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三二

黑霧 | 2021-06-11 09:55:11 | 巴幣 4 | 人氣 49


  美妮的推論合理不過,而這似乎也擊中了「未知」的痛處,導致對方無法立即回應,恐怕又是在討論算不算機密之類,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後,「未知」終於給出了回應:「我無法那樣做。」

  「無法不讓我變成『甲冑少女』嗎?屬於約定的禁止事項?」

  「否定。」「未知」預料到美妮會如此追問,所以這次立即就有所回應,「我無法在與任何存在連接之前,瞭解外面的狀況。」

  「吓?」就算美妮精神上完全處於作戰狀態,還是禁不住對這樣的回答感到錯愕,「這是什麼意思?你是指在與人類連接之前,你無法知道是在和誰連接……不,是完全沒有感官的意思嗎?」

  「肯定,關於這一點希望妳能夠保密,這是在特例之下通融讓妳知道這個事實。」

  「嗯……我不會說出去,或者說也沒有可以說的對象,和你做約定的那些『人類』應該也知道這一點吧?」美妮認為這應該屬於那個約定之中,只是可能在衡量過後認為重要程度不比讓美妮瞭解狀況為高,是他自行通融解釋。

  「肯定。」

  「不與其他存在連接之前沒辦法瞭解外在狀況,這種存在也太蠢了吧……」美妮的腦海裡實在禁不住如此評價,其實她沒有真正見過「未知」的模樣,他們一直儲存在「基本上」密封的金屬盒裡,大概只能夠憑藉觸感與聲音來判斷他們是某種非固態的生物。

  「不過這樣一想,當時那番『聽不懂』的話大概能夠推斷出來了,最初『未知』來到地球與人類對話時,應該與某種存在連接才能溝通,接著可能因為什麼意外又或者耗損而失去與外界溝通的方法,最終只能透過當時的約定取得『少女』吧?」美妮把這個結論藏在心裡,她雖然想要更瞭解「未知」,但這種傾向非戰鬥相關的知識性內容並沒有太看重,屬於知道即可的範疇,「只是連接的『存在』嗎?不用生物,其實死物也可以?」

  基於這些想法僅是美妮在自己心中的思考,「未知」雖然能夠強行讀取但為了避免影響美妮的精神健康而沒有那樣做,因此對他來說就像對話突然中斷了一般,唯有主動開口:「提問。」

  「啊……請說。」

  「妳是否必須繼續與敵人戰鬥?」

  雖然美妮有點想抱怨「為什麼連你都問這種問題」,但是對於不知情的「未知」來說,這就有點像遷怒一般,所以她僅是誠實地回答:「只要一天我還是『甲冑少女』。」

  「我等知道了,以後會一如以往提供助力,希望妳別再刻意用這種置自身於險地的方式來要脅。」

  「哦……還算挺通情達理的。」美妮對於心頭第一件大事能夠如此順利解決,自是高興不過,「放心,我也不是為了尋死才去戰鬥,不會去送死。」

  「了解,那麼本次交……」

  「慢著。」美妮知道對方順勢就要結束這次對話,她趕緊阻止對方,畢竟這次迫對方現身還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亦是與蒼藍有關。

  美妮在甦醒之後,時間基本都花在三件事上,第一件事是消化這一個月間發生了什麼事,梳理出當前的狀況;第二件則是盡快吸收「雷光作戰」,當中包括各方面的事情,去瞭解這是一個怎樣的作戰以外,也找出自己的崗位,能給出怎樣的意見等等;最後一件便是仔細回憶當天與「擬態者」的戰鬥,撰寫戰鬥報告。

  「擬態者」雖然就只出現了那麼一次,這個月又發現了新的敵人「防空者」,但是至今為止「敵策局」最懼怕——好聽一點來說應該是最戒備的敵人,便是「擬態者」了,徹底調查那一場戰鬥亦屬於全力準備「雷光作戰」的一部份,畢竟假設「擬態者」會在這場作戰中出現可謂理所當然的事。

  哪怕是以翻閱戰鬥影像記錄的每一格畫面來形容都毫不誇張,那場戰鬥就是這麼重要,可是能夠從畫面中分析的東西,與美妮親身的體驗還是無法相提並論。

  因此美妮花了不少時間仔細回憶當時的狀況,不論是為了書寫給「敵策局」的戰鬥報告,還是為了她自己接下來的戰鬥,那都是必須要做的事。

  當時美妮正在酣戰之中,理解到那一場戰鬥不勝則亡——這個亡不只是自己,更甚是自己的同伴與「敵策局」都很可能付出重大代價,可謂處於一種忘我的狀態,一心只思考著如何消滅眼前的敵人,很多事情都沒有察覺得到。

  不過經歷就是經歷,就算當時沒注意到,事後回憶時不難發現異常,特別是美妮很想抓住那股力量的感覺,結果發現了某個驚人的狀況。

  在與「未知」深度連接的苦痛浪潮之中,美妮感覺到的不只是彷彿失去自我的支配感,除了精神層面的侵蝕之外,肉體上似乎也出現了某種異常,「自己不再是自己」的感覺並沒有限於哲學意味的「自我」,甚至能夠感覺得到肉體異變的部份。

  既然那場戰鬥有被仔細記錄起來,不論是支援人員還是美妮都反覆仔細檢閱過,在只有相當重視但沒有爆發出什麼大新聞的狀況下,自然沒有透過外在的觀察能夠發現到什麼。

  不過,美妮不認為那種細微的感覺是虛假的,在最後破壞了「甲冑少女」的象徵,並放任「未知」支配自己的時候,她確實有一種與「未知」合二為一的感覺,這不是說精神上的同步,而是物理上的意思。

  具體來說是怎樣,硬要美妮去找東西來形容的話,就是覺得身體的形態漸漸喪失,有一種液態化的感覺——感覺就像自己幻想中「未知」的外形。

  手腳不再是人類的肢體,驅動身體活動的不再是肌肉與肌腱,支撐軀體的再也不是骨頭,要美妮找一個貼切的形容,她會聯想到一種經常出現在幻想世界的怪物——史萊姆。

  黏稠的液體,沒有既定的外形,說不定這就是「未知」的真身,現實版的史萊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