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家教】Copia di(六道骸x自創) 18

千首閣 | 2021-06-11 23:06:58 | 巴幣 0 | 人氣 21


  又欠人翻白眼,說好今天陪我健康檢查,他是沒有全身健檢過嗎?全身健檢基本上就等於要耗費整天的時間了。
 
  健康檢查就像我印象中一樣無聊,抽血、心電圖、X光……總之這間醫療院所幾乎所有設備都輪過一回他們終於願意放我去休息。
 
  這次的健康檢查跟過去的各個人生體驗到的都差不多,只有一點不一樣:不用排隊。
 
  不用排隊竟然可以讓時間短縮兩個小時,所以我以前做健檢的時間都消耗在這裡了嗎?
 
  骸就像他說的一樣全程陪同我,就算是男性禁止進入的檢查室我也在一些女性工作人員身上感受到他的靈魂。
 
  他到底是怎麼附身在別人身上的?我好像一瞬間看到亮晶晶的東西,不過沒看得太清楚。
 
  全套檢查做完後我領到晚餐前小食,很好看的餅乾禮盒。
 
  這一點可以五星好評,畢竟我是真的餓了,餓到幾乎撐不到回飯店吃晚餐。
 
  在車上我打開禮盒吃了一個,順利引起腹鳴。
 
  明明剛剛在檢查時都沒這麼大聲的……
 
  「小紫宸是真的餓了呢。」骸也拿起一塊餅乾咬了兩口,他的肚子也叫得很大聲,「我們同居之後好久沒這麼晚才吃東西了,真懷念小紫宸煮的飯。」
 
  什麼叫我們?明明還有犬跟千種,現在還加了一個庫洛姆的!
 
  我本來想跟骸說有外人在別說這種曖昧的話等等被人誤會,轉頭看,司機跟副駕是他附身的、最後排的木頭人偶是我的,M.M早在我們回到車上之前就睡了,現在做著噩夢還在囈語。
 
  「……飯店房間有小廚房。」沒人會誤會的話就沒關係,而且我也想念我煮的飯了。
 
  我跟很多人學過煮食,但總是會照著母親大人喜歡的方式調味;她喜歡無調味料、連鹽巴都不放的那一種。
 
  我自己吃的飯菜裡總有一道會照著她的喜好去做,這樣感覺我們會接近一點。
 
  「明天我帶小紫宸去逛逛吧,這一帶我認識路。」骸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有點壓抑,我想了想,拍拍他的手背,「嗯?」
 
  「我自己去就好。」這裡是義大利,他以前被義大利黑手黨做過人體實驗,或許這裡離他曾經的家族很近吧。
 
  一般人舊地重遊,特別是在痛苦回憶的產生地,肯定會特別難受。
 
  不管他這次來義大利有什麼考量,能陪我跑一趟彭哥列總部已經很感謝他了,去超市這點小事我自己可以的。
 
  再不然還有彭哥列的人可以帶著去。
 
  「クフフ,我帶妳去逛。」骸握住我的手,緊緊地握著,「因為討厭這裡,才更想跟小紫宸一起。」
 
  我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不過這麼近的接觸足以讓我知道他的心情好轉。
 
  好吧,他堅持就這樣了,反正我拒絕他八成也不會聽的。
 
  回到飯店後彭哥列那邊已經幫M.M跟我的木頭人偶準備好另一個房間,他們是真的不在乎忽然多出來的這兩個人,還是在試探我?
 
  不管怎樣,免費的就住,頂多補繳費用而已。
 
  M.M很乾脆地就拿走房間鑰匙,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記得在日本剛遇到的時候她總是說喜歡骸這個類型的,對我說話不是罵我瘋了就是要我離骸遠一點;被關之後審美觀會改變?還是之前骸給她看的畫面真的嚇到她了?
 
  我挺好奇的……晚上去偷看一下M.M的精神世界好了,畢竟我挺喜歡M.M的靈魂,跟喜歡瓦利亞的小嬰兒一樣。
 
  他們的靈魂不潔淨,但是很純粹,對錢、對慾望。
 
  完全乾淨的靈魂是很難找到的,我過去都是退而求其次尋找單一欲望強烈的人:財富、權力……
 
  欲望越單純的人越好,一來也算雜質單一,二來自然是好操控。
 
  就跟靈一樣,喜歡血的通常都有商有量,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我又需要他們力量的比較難纏,還得先幫他們做人生探討。
 
  「小紫宸,妳一直看著M.M是想對她說什麼嗎?」骸摟著我的肩膀拉我回房間,我要是跟他說我晚上要去散步會不會被念,還是算了。
 
  「沒有。」沒有想說的,只是想對她做點什麼而已。
 
  我對骸露出笑容,他也一樣。
 
  我們吃過飯後早早洗漱上床睡了,撇開散步的事情不談,一整天的健康檢查確實搞得我挺累的。
 
  而且彭哥列的速度夠快說不定明天就會對這個身體的狀況來進行詢問,到時候我還得想出一套回覆來,真麻煩。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現在散步先。
 
