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四十五章 每次看到他的笑容,心裡總會有股悸動。

Mouse | 2021-06-11 15:48:10 | 巴幣 4 | 人氣 52


  那天之後,我們幾乎形影不離,就連我要回騎士團處理要事,他也跟著我回去。雖然他這樣黏著我還蠻可愛的,但久了似乎有點麻煩……

  特別是我要去執行危險的任務,每次都要軟硬兼施,才能讓他放棄跟來的念頭。而在當他的貼身侍衛第二年,里拉退位返鄉,便點名我接任騎士長,我也因此完成幼時的夢想。

  之後,便一邊管理騎士團,一邊擔任他的貼身侍衛,有時還要幫忙處理商行的事,就這樣忙碌的過了一年。

  雖然起初累到想放棄,但不管是哪個都是我無法捨棄的事,只好調整自己的心態,把這些事當作是種磨練,總比被當成傀儡利用來好得多了。

  這天,我一如往常的訓練完騎士們後,便來到王宮擔任蒙特的貼身侍衛。

  「不在宮殿,不會在那裡吧?去那裡看看好了!」

  我便前往他可能會去的地點,果不其然他確實在這裡。

  「他是上次輸給我不甘心,所以才開始勤練射箭嗎?」

  我腳步放輕,慢慢走向他。身旁的侍衛見到我來,正要開口喊時,我立刻以手勢向他示意,他便不出聲,點了點頭回應。

  射箭場佔地寬廣,以綠草鋪地,四周皆有設置可動的箭靶,無論你是要靜態練習或是騎馬射箭,都可作為使用。

  我默默走到他身旁,看到他那雙淡紫色的眼瞳透著亮光,專心的望著前方的箭靶,慢慢拉起長弓,長箭直對靶上的紅點。

  還真是認真,來捉弄他一下!

  我靠近他的耳邊,帶點誘惑的嗓音輕聲呼喊。

  「奧斯維得。」

  他手抖了一下,長箭也隨之射出,不知是力道不夠,還是風吹動的關係,長箭未到箭靶,半路就掉落在地。

  他見長箭掉落在地,那雙不粗不細的一字眉便彎了起來,轉頭怒瞪著我,吼道:「瑞德!你幹什麼啦!突然叫我那個名字,害我嚇得把箭都射出去了!」

  我呵呵笑了幾聲,立刻向他致歉道:「抱歉。沒想到你會對這名字這麼敏感。」,他瞪了我一眼,轉身拿起另一隻長箭架在弓上。

  「別這麼生氣嘛!這個名字也很好聽呀!」

  他直視著箭靶,接著拉起長弓,語氣仍顯不悅道:「隨便你!你愛叫就給你叫,不過只能在我們獨處時,你才能叫我那個名字,我不想讓其他人也知道這個名字。」

  聽到他這樣說,不知為何內心起了些波瀾。自從那天成為朋友以來,他不管任何大小事都會跟我說,就連瞳瞳的事也會跟我說,但我卻沒辦法像他那樣,任何事都向他坦白。

  我不像他這麼純潔無瑕,如果他知道我的過去,一定不會想跟我這種人當朋友,或許還會覺得我不配站在他身旁……

  「你怎麼啦?」

  我一回神,看到他那雙一字眉恢復平順,但頭卻微微傾斜,明亮的雙瞳直望著我。

  「沒事!沒什麼。」我拍拍他的頭,接著問道:「你這中間名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嗎?」

