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七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6-09 00:00:10 | 巴幣 0 | 人氣 47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七話(一)
通緝令

赫澤爾頓的下水道依舊昏暗得讓人無法看清眼前事物。這裡異常悶熱空氣又渾濁,還有偶然傳到耳邊那些卡嚓卡嚓的昆蟲聲響,以及遠處排污渠傳來的惡臭……  光是呆在這種地方多一秒也會讓人感到是種煎熬。

但偏偏,梓承卻一動不動的蹲在這裡超過十分鐘了。

「怎樣?還是下不了決定嗎?」

維比將梓承從沉思的深淵中拉回了現實。

「我…我不知道……」

梓承坦言能理解維克托的想法,同時亦認為推翻領主的惡法並沒有錯。

「我明白維克托說沒有力量的領導只不過是一場空談。可是我沒權利主宰別人的生存方式,也接受不了打壓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如果我說不想依賴外道殺人魔這種手段,你會覺得我很天真和任性嗎?」

維比沉默了片刻,給出她目前所能給的最好答案。

「坦白說,的確很天真,甚至有點不設實際。可是停止思考的話,剩下的答案就只有流血一途了。」

兩人想到今天衛兵隊的鎮壓,還有競技場的爆炸,不約而同地苦笑。

也許這個城市已經走上了一條血跡斑斑的不歸路。

「今後,以暴易暴的手段只會給領主更多藉口和理由逼害反對的人。在成功推翻領主之前,領主很可能會採用合法的手段,例如利用法律來消滅異見人士。只要領主和衛兵隊高調地除掉幾個反對陣營的骨幹份子,一般人根本不會考慮犧牲自己和家人來跟領主對著幹。」

梓承這番結論,猶如描繪着一副暗淡無光的將來。

不流血的改革,和平地將領主拉下台,這條路真的存在嗎?

想到這裡維比發出沉重的嘆息,深深明白到維克托為什麽會願意豪賭在這個不起眼的男生身上。所謂死馬當活馬醫,眼前的情況大概就是這麼嚴峻。

「維克托 · 亨特說你擁有另一個世界的知識和記憶。如果領主真的採用強硬姿態逼害反對者,你有什麼方法應對嗎?」

維比問到的,也就是梓承不想答應維克托的第二個原因。

梓承避開了維比的視線,轉過身道:「我在原本的世界只不過是個平凡的遊戲設計師。你要我設計一個遊戲,讓人進行冒險娛樂一下都還好,可是現在維克托要我給出能影響數以千甚至數萬人的策略…… 我那會有什麼妙計跟擁有實權的領主抗衡?」

「進行冒險來娛樂一下?你那邊的人是不是有病啊?」

「我們的世界沒有魔獸攻擊村落,也沒有競技場和祈願系統嘛。」梓承帶點自嘲的味道繼續道:「坦白說,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還打算進行一場大冒險,或者當個勇者之類呢,哈哈哈……」

梓承想起當初來到異世界,腦裡只有來自漫畫和遊戲的設定,如今回頭再看,簡直就是不堪回首的黑歷史啊!

突然一陣急速逼近的腳步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兩人嚇一大跳,難道衛兵隊或者領主府的人這麼快就找到這裡來?

「還發呆!快進去歐利伽米!」

維比拉着梓承衣袖,兩人正要轉身跑向歐利伽米,但後面的腳步聲已經追上了他們。

「前面兩個,還不過來幫忙!」

梓承一凜,說話的人聲音低沉渾厚,語氣雖然不客氣,但卻沒半分敵意。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梓承甫一轉身便看到一個身高六尺以上的壯漢扶着失去意識的馬庫斯站在那裡,旁邊還有馬庫斯的師父,「惡鬼藥劑師」梅莉亞 · 索倫。

察覺到氣氛異樣的維克托從歐利伽米跑出來,甫一看到壯漢和馬庫斯,便一個箭步衝上前幫忙扶著馬庫斯。在微量的光線下,只見馬庫斯渾身是血,蒼白的臉上冒着大顆的汗珠。

梓承下意識往腰包摸過去,卻發現道具袋早已空空如也,所有蜜桃藥水都在被困競技場的時候用個清光了!

「還愣在這裡,快去做準備!」

維克托一聲令下,所有人都立即回過神來展開行動。莫里斯從歐利伽米的藥庫搬出了大量藥物,而梓承和維比亦趕緊將大廳長檯上的雜物清除和消毒。

看著馬庫斯遊氣若絲命懸一線,梓承心裡非常懊悔。

「我果然不應該留下你跟那個黃金獵犬單挑的!」

馬庫斯身上有多道觸目驚心的傷痕,部份劃開的皮肉傷口深可見骨。可見泰勒這次真心要置馬庫斯這位多年的兄弟於死地!

「我已經盡量為他做應急處理,可是這程度的傷勢除了藥物之外,還需要聖域的醫師協助止血和修補傷口。」梅莉亞凝重的道。

聖域?梓承看著地上血跡斑斑,馬庫斯出血的嚴重程度,若非梅莉亞做了應急處理,恐怕就連歐利伽米也來不了,更不用說要將馬庫斯送到聖域去。

梓承心忖,如果有蜜桃藥水…… 不,就算有蜜桃藥水,馬庫斯身上的傷口還在大量出血,即使淋上任何藥水都是毫無意義的。

眾人合力將馬庫斯放在大廳的長檯上,只見他臉色煞白,渾身冒着冷汗,而偏偏梓承在這危急關頭卻完全無能為力。

維克托見狀示意梓承到大廳另一端休息,可是悔恨和無力感瘋狂侵蝕着梓承的意志,眼見好友命懸一線,他又如何能坐得安穩?

「小子,你剛才說馬庫斯跟誰單挑了?」

一把沉實的聲線喚醒了梓承,他抬頭一望,發現那名六尺多高的壯漢正注視着自己。這時他才首次看清對方那張瘦削和菱角的臉上,有著一雙皺在一起的劍眉,還有額角一條明顯的疤痕,活脫就是衣服下紋着金龍的傳說中黑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