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蠱戰

古今變 | 2021-06-08 15:47:56 | 巴幣 282 | 人氣 272

再三強調:小說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那是巧合。

  晴空萬里之下,寬闊的廟堂內卻是愁雲密佈。這裡是小島國議事的地方,各方勢力的領袖正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雖然心思各異,但是談論的主題卻是同一個,那就是大海對面的帝國所傳來的蠱毒。土生土長的原住民,以及許久以前就已經移居來此的家族固然憂心忡忡,而那些在這一、二代的工夫才來到這島上的帝國子民,就算心向故土也照樣戒慎恐懼,因為這蠱毒可是不認人的。

  眾人議論間,大門敞開又進來三個人。原來是廖氏部族當家的三位兄弟,這家族來到這島上已歷十餘代,早已開枝散葉、樹大根深。因為島國依海為生,這部族裏取名都與「水」相關,這三兄弟正是「添」字輩,照長幼順序分別是廖添甲、廖添乙、廖添丙。他們祖上本來也是漁獵為生,但是在航路大開、行商往來之後都轉往海運發展;與島外勢力的接洽工作,大多都由他們負責。

  一見他們進來,眾人立刻簇擁而上、忙不迭的詢問:「你三個可總算回來了!怎麼樣?有消息了嗎?」

  三兄弟遲疑了一下,廖添甲說:「對付蠱毒的解藥……沒有什麼進展,就連大洋對岸的大國都束手無策。」

  這消息雖然令人喪氣,不過眾人早有耳聞,原本就不抱多大期待,於是轉頭望向其他二兄弟。

  廖添乙說:「東北方的島國答應給我們一些抗毒劑,預先服下可以不受蠱毒侵犯,不過數量有限……」

  廖添丙說:「大洋對岸的大國也說要給一些抗毒劑,但是數量也是不多,不過他們還提供了可以研製抗毒劑的東西……」

  「鳥!」心向帝國的帝國派部族首領這時一拍桌子、先罵了一句才接著說:「先前不是捧著人家大國的大腿不放嗎?說什麼帝國如果打過來,大國的船隊立刻就會開過來幫忙,這時是縮到哪裏去了?是要等咱們被蠱毒給害了,才開船來給咱們收屍嗎?聽說他們做抗毒劑還拿老鼠做實驗,耗子耶!耗子是有什麼用?」

  旁邊立刻有人幫腔:「是啊是啊!研製抗毒劑!?他們手上有現成的幹嘛不給咱們?等那幾個郎中弄出抗毒劑來,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分明就是推拖拉、沒把咱們的死活放在心上。」

  群情激憤,就連向來跟他們不合的本島派,也在恐慌之中慢慢被他們挑動,跟著責難起廖氏兄弟。帝國派的部族首領眼見機不可失,振聲怒吼:「都是凱依那廝的錯!先前不是說只要把海岸線守好,不放任何人進來,就能把蠱毒阻絕在外。可是他偏偏又允許那些與帝國經商往來的人到村口買酒,眼下這麼多人染了蠱毒,就是賣酒的煙花女和酒客傳出來的。大夥兒說,這是不是他的錯!」

  他身邊的人立刻跟著起哄,本島派也開始動搖,就連向來支持村長凱依的廖氏兄弟都覺得難以緩頰、十分為難。

  帝國派的部族甚至開始有人說:「咱有門路可以搞到抗毒劑,就不知道村長肯不肯……」

  本島派一聽有抗毒劑,動搖得更加厲害,心想:「這抗毒劑最是要緊,如果他們真有辦法,實在沒有理由阻止他們。」

  這時大門再度敞開,進來一名文質彬彬的少年,眾人立刻全靜了下來。原來這少年是凱依的義子,不但人緣極好,而且是凱依盡心培養的接班人。他父親是凱依的拜把兄弟,駕船航海、喝酒打架的功夫都跟凱依在伯仲之間,但是生性魯莽。有一年小島風災一個接著一個,討海人都只能窩在岸上避風頭。這傢伙灌了半天的黃湯之後衝出家門說:「他媽的天!就這小風小雨也想阻攔老子!老子三天沒洗涮了,正好幫老子沖沖涼!」

  說完就晃晃悠悠的上船出海去了,凱依這時也在家裏借酒澆愁,酒醒之後聽到消息趕出去已經看不到拜把兄弟的影子,而且從此再也沒有他的音信,只找到他漁船的殘骸。凱依悔恨之下戒了酒,並且把他的兒子收為義子。為了避免這少年重蹈覆轍,從小就先請人教他讀書識字、並跟著廖氏家族遊歷,等到確定他並沒有遺傳到父親莽撞的個性,才開始教他一些打熬身體的功夫。

  由於這少年近年來總是追隨在凱依左右,他一來,凱依必然很快就到,所以眾人都屏息以待,果然不久後凱依的偉岸身影就出現在門口。

  凱依一生留下無數的武勇事蹟和傳奇,就算他再怎麼平易近人,帝國派的部族在他面前仍然不敢隨便造次,只能以不甚友善的眼神目送他坐上村長的位置。

  凱依客氣的請眾人落坐,然後先開口詢問目前的災情,聽完後只問了一句:「牲畜、土地可有受到任何影響?」

  雖然覺得這話問得有點出乎意料之外,又似乎不是重點,但主事者還是盡職的回應:「沒有,只有村民沾染蠱毒而已。」

  凱依若有所思、微微頷首之後轉向廖氏兄弟:「外頭的消息呢?」

  廖添甲、廖添乙、廖添丙於是依序又報告了一次,然後「預演」過的帝國派部族立刻照樣鼓噪了起來。凱依只是靜靜的聽著,只在最後說了句:「如果真能取得抗毒劑,又經過檢證無誤,那當然是再好不過。」

