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書籍翻譯】【小島秀夫】我的身體有70%由電影構成——粉紅豹(下)

一騎 | 2021-06-11 17:39:33 | 巴幣 234 | 人氣 310

粉紅豹(下)
”Mancini – The Pink Panther And The Return Of The Pink Panther”




在哥吉拉誕生50周年的今年(2005),電影《粉紅豹》誕生剛好40周年。

電影的衍生角色「頑皮豹」在經過了40年的現在,依然受到人們以及各個世代的愛戴,是個很有人氣的角色。在全世界,這個粉紅色的角色依然鮮豔,沒有退流行。

可是,在 “Pink Panther” 的所有作品裡,最深入大眾,讓人印象最深的,還要算那首主題曲了吧。

前陣子有這麼一回事。我去參加兒子的運動會,到了他學校的操場。運動會上在賽跑和進退場的時候,會播放各種曲子;有古早年代的,時下流行的,還有電影音樂。然後我聽到了粉紅豹的主題曲。「哎呦,是粉紅豹啊?」當我這麼一想,操場內的孩子們也叫出聲來:「是頑皮豹耶!」而且還是從低年級的位置傳來的。我忍不住問他們:「誒,你們知道粉紅豹啊?」孩子們給了我一個意外的答案:「嗯,知道啊。」就他們的年紀,應該是沒看過電影吧?或者是他們看過卡通動畫的「頑皮豹」呢?不過我還是吃了一驚。沒想到經過了四十年,這隻粉紅色的豹還真的活在年輕世代當中。(譯按:「頑皮豹」與「粉紅豹」的原文都叫 “Pink Panther”。)

要說到粉紅豹,就還是非得要聊聊其音樂才行。哪怕是對電影音樂不熟,應該也沒人不知道亨利.曼西尼 (Henry Mancini) 這位作曲家吧。要是讓他譜一首浪漫又富旋律的曲子,那可是天下第一。特別是60年代時他的樂曲,搭配上時代性,每一首都叫人直呼精彩。編曲和演奏都是無懈可擊。每一首都是令人回想起美好美國的曲子,時髦、甘美,而且療癒人心。《Peter Gunn》(1958)、《第凡內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1961)、《謎中謎》(Charade,1963)、《I Girasoli》(英語:Sunflower,1970) 等等,這位電影原聲音樂巨匠留下了許多著名曲目。曼西尼不只作曲,他也以編曲者的身分留下很多名作,也是締造紀錄的Easy Listening(輕鬆流行樂)始祖。順帶一提,他的曲子裡我最喜歡的就是《I Girasoli》的《Tema D'Amore》(英語:Love Theme,愛的主題曲)(不知為何以前的電影音樂有很多曲子的標題都叫 ”Love Theme”)。而說到粉紅豹系列的原聲帶,不只有那首主題曲,連副主題曲(Vocal版)也都是些好曲子。正逢40周年,粉紅豹的再混音版CD也出了不少張,這邊就來介紹幾張我推薦的吧。

啊、對了,推薦之前先講講我跟原聲帶的相遇吧。如同上回寫到,我在小學六年級時第一次遇見粉紅豹。還是個孩子的我也沒有例外地,被曼西尼的音樂煞到了。而且還不是主題曲,而是副主題曲的 “The Greatest Gift” (最偉大的贈禮)記得日本標題應該是叫「偉大なる贈り物」。現在是無法想像,不過當時電影音樂(原聲帶)都總是出迷你專輯(Extended play,EP)。那東西以前也被人叫做「45轉的甜甜圈唱片」。粉紅豹的密紋唱片(Long Playing record,LP)原聲帶對小學生而言還太貴,所以我都用零用錢買EP。記得同時期我還有買《瘋狂輪滑》(Rollerball,1975) 跟《大白鯊》(Jaws,1975) 的原聲EP。在《妙探長巧取粉紅豹》(The Return of the Pink Panther,1975) 的EP,A面收錄主題曲,B面則收錄我愛的“The Greatest Gift” 的演奏版。在劇中這首曲子用在第二代查爾斯爵士克里斯多福.普拉瑪 ( Christopher Plummer) 登場的時候。Vocal版的雖然沒有收進EP裡,不過我還是把那首曲子聽到唱片都快磨壞掉了。

