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沙玩人設:遙遠西方國度的黑幕

『。』 | 2021-06-09 11:19:01 | 巴幣 234 | 人氣 165



黑田 謙京

職業:忍者(年少時曾是武士)
性別:
種族:人類
年齡:22歲
星座:黑龍座(相當於天秤座)
出生地:瑪戈利亞大陸
目前定居地:居無定所,四處漂泊
屬性:混亂中立
個性:沉默寡言、行事低調、獨來獨往、城府深
優點:對於在乎的人,能展現責任感、忠誠,甚至付出生命,實際上是個外冷內熱的人
缺點:因成長環境使然,個性上多了幾分陰沉,不善與人交心,顯得有些孤立
興趣:釣魚
喜愛的事物:刀劍、劍術、野生環境、明石燒、牛肉天婦羅
重視的事物:實子(瑪戈利亞大陸某國皇室公主)、梧桐和扶桑(諏訪家宗家的兩位義姐)、父親(分家的養父)
討厭的事物:諏訪家、梧桐和扶桑、幕府、大城市、馬(本來很喜歡)

特徵:赤紅中長髮並紮起一撮小馬尾、因傷而殘缺的左眼留下疤痕且無法睜開、上半身有大片刺青以及覆於其下的舊傷

穿著(年少時):上好的武士盔甲,謙京自年少時就身穿這套盔甲替諏訪家征戰四方

穿著(平時):輕便的忍者服和斗笠,並且有多個可放置暗器和藥品的口袋,可以應付平時各種突發狀況,斗笠上的缺口是某次戰鬥所致,謙京的左眼也在當時受傷

穿著(浪人裝):較為厚重的浪人裝,適合在遠行時穿著、不僅防風防曬且保暖,部分覆上盔甲增加白刃戰時的防禦力,即便如此仍保有一定的隱匿性

穿著(浴衣):輕薄的浴衣,是謙京祖國的傳統服裝

穿著(海灘服):謙京唯一的消遣是釣魚,這是唯一能讓他回憶起童年還算美好時光的方式

一般武器:成為忍者後,用得最上手的是適合短距離戰鬥的脇差

覺醒武器:雖然很不想用上在諏訪家學會的武士劍術,但在對付一些強敵時,比起脇差更好應用,為此,謙京自己研發了一套使用多把刀戰鬥的六刀流

身分(公開的):冒險家、精英獵人

身分(僅自己或特定人士知道):諏訪家分家的養子(實則是宗家家主的私生子)、黑田組的少主「黑太子」、(島津)實子公主的密友兼秘密護衛、梧桐和扶桑同父異母的弟弟

稱號:「黃玉鬼神」→「黑太子」

戰鬥技巧:諏訪家傳武士劍術、忍者刀術、暗器術、忍者忍術、六刀流武士劍術

簡介:「仔細聽著......謙京,守護她們,就是我們分家的唯一使命。」落日餘暉下,不遠處被人群包圍著注視的一只只金輝大轎,端坐其上的是大家族——諏訪家宗家的孩子們,這天是次女,扶桑的誕辰紀念日,夕陽下映射著扶桑多彩的秀髮,透出華美的光澤。身為分家的一員,謙京在那一瞬間的對眼深知,保護遙遠不遠處幾位比他年紀大的、年紀小的宗家孩子們,就是他一生唯一的職責。

  ——要是沒有發生變故,理應是這樣的才對。

  故事要從那個亂世開始說起,因皇室的獨裁,暴政下民不聊生,無法坐視不管的、亦或是為了各自緣故的各路義士決起,展開了一場數十年的大革命。末期,天下基本上已成定局,幾位尚存的大勢力早早在各地擁兵自重並且經營各自的家族和家業,諏訪家便是其中之一。

