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31 不要慫,就是吃

空想能手 | 2021-06-12 00:02:01 | 巴幣 6 | 人氣 73


  「外號『極速魔方』的『丹納席恩·佩斯柏拉克』嗎?雖然不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首席魔法師,不過至少平常在這座城市裡稱他為弗洛利雷城的首席是名副其實。」懷亞特看著我,向我簡單說明這名店主的地位。
 
  「對,就是這傢伙,這傢伙跟我也是老相識了,之前我倆還曾經一起去迷宮冒險呢,雖然因為我不小心搞丟了自己的空間袋,讓我倆差點在迷宮深處脫水死掉,還好最終我倆在歷經曲折後還是逃了出來,之後我就決定不做冒險者這麼危險的職業了,而他則繼續在冒險者這條路上持續努力,幾年後成功的討伐了A+級魔物,成為了公認的A+級,被庫雷格斯家聘用,是個了不起的傢伙,不過—。」裘德搔搔下巴,露出得意的笑容說到:「我賺的錢是他的好幾百倍就是了,哈哈哈。」
 
  哇,這是炫耀吧,不過或許是因為他說的很坦然,聽起來倒是沒那麼讓人討厭就是了。
 
  「總之是個他是個閒不下來的傢伙,之前做冒險者的時候他就嫌只是單純的趕路太浪費時間,沒有效益,因此特意去讀了植物圖鑑來辨認有價值的植物,再帶回去找商家寄賣,之後又覺得直接賣藥草太不划算,就又去讀了魔法藥水的配方,學了些煉金術;為了料理採到的野菜他又去學了廚藝,然後靠著當冒險者和做藥水、料理賣來的錢,他的店舖正式開張了,就是這家『極上天緣』。」裘德聳聳肩,接著說到:「做冒險者又開店,正常人都會覺得這樣已經很忙碌了,結果他又嫌教會員工後自己沒事做,結果向庫雷格斯侯爵申請成為侯爵私聘的魔法師,現在可好了,弗洛利雷城的結界之類的魔法設施的維護啦,魔法部隊的訓練啦,還有跟大人物們的交際啦,這些事情全部找上來,終於讓那傢伙閉上了嘴,真正沒有了悠閒的時間。」
 
  看來這個叫做『極速魔方』的人應該是個工作狂沒錯了呢。
 
  「所以今天他是剛好有空呢?還是為了拍賣會特地過來的。」
 
  「這個嘛,都有吧,我們這些商人給的錢夠多,再加上今天庫雷格斯侯爵沒給他什麼安排,所以他今天才會過來,不然要是兩個條件有哪個不符合的話,他就絕對不會答應我們了—。」裘德的話才說到一半,房間周圍的牆壁就發出『轟隆』的聲響,全部都向下方降了下去。
 
  原本房間內的光源全數熄滅,取而代之的是天花板上的數個巨大的水晶吊燈發出了強烈的光芒,也讓我得以看清周圍的景象—
 
  四周的牆壁降下去後,周圍的景色變得相當開闊,從原來普通的用餐空間,在瞬間就變成了足以舉辦千人的小型演唱會的大空間,而在這樣的空間中,前方似乎是一個類似舞台的地方,舞台上有著給主持人使用的講台,舞台下方則排列著數十桌和我們現在一樣坐在位置上的人們,以及把餐點迅速得送到每個客人桌面上的侍者們。
 
  明明剛才從外面看還以為只是有很多小包廂,應該不會有多大的面積,結果把所有包廂聚集起來居然會是這麼大的空間嗎?
 
