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55

色之羊予沁 | 2021-06-12 06:03:13 | 巴幣 1610 | 人氣 313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匹蘭德只睡兩個小時就爬起來了,其他人見到她很意外,只有安莉瑪一臉「看看我老婆多厲害」的炫耀表情,然後繼續指揮下一個任務,等正中午時,淨化儀式正式展開了。


  安莉瑪主導儀式,在正陽照耀下非常順利地進行、結束,當棺木化成碎片消失在空氣中時,所有人都鬆口氣,長達數年的任務終於結束了,人類正式奪回這塊土地。


  「回去吧!」安莉瑪感應一下,揚起笑容說著。


  祭司們感動萬分,終於能回去教廷好好休息,擺脫一身臭味還能吃熱呼呼的食物;聖騎士則是高興又難過,其實出任務他們反而會比較輕鬆點,因為教廷聖殿的訓練非常嚴格,沒有外面這麼自由快樂。


  回程時匹蘭德只覺得副隊長很厲害,居然可以邊騎馬邊睡,都不怕摔下去。


  因為不用像來時趕路,所以回去路上他們挑有神殿的路徑,就能得到免費的吃住。


  匹蘭德一行人都能在路上好好休息,唯獨安莉瑪因為身分特殊幾乎無法休息。她被人群擁簇著,人們都想從聖女身上得到神靈的祝福,祭司們也希望得到聖女的神術開導,匹蘭德感覺對安莉瑪來說處理魔核比不上應付人群還累吧。


  安莉瑪為了維持聖女的形象,表現都必須最好,哪像聖騎士可以躺在草皮上翹著腳睡覺,或是祭司直接手撕一大塊麵包往嘴裡塞。匹蘭德真心覺得在教廷的安莉瑪看起來比較像有缺點的普通人,親切、和藹;而不是外面這種完美到令人不適的無瑕陶瓷品。


  幸好關上門後,安莉瑪會變回她熟悉的樣子,一邊唉唉叫一邊蹭上來要抱抱跟親親,不給還會嘟嘴生氣。


  匹蘭德真心覺得安莉瑪很可愛。


  回到教廷後,就看到安莉瑪開開心心跑到密道裡。那裡可以直接避開教廷開放給民眾參觀的地方,進入只有祭司或聖騎士才能出入的地區,看到她高興到行李都忘記拿,匹蘭德主動地背起來,讓負責馬匹的聖騎士將馬牽走後慢慢跟上,將行李交給照顧安莉瑪的老祭司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她沒記錯的話,安莉瑪要先去跟大祭司報告這次的任務。


  匹蘭德一回到房間又覺得過於空曠……說實話她不需要這麼大的空間,匹蘭德總是懷念自己在斐薺亞的小房間,忽然意識到盛典也快來臨,阿芙拉應該恨不得她快點回去整理房間,據說要改建成小倉庫的樣子。


  她恍神到一半聽見敲門聲,開門看到珊。


  「這次任務您有什麼心得嗎?」


「安莉瑪只有回到教廷或斐薺亞才會露出真正的個性呢。」匹蘭德認真說著;珊笑出來回應:「我是問您破壞魔核的感想。」


  「喔喔!」匹蘭德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後知後覺珊確實也只會問這個,畢竟她參與任務就是為了破壞魔核,自己還傻呆呆地說安莉瑪怎樣。


  匹蘭德讓珊進來房裡,誠實告知自己的感受以及在夢裡看見的一切。珊聽了點頭沒說什麼,最多只追問些細節,手上的紙已經寫滿一頁的記錄,匹蘭德默默觀察著她,這理因是件難過的故事,珊卻是一臉麻木地書寫。


  她想,肯定是珊見過太多悲劇,自然麻木了。


  這是好是壞?


  對上眼時她知道珊看出自己在想什麼,不過只得到一道溫柔的笑容加摸頭,匹蘭德覺得珊不希望她想這麼多,卻支持自己有這種感受,所以也笑出來了。


  「匹蘭德大人,珊大人在您這裡嗎?」


  門外突然傳來呼喊,匹蘭德看過去同時,珊已經走過去開門。


  「怎麼了?」


  「是這樣的……」


  兩名祭司竊竊私語,匹蘭德有不妙的第六感,從珊聽完之後的嘆氣來看,確實發生不好的事情。對話結束之後,那名祭司也沒有離開而是站在門口,珊大步走到匹蘭德面前,開口:「請您在沒得到消息前都不要離開房間,有數名光祭司因為您跟聖女大人的婚事特地離開分殿來教廷抗議,他們都有自由進出的允許,要是遇上肯定會被強制問話,您又過於誠懇親切,絕對會把自己的婚事說到沒了。」


  珊的意思是,她嘴巴太笨會自己把婚事說到沒有嗎?


  「我以為沒人反對了……」


  「教廷是接受居多,但是外面就不一定了。」珊誠實說著:「我會請您熟悉的祭司送三餐過來。」


  「好的。」匹蘭德點頭,咕噥著:「這時機真剛好。」


  都還沒休息,就碰上別人抗議。


  「並非如此,他們是故意挑這個時間點,平常要一次見到聖女大人跟聖上不容易,唯獨這時候的聖女大人因為要跟聖上回報任務就一定能見到人,也是他們最佳的『表達』機會。」珊停頓片刻:「也不是說誰對誰錯,只是每個人對於神靈的真意都有不同解釋,您別太放在心上,他們只是不了解,如同民眾因未知而恐慌,會心急尋求他人解釋。」


  「我知道了。」匹蘭德其實也沒有多想,或許因為名字的問題,因此當有人反對什麼她都覺得很正常,所以聽到珊還特地安慰自己說那些人只是不理解,就有股暖洋洋的神秘力量湧出心頭。


  當珊聽到那些故事時,她表現出來的是冷落。


  可是當有人反對她們時,她表現出來的是關心。


  因為一個已經發生不可改變,另個還有機會嗎?


  看著珊離開的背影,匹蘭德將頭默默探出房門,說了一句。


  「珊,謝謝妳。」


  另位祭司滿頭問號,問珊為什麼匹蘭德大人要道謝?珊只是笑笑地回著,匹蘭德大人就是會為了任何小事跟對方道謝的好孩子。


創作回應

小佑
她們兩個人要結婚
關光祭司什麼事呀!他們也管太寬了吧!
2021-06-12 07:34:18
mushroom
那些光祭司是住太平洋?管的好寬 不過大祭司這樣剛好對外解釋清楚
2021-06-12 08:41:43
欹嵐
門外突然傳來呼喊,匹蘭德說是同時,珊也走過去“看”門看。

把自己婚事講沒了2333
2021-06-12 09:42:39
青草
就算匹蘭德真的把自己婚事講沒了,我們最偉大的聖女牌牛皮糖也會把匹蘭德黏回去結婚的XD
2021-06-12 15:37:33
無殤
不用講,放神劍出來晃晃(?)
2021-06-12 22:29:0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