  「不是!這名字只有父王、母后、瞳瞳還有大主教知道而已。就跟你那個名字一樣,也只有你父母知道而已吧!」

  「是呀!確實是這樣。」我淺笑幾聲,又再輕拍幾下他的頭,「我答應你!只在我們獨處時,我才叫你……」,我貼近他的耳邊,輕柔的嗓音喊道:「奧斯維得。」

  他手又抖了一下,這次長箭連射出去都沒有,直接掉落地面。

  「你幹什麼啦!」他撥了撥耳朵,雙頰紅的像番茄一樣。

  看著他潮紅的臉,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蒙特,你怎麼這麼容易臉紅啊!」

  「吵死了!不要妨礙我練箭啦!」他摸著紅通通的臉,氣沖沖地大吼著。

  「好……好,我不妨礙你就是了。」我仍忍不住噗嗤的笑出聲。

  「哼!」他轉身拿起長箭架在弓上,再次拉起長弓,專心瞄準靶上的紅點。

  「你來找我幹嘛!」他看著前方問著。

  「也沒什麼事。只要想問你過幾天的慈善活動,你有沒有要參加而已。」

  「有吧。」他全神貫注盯著箭靶,接著放掉長箭,射中靶的正下方。

  「又沒射中!」他放下長弓,轉頭看向我,愁眉苦臉道:「你到底怎麼練的,每次都能正中紅點,我都射不中!」

  「多練幾次就可以了。給我。」我伸手跟他拿長弓,他微微點頭便將長弓交給我。

  我走到他身旁的竹桶,拿起長箭架在弓上,「對準目標。然後……射出!」,接著將長箭射出,直接正中紅點。

  「你看,就是這麼簡單!」

  「呿!你這樣有講跟沒講還不是一樣!算了,問你也沒用,不玩了!」他轉身要離去時,我立刻抓住他的手,喊道:「等一下!別這麼快就放棄,多練習幾次就能跟我一樣百發百中了。」

  「真的?」他轉頭遲疑地看著我。

  「真的!繼續練習。」

  「但我肚子餓了,改天再練吧!」他反抓我的手,面帶燦笑道:「陪我去吃飯。」

  「好。」我把長弓放回竹桶,上前搭著他的肩膀,「走!」

  「嗯!」他點了點頭,我們便前往餐廳用餐。


  餐廳。

  用餐期間,我突然想起一些傳聞,便故意問道:「蒙特,我有聽到一些傳聞呀。」

  他吞下食物,面露疑惑道:「什麼傳聞?」

  我拿起湯匙指著他,賊笑道:「蒙特殿下的風流史。」

  他眉頭一皺,長嘆一聲,道:「那個到底還要傳多久啊?」

  「去年剛滿十二歲的蒙特殿下,當眾親吻雷貝斯家的小姐,之後又和達卡家的小姐在庭院幽會。」我帶著戲謔的語氣說著。

  他越聽臉色越沉,大力放下湯匙發出鐺的一聲。

  「你夠囉!那些只是角度問題,還有達卡那個你不也在現場嗎!」

  「好啦!別生氣。」我看著他的怒顏,輕笑幾聲,道:「誰叫你現在長得這麼帥氣,也難怪那些貴族小姐會對你如此癡迷。」

  「呵!帥氣喔!你不是比我帥嗎?瑞德騎士長。」他雙手交叉放在桌面,對我淺笑道:「我也知道很多關於你的傳聞和稱號,要不要說幾個來給你聽聽?」

  「不用,謝謝。」我苦笑著回絕他的好意。

  「算你識相。」他拿起桌上的麵包咬了一口,接著說:「不過你還真厲害,年僅十五歲就當上騎士長,好像是創國以來第一人!」

  「是嗎?」我身體往後靠著椅背,輕抹微笑道:「因為我是卡雷斯家唯一的繼承人,所以要為了家族爭取更多榮耀,這是我父親時常對我說的話。」

  「卡雷斯家的繼承人啊……看來你的處境跟我差不多。如果我們是平民,就不用去在乎那些榮耀或是評價,可以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了……」他也靠著椅背,面露惆悵說著。

  「蒙特,當平民不見得比較好,他們為了要養家活口,必須離鄉背井來到城區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該盡的責任,所以你也要盡到身為王子的責任才行,知道嗎?」

  「不說這個了!好久沒騎馬了,待會陪我去晃晃!」他起身拿起湯匙喝著熱湯。

  每次只要一說到這件事,他就會扯開話題不想去面對。如果緊追著這個話題不放,他就會生氣不理人,為了避免這種事發生,只好先順著他的心意,之後再慢慢開導他,讓他明白不管怎麼逃,終究還是要面對。

  「好吧!」我微微點頭,繼續享用著餐點。


  慈善活動當天,大批人民進到王宮,有的人穿著華麗的服裝,有的人則穿著破舊的服裝,不論你是貴族還是平民,甚至是貧民皆可進到王宮。國王陛下也準備大量的民生物資,分送給需要的人,而蒙特也藉這個活動和平民的孩子們一同玩樂。

