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2.弟弟(1)-你根本就是大災星

暮羽 | 2021-06-11 19:00:05 | 巴幣 20 | 人氣 86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廖辰安按耐滿腔的怒氣將坐在餐桌前的大哥拖到房間裡,待房門確實已經關上後便怒不可遏地向他低吼。

  「昨天那兩個找你搭話的女人是記者吧?你到底跟她們說了些什麼?是不是在背後偷說姊姊的壞話?」

  昨日紙錢燒到一半時,大哥說因為心煩所以想要到其他地方走走散心,然而當他後來將紙錢燒完離開,在回到靈堂的路上恰巧看見不遠的角落有兩名女子站在哥哥面前,原本想著可能又是看上他外貌而上前搭訕的女人,便未多放在心上,但後來回家想想又覺得很不對勁,在殯儀館那種嚴肅莊寧的地方怎麼還會有人有心思去搭訕男人,直到剛剛開起臉書滑到這篇報導後才驚覺昨日搭訕他的人根本就是記者!

  而剛才大哥一看見報導內容臉色就馬上刷白,廖辰安便相當肯定昨日他一定跟那兩名記者說了些什麼。

  「我從來都沒有講過你姊姊的壞話,我……」

  「我聽你在那邊屁話!你對我們家這幾年來一直不聞不問就算了,現在回到家發生的每一件鳥事都還是因你而起,你根本就是大災星,媽的!」

  「廖辰安,你冷靜點,聽我解釋……」

  「我為什麼要聽你解釋?」他揮開本來欲抓住自己肩膀的雙臂,一臉厭惡的吼道:「在我們家裡你根本就如外人一樣的存在,可有可無,我憑什麼要聽你解釋?憑什麼你的解釋就是對的?啊?」

  「我……」

  要是在往常或許大哥還會為自己辯駁一下,但現下的他卻露出一臉頹喪,雙臂無力地垂在身體兩側,瞪大的雙眼茫然看向地板,緊咬著下唇遲遲不肯吐出一句話。

  「你倒是說話啊。」看到廖俊哲如此萎靡的樣態,他頓時覺得心中一把怒火都上來了,使勁逼迫對方出聲。

  「叩叩──」這時房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打斷房內窒息的氣氛。

  「發生什麼事了?你們兩兄弟怎麼一大清早就在吵架?」父親附在門外問著。

  兩兄弟沉默互瞪一段時間後,由廖俊哲開口回道:「沒事,一些小事而已,我們等等就出去吃早餐。」

  待確定父親走遠後,似乎也鎮住心神的大哥朝他更走近一些,同時壓低聲量說著:「廖辰安,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說任何一句毀謗筠萱的話,那篇報導根本都是記者在聽了我的一些敘述後,任意斷章取義所拼湊起來的文章。」

  「你到底說了些什麼?為何他們會這樣寫?」

  「俊哲、辰安,還不趕快出來吃早餐,等等還要去筠萱那。」母親的喊聲打斷他們倆的對話,為此廖辰安也只能低頭啐了一聲,不悅地打開房門先一步走出。

  「是又怎麼了,怎麼俊哲一回來你們兩兄弟一天到晚就在吵架?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嗎?」兩人入座的同時,剛吃完早餐的父親不禁皺著眉頭問。

  「是啊,是又發生什麼事情了?」母親用圍裙擦了擦手,一臉擔憂地坐到位子上看著他們兄弟倆。

  聞言,廖辰安不禁有些坐立難安,心裡想著不論怎樣絕對不能讓父母知道這則新聞的內容,也暗自慶幸家中兩老並沒有臉書,應該暫時看不到這則新聞,但也不確定之後電視或是其他新聞網站會不會報導出來。

  「沒什麼啦……就只是我昨天拿了辰安的手機偷玩他的遊戲,早上被他發現跑來罵我而已。」正在心中琢磨要如何回答的他此時被大哥接過話,替他們剛才的爭吵給了個合理的解釋,接著大哥轉過頭看向他露出些許歉意道:「抱歉啦辰安,因為很好奇那個讓你一直沉迷的遊戲到底是什麼,誰知道我一玩也停不下來……哈哈哈。」

  尷尬的笑聲讓他聽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哥哥的話說:「真的是很誇張,想玩不會用自己的手機玩喔,還敢搶我的。」

