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思春歌

自耕農煉 | 2021-06-12 16:44:49 | 巴幣 0 | 人氣 99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內容跟篇名沒啥關係,雖然我最初本意是想寫肉最後卻寫成純愛了
總之這篇在我文件檔裡躺很久了,剛好失眠就拿出來寫看看,然後就莫名地寫完了
我是真的很想甜起來,真的,是我對不起你愛之介TT

  ※

  被抱在懷裡的時候菊池忠愣了大約兩秒鐘。

  強壯的臂膀和記憶中的有所區別,溫熱的軀體也不再是自己的懷抱能完全容納的大小,忠作為一名守望著少爺長大的長輩內心不禁感慨;當年那個會躲起來偷偷哭泣的年幼孩子已經成長茁壯了。

  「愛之介少爺?」忠多花了幾秒鐘思考,最後沒有將人推開而是伸出雙臂輕柔回擁,力度猶如棉花落在身上。

  十七歲的神道愛之介此刻心臟快要跳出胸膛。

  今日照常到父親的書房報到敘述自己在校的生活與成績,例行公事,桌子後面的男人永遠不會抬頭正眼看他,愛之介不理解他每週這趟有什麼意義,即使他不說也會有人將他的生活一一記錄下來。

  這個時間忠往往都會避開父子兩離開書房,愛之介覺得沒什麼必要,他和父親之間沒什麼感情好談,如果菊池忠在現場或許他還願意多留幾分鐘。

  自從跟在父親身旁做事,和忠相處的時間驟降,克盡職守的青年不是抽不出時間陪他,他只是擔心對方過於忙碌在父親面前出紕漏遭到刁難。

  「忠。」走出書房透過走廊上的窗戶看到念想的人正往庭院走去,愛之介不假思索加快了腳步。

  這陣子在校外的際遇,結識了哪些朋友,愛之介想將這些喜悅都分享給忠;如果不是滑板他無法得到這些珍貴的體驗,而這些都是忠給予他的。

  「忠……」趕到庭院果真見到人遠遠站在花叢旁,愛之介快步行走且大聲叫喚,視角的轉變讓他得以看見被花叢遮掩住的另一人,這使他瞬間停下腳步。

  站在忠面前的女性身上的制服足以說明這是服侍於神道家的某位傭人,距離太遠看不清對方的長相,從忠的臉上也看不出對方找他說了什麼,但曖昧的環境和氛圍讓愛之介有了危機感。

  「忠!」

  「愛之介少爺。」忠聽見呼喚轉過來回應的同時,那名不知名女性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快速接近的愛之介這才看清對方的長相;五官端正但普普通通沒什麼特色,難怪他沒印象。

  「愛之介少爺。」

  面對朝他行禮的兩人,愛之介冷冷地瞧了低首的女僕一眼,然後才朝著菊池忠道:「忠你過來,我有事找你。」說著轉身大步走開。

  「是。」忠聞言不敢怠慢,立刻拋下了率先與他攀談的女性,隨著愛之介離開了現場。

  「忠、忠先生,剛剛跟您說的事情……」女僕趕忙在人離開前出聲詢問。

  「我會考慮。」

  愛之介心裡迴盪著忠剛才的回應,他覺得自己有點小題大作,忠的人際關係他有什麼資格插手?他自己就有一群玩滑板的同好,甚至結交了兩名順眼的朋友,忠也有這種權力。

  然而忠身旁站著一名女性的畫面卻十分礙眼,幾乎刺傷了愛之介的雙眼;這不合理,少年思考著。

  忠沉默跟在少年後方,彼此長大後都有自己的事情,無法像孩童時期那樣想到就能在一起玩耍,他甚至很久沒碰滑板了,要兼顧學業與工作還是需要耗費很大的心力與時間,更不用說他的上司還是神道家主。

  偶爾遠遠瞧見愛之介忠也無法上前打招呼,他只能透過少年的表情判斷這陣子的生活是否順利,年齡的增長使得身分的差異越發明顯,忠不再輕易回應愛之介各種超出彼此關係的親密舉止。