  給自己的精神世界做了簡單防護後我就散步去了。
 
  知道目標群但是不知道目的地的散步需要集中精神,知道目的地的話就可以跟正常走路一樣直接過去就好。
 
  我有記下M.M的房號,很快就到了她的精神世界裡面。
 
  她的精神世界我以為會是錢、名牌包之類的,畢竟她總把這些掛在嘴邊,欲望之強烈我不必碰觸她也可以確定。
 
  可是我今天一進來,就是鋪天蓋地的黑霧。
 
  瀰漫著黑霧的世界時不時出現紅色的影子飄忽而過……我深呼吸一口氣才睜開緊閉的眼睛。
 
  道士也有怕鬼的,我……有一點點點點。
 
  『這是精神世界,不會有鬼、不會有鬼。』雖然精神體跟鬼差不了多少,但至少精神體還是生靈,四捨五入過後還能算是個人的。
 
  我慢慢朝這個世界中心走去,在外圍看到恐怖的東西往更恐怖的地方走去就是。
 
  雖然很不願意看到恐怖的東西,可是我都已經看到一點了,現在折返的話剛剛不就被白嚇一跳了嗎?
 
  我硬著頭皮往中心走去,越接近中心紅色影子出現的頻率越頻繁,我緊握著拳頭慢慢走;如果、只是如果,如果真的很恐怖我是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強制M.M的精神世界改頭換面,只不過她的精神會受點損傷。
 
  傷得重可能會精神失常,傷得輕就神智不清兩、三天吧。
 
  沒有特別恐怖我絕對不會攻擊她的,我對自己發誓!
 
  『不會有事的、肯定不會太恐怖的……』我感覺自己已經來到中心附近了,周遭的詭譎氣氛比亂葬崗還恐怖。
 
  M.M的精神世界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天天這樣子,不必我攻擊她早晚都要瘋。
 
  『M.M?』我試著喊一聲希望她可以出來,得到的回應在身後。
 
  『出去。』這個聲音有點像骸,他也進來──
 
  我轉過身去看,一張屬於M.M卻又不完全是她的臉出現在我面前。
 
  左半臉還看得出是M.M,那一頭紅色的短髮也是她令人印象深刻的外在特徵,可是──
 
  那張右臉、那還能稱得上是臉嗎?幾乎就是骨頭上面掛著腐肉、眼珠也吊在眼眶外晃著。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爛掉的人臉,可是這個真的……很恐怖啊!
 
  我掄起拳頭打算揍下去的時候,M.M的尖叫聲傳來,我立刻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呀──別過來!我走、我現在就走!』一個M.M從我身邊跑過去,她身後還飄著好幾顆像我面前這個一樣的頭。
 
  忽然覺得我只看到一個好像好多了;人類是喜歡比較的生物,我看到M.M被一堆頭追著跑,我只看到其中一個,忽然平衡很多,注意力被轉移我也放下要破壞這個世界的手。
 
  『難怪她會害怕。』原來骸當時就用這個畫面嚇她,要是我可能反射性就攻擊了。
 
  相比之下M.M那時候只是不發一語離開,之後還能跟我們一起行動,『她還挺冷靜的嘛。』
 
  我就做不到,至少那種狀態下我肯定做不到。
 
  被關一段時間好不容易看到認識的人就被這樣驚嚇,我不行,真的不行。
 
  『小紫宸也很冷靜呢。』我轉頭看,剛剛嚇到我的那顆頭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骸。
 
  『今天很累了吧,怎麼不好好休息呢?』他在生氣?為什麼?
 
  因為我半夜散步還是我闖入他認識的人的精神世界?
 
  『我看她狀態不太好……』我想想,要想一些藉口來脫離這個狀況,『她不是你的同伴嗎?』
 
  說到同伴,M.M喜歡骸呢……我決定救M.M出來的時候沒有思考到這個,只是一心想增加我的能力可利用名單。
 
  犬跟千種暫且不論,M.M說的喜歡是跟我一樣的喜歡吧?
 
  他們認識得早,這一趟如果把M.M帶回去,那她跟骸就有時間相處。
 
  黑曜中學那邊骸他們一直愛去不去的,我按著里包恩約定好的事項乖乖去上學,她跟骸接觸的時間會比我跟骸接觸的時間更久。
 
  還是別帶她回日本了吧,雖然她在身邊我也能夠好一點,可是現在有庫洛姆這麼乾淨的靈魂,M.M就不再是必要的了,而且她還喜歡骸。
 
  可是人都已經救出來了,骸也知道了,那他……會同意嗎?
 
  我看著骸,他的靈魂卻不再憤怒而是無奈。
 
  無奈?為什麼會從生氣轉變成無奈?
 
  『小紫宸,M.M是我的同伴讓妳這麼難過嗎?』難過?
 
  骸輕撫了我的臉頰,纖長的手指帶走幾滴淚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