  「要重新練等很麻煩啊。」

  「真是的,你們兩兄弟竟然為這種小事吵得不可開交,好啦,趕緊吃飯吧。」母親不禁有些好氣地說,接著擺手要他們趕緊開動。

  在母親熱切的注視下,廖辰安趕緊拿起碗筷猛地從碗裡扒了好幾口粥,同時眼角更瞥到在自己對面的空位上,靜靜擺放著一雙餐具及一碗粥。

  「辰安,你不是很喜歡麵筋嗎?多吃點啊。」

  姊姊的身影忽然清晰出現在他面前,只見對方起身用筷子俐落將麵筋夾到他的碗裡,淺淺的笑容叮囑自己要多吃點,而她的身影也在坐回位子的同時逐漸變得模糊不清。

  「姊……」

  廖辰安急著想在那抹身影消逝前喊住她,卻發現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覺罷了,姊姊早就不在人世了,還留著的只是眼前這一桌沉默的早餐。

  隨著姊姊的逝世,連餐桌上的歡樂似乎也跟著被帶走,他只想迅速將碗中所有的菜色吞嚥下,欲逃離這令人窒息難受的餐桌。





  「我才不要給你載。」雖然大哥剛剛幫他解了圍,但可不代表他們倆之間的恩怨就此了結,他拿著安全帽死死瞪視準備要發動機車的哥哥。

  大哥先是愣了一回後才對他說:「你是不相信我剛剛說的話了?」

  「鬼才相信你的話。」

  對此,廖俊哲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朝向前方已經準備要出發的父母喊道:「爸,我載媽好了,你載辰安。」

  「但我們等等要先去三姨家一趟拿些東西,你們還是先去靈堂吧。」話了,父親便載著母親從家門前騎走,獨留他與大哥兩人大眼瞪小眼。

  「你要不要上車?」

  「不要。」

  他隱約看到大哥頭上的青筋微微抽動著,接著對方又嘆了一口氣說:「你確定嗎?你知道從家裡到殯儀館用走路的要花上一小時以上的時間,若要等公車的話還要再轉一次車,而且我記得從家裡到那邊的公車應該是蠻難等的。」

  聞言,他不死心地打開手機裡等公車的程式確認,點開經過殯儀館路線的時刻表看到下一班車還要二十多分鐘才會來時,不禁低頭沉默了。

  實在不想要浪費時間在走路或搭公車的廖辰安,在左思右想後猛然想到一個解套方法,立刻將原本背在後背的背包背到前面,接著再坐到機車後座上,如此一來自己和大哥的中間就隔著一個後背包,不會和他有直接的接觸。

  「廖辰安,你都幾歲了?這樣超級幼稚的!」

  「廖俊哲,你又幾歲了?論幼稚,我還差你一點而已!」他不甘示弱地嗆了回去,未料下一秒大哥突然發動引擎,讓他一個措手不及立即撞上對方的後背。

  該死的!

  騎往殯儀館的路上他們兩兄弟都未開口說半句話,廖辰安更是賭氣到故意將頭轉向側邊,不願讓廖俊哲的身影進入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那些話不是我講的。」在一處路口停紅綠燈時,坐於前座的廖俊哲忽然開口打破這段漫長的沉默。

  「昨天我只是跟那個記者說筠萱是個乖巧懂事的女孩,同時還很孝順體貼,今天早上你看到那些毀謗你姊姊的報導都是那記者加油添醋,並不是我講的。」

  面對大哥幽幽的道出這段話,廖辰安仍是沉默不語,原本大哥似乎預期他會有所反應,未料到綠燈亮起都沒能聽到他的回話,於是也只好無奈嘆口氣,發動引擎繼續朝目的地前行。

  大哥的話讓他更是心麻不已,同時隱約覺得有一股不安在自己體內不斷躁動著,他收回望向遠處的視線,低頭閉上雙眼欲整理好腦內繁亂的思緒,直到過了兩個路口後,他才抬起頭看向大哥的後腦勺說:「我勉強相信你不會說出那些毀謗姊姊的壞話……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要怎麼辦?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信了那則報導。」

  「……昨天那個記者有留名片給我。」廖俊哲淡淡回道:「我晚點試著連絡她看看,要她立即將這則新聞撤掉並公開向大眾道歉。」


歡迎留下感言,每一個留言都是對我的鼓勵,小羽我才更有動力寫下去烏烏嘎嘎
也歡迎追蹤粉專跟IG唷~~

創作回應

Koito
有些時候以為自己是救星,看起來卻像諧星,實際上是災星,很喜歡你對於疏遠親情的筆觸
2021-06-27 20:31:16
暮羽
之前看與餓的時候,裡面有人提到家人彼此間最會的就是傷害彼此,這點應該很多人都有感觸
也很喜歡妳的比喻,很感謝妳喜歡我的故事~~故事最新進度都會先刊載鏡文學,歡迎可以去那邊先看~
2021-06-29 10:14: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