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一章 認罪

草士 | 2021-06-12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7


第二百五十一章 認罪

峨嵋派無論男女老幼、俗家出家、連同圓如、圓容、定寧三位師太,目光皆循袁昊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聽唰的一聲,數百雙蘊含不快和憤懣的目光齊動,緊緊瞪在霍尹、霍哲等人身上。當然,其中不乏有少數知情者既懼怕又安心下來的視線。

霍尹見袁昊當真毫不忌諱,直指他們為犯人,耳中聞得周遭峨嵋派弟子的非難聲,驀地臉色劇變,明白再不想辦法辯駁幾句,開脫罪狀,定然只有逐出門派一途。他急得跳起身,道:「掌門,弟子沒有!不是弟子害了小琉璃師妹,這、這袁昊滿嘴胡語,東拉西扯,是想陷害我霍家人,掌門千萬不可盲信。」

這情急之下,霍尹只顧為自己表明清白,不停譴責袁昊,卻隻字未提霍哲、元文之等人的事,好似他們的事情,都和自己無關一般。乍聽之下,霍哲等餘下人才是這起事情的罪魁禍首。

霍哲性子較為優柔寡斷,自小遇事都會猶豫多時,快則半個時辰,慢則數日遙遙,才下決斷,惟有在小琉璃的事情上,能稍有其主見,因此平時都是霍尹帶頭決定一切,此時讓他拋之不顧,霍哲全然不知該如何是好,左顧右盼,察覺周遭弟子逐漸冰冷的目光,好覺懼怕。

圓如師太嘴邊笑容猶在,但慈和臉上罩著如薄紗一般的淡淡冷意,搖搖頭道:「尹兒,你這話不對,昊兒說的話有唯識珠做保證,唯識珠能辨人話中真假虛偽,既然珠心並無反應,自然代表昊兒句句屬實,怎地會是謊言呢?」

霍尹一雙眼睹瞪著老大,緊握雙拳,滿腹都是不甘的怒火,道:「這、這⋯⋯」心想正因為有唯識珠證明話中真偽,他自始至終都無話可辯,儼然陷入了死胡同。

圓如師太在得知小琉璃擅闖九老洞禁地並受困其中,早察覺事有蹊蹺,小琉璃是最受師姐疼愛的弟子,本性如何,她再清楚不過,絕不會明知故犯。她們暗中召見許多弟子,一一過問,將小琉璃身邊的大小事情調查地清楚楚,這才知道一切都是霍家人在帶頭欺辱小琉璃。此事理應非同小可,儘管霍家勢力觸及不到四川一帶,但隨意欺淩派中門人,哪怕是赫赫有名的地方世家,也不得輕易饒恕,更何況武林門派並非官場,武者以實力為尊,霍尹等人的行徑,實該受罰才是。

然而,圓如、圓容二位師太明知是霍家子弟的所為,明知小琉璃數年來迭迭受到霍哲的求愛煩擾,明知遲遲不對霍尹、霍哲等人下達處分,那是有失一派掌門人的公正,兀自佯裝視而不見,放任不管。

這時,忽聽有人道:「掌門,霍尹說得有理,此事攸關五名弟子的去留,不得不慎。以往江湖上遭逐出門派的弟子,無疑不是犯下滔天大罪,要不行為有辱派中聲譽,是以昭告江湖各路豪傑,才會施行除名流放。此事且容定寧仔細調查調查,待確認畢了,再請掌門做判斷。」卻是神態頗為不甘的定寧師太。她知要是自己再不出言相助,霍尹等人大有可能被逐出門派,屆時一來,自己盼望已久的掌門之位,就會離之而去,迫不得已,只好出口勸說幾句。

圓容師太長眉一皺,稍有不快道:「定寧,依妳此言之意,莫非認為唯識珠有誤判不成?」

定寧師太道:「定寧不敢,只不過定寧認為,或許五人之中有真正犯人,但會不會也有無辜弟子……」

圓容師太如何不知她想替霍尹等人找脫罪藉口,為之惱怒,終於忍受不住,道:「定寧,不要說了。璃兒白白忍受如此多苦頭,我身為為人師表,渾然未覺,實在是大大失格,就算已於事無補,我還是要替她討個公道不可。」

這話聲雖低,卻是既沉又顫,似乎隱藏著莫大怒意,儼然快爆發出來。

定寧師太隱隱叫苦,忖道:「圓容武功是咱們三人之中最高,其次是圓如,最低就屬我,萬萬於此不能得罪了她。」心念電轉,望了霍尹、霍哲二人一眼,歎了好大一口氣,瞬息之間,她整個人猶似老了數十歲,面色滄桑,神態疲倦。

武者以道氣修練境界,當道氣流轉經脈,自然而然會調節四肢百骸,活絡筋骨,外觀或年輕或年邁,一切心隨意動。定寧自小生活無憂,早年嫁為人婦,錯過武者最重要的修練光陰,爾後出家為尼,已是二十好幾,因此武功始終遠遠不及圓如、圓容二人。此時她遭逢自喪夫之後,人生另一大錯愕,直想多年來的目標,恐怕再也無望,一念之間如死灰,心隨意動,本來風韻猶存的面容,突然變老不少。