  年少的諏訪謙京自有記憶以來就在諏訪家其中一系分家長大。身為分家的一員,唯一使命就是協助宗家,為了這個使命,謙京自幼就在天天練武的環境下成長,在這段日子裡唯一能夠慰藉心靈的,就是在被家族帶去戰區觀摩時,和自家以及友軍的孩子偷跑出去周邊釣魚的短暫時光,其中,島津家的實子,是他童年最好的玩伴。

  到了已經成為可用之才的年紀,此時也不過十幾出頭而已,謙京就必須提刀上馬前往戰場,當時的他還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場實戰,就是後來被寫進歷史,終結這代亂世的最後一場戰役,但在當下也不難猜測,因為這場戰役至關重要,甚至各大家族的宗家都親自上到前線。而這也是首次的,謙京與諏訪家本家的孩子們一起戰鬥,這場戰役最後以聯合軍勝利告終,即使聯合軍各家都有重要成員犧牲,但換來了皇室軍的大敗,皇室政權也在不久後被推翻。

  皇室垮台後,新時代來臨,在戰役中貢獻最大的島津家族,被各家擁戴為共主,成了新時代的皇室,為避免再發生亂世的那些憾事,各家也想了辦法,安插自家的代表進入皇室旁側,並以藤原家為首組成「幕府」,名義上是守護皇室,實則是形成制衡勢力,即使如此,各大勢力也迎來了一小段平和時代。

  原以為從此之後就是太平盛世,然而平靜的日子也不過數年,幾年後迎來的,是各地都有人染上怪病的傳聞,且染上這病的患者無一倖免,人民陷入恐慌,把矛頭指向皇室。

  幕府見皇室成為眾矢之的,便以此為由褫奪皇室的各項權力,包含兵權、政權、甚至把島津的姓氏也給剝奪了,並且由各家組成的幕府全權接手,這才得以平息民怨,但一些積怨已久的大名趁勢帶頭煽動反動的火苗,全國因為這怪病早已掀起一場巨大的政治風暴,幕府的這個手段,不過是個開端。

  慶幸的是,這怪病並不會傳染給其他人,受病痛之苦的僅有染病者本身,儘管如此,也讓許多人家破人亡,謙京,便是那飽受這椎心之痛的其中一人。不僅自己的父親在這怪病中逝去,連自己的摯友,(島津家)皇室的實子公主也傳出初染上這不治之症的傳言。更令人痛心的是,謙京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並不是自己父親的親生兒子,透過臨終前的父親所言,謙京其實是宗主在外與其他女人有染所產下的私生子,因為這種身分無法進入宗家,於是託付給自己分家其中一位胞弟扶養,對於自己父親因為分家身分遭受許多不平的對待,謙京對宗主的心裡本就存在不平衡,知道這件殘酷事實的當下,謙京的心中被這道訊息給重重打擊著,在父親(養父)下葬當晚,便離開這個無情的家族。

  離開家族的謙京,為了釐清公主是否真如傳言所說染上怪病,他進入了皇室直屬的諜報組織——黑田組。黑田組是島津家私設的秘密組織,他們早有想過,總有一天幕府會藉故雄起,於是私設了黑田組,期望能夠應對任何萬一。謙京因與實子公主關係甚好,他成為了少數知情的其中一人,諜報組織黑田組的領袖情報網強大,早就得知各大名的種種變故,包含諏訪家其中一家分家家主染病身亡的消息也是。黑田組的領袖了解謙京的本事與才能,也知道他在終結亂世的戰役中有立下功勞,便收他為義子,謙京也希望能夠就近守護實子公主,點頭答應成為少主為黑田組效命,此後冠上姓氏改名為黑田謙京。

  加入黑田組的謙京,能夠在暗中就近拜見公主,果然如傳聞所言,實子公主染病了,雖然甫染不久,但已感受得到公主變得虛弱且憔悴,後透過組織情報得知,怪病疑似來自於位於海的另一頭,東南方的大陸所出產的奇怪石頭。本來在家族分家中就大概聽說家族的事業有進行一些不堪入目的地下交易,這種石頭謙京也見過幾次,那奇特的樣貌令他過目不忘,而東南方的大陸正好是諏訪家進行這項交易的主要產地。

