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章 直指黑手

草士 | 2021-06-11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2


第二百五十章 直指黑手

圓如師太讓袁昊走到階前,當眾弟子之面,將萬象唯識珠捧到他胸前不遠,正色道:「昊兒,你老實回答,璃兒究竟是被誰威迫?其中又發生甚麼事,把你知道的,借此機會,通通說出來,絕不要瞞著不說。」聲音宏亮一片,光明磊落,顯然一點也沒有隱瞞之意。

袁昊微微歪頭,心想小琉璃師姐讓霍尹等人欺辱,派中弟子有人知道,有人不曉得,那是預其之內的結果,可是圓如、圓容二位師太混跡江湖多年,何等本領高超,眼界不凡,早察覺此事有異,卻始終沒有明言。他當下滿腹疑竇,眉宇深鎖,見二位師太都緊緊瞧著自己,眸中似乎閃過期盼微光,頓時明白過來,忖想:「是了!二位師太怎地可能會不曉得小琉璃師姐讓人欺辱?只不過礙於某些原因,不好當眾和那些烏衣子弟撕破顏面,定是如此!因此一忍再忍,說不定早有盤算。此刻師太讓我不得隱瞞,自然是想借題發揮,揭發霍家惡行。嘿嘿,師太既然要我演演戲,那還不簡單?」

袁昊腦中突發奇想,刻意擺出一張痛定思痛,深切難忍的模樣,撲通一聲,雙膝跪地,連連磕頭,大聲道:「掌門師叔請原諒,都是弟子的錯,都是弟子的錯!」

圓如師太吃了一驚,愣愣道:「甚……甚麼?你、昊兒,有甚麼話好好說就行,不必如此的。」伸出一手,扶助袁昊胳膊,慢慢拉他起身。

圓容師太臉上慈藹一笑,道:「阿彌陀佛,昊兒,有甚麼事你慢慢說出口,用不著害怕,為師和你保證,這裡沒有人會和你為難。」

這句話一出,實如讓袁昊吞下一顆定心丸,卻讓霍尹、霍哲、定寧師太等人臉色大變,隱隱感到不妙,他們如何不明白,圓如師太言下之意,倘若某些人膽敢找袁昊麻煩,便是明著和她過不去,事態之嚴重,非同小可。

袁昊暗自竊喜,偷偷捏了大腿肉,肉痛淚飆,眼眶直打轉在眼,道:「掌門、師父,還有各位師兄師姐,其、其實弟子昨晚救出小琉璃師姐,師姐為了感謝弟子救命之恩,將事情原委明明白白說給弟子知道,師姊她害怕要是幕後黑手暴露出來,峨嵋派數百年來的聲譽,說不定會因此毀於一旦,因此重重告誡弟子,絕不能說了出去。」

定寧師太心緒浮躁,按奈不住,冷笑道:「袁昊,在唯識珠面前,可容不得你說謊騙人。」

眾人齊望向萬象唯識珠,見珠心閃爍綠光,並無半點紅光,知他話中絲毫沒有半分造假,當是貨真價實的實情,登時舉座譁然,低聲細語不停。

定寧師太臉上更為糾結,斜眼瞪著小琉璃,心中暗罵道:「圓如、圓容為了這點小事浪費一顆萬象唯識珠,已是大出我預料之外,沒想到這賤娃兒,竟敢向一個外人說了出去,實在可惡至極!」

眼見袁昊又是抹淚,又是渾身顫抖,哭個不停,多數女弟子見他如斯天性善良,忍不住自我譴責,憐憫心大動,加上有萬象唯識珠作為鐵證,篤定袁昊絕不可能說謊,已然對他的話不猶疑他。

袁昊接著道:「弟子當時聽到這裡,雖然不理解小琉璃師姐以往究竟受何遭遇,卻明白師姊她寧可暗自忍受他人欺負,放任流言蜚語,也不願害得峨嵋派聲譽有失,這般大義,實在叫弟子佩服地五體投地。本來弟子認為,好人有好報,惡人自當有惡報,何況是講求佛緣的峨嵋派,更該如此,因此答允師姊,絕不會將事情說出去。」