圓如師太忖想:「雖說冤冤相報,何時能了?但咱們是江湖中人,有時一報還一報,是情勢所逼,在所難免,師姐如此,定寧師妹又何嘗不是?當年師父待她這個小姪女如己出,親自遊說婚事,讓她風光嫁到撫仙富貴人家,從此不愁吃穿,哪裡知道……唉,冤孽,冤孽!雲南撫仙一帶好人家著實不少,師父偏生挑中的就是霍家,定寧師妹她千方百計欲替尹兒、哲兒脫罪,倒也是人之常情。」

圓如師太卻不曉得定寧師太處心積慮為霍尹幾人說理,並非全看在過往兩家之親的緣故,正因為霍尹、霍哲作為霍家之人,她作為曾經的霍家一員,背地才有整個霍家支持。在峨嵋派中的烏衣子弟,也屬霍家二人身分最高,家族勢力最大。要是霍尹、霍哲二人被逐出門派,不說其餘烏衣子弟相繼離去,她那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掌門之位,當真會如夢幻泡影,從此再無望達成。

圓如師太看了袁昊一眼,發現他同樣看了回來,滿臉無趣之狀,一副不以為然之色。她苦苦一笑,不由心想:「我剛才答允昊兒,要將他指認出來的人逐出門派,貴為一派掌門,學佛之人,說一是一,自古有言:『出家人不打誑語』,派中所有弟子都在等我一句話發落,要是我不講信用,往後傳出去說峨嵋派盡是說話不算話的尼姑,峨嵋派數百年聲譽毀於一旦,那可成何體統?」

她最後往手中萬象唯識珠看過一眼,當下朗聲道:「尹兒、哲兒,你們心有不服,是不是?」

霍哲支嗚其詞道:「我、我……」

霍尹以為掌門是要搭救自己一把,心下大喜,搶道:「是、是!掌門,弟子大有不服,這一切都是那袁昊隨口栽贓給咱們的罪,這事和咱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圓如師太點點頭,道:「那好,你們通通上前,就讓唯識珠斷定你們是不是犯人,又有無說謊。」

霍尹一聽那「唯識珠」三字,登時情知不妙,倘若讓萬象唯識珠一事,無論是誰都決計瞞不住謊言,他極力想脫罪,哪裡知道圓如師太狠狠推了他一把。此時此刻,他已無任何可行的脫罪法子。只見他滿臉猙獰,又吼又罵道:「掌門!弟子不服,弟子不服!弟子沒有犯錯,小琉璃師妹的事和弟子一點關係都沒有,憑甚麼非要似個犯人被問罪?」

元文之、周逐明同樣心急如焚,明白再也瞞不住罪狀,而霍尹還在拼命替自己解圍,狠心棄他們不顧,想起當初跟隨霍家人,甚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豪情壯語,通通成了空話,不禁大感惱怒,心想:「在你霍家人眼底,其他家的人就不是人,只是一群豬狗不如的畜生。」

當圓如師太將唯識珠遞到元文之面前,元文之凝視唯識珠的珠心,綠紅二光頻現,額頭冷汗狂流,再也經不住壓力,深深歎了好大一口氣,撲通一聲,雙膝跪地,朗聲道:「掌門,弟子元文之認罪。小琉璃師妹的事,確實就是咱們五人所為,弟子聽信惡人讒言,做出這等傷天害理的事情,自以為樂,泯滅人性,實在愧對三位師太。大丈夫做事,願意承當責任,弟子願意接受任何懲處。」

他話一說完,咚咚咚,連磕三個頭。

與此同時,萬象唯識珠的珠心閃爍綠光,應證元文之的話乃是貨真價實的真話。

周逐明見他如此,耳中聽得身後譁然一片,叫駡不絕於耳,咬牙躊躇許久,同樣跪地磕頭,道:「弟子周逐明,認罪!」另一名弟子同樣跟著認罪。萬象唯識珠同樣閃爍綠光。

霍哲見三人都認罪,心中後怕萬分,他本來性子就膽小怕事,此事又是因他一求不得的愛戀而起,哪裡忍受得住萬眾矚目之下的盤問?他一見圓如師太將唯識珠對準自己,又見身後峨嵋派眾人叫囂不止,雙腿發軟,牙齒打顫,道:「我、弟子霍哲,承、承認罪狀。」

唯識珠綠光閃動。

圓如師太最後將唯識珠遞到霍尹身前,他一句話都還沒開口,已然沐浴一片辱駡聲中。謾駡聲中,辱及霍家、個人的話語比比皆是,簡直不堪入耳。只見霍尹氣得臉色勘勘通紅發紫,等了許久許久,他朝袁昊死死瞪去一眼,目中飽含無比濃烈殺機,接著臉朝前一看,和圓如師太對望不過一眼,雙膝跪地,道:「弟子霍尹,承認罪狀。」

那此話一出,待唯識珠閃過最後一道綠光,定寧師太臉色慘白大片,退得兩步,重重吁了好幾口氣,只覺眼前整個世界天旋地轉,莫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點倒地。

倏然之間,數百名峨嵋弟子齊聲叫好,拍地跺腳,整個山巔歡聲雷動,腳下震動,逐漸高漲的熱氣將雲霧通通逼散,眼前明朗一片,惟見普賢菩薩像透著淡淡光芒,也不知那是陽光還是金光。當此場面之熱情壯闊,和平時的峨嵋派簡直大為不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