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四十七章 山巔念經

草士 | 2021-06-08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4


第二百四十七章 山巔念經

牛心寺前石階下第一步的位置,以打坐念經的男弟子為多,仔細看去,那些男弟子約莫數十人之多,身上衣束打扮,衣冠楚楚,貴氣逼人,大有不平凡之處。他們各各面容含笑,一副風度翩翩之姿,卻讓其他弟子敬而遠之,隔了差不多五步左右距離,才有弟子敢打坐靜修,還需時時關切前方那些弟子動向。除此之外,誰也不敢靠近那些弟子一步。

袁昊僅打量了一眼,就知那些男弟子和霍尹、霍折一般,同為烏衣子弟,身後各有不同勢力撐腰。他們乍看好似有禮君子,儀容得體,瀟瀟灑灑,人畜無害模樣,實則必然是盛氣淩人,目空一世,隨心壓榨平民弟子,否則的話,江湖各門各派素來以武功為高,眾弟子無論身分優劣,均是人人平等,又何必唯恐避之不及?

這時,只見有兩名女弟子自華藏寺行出,一人拿著小木桌,另一人拿著三張蒲團,走前幾步,恭恭敬敬放好小木桌,一張蒲團正置木桌前方,另一張蒲團放在側旁,剩下一張則離得稍遠。她們接著回頭在香爐中點了香,向寺內說了幾句話,各自退居兩旁,同樣靜坐於地,念詠經文。

要過不久,但見有三人緩緩走出寺外,落座三張蒲團上,其中二人自然就是圓如師太、圓容師太,剩餘另一人同樣是名尼姑,約莫三十來歲左右,黑髮盤髻,身形苗條,鳳目透著冷淡,兀自風韻猶存。

那尼姑看也不看後方成群弟子,只冷眼掃過最前排的烏衣弟子,隨後停在一處,淡淡笑著點頭。

袁昊循視線看去,眉頭不由微皺,居然是那霍尹、霍哲一夥人。

圓如師太朝在場弟子看過一眼,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

眾弟子聞聲而動,同樣雙手合十,低頭道:「阿彌陀佛。」

袁昊從未見過數百多人齊聲喊「阿彌陀佛」,話音不止,聲勢之浩大,實在前所未見。此時天邊萬里無雲,豔陽斜射在那普賢菩薩金像,整座菩薩像耀眼奪目,好似真有佛光降下。他耳中聽得鐘聲當當作響,餘音繚繞,回盪半空,胸臆間不禁大為折服。

圓如師太慈和一笑,又道:「五日後便是本門收徒大日,切記,本門傳承數百載,眾弟子理應謹惕於心,佛門之道和武者之道殊途同歸,先賢有言:『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萬萬不能因他人年紀外貌,而小覷他人。」她話說完,續道:「不過,想必諸位弟子早已知道,咱們派內先迎來兩位新弟子。本門規矩以入門先後為序,他們是諸位的小師弟,你們身為師兄師姐,需好好照料人家。」

眾弟子齊聲稱是,不少人回頭瞧了袁昊一眼。他們知悉本門六根清淨,平時少有甚麼八卦趣事,因此袁昊的事情一傳出來,猶如在寧靜無擾的池潭中扔入一塊石子,漣漪蕩漾開來,凡心大動,好奇心起,當真是一發不可收十。他們都曉得袁昊為何得已提前入派,不禁暗暗佩服他勇氣過人。

其中出家、俗家女弟子多是目光和善,嬌嬌一笑,自然是因他闖洞救了小琉璃師妹之故。而男弟子則神情複雜,或帶有恨色,多以霍尹等烏衣弟子為首。

袁昊突然成了眾人矚目焦點,只感好不習慣,乾笑一聲,拱手道:「師兄好,師姐好,大家好,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忽聽有人大聲喝道:「肅靜!肅靜!華藏寺前不得喧嘩。」

峨嵋派眾弟子聞得這聲,臉上一僵,紛紛低頭。袁昊不覺奇怪,循聲看去,卻見是圓容、圓如師太身旁的那位尼姑。

只見那尼姑冷冷瞪視過來,道:「袁昊,本門掌門念詠經文,弟子絕不能出言擾亂,這是本門自古不變的規矩。諒在你是新進弟子,第一次犯了錯,此事就先算了。」她目光之中,隱隱閃過憎惡之情。

袁昊眨了眨眼,只覺好是無辜,适才那情況,眾人好意相待,自己要是不回以幾句意思一下,那是無禮于眾師姐師兄,同樣犯了江湖武者的基本禮法。本來門派派規是為約束江湖弟子而用,避免武者誤傷良民,妄為作惡,倘若只是一昧講求規矩,遇事不知變通,豈不就成了死規矩?

他狠狠瞧了那尼姑一眼,鼻子哼聲,似想出言辯駁幾句。一旁小琉璃察覺過來,偷偷拉了拉他的手,輕捏幾下,又瞪他一眼,其行為之意,便是要他千萬不可出言不遜。

袁昊又哼一聲,暗暗罵了那尼姑幾聲,平復情緒,忖道:「這臭尼姑方才一直和霍家人眉來眼去,此時拿藉口找我麻煩,定然不懷好意,我要是出言反駁,倒是中了人家的激將技倆。」

他起身抱拳,連連低頭行禮,過程中不發一語,僅以動作示意道歉。他耳中聽得有譏諷笑聲傳來,也不在乎是誰,逕自調整好心態,笑嘻嘻重新落坐。

圓如師太先是微微吃驚,後來倒覺不在意,搖頭靜笑,接著開始念詠經文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複如是。」

眾弟子跟著低聲附和一回,袁昊嘴上跟著念詠,並不曉得這是「觀音心經」的內容。只察覺那「空」字不停出現,暗暗納罕佛家「空」之意,似乎和道家的「道」頗有關聯。但又聽了一會,仔細想了想,又覺不大對勁。

爾後圓如師太先後念詠「大寶積經」、「地藏經」的經文,眾弟子邊默念邊修練,峨眉山的道氣堪堪彙聚山巔,雲霧朦朧,水氣凝重,身上衣襟打濕一片。隨著道氣流轉愈快,眾弟子周身熱氣騰騰,溫度逼高,衣襟複而幹下。

袁昊不悟佛經,甚麼菩薩、佛的、隨緣,只聽得腦袋暈頭轉向,卻又不得隨意亂跑,暗暗叫苦,尋思道:「龜爺爺的,莫非往後每日都得聽師太念經不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