  如果是命令,忠未曾拒絕過。

  不知不覺間,兩人走到了廢棄泳池旁,充滿著回憶的所在,然而他們因為種種緣故已經很久沒有在這裡玩耍嬉鬧了。愛之介背對著忠不知該如何開口,萬一說錯話忠又要找理由遠離他。

  上高中後愛之介待在家裡的時間縮短很多,加上各種補習課程,可以說時間表上排得和一名事業有成的大老闆相提並論,等愛之介有空閒時都已是深夜。

  初時忠還會陪著他夜晚到廢棄泳池邊散心,後來忠注意到他眼底下因疲憊產生的黑眼圈後便不肯再答應他的要求,而是婉轉表達希望他能充足休息養足精神。

  愛之介心有不甘,當他強迫忠必須陪著他時面對的也是張憂愁的模樣,這使愛之介更難放鬆了,妥協之餘做了約定;至少每週一晚出來聚聚,忠答應了他卻礙於各種原因無法抽身,愛之介都懷疑這是被人針對使絆子。

  他不想忠為難,於是乾脆深夜偷偷往外跑。這個年紀的孩子越是阻止他便越反其道行之,總之愛之介偷溜的機率越來越高,也因此在外認識了不少同好。

  在校外被人群所圍繞的愛之介卻依然時不時想起忠。

  「……你有喜歡的人嗎?忠。」

  望著忠,愛之介掙扎許久才迸出這句話;他想忠越來越好看了讓他捨不得移開眼睛,是因為心裡有了喜歡的人嗎?聽說有戀人的人們都會變得更加漂亮,無論男女都想在心儀之人面前露出最美好的一面。

  樣貌端正五官清秀的忠可能稱不上英俊帥氣,可愛之介無意中聽到的閒言碎語裡,家裡年齡相仿的女僕都對忠青睞有加,忠沒有那個意思但不保證其他人不存在這種心思。

  方才找他談話的女性是來向他告白的嗎?忠會答應嗎?愛之介腦海裡亂糟糟的,他和忠在一起相處這麼久了沒見過他和哪位女性走得比較接近,甚至從未由他口裡聽到對於女性的想法。

  忠愣了一下,他沒料到少年將他叫過來問了一個他從未想過的問題,稍微一想大致猜到了原因,輕笑著搖了搖頭。

  「沒有,剛剛那位女性是找我談工作上的事務,愛之介少爺不用多想。」

  就算真是女性告白那也和少年無關,插手下人的私事顯得有些多管閒事,但忠並未表現出任何不滿,溫柔地笑著回答:「目前我沒有這方面想法,最近實在太忙了……愛之介少爺是有喜歡的對象了嗎?」

  這下愛之介愣住了,他看著忠久違的笑容卻不感到被冒犯,這種氛圍像極了他們過去毫無芥蒂的相處,他們談天說地,忠作為下人雖然有些拘謹,但還是很樂意配合他聊天。

  愛之介想忠實在過於奸詐了,對於兩人的距離把控恰到好處,這使得他更無法想像忠離開他的那天;如果忠結婚了會搬出大宅嗎?他會將工作之後剩餘的時間拿來陪伴家人而無心再顧及他了嗎?

  於忠的年齡結婚言之尚早,愛之介卻無法避免的想得更多更遠,或許青春期的孩子就是想像力豐富,總之愛之介已經想到忠有了孩子以後根本就將他拋之腦後,徹底遺忘了。

  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忠,你以後有了喜歡的人一定要告訴我。」

  少年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好奇,似乎恐懼的成分更多。忠不明所以,他下意識地溫聲安撫著脾氣變得有些急躁的少年。

  「愛之介少爺,我現在的情況並不允許我分心,所以您別想太多了。」

  「萬一哪一天發生了呢?」

  愛之介突然抓住了忠的雙手,他無法忍受被拋下的感覺,光是想像就難受得無法控制,「忠你不會輕易離開我吧?」

  少年的力道很大,忠這時才發現他的少爺已經比他高了一些,經過鍛鍊的身體強壯結實,被衣服包裹住的外表看不出來,但如此貼近愛之介的忠卻能強烈感受到少年體型上帶來的些微壓迫感。