  脫掉宮廷服的他,就跟那些孩子一樣,並無身分上的差別,看他滿臉笑容跟著那些孩子到處跑跳、追逐玩樂,不禁覺得這才是最適合他的模樣吧。

  他看到我站在樹旁,大力揮舞著雙手,大聲呼喊道:「瑞德,你站在那邊幹嘛!過來一起玩呀!」

  「不用了!你跟他們玩就好!」我大聲回應。

  他便跑到我面前,牽起我的手,滿臉燦笑道:「別耍孤僻了!快來跟我們玩!」,便帶我去孩子們身旁。

  孩子們見到我來,個個睜大雙眼,就像是看到奇珍異物般直盯著我不放。

  忽然有個男孩走到我面前,扯了扯我的衣袖,咧嘴笑道:「大姐姐,妳好漂亮喔!」

  「大姐……大姐姐!我不是大姐姐,我是……」

  正當我要解釋時,蒙特突然拍了拍我的背,忍著笑意慢慢說:「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我是……」

  「沒事!沒事!」他仍不讓我解釋,我長嘆一聲,無奈的點了點頭。

  算了……反正以後不會遇到,就這樣吧……

  他又拍了拍我的背,接著看向孩子們說:「各位,他是瑞德,讓他跟我們一起玩吧。」

  孩子們點了點頭,異口同聲道:「好!」

  蒙特見我皺著眉頭,伸手點了點我的眉間,面帶微笑說:「你幹嘛皺眉啊,你不喜歡小孩喔?」

  「沒有。我只是不擅長和小孩相處而已……」

  「那樣的話,來跟我們一起玩,就知道怎麼跟他們相處啦!」

  「好……」

  他點了點頭,接著看向孩子們,大聲喊道:「我們來玩躲貓貓,數到三,沒躲起來的人當鬼!」

  「好!」孩子們異口同聲回答。

  「那就去躲起來吧!」他一聲令下,孩子們便一鬨而散。

  他便開始數數,「快躲好喔!十、九……」

  「躲好了嗎?鬼要來抓人了喔!三、二、一!」

  「鬼要來抓人囉!」他轉頭看到我還在原地,一臉疑惑道:「瑞德,你不去躲起來嗎?」

  我搖搖頭,輕輕一笑道:「你們玩就好,我在旁邊看你們。」

  他立刻皺起眉頭,略顯不悅道:「快點去躲起來,不然就換你當鬼喔!快點!」

  「好……」我輕輕點著頭,便往前方跑去,隨意找個樹叢躲著。

  看到他四處找尋孩子們,一下在花草叢找到,一下又在樹叢找到,找尋的過程中,他的臉上始終掛著微笑,看起來相當開心。找到小孩時,還會抱起小孩轉圈,逗得小孩嘎嘎大笑著。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這麼開心,真希望之後他也能繼續這樣笑著。

  看到他的笑顏,不禁這樣想著。

  「瑞德,找到你囉!」

  他突然出現在我前方,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不知是陽光折射的關係,還是他那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我竟會覺得當下的他是如此耀眼奪目,讓我不禁看得入迷。

