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五同人】精神病患者「們」的「妄想」第十九章 真真TE

夜宮邢 | 2021-06-12 20:53:59 | 巴幣 0 | 人氣 32


  伊維沒有去尋找雷恩德,因為他覺得沒有必要。
  他覺得去找人是個浪費時間的事情,所以他在前一天晚上是直接在伊索的房間內睡著,而伊索沒有被叫去找柯爾維特,反而是去地窖門那裏探索。
  就在伊索離開沒多久後,伊維睜開了眼睛,他看著坐在病床上的無身影之物。
  那個無聲影之物晃動了一下,變成了一位黑色皮膚、紅色長髮、橘色雙眼和一絲微笑的青年。
  「看來你已經想好了?」
  那個青年說完後便思考了一下,似乎是聽見了眼前人的聲音,他笑了起來,隨後抽出了被對方拿來當枕頭的書。
  伊維將頭撇過去,小小的嘖了一聲後又將頭轉回來。
  「主,你不是說這裡有伊德海拉和哈斯塔,所以你不想過來嗎?」
  「你們不是要把這裡弄得天翻地覆嗎?不來怎麼行呢。何況還有我疼愛的信徒也在這裡。」
  「得了吧你只是來看戲的。」
  青年看著對方嘆氣,他也不反駁的就將手插入口袋,向著那個人揮手說他要去找伊德海拉敘舊了,在那之前他讓對方好好睡覺,他保證不會讓人打擾他。
  「……主啊,您到底要幹嘛啊……?」
  伊維哭笑不得地拿回被青年丟在床舖上的書,把他墊到腦下之後就受到了甚麼影響,緩緩地閉上眼睛。
 
