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一章末節

蕾蕾‧亞拿 | 2021-06-09 18:23:42 | 巴幣 4 | 人氣 32


▍一章末節:種子



銅月第二週的第三天大清早,大街上依舊患滿了人潮,各家店舖裏頭盡是成交與議價的聲音。城門口的入關工程從上週忙到現在,門衛與關口官員的職業態度,也從上週的堅定但客氣,蛻變為堅定但嚴厲,據經驗,下週就會開始吼叫了。

城門外,一條車隊從尚未被整隊的人車中現身,忽略排隊入關的隊伍,直直駛至城門下。門衛見到頭車駕駛座上滿身鎧甲的人,立刻箭步到門閘邊,為其敞開特殊通道,恭迎任務歸來的騎士們。

車隊魚貫進入牆邊軍用的馬廄,威廉跟著同車騎士們下馬車,歸還借來的軍備後,默默離開這與他的身份不搭調的建築物,過程中沒跟任何人互動。

儘管衛隊與軍隊通稱為騎士,但他們彼此都知道,或說,連一般百姓都知道,他們是不同層級的單位;站在一起時,軍隊的騎士顯然高貴許多,衛隊如他,難免有些卑微感──特別是被領隊指責辦事不力後。

威廉悵然地穿過熱鬧的門前廣場,與身旁準備大展身手的商人們形成突兀對比。此時,在這陣觀光吠中,一個清晰的人聲從上頭呼喚他:「早啊,白髮的隊士!羽化還順利嗎?」

他立刻認出說話的人是誰,同時也認出自己正走到他們第一次相見的天台下方。威廉仰起頭,對著那位悠哉的隊士怨懟道:「你有沒有騙我呀?說什麼善良的人才會羽化……」

不悅的情緒清楚傳達到了,令希蒙收起一開始玩笑的態度,跳下天台,來到威廉面前。「怎麼了,你遇到……用羽化殺人的罪犯嗎?」他語帶保留地確認道。

「是盜賊!普爾節盜賊團的老大!」威廉咆哮著,怪罪的語氣再明顯不過。

「你跟著去了!」、「那不是重點!」就在兩人快要吵起來之時,一隻小摩亞在他們旁邊駐足。

「這位不正是妳的騎士朋友嗎?」牠的駕馭者說道,坐在她身後的亞拿揉著惺忪的睡眼,認出確實是認識的人後,才有氣無力地打招呼:「嗨,威廉。」

威廉沒有搭理亞拿,因為他的注意力全在駕馭者的身上;這人穿著樸素的衣裝,頭上戴著亞拿的草帽,模樣就像普通的平民百姓,但是她的身形與聲音,瞬間就勾勒出腦中某段猶新的記憶──

他一手揪起希蒙的衣領,另一手直指壞人:「希蒙,就是她!她就是普爾節盜賊團的老大,伊絲勒!」;要不是佩劍昨晚被亞拿打飛不見,他早就拔劍了。

只見希蒙驚愕地瞪大眼睛,視線從伊絲勒那裡慢慢挪移到威廉的瞳孔:「你、你真的不知道她是誰?」

威廉困惑地挑起單邊眉毛,懷疑希蒙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便又強調一次:「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她就是──」

「她是『后籍』。」希蒙阻斷威廉的話,並且獰起威逼對方閉嘴的表情。儘管都暗示到這份上了,威廉還是愣了一秒鐘才意會過來,那后籍一詞根本不是其他東西的代稱,正是他們平時喜歡掛在嘴邊的衛隊籍階;理解的瞬間,伊絲勒在樹林裡說的那句「女王」從腦中呼嘯而過──

這時,亞拿不知道吃錯什麼藥,前一刻還沒什麼精神的,下一秒突然模仿起吟遊詩人那般誇張的演技,演藝一名受委屈的婦人,用楚楚可憐的說話方式哭訴道:「殿下!這白頭髮的官人,不只趁我睡覺時闖進我的房間,在馬車上的時候還撞我的咪咪,請殿下務必為我主持公道!」

「三八,那是我的房間!還有,昨天那種情況誰管得了這麼多呀!」

伊絲勒──莎拉公主──也跟著扮演起一般人印象中公主的說話方式與表情:「好了好了,兩位都有缺失,各罰三枚席爾薇金幣到國庫。」說著,便用手指撐開衣服上的袋子,卻被亞拿丟了顆糖果。

