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Passing☆Melody-40 腹黑殿下

虞九 | 2021-06-11 18:05:21 | 巴幣 0 | 人氣 75

停更Passing☆Melody
資料夾簡介
搞笑、魔法、愛情、轉生

為什麼……?
為什麼絞刑審判提前了。
我不是才剛入學不久嘛!!
此時的我茫然注視著那教皇璽,腦筋猶如膠水,全糊了。
既然西格麗德選擇的是塞西爾路線,沒道理還是發生了與故事中一樣的審判。
原劇中,對希貝兒定罪的是塞西爾與基斯,帶來罪證的是若娜。
可最關鍵的他們都不在場。再加上那些罪證,是由希貝兒以神之名從若娜那騙取教皇璽亂用留下的。
可我根本沒有這麼做,也沒有鼓勵若娜進到教皇內處事,為什麼還是出現了那些罪狀!?
「裝傻也沒用,你因妒忌西格麗德受神祝福,因此處處刁難,人證皆在這。
我沒有……
「假借神之名義,擅自濫用教皇璽胡作非為,一切證據在此,上面可是有你的私印的。」
我真沒有……可我不知道怎麼為自己澄清。只靠嘴說冤枉是沒用的,現在願意相信我的人,我不知道……
「再加上……」
「你個渾蛋嗚嗚嗚──!!」
愛琳熟悉的大吼聲拉回了我的意識,也打斷了那些小姐公子的斷罪。
此時她正暴跳如雷,要不是有奧斯本幫忙攔著,塞西爾殿下摀住她的嘴,她可能會做出更加失禮的事。
「沒想到讓愛琳公主搶先了。」
亞伯特活動著筋骨,一副要殺人的模樣。
「雖然此舉非常不雅,但連我都想罵人了。」
若娜雙手環抱胸前,壓制著身體因怒氣而起的顫抖。
「竟然敢如此傷害姐姐,確實不該放過。」
基斯不滿地瞥向塞西爾,虧他表情還是如此毫無變化。
可惜沒人知道,他內心是有多麼憤怒,只是不形於色而已。
「如果單單這樣可無法滿足我,你們說是吧?」
大伙一同尷尬瞥開視線。
並非不想為希貝兒爭口氣,而是由殿下著手確實有些可憐。
單憑他現在臉上的笑容,就可怕到能讓孩童噩夢連連了。
「既然被察覺了,索性就直接進去吧。」
奧斯本鬆開了愛琳,將手搭在配劍的刀柄上。
看著大家的出現,不知為何我的心就定了下來。明明說不定只會更加糟糕。
話說奧斯本你宴會帶刀合適嗎?
「塞西爾殿下,請您為西格麗德小姐主持公道!
領頭的千金將罪證遞給了塞西爾殿下,但他卻沒有打算接過來看的意思,而是直接走到我身旁,試圖穩住安撫我的情緒。
雖然在看到他們出現的那一瞬間,我就已經冷靜下來了,但感覺還是有些開心的。
「事關我未婚妻的名譽,我勢必好好徹查此事。想必大家也很好奇,對吧?」
塞西爾殿下在最後提高了音量,轉向西格麗德,倏地瞇起眼笑著。
胡魯達小姐,你說,這證據可信嗎?」
我緊張的跟著望向西格麗德,沒想到她的臉比我剛遭受誤會時還慘白啊。
「不,想必是有什麼誤會……」
「沒有誤會!」
一道聲音,從另一處傳了出來。
「這證據當然可信,只是罪狀犯人並非是希貝兒小姐。而是你,泰坦教皇。」
一位搭著斗篷,遮住面容的女子,緩緩從人群裡走出,指著西格麗德揭發真實身分。
什麼情況!女主角是泰坦教皇假扮的?
宴會內所有人流露出難以言語的表情,紛紛開始私語揣測。
西格麗德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直接被塞西爾搶先發話。
「想必教皇閣下應當認得自己的私印模樣。」
什麼?印章不一樣嗎?
仔細一瞧,我也瞧不出來。畢竟我連他長怎樣都不曉得,只知道教皇印章圖案都是帶翅膀十字的。
斗篷女子拿出真正的教皇璽,在紙上蓋出了一個與證據上些微不同的印章。
塞西爾同時拿起兩張紙,這一比較,是真是假就很容易了。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這又如何。整件事不就是打著我的名號衝著希貝兒小姐來的嗎?這樣說來,我們倆都是無辜受冤的!」
「確實如此呢。」
塞西爾打響一個彈指,斗篷女子照做般的拉下帽子,露出底下的容貌。
「西、西格麗德!怎麼會……」
天,這什麼情況,竟然出現了兩個女主角。
「殿下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如果我真是教皇,那為何會在證據上蓋上自己的私印。這怎麼想都不合理吧。或許,真正在欺騙大家的,正是她啊!」
「泰坦教皇,智者順勢,能者造勢。你這次真做過頭了。」
「你在胡說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啊!」
他冷笑,「還是說,希貝兒小姐其實也參與了陷害我一事。畢竟這上頭也有希貝兒小姐的私印存在。」
塞西爾淡笑,「原來如此。」
其實想證明誰真誰假很簡單,但他可不想這麼直接結束。
好在他也沒想直接現出原形,還打算繼續裝蒜下去。不然提早結束的局就太讓人掃興了。
「既然你想要證據……亞伯特、基斯。
亞伯特配合地拿出五張希貝兒在陶德商會簽署的文件,上頭除了私印,都附帶了一個不同的乖寶寶章。
「教皇閣下可能不知道,希貝兒小姐在簽署文件時用的印章,可不只有私印而已。」
