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皇后的品德】 7-1 近衛隊.杜十娘

珀璠 | 2021-06-12 08:00:14 | 巴幣 8 | 人氣 65


  
  ……

  黎爾跑出御書房的時候,春茵就在不遠處等著,見她心神不寧地出來,便急急迎了上去,臉上是藏不住的擔心。

  「娘娘,您怎麼了?」

  「不礙事。」冷風中,黎爾的腦袋是越來越清晰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穩住了心神。「我們去仰德殿吧。」

  春茵便帶她往一旁的小道走了。

  其實仰德殿也不遠,出了承德殿的後門,再走一小段路,經過六合殿以後,就到仰德殿的大門了。

  輕綠就在仰德殿門口做著灑掃的工作,黎爾一見到她,立刻撒開春茵的手跑了過去。

  有那麼一瞬間,春茵看著自己空落落的手心,感覺眼前的一切那麼不真實。

  即使如此,她依舊臉上帶笑地跟了過去。

  「輕綠──」

  「奴婢見過娘娘。」輕綠放下手邊的工作,對黎爾請了安。「娘娘今日怎麼過來了?」

  「陛下要我在這裡見見近衛隊和后裔司的人,他們可來了?」

  「還沒呢,娘娘先進去歇著吧,奴婢給您沏壺熱茶來。」

  輕綠熟門熟路地把黎爾扶進正殿,讓她在主位上坐好了,這才轉身出去沏茶。

  臨走時還不忘吩咐春茵把屋裡的炭盆給點上。

  春茵當下就有點兒不開心了,一直以來都只有她命令輕綠的份,輕綠毀容後更是如此!那兒輪得到輕綠吩咐她做事?

  於是她說:「我哪知道這裡炭火放在哪?還是等妳回來再燒吧。」

  輕綠皺眉,不懂春茵到底發甚麼脾氣。

  「……不然妳去沏茶吧。」

  「我就不!」

  「……」

  輕綠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完好的左半臉瞪著不可理喻的春茵。

  春茵雙手抱胸,不甘示弱地回瞪。

  黎爾不知道這兩人為什麼好端端的就劍拔弩張了起來,瞅著那夾在兩人中間的炭盆都已經快被兩人瞪穿了孔,於是緩頰道:「春茵,本宮想喝妳泡的碧螺春,去替本宮沏一壺可好?」

  「……奴婢這就去。」春茵憤憤不平地甩了帕子,跺著腳步出去了。

  輕綠取出火摺子,三兩下就把爐火燒的旺旺的,然後跪到黎爾面前,帶著歉意說:「娘娘,春茵就是這樣子的性子,您別……」別生氣,這三個字,輕綠不敢說出口。

  主子便是主子,沒有哪個奴婢敢耍了性子還求主子原諒的。

  「沒事。」黎爾輕吁了一口氣,接著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務求最不傷腰最舒適的位置。「咱主僕三人就還好,若有外人在時就注意些吧。」

  「是,奴婢再跟阿茵說。」

  「不用了,待會兒本宮再跟她提一下就好。」

  真要是讓輕綠再去說,春茵那爆脾氣,還不得吵個沒完?

  「那麼娘娘,您說待會兒后裔司與近衛隊的大人要來,奴婢先去準備一些茶果吧。」

  「好,備好後都放進偏殿吧。」

  黎爾微微點頭,心裡不斷狂讚輕綠做事就是細心。

  輕綠才剛剛離開,春茵就捧著裝著一壺熱茶和一盤小酥點掀了簾子進來,藉著簾子的微開的小角,黎爾看見了外面庭院裡,站滿了人。

  顯然春茵沒見過這樣大的場面,她進來的時候,雙手還有點抖。

  「娘娘,外面有好多人啊。」

  「嗯。」黎爾不等她把托盤放下,自己就先拿了杯子,喝了一口茶。「幫本宮把近衛隊的人都請進殿裡吧,本宮先見她們。」

  「好。」

  「再請后裔司的大人們到偏殿等候。」

  春茵領命,邁著小碎步去了。

  緊接著,近衛隊們踏著整齊的步伐魚貫而入,黎爾坐在主位上瞧著,整個近衛隊加上統領總共十三個人,制服是暗紫色繡如意雲紋製成的侍衛服制,腰帶與衣服同色,上面用銀線繡著各式各樣的圖案,代表各自的代號,而近衛統領的腰帶上則是繡著精巧的六尾鳳凰,代表著她的正三品御前帶刀侍衛的地位。

  十三人見了黎爾,整齊劃一的單膝下跪行禮。

  整齊到黎爾彷彿看到了閱兵大典那般。

  「卑職杜十娘給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杜十娘,也就是近衛隊的統領首先開口請安,她一說完後,便聽到後面十二人如雷般的齊聲請安。

  老實說,人生中除了小時候過生日被眾人一起喊著生日快樂會有這麼波瀾壯闊的感受以外,再來就是現在了吧……

  「都……都起、起來吧……」

  黎爾臉色微紅,語氣有點兒發顫,但仍強裝鎮定了。

  近衛十三人都起來以後,未免大不敬,目光一直都持續保持在只能看見黎爾裙襬的部分,唯有杜十娘上前幾步,向她報告近衛隊的使命:「臣等奉陛下旨意,近身保護娘娘安危,必要時以命相保,護娘娘周全。」