  愛之介少爺確實長大了不少。

  「請少爺放心,我會一直留在神道家的。」忠無法明說他之所以願意成為愛一郎老爺的秘書,自己的私心佔了很大一部分;長久的陪伴讓他心裡存有見證少年長大成人的念頭,這種心態是作為下人不該有的踰矩,忠卻貪心地期望,這段時間能一直延續下去。

  縱使只能遠遠望著也心甘情願。

  「除非……愛之介少爺不希望見到我了,那麼我會自己消失的。」

  愛之介瞠大雙目,他恨不得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讓他跟忠一起揮霍,他想讓忠跟著他一起在夜晚的街道上暢快滑行,想讓忠跟他天南地北毫無限制地談天說笑,希望忠可以在他面前多點笑容,更希望忠可以放開屬於下人的那份拘謹更坦誠地面對他。

  他有太多想跟忠一起做的事情了,所以在一起的時間怎麼樣都不充分,更別說這段時間他根本沒能和忠單獨相處,如果不是今日正巧碰到,他又要和忠擦身而過。

  他想要忠每分每秒都在他身旁。

  這時候的愛之介沒意識到他對忠的依賴超出了他自己定義的朋友的範圍,沒想到他瞧見忠和女性站在一起的畫面使他產生了吃醋的情緒,更沒有預料到他開始變質的感情使得他眼裡的忠更好看了。

  此刻的愛之介很單純,他發現忠的體型微妙地小了很多,被包裹在他掌心裡的手指纖細修長,忠溫柔恬靜的笑容很順利安撫了他慌張的心緒,從而衍生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他想將忠抱在懷裡。

  這年紀的少年是感性衝動的,愛之介沒有思考太多,他相信忠不會拒絕他,於是毫不猶豫地將青年用雙臂圈了起來,將之壓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感受來自他人的體溫。

  和年幼的經歷完全相反,過去是忠將自己護在懷裡避免自己摔倒受傷,現在的他卻可以將忠徹底摟進懷中,愛之介將頭靠在忠的肩膀上汲取著對方身上的氣味,清淡的香氣不曉得是頭髮還是衣物上傳來的。

  「……忠你太瘦了。」少年最後淡淡地道,和平靜的外表截然相反的是那顆快要蹦出胸膛的心臟。愛之介想大概是自己很久沒有這樣擁抱過忠了,情緒激動之餘的副作用。

  「連我都可以這樣抱住你了。」

  「因為愛之介少爺您長大了。」忠輕輕拍了拍少年的背脊,臉上滿是欣慰。

  「而且我不覺得我很瘦,是愛之介少爺您很健康強壯,這是好事。」兩人分開後忠壯著膽子捏了捏少年結實的上臂,「是我疏於鍛鍊了。」

  「你現在這樣也很好。」愛之介趕忙補充道,他無法想像忠哪天挺著一身肌肉。

  忠笑望著少年急於補救的模樣,決定不將自己根本沒有多餘的空閒時間將鍛鍊身體這項計劃列在表上。

  「那麼,愛之介少爺還有其他事情嗎?」

  愛之介體會了一下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受,縱使形容有些誇張,但明明氣氛很好,可是忠馬上就要離開自己去忙了,然後又是好幾天不見人影。

  「……沒有了,你忙歸忙也要留意身體,真的太瘦了。」

  愛之介不能強拉著忠不放,最後受到懲罰的只會是忠,只能落寞地看著忠再次遠離自己。

  愛之介臉上的失落確實讓忠心頭一疼,他情不自禁伸手摸了摸青澀的臉龐,像過去那般安撫著傷心的少年。

  「愛之介少爺,我會一直陪伴您的,除非您不想看見我了。」

  「……你快回書房去吧,父親太久沒看到你又要挨罰了。」

  「謝謝您的關心,愛之介少爺,就此告辭。」

  隨著忠的身影消失在建築物轉角,愛之介嘆了口氣,想起忠的承諾,內心又輕鬆了不少。

  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分享給忠,但是沒關係,以後他們有很多時間在一起,到那時候再一起說也不遲。

  這時的神道愛之介剛滿十七歲,對感情懵懵懂懂,毫無條件地信任著給予他人生第一份溫柔的人,且深信這個人會永遠站在他這邊。

  這個人教會了他愛與溫柔,讓他品嘗到快樂與自由,同樣帶給了他背叛與破滅。

-FI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