如此這般,這個第一張我推薦的就是有放這首 “The Greatest Gift” 的原聲帶。日本自己沒出,是張進口的CD,叫做 ”Mancini – The Pink Panther And The Return Of The Pink Panther”,是套收錄《粉紅豹》與《妙探長》的雙碟組合。《粉紅豹》的話是有單獨出CD,不過這套有兩部作品,相當划算。《妙探長》收錄了13首;主題曲是不在話下,還有 “The Greatest Gift” 的演奏版跟vocal版;而《粉紅豹》收錄了12首;那首有名的 “It Had Better Be Tonight” (義大利語:Meglio Stasera) 也在其中。“It Had Better Be Tonight” 是首由莎拉.沃恩(Sarah Vaughan) 等歌手翻唱後的知名曲目,應該不少人知道。兩張CD都是名曲匯集。希望到時各位能夠沉浸在60年代,”Mancini Generation” 那種甜美又有情調的氛圍。推薦這組CD給想要穿越到那個時代的人。

第二張推薦是順應這次40周年紀念發售的『The Ultimate Pink Panther』。這次則是在日本發售的CD。不愧 “Ultimate” 之名,這套合輯網羅了《粉紅豹》、《暗夜槍聲》、《妙探長》、《活寶》、《天才活寶》、《傻龍登天》還有《頑皮警察》。《暗夜槍聲》的開場主題曲和副主題曲 "The Shadow of Paris" (vocal) 也收錄其中。《暗夜槍聲》的主題曲以前我還只能錄下廣播來聽,真的是感恩啊!而其中最好的莫過於專輯中收錄了《活寶》裡曼西尼做足準備後創作出來的,克魯梭探長的可愛主題曲 “The Inspector Clouseau Theme”。想要享受粉紅豹整體的人,我會推薦這套CD。

巨匠曼西尼很可惜地於1994年與世長辭。他是個天才作曲家,構築出一個時代,創建出電影音樂這麼一個形式。好巧不巧,粉紅豹誕生40周年的今年,剛好是他逝世10周年。好一個美妙的企劃:「誕辰80周年/逝世10周年/粉紅豹製作40周年紀念」。於是乎在十月二十日,市面上一舉釋出了曼西尼相關的日本發行CD。剛入門的年輕朋友應該是聽『Midnight, Moonlight & Magic: The Very Best of Henry Mancini』才好。《神探可倫坡》(Columbo) 的主題曲,上回介紹的《The Party》的原聲曲目,還有尼諾.羅塔(Nino Rota) 的名曲「殉情記」(Romeo and Juliet,1968) 的翻奏,都收錄其中(請注意,這張CD和幾年前發售的『The Best of Henry Mancini』是不同的兩張CD)。

如果是往年的曼西尼粉,我會推薦《第凡內早餐》、《Hatari!》(1962)、《謎中謎》以及《麗人行》(Two for the Road,1967) 的再版CD。這四張都是紙質外包裝(紙ジャケ)系列的再版,相當地合時宜。似乎民間有人稍微在重新評價曼西尼了;音樂資訊雜誌時而刊登曼西尼的特輯。各位讀者也趁這機會接觸看看曼西尼的名曲如何?再來還有一張市面上有賣的,不是再版,My best of Mancini 的《I Girasoli》原聲帶CD(日版)。就身為曼西尼粉的我來說,《Lifeforce》(1985) 還有在NHK撥放過的《Arthur Hailey's the Moneychangers》(1976,電視迷你影集),這邊我也先說我都喜歡。大家可以在這個21世紀,聽聽看曼西尼的原聲音樂;他可是情調電影音樂這個類型的全盛期時的第一把交椅。情侶小倆口一起聽應該也還不錯。至於聖誕節,那這可是最適切的BGM了。

電影當中,喜劇可是個固定類型。這種娛樂就是要讓觀眾開懷大笑、抒發壓力。說到底人的情感就是由喜怒哀樂而來的。其中人們認為最能帶來幸福快樂的,就是「笑」。人一笑,就能夠幸福快樂。記得作家瀨戶內寂聽也是這麼說的。笑,就是日常中最重要的情感。

在電影裡,是確確實實有一個類型,叫做「喜劇」;那麼較電影慢了些時日成長的電玩,則是如何?沒有。我從來沒看過有人會叫某款作品是「喜劇電玩」。電玩還到達不了「笑」這個次元。另一方面,人最原始的情感是「怒」。這個「怒」則是電玩最主要的情感。以「小蜜蜂」(太空侵略者,スペースインベーダー,Space Invaders)為始祖的攻擊型電玩便是以此情感為基礎做設計,並且進化至今。最先端的FPS電玩,《GTA》,《MGS》也無一例外。同時,與「憤怒」非常近似的情感「恐懼」在電玩也是拿手好戲。