  心裡讚嘆著,而我的眼角餘光也注意到了剛才的女性侍者正好把我的餐點放在了我的面前,並對我說到:「您的餐點到了,這是『歐岡河河鮮燉菜』和『弗洛利雷養生十蔬套餐』,請慢用。」
 
  啊…終於還是來了嗎…『歐岡河河鮮燉菜』—逃避現實似的,我連忙閉起眼睛以免看到什麼難以名狀的物體。
 
  心裡滿是不安,但是餐點也已經到了,現在再後悔也來不及了…唔…既來之則安之…好想這樣說服自己…。
 
  做好心理建設後,我吐出了嘴巴裡的那口氣,並藉著身體放鬆的這一刻,順勢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出現在我眼前的一個大碗和一片盤子,大碗中類似於玉米濃湯,只是還白了一點,所以可能味道上會更接近義大利麵的白醬也說不定,而這個大碗除了白色液體上撒著少許的調料外,就是一個平靜的白色水面,完全沒有內容物暴露在外,這是我從來沒見過的燉菜外型。
 
  呃…難道是因為內容物過於可怕,所以連一點都不敢露在外面嗎?—得出結論後感覺更加不安了…於是我決定先放棄思考,看向了裝著食物的大盤。
 
  嗯……就是炒什錦蔬菜而已嘛,有像是原本世界的彩椒之類的那種蔬菜點綴出料理的顏色,還有雖然不知道是其中的哪一種蔬菜,不過確實感受的出來蔬菜上面帶有蔥味和蒜味,或許還加上了一點類似麻油或是香油的佐料,並且還混雜著許多細碎的肉絲,會讓人立刻想到青椒炒肉絲這個料理,感覺起來就是偏向中式料理的感覺。
 
  但是或許吃起來感覺會有點不同?這樣想著,用叉子了一團認不出來的蔬菜和一點肉絲,放進嘴巴裡嚼了嚼—
 
  在感受到熟悉的味道的同時,也有一股莫名清新的香氣湧入了鼻腔內,並且在將菜嚼碎的時候,嘴巴裡還多出了一種甘甜…至於其他更多的就是不好直接用言語形容的味道了,不過整體上和原來世界的炒蔬菜沒什麼差異。
 
  嗯,對身為華人的我來說應該是吃慣的味道了,感覺安心的同時也有一點遺憾,這樣的話對我來說可不算什麼特色菜啊。
 
  視線重新回到了那一大碗白色液體上…呃…但是這不會太有特色嗎?
 
  不,我甚至都還沒把料挖出來呢,好歹他現在的外觀就像是撒上咖啡粉的香草冰淇淋糊糊,至少還是可以吃的樣子,我如果就這樣用想像的來判斷好不好吃實在是有失公平—
 
  好!挖吧!
 
  把手上的器具換成湯匙,戰戰兢兢的讓湯匙緩緩沉入水中,稍稍擾動了平靜的水面,不過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害怕,湯匙下沉才一公分左右,就碰到了物體,這代表了這個大碗中大部分都是被各種食材所填滿…好吧,不管別人怎麼想,我怕了。
 
  但是或許是受到現代教育的影響,對我來說浪費食物似乎還是比食用外觀可怕的食物還難受…不,不是現代教育的影響,單純只是因為我窮過而已吧,餓過才會知道食物的可貴。
 
  稍稍回想起夏季時經常把過期麵包上的黴斑挖掉,然後直接配開水灌進喉嚨裡的那個時候,就算盡可能的不讓它留在口腔裡,卻還是能感覺到麵包微微發酸,連灌了好幾杯水才終於消去了口腔中的酸味—難道現在吃的還能比那時候還糟糕?哈,看來是貴族當久了,過去平民的日子全是屁了吧?
 
