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四十六章 這圍巾到底是想織給誰呢?

Mouse | 2021-06-12 13:01:52 | 巴幣 4 | 人氣 46


  離開孤兒院後,我們便在街上找尋販售毛線的店家,忽然蒙特看到有間店家,店門外掛有毛線球的圖樣的木牌,開心地指著木牌說:「這家有賣耶!我們快去看看!」

  「好。」

  他拉著我往店家跑去。

  一進店裡,他看到前方的木箱放滿毛線球,「好多顏色喔!」,便上前挑選想要的顏色。

  「這個還不錯,但這個好像也不錯,瑞德覺得呢?」他一手拿著亮紅色的毛線球,另一手則拿著金黃色的毛線球,轉身面向我詢問。

  「都可以,看你喜歡哪個。」我淺笑回答。

  「欸……可是我都喜歡耶。」他垂著雙眉,愁眉苦臉地看著我。

  「那就都買吧!」

  「好啊!那就各一箱。」他將毛線球放回木箱,接著抱起木箱轉向我,淺笑道:「幫我拿一箱。」

  我輕輕點著頭,面帶疑惑道:「需要買這麼多嗎?」

  「買多一點,孤兒院的孩子們也可以一起學。」

  聽蒙特這樣說,也只好點頭答應。

  反正用不完,孤兒院的人會自己處理。

  我們各抱一箱走到櫃台結帳,他恍然想起棒針的事,並向老闆問道:「你這裡有賣棒針嗎?」

  老闆點頭微笑道:「有的,你要哪一種的?」

  「瑞德,你用的是哪一種的?」他看向我問著。

  我無特定用具,便回答道:「都可以。」

  「是喔!那每一種都各給我十組。」他看向老闆淺笑著。

  老闆點了點頭,展露微笑道:「好的。全部總共五百瓦瑟銅幣。」

  「瑞德,你先幫我付錢。」

  早就知道他沒帶錢,我點了點頭,便從口袋內拿出五個瓦瑟銀幣給老闆。

  「不用找了。」

  老闆拿著銀幣,開心的笑道:「十分感激!」

  「謝啦!」他輕拍我的背,輕聲說著。

  「不會。」我輕抹微笑回應。

  之後,我們便抱著放有毛線級棒針的箱子,走出店家。

  一出店門,他便問道:「瑞德,你拿五個銀幣給老闆,他怎麼會那麼開心?」

  我長嘆一聲,面露無奈道:「你都沒有專心聽我上課。」

  他尷尬笑了幾聲,「抱歉啊……」

  「算了……既然你問了,我就解釋給你聽吧。」

  「史亞瓦瑟王國共有三種貨幣,一種是貴族及王室使用的瓦瑟金幣,另一種是中產階級使用的瓦瑟銀幣,剩下的就是平民使用的瓦瑟銅幣。」

  他點了點頭,我便繼續說道:「而貨幣的分比為一個瓦瑟金幣等於一萬個瓦瑟銅幣,而一個瓦瑟銀幣等於一千個瓦瑟銅幣。這樣你知道那位老闆開心的理由了吧!」

  「所以你是給他十倍的錢,所以他才會這麼開心喔!」他恍然大悟說著。

  「沒錯,你果然很聰明,稍微講解就知道了。」

  「那當然,我可是蒙特王子!」他抬起下巴,自信滿滿道。

  看他這麼自滿的模樣,我輕笑幾聲,點了點頭道:「是!你是世上最聰明的蒙特王子。」

  「這還用說!」他說完也笑了起來。


  孤兒院。

  「我們回來囉!」他一進門立刻高喊著,孩子們聽到聲音,看到我們抱著兩大箱的東西回來,紛紛上前查看。

  「這裡面是什麼?」

  「是玩具嗎?」

  「是吃的嗎?」

  孩子們同時問著,聲音全混雜在一起,他仍帶著笑容,回答道:「不是吃的,也不是玩具。是……」

  他將木箱放在桌上,面帶微笑說:「是毛線球喔!旁邊這位漂亮的哥哥要教大家織圍巾喔!」

  孩子們聽到他說的話,紛紛轉頭看向我,雙眼閃爍著亮光。

  我站在一旁,顯得有些尷尬,呵呵笑了幾聲。