接下來,「悲傷」也是劇本型電玩當中頻繁遇見的情感。任何人應該都有在玩冒險遊戲或RPG時,因為一同踏上旅途的同伴途中死掉,而落淚的經驗吧。然而,由於某人死去而流出的這個「眼淚」,就只是最為原始的喪失感,而並不是因感動而落下的淚。所以這淚是「哀傷的淚」,是別離的淚,而並非歡喜的淚。這跟在奧運轉播上選手與觀眾化作一體,而流淚的「感動」,是不同方向的「眼淚」。我這些年來也一直在電玩這個媒體,挑戰這個並非因訣別,而是因感動而流的淚水。十六年前發售的《Snatcher》裡,我準備了一場讓同伴哈利死去的戲,來挑戰「電玩也能令人落淚」(現在想起來那行為滿不成熟的)。接著我為了嘗試不要使玩家因別離而落淚,我製作了《Policenauts》。我的策畫是要使玩家在最後機場的那段戲裡,出於「家人與友情」的情誼而落淚。然後在《MGS》系列,我以更高峰的「感動」為目標,製作電玩至今。在最新作《MGS3》裡,我也有準備回歸初衷的,終極的「淚」。那麼「笑」又如何呢?有那種讓人捧腹大笑的電玩是也不錯,可是電玩是一種互動式的媒體。如果說讓人歡笑的媒體是電影,那麼電玩就必須要使自身的行為變得好笑。這部分就很難。特別是在現下市場最普遍的攻擊型動作電玩,就更難了。其中有些電玩是會誇張世界觀或者角色,但是那些元素不管外表多麼好笑,都不是玩家「遊玩」之後「覺得好笑」。

這次的《MGS3》有登場一支叫做「眼鏡蛇部隊」的特殊部隊。他們是敵人腳色,被配置成與Snake對峙,阻止他前進的頭目敵人。他們個自以戰場上的「感情」作為行動代號:「The Pain (疼痛)」、「The Fury (憤怒)」、「The fear (恐懼)」、「The Sorrow (悲哀)」、「The End (終結)」,以及「The Joy (歡喜。The Boss 的別名)」。設定上他們這幾位身經百戰的士兵,背負著在戰場上感受到的情感。各位注意到了嗎?這當中並沒有「笑」。畢竟戰場這種異常的環境裡,是生不出「笑」這種感情的。也就是說,以戰鬥為主的電玩當中,電玩不能夠讓玩家虛擬體驗到「笑」這種感情的餘裕。

於是乎我最後想到的策略如下:在《MGS》,我將小小的「笑」,塞進「恐怖」與「憤怒」的縫隙。雖然這些笑點並不能夠讓人捧腹大笑,卻能夠在緊迫之間讓玩家會心一笑,舒緩緊張的情緒;我便是藉由插入這種局面,來動搖玩家的情感。這些就如同我在希區考克那回所描述的。厚紙箱和鱷魚帽等要素,就是在如此意圖下設計的。正逢這次寫原稿,又把粉紅豹重看了一遍,我感覺到它和《MGS》的共通點非常多。克魯梭探長並不是在搞笑,也不是在故意開玩笑。他本人是非常認真的。這種認真與客觀性之間的落差,就是布萊克.愛德華 + 彼得.塞勒的笑點基礎。Snake也是為了要拚命逃脫敵人而套上厚紙箱;為了藏住自己而假裝鱷魚;玩家也是非常認真的。可是從客觀上看到那個畫面時,就會產生出「好笑的感覺」。真要說起來是偏英式的笑點。這可是《MGS》系列的共通處。《MGS》毫無疑問地,受到了粉紅豹的啟發。

粉紅豹於1963年誕生。今年是40周年。趁著這次發售DVD,各地都有活動舉行。首都圈也有粉紅豹的巴士在街上跑。這條豹子還出演了柏青哥和電視廣告。而且最新作品(預定2005夏季上映)也正在製作中。今年根本不是猴年,而是粉紅豹年。說來偶然,《MGS3》的舞台也是在1964年。滿想要沾點這隻粉紅豹的光,讓軍綠蛇有些表現。今年應該會是個豹和蛇的年份。

最後跟粉紅豹講一段:

節分那天,看你本門寺「鬼在外!福在內!」地灑著豆子。回想起來,其實你沒必要那麼做。粉紅色的豹會讓大家都樂開懷的。「笑」會讓大家都幸福快樂的。

我們日本可是有句話,叫「笑口常開,家門福來!(笑う門には福来た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