  在心裡自嘲的冷笑了幾聲,手也不再有任何的迷惘,湯匙向下深入,在更加深入,直到碰觸到碗底時,手腕一彎,把大量的食材都撈了起來,然後全部賽進嘴巴裡—
 
  我是這麼想的,但是事情卻和我想的有點不一樣,並不是突然又膽怯了,而是把食材撈出水面時的阻力比想像中還要大得多,只靠手腕的轉動的力道愣是沒辦法把這堆東西一起撈出來。
 
  還是之後我將整隻手臂連同肩膀都向身體內側壓,才終於讓這堆應該是食物的物體和他們底下的湯匙重見天日,也是這時我才發現了和我對抗的東西是什麼—
 
  那就是那一整碗看似普通的白色液體,此時這些白色的液體就像是溶化後的起司一樣的包裹在食物的表層上,牽著絲與下方其他的液體保持連結,形成共同抵抗外力的樣子,每當上方施力,下方的液體也會跟著晃動,頗有挖了一口的大小,卻把整碗都全部挖出來的樣子。
 
  還好,做為連結的細絲最終還是抵抗不了不間斷的施力,一條一條的斷裂開來,直到最後一條細絲也斷開,我才終於把湯匙放到了自己的嘴巴前,我於是也開始端詳起白色液體覆蓋下的食材。
 
  這也才發現白色液體不是純粹的白色液體,在白色液體表層的地方還包覆著一層半透明的薄膜,不知道是什麼物體,可以肯定的是應該就是因為這個物體的存在,才造就了如此『強韌』的燉菜。
 
  而在我撈起來的東西中,最為平常的就是那些被切成塊狀的蔬菜,其中大部分在我剛才吃的『弗洛利雷養生十蔬套餐』裡都能看得到,所以蔬菜對我來說算不上什麼難題。
 
  …只是這個黃色的觸手,像是外型像是舌頭一樣卻還向前延伸出一根貝類口器的不明生物,還有很多珍珠大小的像是眼球一樣的不明物體,以及無數被白色液體遮擋而無法辨識的食材…唔…這真的是食材嗎?真的沒毒的吧?
 
  …算了!想越久只會越不敢動作!上了!
 
  張大嘴巴將一整個湯匙的食物都一股腦地塞進了嘴巴裡,牙齒很快的也開始了咀嚼的工作,意外的是,雖然外觀如此地獄,但是其實並不算太難吃。
 
  所有的食材大多都能跟原來世界的海鮮搭上關係,像是黃色的觸手吃起來就跟魷魚腳沒什麼區別,只是還多了一種泰式檸檬魚的酸味,因為那股酸味是藏在觸手內的,所以在咬破之前整碗燉菜似乎不會被影響味道,直到咬破了才會像奶油餐包一樣的湧出味道。
 
  至於其他的也或多或少的都有一點特殊的氣味,不過整體上都和原來世界的海鮮沒什麼差別,只是海鮮的腥味確實比原來世界的還重的多,這個世界的居民不能忍受也很正常。
 
  「喔,真了不起,沒想到您竟然能挖得起這些食材呢,黏貝的黏性果然很棘手吧,哈哈哈。」裘德大笑著說到。
 
  啊…看來這透明的,像是膠水一樣的黏液就是黏貝啊…這不都整個化在裡面了嘛…難怪說爛泥一樣的口感,因為確實就化成泥了啊…。
 
  突然,所有的燈都暗了下來,只剩下舞台被比之前房間裡還亮的魔法燈具照射著,尤其是主持人所在的講台上更是聚集著大部分的光源。
 
  一個有著海苔片一般的小鬍子的三、四十歲男性帶著營業用笑容,站上了講台,並說到:「讓各位久~等~了,本次拍賣會即~將~開~始~請各位清點好自己的金幣~我們只接受現金或實物的付款喔~如果錢不夠的話~就切了您加價時舉起的那隻手喔~呵呵~。」
 
  說出略帶威脅的警告後,主持人燦笑著說到:「那麼我現在宣布—拍賣會正式開始!」
 
  說完話的同時,就像是作為信號一樣,主持人將競拍用的木槌用力一敲—
 
  「咚!」一聲之後,周圍的門便被打開,也因為主持人不知是不是刻意保持沉默,能很清晰的聽見門後的走廊深處傳來鎖鏈的摩擦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