  青年悠悠閒閒地走到地窖門旁,他瞇著在黑暗中微亮的橘眼,看著站在地窖門前一個帶著兜帽和眼罩的人和站在對方面前有青紫色皮膚的小女孩。
  他靠在牆邊聽著他們兩個的對話,他們都沒有注意到藏匿在黑色陰影底下的人,反而是在繼續說著。
  「很簡單,讓他成為我的信徒。」
  「信徒……??」
  小女孩的嘴內迸出了女性的聲音,而那個人在說了兩個字後停頓了下來,一同看忘了陰影下靠在牆上的人。
  「看來,你們知道他是我的信徒了。」
  青年從陰影中走出來,在他走出來時能很清楚看見那個站在小女孩面前的人臉色緩慢變黑。但是小女孩沒有變化表情,反而是轉過身面對著青年。
  「……不和我說說你的信徒嗎?哈斯塔。還有伊德海拉。」
  「真難想像你會在這裡出現,這裡從來都不是你的地盤。」
  伊德海拉的信徒說出這句話後,青年輕輕地笑了一下。
  「我會在哪裡出現你們不是都沒差嗎?就算不是我的地盤我還是能照樣出來不是?」
  「那倒也是,但是我不會讓你知道這個人的訊息。」
  「你不告訴我不代表我不知道啊?他叫伊萊.克拉克,對吧?」
  伊萊的臉更深層了一些,看上去就是有些發怒,伊德海拉的信徒在看了看他們兩個的氛圍後,便搖搖頭。
  「你不是來找我的嗎?奈亞拉托提普。」
  「好像是?最近記憶力真是下降了。」
  青年拍擊了伊萊的肩膀,隨後進入了地窖門,無視約瑟夫和杰克的存在直徑地進入了一個地方,畢竟他們也看不見他。
  「好久不見,伊德海拉。」
  「不久前才見過一次。」
  奈亞拉托提普坐在了人身蛇尾的女性面前,手撐著頭看著對方。
  「你知道哈斯塔的信徒想要你的信徒嗎?」
  「何止知道,連他想要做什麼都清清楚楚。」
  「你是不是一直在這間醫院外面?」
  伊德海拉的另一個信徒將茶遞給了奈亞拉托提普,他將茶一飲而盡後抹抹嘴,將茶杯輕輕放回盤上。
  「當然,不是。我今天才來到這裡的,在那之前我在周遊世界。」
  「是甚麼將你引過來?」
  「當然是那個啊,我的信徒。」
  兩外神互相說了一宿,直到早上了奈亞拉托提普才離開地窖,哈斯塔的信徒看的見他,不過他也沒有差別的直接前往了伊維所在的房間。
  當他看到兩個相似的人睡在一起後,他清淡的靠在牆上看著他們什麼時候醒過來。在這段期間他甚至因為無聊而進入了他信徒的夢裡,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一臉安詳睡著的人。
  但是他旁邊坐著一個金色頭髮的人,他正在癡迷地看著躺在床上小憩的醫生,手都觸碰到對方的臉上了。
  「嗯哼……原來你以前是這個樣子啊。」
  雖說是最寵愛的信徒,但是他沒有放過多的心思給伊維,反而是讓他自己去做自己想要事情。
  「夢該醒了啊。」
  鑽出夢的奈亞拉托提普笑著往伊維腰上的軟肉捏下,讓對方痛的張開眼睛。他用一種哀怨的表情看著他的神,然後鼓起臉頰撇過頭,一副不想理他的表情。
  就這樣他們暫時僵持到九點,伊索醒過來後奈亞拉托提普才消失在病房裡,留下伊維和書在這裡。
  他們說好要去鋼琴房集合的,所以兩位也在往那裏行動,直到進入鋼琴房,伊維看到那個皮膚黝黑帶著爽朗笑容的青年。
  「………。」……主啊,這一定是我的幻覺。
  「你的主是我,你忘記我聽得見你的聲音嗎?」
  哦叟,他還真忘了。
  伊索他們沒有發現伊維的異樣,反而是如計畫一樣引爆炸彈然後被追著跑。
  是的,伊維是被扛著跑的那個,他正被奈布扛在肩上跑。身後跟著四個也要跑的患者,但是其實他是很茫的。
  在炸彈被引爆後,他就在那一秒的時間被奈布直接扛在肩上,伊萊像是換了人一樣跑的挺快的,伊維、特雷西和瑪格莉莎都跟在身後。哦,跟在身後的還有他優閒走動的主。
  ……腿長了不起!
  「你想要我可以幫你重塑身體的。」
  不需要!伊維鼓起了臉頰,將頭撇向牆壁。
  在這期間奈亞拉托提普好像做了甚麼,讓身後發出了響亮的碰一聲。但是伊維並沒有看到,所以他還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再到前面後,奈布將伊維放了下來。他們遇到了杰克,拿著手槍的杰克。
  「是杰克……。」
  「嗯?他很強嗎?」
  「……凡人哪能跟神比呢,主。是他手上有槍,我們要亂動的話他就會開槍。」
  「那你可以不用擔心了,再過幾秒天花板會碎掉。」
  天花板的確在幾秒後碎裂,伴隨著結晶落在地面發出響亮的聲響,盧基諾擋在他們和杰克的中間,讓他們能夠逃跑。
  伊索向他道謝後帶領著其他人來到了逃生洞口,就在要離開洞口時約瑟夫叫住了伊索。
  這時候伊維已經離開了洞口,在和他的主奈亞拉托提普說著話。
  「所以說,主。你是來看戲的對吧?」
  「是啊。」
  青年帶著笑容走出了洞口,看著外面的太陽思考著甚麼。
  「……走吧。」
  伊索和約瑟夫終於說完話,對著站在外面的他們說話。
  他們離開了病院,因為有約瑟夫他們的原因,當然也有一部分是這位外神太無聊搞出了屏障,讓他們躲過了軍隊的追擊。
  就在到了河流後,他們處理完身上的東西就互相道別。
  「伊維,你要跟我走嗎?」
  「嗯……我應該會去其他地方。」
  伊萊和伊索都問他這個問題,他也用相同回答來婉拒對方。只是和他們說如果沒問題的話會定期寄信給他們幾個。
 
  離開醫院大概有多久了?伊維其實有點數不清。
  他坐在車內,看著外面那些來來去去卻不會往這邊看過來的人群和不會移動的建築物,車子的速度不快,足夠讓他在無聊中抽取些時間看看外面。
  穿著普通衣物的他手上拿著教課書,上面密密麻麻的書寫著主要部位和一些器官的注意事項,左手邊放著小型的行李箱,讓他可以帶著跑。
  他傳給伊索的信件中說到了他做著醫學教師,在不固定的地方進行教學,聘金也都很高,暫時不愁吃穿的部分,住的話沒有固定,因為常常在換地方,所以他也將旅行中的趣事一並寫在信上寄給了其他人。
  很難得的他會收到伊萊的信件,伊索當初再說伊萊只有寄過一次信件給他,但是在伊維這裡足足收到了五封左右。
  不過呢,依照他這個常常不見身影的主的說法,這些信必須經過一些特殊的方法才交到他手上,大部分還是他拿過來給伊維的,所以到底有沒有動過手腳也不知道。
  
  『……今天主又去找他的朋友了呢。那個烤章魚的味道真的很好聞,下次請主多帶一些回來給我好了……,但是主的臉上出現了很大的傷口,是為甚麼神呢?』
  伊維在書上小小的寫著這一行字,然後將它輕輕合起——。


請克蘇魯迷不要揍我!這個部份我從昨天想到現在才敢寫出來,因為在克蘇魯好像沒有很適合的神可以用,所以就寫他們簽訂契約的部分(實際上有沒有簽不知道)。
我還在思考要不要寫番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