  他拍拍我的肩膀,面帶燦笑說:「那就拜託你囉!漂亮的哥哥。」

  「好……」我無奈的點了點頭答應。

  他接著高舉雙手,大聲喊道:「有誰想學織圍巾!」

  孩子們紛紛舉手,異口同聲喊道:「我!」

  「好!想學的人過來!」他拿起毛線球級棒針,分送給前來排隊的孩子。

  我看到隊伍排成長長的人龍,眉頭不禁皺起,靠近他的耳邊,輕聲問道:「蒙特,棒針夠嗎?」

  他將棒針和毛線球交給我,面帶微笑說:「人數剛好,給你。」,接著看向孩子們喊道:「有拿毛線跟棒針的人快過來這邊,漂亮哥哥要教大家囉!」,孩子們紛紛上前,圍繞在我身旁。

  「妳坐這邊。」

  他讓短髮女孩坐在我旁邊,女孩微微點頭,水汪汪的大眼直盯著我。

  「別緊張。這不難,我會一步步慢慢教導妳。」我對女孩淺淺一笑。

  女孩輕輕點著頭,微微勾起嘴角。

  我便開始教導如何織圍巾。

  「首先,雙手各握一根棒針。再來,打個這樣距離的活結,套上左手的棒針……」我用手指比出距離給孩子們看。

  孩子們便按照我的步驟跟著做。

  「之後再將短的那頭線放在針的外側,長的那頭線在內側。」我按照針法教導著他們。

  他也拿起棒針跟著學習織圍巾,我看到他那專心的神情,不自覺顯露微笑。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這麼認真的表情,以往就算教他新的事物,也未曾像現在這樣,這麼認真學習。看著他那認真模樣,讓我不禁想著,他這麼認真學習織圍巾,是想把這圍巾送給誰?

  「結尾的話,是一直織到最後一針,留這樣長度的線剪斷。」我比出長度給孩子們看,「然後用針尖把線頭挑進邊上的辮子中就好了。那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

  孩子們異口同聲道:「沒有!」

  「沒有的話,就各自織著自己的圍巾,有問題再來問我。」

  孩子們異口同聲道:「好!」,便各自專心織著圍巾。

  他也專心織著自己手上的圍巾。

  我看向女孩,見她低著頭認真編織著,輕柔嗓音問道:「妳有哪裡不懂的嗎?」

  女孩微微搖頭,抬頭對著我笑道:「沒有。漂亮哥哥教得我都聽得懂。漂亮哥哥,謝謝你教我們織圍巾。」

  聽到女孩稱我為漂亮哥哥,雖知道她是無心的,仍讓我顯得不自在。

  「不客氣。我叫瑞德,可以的話,能別喊我漂亮哥哥嗎?」

  女孩點了點頭,面帶微笑說:「好!那我可以叫你瑞德哥哥嗎?」

  我拍拍女孩的頭,面帶微笑說:「當然可以。妳能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我叫莎米!」女孩咧嘴笑著。

  「莎米,真是個好名字!莎米,那我先去看其他人有沒有問題,妳繼續織圍巾,有問題再來問我。」我拍拍莎米的頭,淺淺一笑。

  莎米微微點頭,便繼續織著圍巾。

  我四處走動查看每個人的狀況,每個人都低著頭認真織著圍巾。我來到他身旁見他專心織著圍巾,好奇問道:「蒙特,你想織給誰?我第一次看你這麼專心做一件事。」

  他抬頭看著我,手放在嘴前方,面帶燦笑說:「祕密!之後你就會知道了。瑞德,你怎麼會織這個啊?」

  我坐在他身旁,接著娓娓道來。

  「我小的時候,母親因為長期臥病在床,幾乎沒辦法陪我玩耍。直到某一天,我看見母親在織著毛線,深感好奇,便向她問道。她便對我說,她正在織圍巾並詢問我要不要學。我那時只想跟母親玩,所以就點頭答應,之後就慢慢學出興趣了。」