  「……謝謝……」黎爾雖然懂得烏紹的用意,但她真沒想到自己會有需要她們以命保護自己的一天,她也希望不要有那一天。「本宮自己也會小心的。」

  聽見黎爾這麼說,杜十娘低垂的臉上露出微微的笑意,又再上前,從懷裡拿出一本冊子交給黎爾。

  黎爾自己起身接過了。

  「臣等原編列於禁衛軍下,由陛下統管,如今陛下將臣等指派給娘娘,未來工作都由娘娘指派,臣等只對娘娘盡忠,這本子便是臣等的名冊,請娘娘知悉。」

  杜十娘這麼說,為的就是讓黎爾安心,她們不是烏紹派來假保護之名,行監視之實的眼線。

  「……本宮明白了。」黎爾略略翻閱了一下名冊,名冊上清楚寫明了十三個隊員的基本資料跟生平,甚至連畫像都有。

  對著畫像,她想一一對看看每個人的,這才發現每個人──包括杜十娘──都低垂著頭,她只能看見他們黑烏烏的腦袋瓜子。

  「抬起頭來,我想認識妳們,妳們也得認識我才行。」

  說完,十三人便齊刷刷地抬起頭來,一個瞬間被二十六隻眼睛盯著看,黎爾剛起來的一點自信又蔫了下去,抓著名冊擋住了自己的下半臉。

  杜十娘掩嘴一笑,不同於其它身上或多或少帶著肅殺之氣的隊員,她不笑時很溫和,笑起來好像更溫柔了。

  「娘娘,您這樣,臣等無法看見您呢。」許是摸到了一點點黎爾的脾氣,杜十娘揶揄著。

  黎爾把名冊拿了下來,平攤在腿上,不著痕跡地深呼吸幾次,才把微微輕顫的身子穩了下來,用最平最穩的語氣問道:

  「……杜十娘,沛州易牙城人士,今年十六,家中雙親健在,有九位姊姊,皆有婚嫁,妳是第十位,所以稱做十娘,以下還有一個弟弟,現年十三,對不?」

  「是。」

  「妳怎麼會進入宮裡,成為近衛軍的?」

  「……家父乃易牙城督衛,十娘自小接觸刀劍,比起嫁人,十娘更願意從軍報效國家。」

  黎爾點點頭,看著杜十娘的眼神裡多了欽佩。

  古代不比現代,雖說北國的女性地位也有一定的高度,在朝為官者便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可女性最終還是被要求要進入家庭,相夫教子、繁衍後代。

  聽春茵說,那些進了家庭的女人,多數都放棄了自己的工作,當時,黎爾便覺得有些可惜。

  所以如十娘這般,十三歲毅然從軍,在一群兵魯子裡混到這般地位,除了機運眷顧以外,肯定還有自己不凡的實力和韌性。

  十娘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在黎爾心裡昇華到甚麼樣的高度,但看著娘娘的表情……

  十娘放心許多。

  黎爾接著問了其他興趣愛好的問題,十娘雖然詫異,但都一一答了。

  其中問到一些黎爾覺得需要註記的部分,轉身想拿筆起來寫上,才想到自己身處的時代已經沒有原子筆這種便利的東西了。

  春茵不在、輕綠也不在……黎爾瞬間覺得自己身邊的人手少得可憐。

  也只能委屈一下自己的腦袋多記一些東西了。

  問完了杜十娘,黎爾就按著名冊上的順序,一一叫上來問話了,等到問完,早就到了飯點,於是簡單扼要地吩咐了幾件事,就讓她們都離開了。

  第一件事,是讓她們倆倆一組,每天輪班,一天值班最多四個時辰,一天休息時間須滿五個時辰以上。

  第二件事,值班六天可休一天,若遇到節慶出勤者,有額外獎金。

  第三件事,是黎爾覺得最重要的事情,那便是隊裡除了正式隊員外,還須培養幾名後備隊員,這樣若是遇到突發狀況,才能隨機應變,不怕沒有人力可用。

  以上三件事,杜十娘都一一應下了,並說了明日值班的人是她還有胡蘭兩人以後,便帶著眾人離開了。

  輕綠閃身進來,臉上有著疲憊。

  「娘娘,御膳房的人來問午膳要擺在哪兒?」

  「擺去偏殿吧,讓大人們先吃飯,本宮等等見她們。」

  輕綠啞然,問道:「娘娘不先吃嗎?」

  「不了,妳另外請廚房熬一碗粥給我。不過在那之前,妳知道墨水跟筆在哪裡嗎?」

  輕綠正想轉身去備筆墨,就被黎爾攔下了。

  「妳先去辦我說的事兒,筆墨我自己備就可以了。」

  偏殿裡的大人等了有段時間了,現在估計是沒耐性又餓著肚子,再不找點事做給他們轉移注意力,估計輕綠待會就要被剝皮了。

  「奴婢謝娘娘體諒。」

  輕綠最後還是幫黎爾把筆墨紙硯等東西從櫃子裡拿了出來,這才感激涕零地去辦黎爾交代的事情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