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33章 記者會

知閒言炎 | 2021-06-11 08:00:02 | 巴幣 10 | 人氣 136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一場詭異的演習,一支神秘失蹤的部隊,一段曲折離奇的驚險旅程。

楊主任來到會客室門前走廊,即見裡頭一群記者正圍著狄隊提問。

狄隊未曾遇過這種陣仗,不知該如何是好,一見楊主任出現,彷彿看到救命索,趕緊藉故撇下記者,跑去找他求助!

可楊主任也不想把燙手山芋往自己身上攬,於是拍了拍"狄"的肩膀,鼓勵道:「瞧你,穿得這身黃皮,一表人才、人模人樣的,人家不找你找誰?」接著再幫他整理整理領口、軍銜,還說:「待會你就回去隨便應付個兩句,打發打發他們;撿能說的說,不能說的,就說"無可奉告",不知道的,就說"還在調查"!以後這種場面,只會多,不會少,你得學著如何應對進退。」

「可是,楊主任......。」狄隊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即遭"楊"打斷!

「記住,你是官兒,他們是民,要學著用你的官威去鎮住他們!豈能讓他們騎到你頭上。」楊主任還允諾:「這事若辦得好,大隊長這位子肯定幫你留著!」說完,再把"狄"推進去會客室!


狄隊是幾百萬個不願意,但想到升遷有望,說什麼都得咬著牙挺過去。最後他假藉聽不懂台灣方言或台灣人的國語口音,不斷裝聾作啞、答非所問,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呼嚨過去。

楊主任躲在會客室外,隔岸觀火看熱鬧,越看越有趣;就在他看得正起勁時,身後忽然傳來一句:「想請教......。」

楊主任回頭一看,一位臉上掛著微笑的年輕男子,朝他鞠了一個躬,問道:「想請教,您是楊站長嗎?」隨後他自介是新民報記者,名叫蔡金富!

金富自介的同時,從口袋裡掏出一盒紅色包裝的香菸,上頭印著日文,但有”日出”兩個清晰的漢字!這牌子的菸"楊"還沒見過,覺得挺新鮮。

金富請了支菸給"楊",再掏出火柴盒,取出紅頭火柴並熟練地刷了一下,幫他點菸。

老菸槍的楊主任,接過菸後立刻吸上一口,讚賞:「嘶~這味道挺好!」

金富見他對香菸頗有好感,順勢而為,乾脆整包菸都送給他!"楊'再三推讓後,最終欣然地收了下來。

金富這套簡單的交際手腕對記者來說是基本功。略施小惠,給官員留下好印像,對將來的採訪工作會方便許多。這套過去應用在日本官員身上可以,如今對付中國官員也一樣適用。

兩人以菸會友,就這麼聊了起來。

金富:「裡頭那位年輕軍官,一問三不知,覺得無趣,就出來抽根菸、透透氣。沒想到在此得見風度偏偏,儀表不凡的先生,冒昧揣測,您應該就是楊站長了!」

在軍統,站長屬於高階管理職,負責某地區的一切聯絡事宜,相當於地區指揮官;"楊"來到台灣來就是為了組建台灣站,若不出意外,內定由他出任台灣站首任站長。

聽見金富稱他站長,把"楊"捧得有些飄飄然。雖不知眼前這名記者是從何處打聽到”楊站長"的傳言,但見面三分情,畢竟剛才還收了他一包菸,於是客氣地回道:「敝姓楊沒錯,但不是站長,主任而已。」

金富:「久仰,原來是楊主任,楊大人;初次見面,還望主任您多多指教。」

楊主任:「指教不敢當。楊某剛回到台灣,人生地不熟,日後還有勞蔡先生您多多指教才是。」

金富:「回到台灣?難道楊主任也是台灣人?」

楊主任:「台中州、員林郡。」

得知楊主任在台出生,就更有利金富套近乎了。幾番恭維、話嘮之後,他開始切入正題,問道:「大輪車可是國軍的部隊?」

聽到金富這麼一問,"楊"的心裡咯登一下!轉頭瞅一眼狄隊,他還在跟記者們沒完沒了,心想:好傢伙,看來得自己應付這漏網之魚了。

楊主任琢磨著:雖然何中尉這撥人來路不明,但戰後同盟國之間是明爭暗鬥不斷,瓜分佔領區物資那是無所不用其極;現在若不承認他們是國軍,不等於把車往外推了出去!萬一讓列強有機可乘,到時沈老闆責問下來,不好交代!

於是楊主任坦言:「不錯,你們所謂的”大輪車”正是我國軍部隊!」

「那貴部為何前天晚上要攻擊他們?」金富問。

聽到他一針見血的問在了點上,楊主任趕緊解釋:「是誤會,全是誤會。那晚黑燈瞎火的......實在分不清是敵是友。」企圖把這起事件往友軍誤擊的方向帶去。

「那為何又要把他們拘禁起來?」金富再問。

瞧他咄咄逼人的提問,楊主任的經驗法則告訴自己,眼前這名記者另有所圖:他想救人!

"楊"在心裡怨嘆:咋偏偏這個節骨眼老瓦不在!要是他在,憑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定有辦法應付眼前這主兒。

楊主任先乾笑兩聲,再向金富恭維道:「蔡先生的口才了得,屈就當一名記者,是不是有點......。」

楊主任話沒說完,金富即從口袋裡掏出皮夾子,取出一張證件,那是他的"辯護士資格證",還表明自己不只是記者,同時也是律師

楊主任當場傻眼,尷尬的稱讚:「哎唷,原來您還是律師呀,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慚愧慚愧!」

隨後,金富直接挑明了,說他想以律師的身分幫大輪車的人提出保釋!

面對金富的要求,楊主任很是為難,沉默半晌後回道:「您有所不知,按我軍的現行法令,軍人犯法得按軍法處置;你們民間那套,不適用!」擺了根軟釘子,望他知難而退。

金富見保釋無望,再提出要替他們辯護的請求!

楊主任擺擺手,笑了笑,說道:「唉呀,您那個日本人的東西(指辯護士資格),現在不好使嘍,我勸您還是收起來吧。」話說完,"楊"稱自己還有公務在身,不克久留,藉故開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