而這時,基斯也拿出了精緻長條木盒,裡面放了五個小巧的圓形印章。
搭配著可愛逗趣圖案,有著好棒棒、哇塞、做得好、繼續努力、勉強給過。
不要啊──!
看到我私藏的東西被拿出來大家觀賞,我的臉瞬間紅得想找洞鑽進去。
泰坦注視著文件上那些可笑的印章圖樣。
「胡鬧!重要文件豈能如此?」
「這可是姐姐的用印要求呢,要隨著當時心情來用印。」
姐姐常說嚴肅的事只會想讓人想睡覺,如果不增加樂趣讓自己樂在其中,就要無條件辭職呢。
「你覺得你那些證據該選哪個?勉強給過?」
基斯拿著“勉強給過”的印章晃啊晃。此刻的我只想摀著臉,不想面對。
「這麼一來,假借神意胡作非為的證據就報銷了。」
「就算如此,我也是受害一方,那些罪證根本不是我蒐集的……」
塞西爾獰笑,「也是,既然你喊冤,那就拿出絕對的鐵證吧。」
「我等這句話可很久了。」
愛琳氣勢洶洶上前,一個跨步,手臂一揮,將手心裡的魔具砸向泰坦教皇。
他的腹部遭受衝擊,身子向後跌坐了下去,面容也隨之變回了真實模樣。
要不是場合不合適,她可是非常想揍爆他的,眼下就只能用這方法過過癮了。
「這是什麼!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泰坦全身像遭到電擊般麻痺,只能怒視著西格麗德
他真的是有苦難言。為什麼事情發展與當初說的完全不同,為什麼西格麗德會出現在這裡,陷害了他,還搗亂了賢者大人的計畫。
可他卻什麼都不能說,也不能對峙。這是要他獨自承擔後果嗎!
「這是我拼上過勞風險打造出的魔法道具,可以阻擋瓦解魔法。所以你的擬態魔法已經失效了。」
亞伯特自豪解釋著。
雖然其中參雜些假話,他這個商品並沒有完全瓦解魔法的效果,只是阻斷魔力迴路,讓它短時間不能正常發揮而已。
要不是塞西爾殿下要求的,也不會吹捧得這般厲害。
而這麼做的原因竟是,如有宵小之人想藉此商品搞事的話,他們就能狠狠反擊,並獲取更多好處。
看起來就像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可怕人物。
此時眾人喧鬧不已,誰都沒料調教皇竟真假扮成西格麗德,那麼那些所謂看到的人證,不也都有可能是假的了,畢竟在場就有一個可以完全模仿他人的人存在。
「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
「你覺得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塞西爾彎下身與泰坦對視,那威嚇的眼神讓他知道了殿下更深層的意思。
表面上看是塞西爾藉此事栽贓自己未婚妻並無好處,怎麼看都是為了解救未婚妻而來的。
但是實際上,他確實能得到好處。
嗯,這言外之意,我竟也意外地聽出來了。因為他想瓦解教皇勢力。
可怕,太怕了。塞西爾殿下周身的黑暗氣息太過強烈了,讓我都忍不住想發抖。
塞西爾繼續靠近泰坦,直到兩人鼻尖都快要碰上了他才停下,輕聲低語。
「知道事情為何如此發展嗎?」
他當然想知道!
感受他強烈情緒的神情,塞西爾笑得更加腹黑。
「因為急需一個羔羊,而你……勉強。」
「你說什麼……?」
他絕對想不到這個局是他佈下的,教皇印是託若娜獲得的,那些證據是他讓影子散撥的。
可惜他的獵物是希拉賢者,但卻被她率先抽身。所以只好轉移目標,順道除掉胡魯達小姐,可惜她卻也先找上門談合作,因此最終才導致成這結果。
反正這也沒什麼損失,對他的計畫也不受影響,只是要除的兩人需延後而已。
不過他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打壓胡魯達小姐,畢竟他的計謀才剛剛開始,沒有做全做足不會滿意。
突然一聲巨響,火光閃過,身後不遠處有道火柱直沖上天。接著開始有人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突發狀況讓眾人慌亂逃竄,亞伯特與奧斯本分別照顧著昏厥的愛琳與若娜。
而塞西爾殿下與基斯連忙上前護住我,讓泰坦就這麼趁亂逃走了。
奧斯本看著創造科方向皺眉,那是火柱的方向。
「學院外與各科的防禦機制都沒啟動,因該是由內部造成的。」
「暈厥的人似乎都是創造科的人。」
基斯補充發現,然後看向亞伯特。
「不是我,我可還沒搞什麼危險發明!」
那意思就是之後會了。
此時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們身上,而是在那道火柱那。
那位置我不知道是哪裡,但是不知為何,我覺得那處是連恩所在的地方。
難道連恩的限定任務開始了……
「總之先維持現場秩序,導師們應該已經採取緊急措施,我們這邊再……誒貝兒!?」
我掙脫開塞西爾殿下的保護,往連恩的方向直奔而去。
「姐姐你要去哪?」
「基斯,善後就拜託你們了。我去追貝兒。」
「什──誒!?」
亞伯特拉住想跑的基斯,「你可別想丟下我自己善後。」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