打鬧告一段落,莎拉對兩位衛隊隊員親切地笑了笑,目光最後停留在威廉的臉上:「兩位不用緊張,本王女自有分寸。你們都是這位異邦妞的朋友吧,只要不自作主張,我們或許有機會共享更多秘密。」此時她輕輕扯一下韁繩,讓晃頭晃腦的小摩亞擺正鳥喙:「好了,我要帶這傢伙去找狐狸了,告辭。」

目送一名貴族一名異邦客旅乘著小摩亞離開,幾步後便隱沒進人群裡。威廉還沒從得知公主身份的情緒中平復,原以為這麼扯的劇情只會出現在吟遊詩人的嘴裡,沒想到就活脫脫發生在眼前,他抱著自己的腦袋,仰天吶喊:「瘋了瘋了,這世界都瘋了!」

希蒙將兩隻手擺在面前,手背貼手背交錯平舉,接著讓置於上方的手掌向上平移──模擬大陸浮空的情景:「或許這個世界本來就瘋了,我們只不過是努力地摸索,所謂的正常應該長什麼樣子而已。」

聽此,威廉露出嫌惡的表情,覺得希蒙沒有認清事情的嚴重性,還做了個不倫不類的比喻:「看來連人稱天才的你也瘋了,對女王的行為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希蒙只是苦笑幾聲,沒想反駁什麼,拍拍威廉的肩膀後爬回工作崗位。

威廉待在原地,感受著一週來荒唐的事蹟在腦袋裡橫衝直撞,亂得他放棄去理解了。「就先這樣吧,反正都瘋了,沒是非了。」雙手豁達地插進口袋,朝莫丘利商會的方向走去。

◆◇◆

在座幽暗的地牢裡,油燈吊掛在石牆上,昏黃火光映照出貧乏的視野,兩幢人影在其間移動著──

領頭的男子在其中一扇牢門前駐足,指著它說道:「大人,就是這間了。」

「打開吧。」那被稱呼大人的男子吩咐道,然而,這位擁有開門權力的人沒有立刻照做,只是搓著手背、洋溢著期待的表情。「哦對。」這位大人取出一枚金幣,遞到對方交捧的手心中。

男子滿足地將金幣含進手心,並從口袋掏出一把鑰匙,旋開門上的鎖頭:「您們慢慢聊,小的先上去了。」

「先在這等一下,我很快就結束。」這位大人喚住準備離開的男子,確定對方留在原地後,便推開木門,讓門軸的噪音先幫他向裏頭打招呼──

漆黑的牢房內只有一個人,他與房門正對而坐,靜靜等候這位「大人物」自己表明來意。
「久仰大名了,哥萊亞‧貝爾森。」大人呼喚其名,並自我介紹:「吾乃祭司廳第六祭司,巴沙‧尼布賈尼撒。」

「呼啦啦啦啦,祭司廳認識我?」哥萊亞狐疑道,表明不記得自己與祭司廳有交集。

「當然了,前天的報紙有刊載,遽聞,閣下是被一個少年婦人打敗的。」巴沙的話才剛說完,便有巨量的血霧從哥萊亞身上傾瀉出來──

「呼啦……說話小心一點,老夫可不在乎再背一條殺人罪。」哥萊亞連根小拇指都沒動,兩腕間的鏈環卻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見對方的血氣如此激昂,巴沙揚起滿意的笑容。

巴沙向前走幾步,與哥萊亞僅隔兩步之遙:「我有份工作要介紹給你,完成後,你也自由了,敢問意下如何?」

聽此,哥萊亞將眼前的人重新打量一番,質疑道:「是哪一種自由?無罪,還是流放?」

「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巴沙挑釁著,並自若地轉過身,任由猛然起身的野獸垂涎自己的背影。

他走出牢房,探望外頭變成樹的獄卒──它的頭頂綻放出茂盛的枝幹與葉片,雙腳變成粗大的樹根破入地面;生前的特徵已經面目全非,只剩那張猙獰的表情勉強能夠辨識。巴沙伸出手,平攤在疑似由右手化成的枝幹前,一條細小的蛇從樹洞中鑽出,爬到主人的手掌心後,盤成漩渦狀的同時變回金幣。隨後,祭司將手探進枝葉裡,摘下一塊黝黑色的結晶體。

巴沙走回牢房,將果實遞到哥萊亞面前:「來,新鮮的貪婪之果,與閣下的個性很配。」,見對方一臉驚愕,猶豫要不要接下禮物,他情不自禁裂起狡詐的嘴角,說道:「哈抹之子、示劍的勇士呀,領受我的恩賜,誅刃以薩之子,洗滌身上的恥辱吧。」


〈第一章〉結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