  克制不了自己的衝動,謙京在某天深夜便提起刀,打算去暗殺以前服侍的宗主,也就是自己的親父,然而,這行動被宗家的二小姐,扶桑給發現,謙京被攔截下來,眼前面對著自小在戰場一起長大,如同朋友般的主人,實則是自己同父異母姐姐的二小姐,謙京仍忍不住衝動,他認為這怪病的禍端,害形同親生的自己養父和摯友的實子公主染病的罪魁禍首就是諏訪家的宗主,於是對扶桑拔刀相向,他認為,阻止他暗殺行動的,不管是誰,都將是袒護和助長那個禍害的一員。但,多年未見扶桑拔刀之姿,他早已忘了二小姐也是個武士,另一方面也在下手的瞬間又心軟而亂了思緒,謙京就在交手那一刻大意了,他的左眼被扶桑給劃傷,並且在眼睛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傷痕,謙京深深為自己這次的衝動、大意、以及情感為恥,負傷並且狼狽地撤退,就算扶桑想開口挽留都來不及。

  扶桑這失手的一刀,不只讓雙方產生了誤解,同時彼此留下了深深的猜疑。謙京此後便在黑田組裡修練,學習如何當一個忍者,學習忍者的戰鬥方式,此時的他,早已決心拋棄舊有的情感,此後凡是有阻擋他達成拯救實子公主的復仇行動者,都是他的敵人,他的最終目標就是拯救實子公主,並且在黑田組協助皇室取回政權,向架空皇室的幕府宣戰,並且將真相公諸於世。

  不久後,聽說諏訪家宗家的大小姐突然消失無蹤,就算找遍全國上下都找不到人,宗家家主為了止住家族的紛擾並保護二小姐不受政治風暴影響,於是將二小姐立為當家接班人,並且偷偷把她送往位於海外東南方的大陸,而知悉一切的宗主只對二小姐留下「找尋宿命」四個字。

  身在黑田組很快就知情的謙京,得知此事,且聽說那塊大陸上擁有能夠治好這場怪病的靈藥,在扶桑離開國家的一個月後,他也登上前往異國的船,謙京的心中深深覺得,關於這場怪病、那種奇特的石頭,以及醫治好實子公主的辦法,一切種種的秘密都在那塊大陸上,而此時全國已經受內憂外患侵擾不堪,幕府正好在謙京出海的隔日,正式施行鎖國政策,謙京當時還不知道,自己這趟旅程也許一去不復返了。

  從小一同玩耍、並肩作戰的夥伴們,而今也成為國內大名的接班人,他們擁有各自的家業、使命,以及野心,這些年輕的接班人們,正逐漸往這場政治風暴的中心靠近......未來會如何沒人知道,黑田謙京當下眼前所看到的,只有命懸一線的實子公主;以及自己該斬斷開來的宿命——諏訪家。



其他(備註)

1.東南方大陸指的就是黑色沙漠的主要舞台——黑色沙漠大陸。

2.目前瑪戈利亞大陸分為多國,各地大名擁兵自重,皇室僅是名義上的傀儡政權,去除島津皇室、藤原幕府和黑田組以外,國內總共有20個大名家族各據一方。

3.引起怪病的石頭正是黑石,是一切故事的關鍵。

4.謙京身上有大片刺青,是為了覆蓋他為諏訪家效力所受的舊傷而紋上的。

5.謙京小時候很喜歡馬,但因為參加戰爭讓愛馬受傷,從此為了不讓自己的戰鬥波及馬匹,決心遠離所有的馬,逼自己討厭馬。他的愛馬阿飛在休養下痊癒,現在作為扶桑的坐騎由扶桑負責照顧。


其他(BGM取樣以及格言)

形象BGM取樣

戰鬥BGM取樣




「我們都不再是小孩,終將踏上無止無盡的命運之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