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31章 號房

知閒言炎 | 2021-06-09 08:00:06 | 巴幣 10 | 人氣 203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你別和他整那些沒用的!」楊主任打斷老瓦的總結,一臉不耐的對小治說道:「我看這樣吧,既然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未來人,那行,先跟我說說明天的天氣如何,是晴還是雨?」

小治一聽這話,當場氣炸!他踱了一腳地板,怒懟:「我他媽哪知道明天是晴是雨啊!」他在這房裡熬了這麼長時間,是有問必答,老實配合,卻獲"楊"這般嘲諷!

「唷喝,來氣啦!」楊主任乾笑兩聲,兩手一攤,說:「這不就對啦,你根本不知道明天是晴是雨,還敢自稱來自未來!」

"楊"起身,用手指著小治的鼻子說:「告訴你,臭小子,窮途末路的漢奸走狗我見多了!狗急跳牆、半途認父、哭爹喊娘的都沒少碰過!但是像你們這種吹牛不打草稿的兵痞,我楊某生平還是第一次遇見!」

老瓦拍了拍"楊"的肩膀,勸他別著急,提議:「咱們一天下來審了這麼多人,我看你也累了吧。要不......今兒個就先到這兒,回頭疏理疏理,你看何如?」

楊主任也認為在小治身上已問不出其他更有價值的情報,於是兩人結束審訊,再命人將小治帶去”號房”安置。

江湖黑話所謂的"號房",講得是拘留室,有時也叫"班房”,而監獄則稱作”苦窯”。


小治被罩上麻布袋後讓人帶走,一路輾轉來到地下室,最後押進了號房。

解下麻布袋,他置身在一處幽暗的地窖裡,鐵隔柵圍出一間又一間的小區塊。他所在這間的牆上有兩個透氣孔,天光透過孔洞筆直地射入,漫天飛舞的塵埃被照得清晰可見;兩道光束打在地板上,映出的光點僅一塊磚頭那麼大。

幽暗處有若干人
聚集過來,定眼一瞧,原來是羅排他們!見到熟人,小治心底就踏實多了。清點人數後發現,不見小玲、娜娜、查理、弘爺和阿偉!

「這裡只關男的,小玲和娜娜被關在其他地方。」羅排扶著左手臂,略有微恙的說:「弘爺和阿偉原本還在,不久前讓"姓狄的"給帶了出去!說他們沒辦法把雲豹開回來,於是回來找我們借人出去幫他把車開回來。至於查理,離開食堂後就沒再見過他了!」

小治檢視一下他們的傷勢,所幸只有鬥毆時留下的瘀傷、挫傷,沒見到有嚴刑拷打的痕跡。

「你左手怎麼了?」小治向羅排關切道。

羅排:「可能脫臼了吧,應該是前天和他們幹架時傷到的。」雖然醫官已幫他們處理好皮肉傷,但皮肉底下的骨傷卻沒有治。

號房的環境和頂樓和室相比,簡陋太多;這裡只有冰冷的水泥地板和牆壁,而且比和室冷,不時還能聽到鄰間傳來的喊冤、呻吟、咳嗽聲,此起彼落!


後來,他們開始擔心起查理。由於那晚他一通胡說八道,肯定很快讓人識破!但不可否認,是查理的瞎掰幫大家爭取到活命的機會;否則,當場滅團的可能性都有!話題聊到這裡,氣氛開始變得既凝重又沉痛。

小治提議:
「為不幸罹難的戰友們默哀一分鐘吧!」他們四個人紛紛低頭,開始默哀。

默哀快結束時,號房角落有個同樣被拘留在此的男人說話了,他用閩南語問道:「請問,恁敢是大輪車的人?」

突然聽到有人這麼一問,大夥一陣錯愕!由於號房裡頭非常幽暗,沒人注意到同間還有其他人犯!

牢友走了過來,客氣的先行自介。他的漢名叫"蘇煥",日本名叫"安田一郎",朋友都稱他”一郎”;40歲上下,身型健碩但不高,約一米六五,渾厚的聲線,結實的臂膀,透過氣孔光束的照映,發現他和已故演員"柯受良"有幾分神似!

一郎說原本這間只關他一人,昨天開始陸陸續續押進來他們這幾個人。他一直保持低調,躲在角落觀察,畢竟會進這裡蹲的人,三教九流什麼都有!在沒摸清對方來路前,暫時按兵不動;直到後來發現他們的言行舉止不像江湖人士,這才敢過來找他們搭話。

當一郎得知自己正與傳聞中的大輪車部隊關在一起時,興奮極了!

但尷尬的是,一郎的國語不行,只能用的閩南語和他們交流。雖說浩克、俊泰用近代台語尚能溝通,但一郎的閩南語極為道地,許多古早詞彙太過艱澀,這讓他們在交流過程中略顯吃力。


當一郎得知羅排的左手臂有傷,古道熱腸的他便來檢查傷勢。只見他挽起羅排的手臂,又捏又推的先尋過一遍,然後叮囑一聲:「你咔忍耐唷。」語畢,他按住羅排左手,一拉一推,再聽到”咖啦”兩聲,隨著羅排一陣哀號後,帶傷的手臂就這樣讓他給接了回去!

原來一郎家裡經營國術館,治療跌打損傷這些他自小就學。還說自己年輕時仗著會一點拳法,到處惹是生非!後來鬧出大事,父親透過關係,托友人把他帶去南洋,躲避風頭;至於是什麼大事,一郎刻意迴避,不願再提。

戰爭結束時,一郎人在菲律賓,直到前幾天才回到台灣。可他剛下船就碰見有國民黨軍在為難一位殘疾的歸鄉軍伕!個性仗義的他上前去評理,卻沒想到最後和他們打了來!因為出手打傷官兵,這才讓人給逮了進來。

後來一郎還跟他們分享了許多南洋所見所聞、閒文軼事。反正被關在號房裡也沒什麼事情可做,有人話嘮聊天,消磨時間也不錯,多少能紓緩他們蓄積在內心深處的喪友之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