」的一聲,洪千芸整個人貼在牆上一動也不動。
 
「曾婷予呢!?」
男子將氣憤的情緒繼續延伸到野蹲跪在石像前的曾婷予。
 
「真的非常抱歉,我讓貪婪和色慾從我眼前逃走了。」
曾婷予也是一樣全身顫抖的回覆著男子。
 
「竟敢!!」
隨著男子的怒吼,曾婷予也像是被抓了起來往天花板上丟。
 
「蹦」的一聲,曾婷予先是撞上天花板再掉落地上。
 
「龍大人,這次的降罪非比一般。」
在一旁邊的康叔不畏男子的暴力,英勇的向這名男子說道。
 
「這次必須集結七美德來天罰七宗罪才行啊!」
康叔低著頭向著這名他們稱之為龍大人的黑袍男子說道。
 
「曹叔,現在立刻把那兔崽子和莉梅給叫過來。」
龍大人看著蹲跪在康叔和謝武旁的曹叔說道。
 
「我們七美德一旦集結,你們七宗罪就只有被單方面屠殺的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