  「被你找到了。」

  「我們回去吧!」他伸手朝向我,看著他如陽光般的微笑,我緩緩抬起手,握住他的手的瞬間,一陣暖風吹進我的心底,替漆黑的世界注入一道暖流,溫暖了我如寒冰般的心。

  「你怎麼哭了?」

  「欸?我哭了?」

  他的一席話,我才察覺這股暖流是因為我哭了……

  好久沒在人前哭了……自從里拉勸導我回家那次之後,就沒在人前哭了,這次居然是在他的面前哭,他不知道會怎麼看待我……

  「雖然不知道你怎麼了,但別哭了,這個給你擦。」他遞手帕給我,臉上的笑容雖不如剛才的燦爛,卻也是令人感到溫暖。

  「謝謝。」我拿起手帕,擦拭眼角的淚珠。

  「不會。你累的話,就在這裡休息,等一下我再來找你。」

  我搖搖頭,淺淺一笑道:「不用。我不會累,謝謝你的手帕,我洗乾淨再還給你。」,他點了點頭,綻放微笑。


  傍晚。

  「蒙特哥哥,再見!」男孩開心的揮揮手,向他道別。

  他也向男孩揮手道別道:「再見!下次再一起玩吧。」

  男孩開心的點點頭,便隨父母離去。

  隨著每次與孩子們的道別,他的臉上不時流露寂寞的神情。

  「蒙特,你捨不得他們離開嗎?」我柔聲問著。

  「有一點,感覺還蠻寂寞的……我又要一個人待在這無聊的王宮了。」他低著頭,沮喪的說著。

  「蒙特,你還有我和瞳瞳,我們不會讓你感到寂寞。」

  「嗯。」他點了點頭,淺淺笑著。

  每次看到他的笑容,心裡總會有股悸動,我到底怎麼了……


  卡雷斯宅邸,書房。

  自從開始管理商行後,我便兩地跑,時而住在騎士團,時而回到宅邸居住,而回到宅邸後,照慣例要先到書房,向父親報告今日所發生的事,才能回到寢室休息。

  「父親,以上是今日所發生的事。」我站在書桌前,向父親說明今日事宜。

  父親聽完後,滿意的點點頭,一臉欣喜道:「瑞德,你最近和蒙特殿下相處融洽,做得不錯!」

  「是,謝謝父親。」我輕輕點著頭,淺淺一笑。

  「瑞德,將來蒙特殿下即位後,卡雷斯家就能順勢成為國王的親信,晉升侯爵也是指日可待!你就繼續和蒙特殿下保持良好的關係,卡雷斯家族的未來就交給你了!」父親面帶微笑說著。

  「是,我明白了。」

  父親點了點頭,起身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面帶微笑說:「你今天也忙了一天,早點回房休息。」

  「好的。」我向父親行禮,「我先告退了。父親,您也早點休息。」,話一說完,我便離開書房。


  寢室。

  好累……對父親而言,我到底是什麼……

  難道我只是為了家族的聲望,而利用的工具嗎……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著。想著想著,雙眼也跟著閉起,漸漸進入夢鄉。


  「瑞德!瑞德!」

  等我回過神,才注意到蒙特在叫我。

  「什麼事?」

  今天和他來諾莫爾區的一間孤兒院,送禮物給昨天沒來參加的孩子們。

  「瑞德,你沒事吧!你怎麼在恍神?」

  「我沒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是喔!那你要不要先休息個幾天,等你狀況好一點,再來當我的侍衛。」他拍拍我的肩膀,臉上滿是擔憂的神情。

  「不用。你剛才叫我有什麼事?」我淺笑問著。

  「你真的沒事嗎?」他遲疑地看著我。

  「沒事,你不用擔心。」我拍拍他的頭,淺淺笑著。

  「好吧。我是要問你,這個你知道要怎麼做嗎?」

  他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條手工織的圍巾給我看。

  我看著圍巾,臉上滿是疑惑道:「你要學織圍巾?」

  他搖搖頭並指著坐在他身旁的短髮女孩說:「沒有,她要學。」

  女孩抓著他的衣袖,略帶恐懼的眼神看著我。

  他拍拍女孩的頭,面帶微笑說:「不用怕,他不是壞人。」

  女孩微微點頭,仍依偎在他身旁,雙眼直視著我。

  「沒事,別緊張。」他又拍了幾下女孩的頭,接著看向我問道:「她想學做這個,你會做嗎?」

  「會是會,但沒有毛線和棒針沒辦法織。」

  他一聽到我會,立刻展露微笑說:「那還不簡單!去街上逛逛,應該可以買得到吧。」

  「是可以。」

  「那就去買你說的那些,之後再來做。」他看向女孩,接著說:「我們去買材料,妳先在這裡等一下,待會這位哥哥就會教妳織圍巾。」

  女孩微微點頭,接著看向我,仍顯得膽怯道:「謝……謝謝你,漂亮的哥哥。」

  「不會。」我苦笑道。

  他聽到女孩稱呼我為漂亮的哥哥,開懷大笑著,拍拍女孩的頭說:「妳還真老實!不過瑞德確實很漂亮!」,說完又繼續笑著。

  笑聲引起一旁的人轉頭觀看,我立刻拍拍蒙特的肩膀說:「蒙特,別笑了。你不是說要去買毛線和棒針嗎?」

  他點了點頭,擦拭眼角的淚珠,面帶微笑說:「走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