  帝國派部族一聽立刻見獵心喜,暗想:「如果能立下這等功勞,同時彰顯出凱依應對蠱毒的無能,那麼將來要把他擠下村長的位置又有何難?」

  於是他們不再糾纏,一個個立刻離開廟堂去張羅此事。本島派的部族望向凱依,只覺得他們心中的英雄人物在應對這前所未有的蠱毒,似乎顯得有心無力,但最終也只能抱怨幾句、轉身離去。

  等其他人離開,廖添丙立刻問凱依:「我真搞不懂,為什麼那大國就是不給我們足夠的抗毒劑?前不久明明還派出船隊來護航,這時卻好像留了一手。難道不知道如果蠱毒漫延,島上人死的死、逃的逃,根本就守無可守嗎?」

  凱依淡淡一笑說:「他們不是給了我們研製抗毒劑的原料嗎?」

  「緩不濟急呀,老大!」廖添乙插嘴說:「等我們那幾個郎中鼓搗出抗毒劑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吶!」

  凱依說:「那就要大家閉門不出,避免蠱毒的擴散,直到我們有抗毒劑為止。」

  向來沉穩的廖添甲這時也問了句:「為什麼?」

  他深深的盯著凱依,知道凱依這麼做必有深意,卻想不透為何要如此行險。

  凱依望了廖氏兄弟和少年一眼,然後說:「你們還記得帝國曾經放話說要『留島不留人』嗎?」

  四人點了點頭,這威脅他們耳熟能詳,不過卻只激起本島派的敵愾之心。

  凱依接著說:「我一直在想,他們要怎麼做到『留島不留人』。派大軍來洗屠?我們不會坐以待斃,其他各國也不會坐視。使用毀滅性的魔法將本島化為焦土?那他們要這座荒島何用?更何況還要擔心魔法的餘孽反傷自身。可是剛才你們也聽到了,這蠱毒並不會影響土地和牲畜。」

  廖添甲瞪大了雙眼,說:「難道……」

  凱依說:「雖然沒辦法肯定帝國弄出這蠱毒是打算用在哪裡。但是既然已經可以確定他們有人在研製蠱毒,那就難保不會有那麼一天。」

  廖添丙問:「那跟大國不給抗毒劑又有什麼關係?」

  廖添甲也猜到其中必有關聯,卻一時想不透其中的環節,哪知少年突然開口說:「所以我們必須要有守住海岸線、不讓蠱毒入侵的能力,至少也要撐到自行研製出抗毒劑為止。否則哪天帝國當真發動蠱戰,我們只有一死。如果必須等到蠱毒傳到遠方的大國,再等大國製造出抗毒劑,然後送來本島,那才是真正的緩不劑急。」

  凱依望著少年微微點頭,露出欣慰的一笑。

  廖添乙說:「這……這不是把我們推到前線去面對蠱毒嗎?等於是讓我們在這裡搶先試毒,然後做出抗毒劑來,到時就算帝國的蠱毒傳到他們那裏去,他們也早就有了準備。」

  凱依淡淡的說:「大國角力,本島就是刀尖、就是火口。不管願不願意當棋子,我們都是棋子;不管願不願意當馬前卒,我們都是馬前卒;不管願不願意當成做實驗的老鼠,我們都會是那些老鼠。」

  他轉頭對廖添丙說:「所以大國送來的原料,一定可以做出抗毒劑,而那幾個郎中一定要有快速應對蠱毒、生產抗毒劑的能力,知道嗎?」

  廖添丙恍然大悟,應了聲:「是。」轉念一想,說:「那些個帝國走狗,好像一心唱衰我們自行研製抗毒劑,難道……要知道他們的家人也都在本島吶!」

  凱依說:「我想他們只是單純的愚……一時沒想那麼多而已。」

  廖添乙問:「那他們如果真找來抗毒劑,如何處理?」

  凱依說:「徹查清楚,只要跟帝國沾上半點邊,就不准它們進來。」

  廖添乙問:「怕帝國暗中動手腳?」

  凱依說:「聽聞這次蠱毒的洩露是個意外,帝國也忙著找解藥和製造抗毒劑,但是效果不怎麼樣。下層任人宰割的百姓也就罷了,達官貴人和有錢有門路的傢伙,要的當然還是大國的抗毒劑。我想只要是帝國經手過的抗毒劑,恐怕都流入這些人的手裏,或是在黑市裏高價拋售了。藥罐外頭就算印著大國的商標,裡頭的東西也不知道被換成了什麼,總之不能相信。」

  廖添乙和廖添丙想了想,點了點頭,就帶著少年去張羅諸事。

  只有廖添甲留了下來,等四下無人之後才對凱依說:「你……」

  凱依搶先說:「坐在村長這個位置,我必須盡可能的滿足大夥兒的要求。但是我應該做的,不是給他們『想要』的東西,而是給他們『需要』的東西。」

  說完拍了拍廖添甲的肩膀、離開廟堂。廖添甲滿佈風霜的臉上又憑添了幾條皺紋。

  他原本想要問凱依的問題是:「如果蠱毒一直被擋在海岸之外,永遠也不會知道郎中們研製出來的抗毒劑有沒有用。你放那些人進來買酒,難道是為了……」

創作回應

deadking
全速看完,以免被人檢舉乳滑XD
2021-06-08 17:01:08
古今變
純屬虛構有什麼好檢舉的。
2021-06-08 17:02:13
水墨靜
無人之後才凱依說(疑缺字)
2021-06-09 12:13:49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6-09 12:15: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