  他聽完微微點頭道:「是喔!你母親真厲害,居然會織東西。母后就沒那麼厲害,不過母后很會做甜點,她做的甜點吃下去,是會連心裡都會感到甜蜜幸福喔。」

  「王后陛下真厲害。」我點了點頭附和著。

  他開心的點點頭,接著問道:「那你除了圍巾,還會什麼呀?」

  我想了一下,淺淺笑道:「毛線製品,基本上都會。」

  「那麼厲害喔!那下次我想學再請你教我吧。」他咧嘴笑著。

  我搭著他的肩膀,一臉壞笑道:「那比圍巾還複雜喔!你學得來嗎?」

  他推開我的手,鼓著雙頰說:「你少瞧不起我!我也是很有恆心的,好不好!」

  「真的?」

  「當然!」

  我輕笑幾聲,他也跟著笑著。

  「瑞德,我很少聽你講起家人的事,還以為你和家人處得不好,所以才會不想提起他們。但這次聽到你跟我說,有關你和你母親的事,讓我又更了解你一點了。」

  聽到他這樣說,讓我有感到有些驚訝,也存些疑惑,為何他會想了解我?

  「你怎麼會突然想了解我?」

  「我們不是朋友嗎?朋友之間本來就會想互相了解!」他帶著微笑說著。

  我拍拍蒙特的頭,輕抹微笑道:「那樣的話,你少給我惹麻煩,我就讓你知道更多關於我的事。」

  他噘著嘴,語氣不悅道:「我才沒有惹麻煩咧!是那些人故意來找我碴的!」

  我搭著他的肩膀,淺淺一笑道:「是!我們蒙特殿下沒有錯,都是那些人的錯,好嗎?」

  他撥開我的手,仍是不悅道:「本來就是啊!」

  我輕笑幾聲,內心雖深感欣喜,但卻也深感憂慮。

  原來他想多了解我,但那些事……絕對不能讓他知道!那些令我感到嘔吐的過去……

  「瑞德,你怎麼了啊?怎麼又再發呆,你真的沒事嗎?」

  聽到他的聲音,我立刻回神看著他,輕笑道:「沒事。你不用擔心。」

  「沒事就好。」他點了點頭,繼續織著手上的圍巾。


  傍晚。

  我們將桌椅都歸為原位,準備返回王宮。

  「大家學會織圍巾了嗎?」他站在門口大聲問著。

  孩子們異口同聲道:「學會了!」

  「那就慢慢織出你們自己想要的圍巾吧!」

  孩子們大聲回答道:「好!」

  「瑞德哥哥。」莎米跑到我面前,舉起手中的小熊布偶,面帶微笑說:「瑞德哥哥,這個是我自己做的,送給你。」

  我拿起莎米手上的小熊布偶,拍拍她的頭,輕抹微笑道:「莎米,謝謝妳。我會好好珍惜這個小熊布偶。」

  莎米開心的點了點頭,咧嘴笑著。

  他用手肘推了我一下,淺笑道:「不錯嘛!又多了一個崇拜者。」

  我一手搭著他的肩膀,一手晃動著手裡的小熊布偶,面帶微笑說:「羨慕嗎?」

  「呿!」他推開我的手,略顯不悅道:「才不會!你好好珍惜人家給你的東西吧!」,說完便看向另一邊。

  「我會的。」

  他又回看我一眼,便向孤兒院的孩子們道別。

  「下次見!」

  孩子們也異口同聲道:「再見!」

  隨後,我們便乘坐馬車回王宮。

  回王宮的馬車上,他仍專心織著圍巾,看他織著圍巾那認真的模樣,真的很好奇到底是為誰而織。

  「蒙特,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想織給誰?」

  他依舊那句話說:「祕密!等我織完,你就知道了。」

  越這樣說,讓我越是深感好奇,便靠近他身旁,真摯的眼神看著他說:「連我都不能說嗎?」

  他搖了搖頭,堅決的語氣道:「不能!」

  他越是這樣保密到家,只會更加好奇到底是想織給誰。

  是織給瞳瞳嗎?可是如果是給瞳瞳的話,應該會跟我說吧。還是國王或王后?但如果是他們,應該也不會那麼神祕才對……難道會是織給我的嗎?怎麼可能,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我搖了搖頭,甩掉我的幻想,轉頭看到他仍專心織著圍巾。

  這圍巾到底是想織給誰呢?真是令人好奇!

  抵達王宮後,他一走下馬車,隨即轉身跟我說:「不用陪我進去了!你直接回去吧。」

  「好。早點休息!」

  他點了點頭,轉身往前方走去。

  我目送他遠去,便關上車門返回宅邸。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