眾弟子又見唯識珠綠光頻閃,齊聲歡呼叫好,心中對小琉璃師妹大感欽佩,紛紛道:「怪不得,小琉璃師妹平時極守規矩,絕不可能妄自闖入禁地。」、「是啊!是啊!好人該當有好報。」、「袁師弟,你快點說,究竟那幕後黑手是誰?」、「咱們不能讓這等卑劣小人繼續待在派中!」

袁昊輕輕哼了一聲,抹掉眼淚,偷偷向後瞟眼,但見小琉璃整個頭低得不能再低,銀髮如同簾帳般,半遮半掩,仍擋不住她羞赧難當的通紅小臉,似乎身旁峨嵋弟子對她說了甚麼,讓她連連搗頭,稱是不停。

袁昊知如今峨嵋眾人已對小琉璃改觀,大好機會,絕不能放過。他當下昂頭對天,大聲又道:「可是弟子哪裡知道,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人冷眼嘲諷小琉璃師姐,說她是擅闖禁地,活該倒楣,弟子實在悲憤難忍,想著峨嵋派乃五霸之一,中原俠義道之輩,答允人家的事,本該視死如歸,不說就是不說,豈能言而無信?但弟子怎地也吞不下這口惡氣,所以自作聰明,打破約定,請掌門恕罪!一切都是弟子的過錯。」

圓容師太只淡淡一笑,道:「昊兒,你若有甚麼過錯,咱們大可往後再提,現下為師只想知道,你口中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袁昊道:「是。」隔了半晌,嘿嘿一笑,道:「其實不僅弟子忍不住氣,那幕後黑手同樣是這個道理,想不到他一夥人親自找上門,逼迫弟子要在掌門念詠佛經之際,趁著眾師兄師姊都在,大聲改稱,弟子一切說詞都是子虛烏有,空口白話的猜測。嗯,師父要弟子說出那些人姓名,那自然不是難事,但弟子斗膽一言,有一心願,希望掌門師叔、師父成全。」

圓如師太想了片刻,道:「此事要是確實不假,那你功勞不小,好吧,你說看看。」

袁昊賊笑道:「倘若弟子說出那些幕後黑手,能否請掌門拿定主意,將那群惡人逐出本門,絕不留情。」

此言一出,再次震驚四座,不過要不久,卻未聽得眾人議論紛紛,反而是稀稀落落的掌聲,勘勘響亮,最終成了歡聲雷動的拍掌叫好聲。

有人道:「師弟說得好!那等惡人,絕不能留在派內。」

又有人道:「是啊,是啊!小師弟你快說說,那些人究竟是誰?」

圓容師太臉上一瞬間閃過快意喜色,複而平靜,點點頭道:「掌門,昊兒說得有理,倘若真有如此,絕不能讓毒瘤繼續敗壞本門風氣。」

圓如師太歎了口氣,靜靜笑道:「好吧!昊兒,這事就這麼定了。」

定寧師太見勢如此,大感不妙,一句「萬萬不可」哽在喉嚨,實在沒辦法說出口,她知道要是出口辯駁,自己定然也會受人懷疑,屆時甚麼掌門人之位,全成了無謂的春秋大夢。

袁昊拱手稱謝,轉頭走到小琉璃身旁,拉她來到那群烏衣子弟面前,笑嘻嘻道:「來,師姐,這兒正好有十二人,咱們來玩蛋中選王八,妳指一人,我指一人,選出來的就是王八羔子,妳說好不好?」

小琉璃沐浴在眾師兄師姐歉疚和溫暖的目光,長年來邊被追求邊被欺辱的苦楚,似如冬雪終於迎來暖春,慢慢化開,妥實舒暢不少。只見她眼眶紅了一圈,沒好氣瞪著袁昊,道:「你小小年紀,說、說這甚麼話呀?能聽嗎?」

袁昊聽她聲音微顫,也不再強求,道:「妳不選我就自己選啦,來,你!你!你!你!還有……啊,是了,就是你!五個王八羔子。」

他所指之人,自然就是霍尹、霍哲、元文之、周逐明等五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