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一章—歌女灰姑娘與皇子(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6-07 20:36:14 | 巴幣 12 | 人氣 80


終於可以復更了~~~
其實,夏格爾絕對不是壞人,甚至對艾諾超關心的啊!關心還推了仙杜瑞拉和艾諾一把……
下一章,兩位男主終於要進入布林埃爾了~

仙杜瑞拉回到家的時候,經常被當成奴隸使喚,每天做這些家事都做得很不爽。每次只要面對繼母和繼姐們,再好的心情都會變差。

一整天窩在家裡打理家事時,她腦中想著艾諾和兩名騎士,想到那三個人,厭惡感能少掉很多。

到了和艾諾約定好的日子,仙杜瑞拉提前結束演唱,公佈下一次的演唱後,和菲爾德一起把擴聲石打包好,說:「擴聲石先放在你那裡保管。」

「啥?」菲爾德錯愕又滿臉疑惑。

「仙杜瑞拉小姐,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艾諾從人群中走出來,笑著對她伸出手。

「記得。」仙杜瑞拉看艾諾的眼神已經沒了剛開始見面的警戒,反而多了幾分溫柔。

菲爾德像是理解什麼似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喔——原來如此啊……兩位騎士大人,我們去路邊吃湯圓慢慢聊天如何?」

「請等一下,我和凱爾賽至少要一人跟隨。」夏格爾雙手環胸,不同意菲爾德的提議。

「贊成,我們不能隨便離開艾斯大人,出事怎麼辦?」凱爾賽用力點頭附和。

「啊,你們兩個隱匿行蹤跟在後面,別讓我和仙杜瑞拉看到就好了。」

最後,菲爾德替夏格爾和凱爾賽使用氣息遮蔽的魔法後,帶走擴聲石。


艾諾和仙杜瑞拉並肩走在一起,兩人來到布林埃爾的北面山丘,翻過這座山,可以通向北境,但是他們沒有要翻山。

艾諾和仙杜瑞拉走在陡峭的山路上,眼前出現兩條岔路,艾諾選擇了左邊那條,左邊那條還有一條很陡的小路,他們直接往那條小路走。

「我們要去哪裡?」

「仙境。」

剝開一大堆枝葉,艾諾拉著仙杜瑞拉,走進仙境的範圍內。

這裡和剛才一樣一片蒼翠,不同於上面,是無數的巨大植物挺拔站在四周,抬頭一看,還能看見略暗的天空。

春天的布林埃爾還有些寒冷,仙境飄散著濃郁的青草香氣,微冷的風讓仙杜瑞拉下意識拉緊的自己的披肩。

艾諾把外套脫下來,蓋在她身上,「很冷吧?」

「不用,衣服還你。」仙杜瑞拉的語氣雖然冷淡,嘴角卻微微上揚,心裡有一絲開心。

艾諾按著她的肩膀,溫柔說:「淑女比我更需要保暖。」

「謝謝。」仙杜瑞拉紅起臉,艾諾本來就長得帥氣,加上溫柔的舉動,即使她平常個性冷淡,還有點凶悍,會對青梅竹馬和變態使出各種摔角技能,也會不小心淪陷。

「妳之前說過妳想考皇家歌舞團對吧?」

「嗯。」仙杜瑞拉點頭,在那之前,她為此必須存考試費用、服裝費用和搬家費,才會盡量擠時間在街上唱歌賺錢,艾諾至今為止貢獻了她大半的收入。

「那麼,如果有一種特殊經歷能讓妳在考皇家歌舞團更加有利,妳有沒有興趣?」
「什麼意思?」

「第一皇子的生日是七月中,距離那天還有兩、三個月,我想先徵詢妳的意見,看要不要把妳引薦給皇子殿下,讓妳多一項不同的經歷,這樣子面對主考官更容易取勝。」

「這、這個……真、真的可以嗎?」

「以我的權限來說可以,但是皇子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我認為妳的實力已經夠資格進入城堡演唱,幸運的話,還可以得到皇子的賞賜,跟皇子跳一支舞也說不定。」

皇家歌舞團的考試是在九月初,面試在九月中旬,十月初公佈招考結果。在那面試之前,對所有有意參與考試的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累積足夠的經驗。

「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啊……仙杜瑞拉聽了雙眼發亮,相當心動,「我、真的可以去嗎?」

「呵呵,我來幫妳爭取,皇子生日之前一定會通知妳結果。」

「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嗯……那我要吃妳親手做的料理。」艾諾認真思索了一下,決定禮物的內容。

「啊?就這樣?」

「嗯,心意最重要。」艾諾笑著回答。


仙杜瑞拉的生活不乏被繼母和姐姐們惡整,父親對於她們之間的鬥爭,依然是完全不管。

仙杜瑞拉常常將這些事情告訴艾諾,艾諾表示愛莫能助,但是總會在她發洩完情緒後,帶她去看看優美的風景,或是去吃好吃的。

騎士大多會跟隨,但是,偶爾會配合菲爾德製造讓他們獨處的機會。

就在仙杜瑞拉和艾諾與其護衛平靜又快樂的相處了一個多月之後,夏格爾表示有話想跟仙杜瑞拉談談,於是暫時支開皇子和凱爾賽,把她帶去茶館喝茶。

「仙杜瑞拉小姐,有一事我想麻煩妳。」

「是……」仙杜瑞拉有點緊張,她至今還沒怎麼跟夏格爾單獨相處,這人總是很嚴肅,會在一旁唸艾諾和凱爾賽,要他們注意自己的行為。

「不用緊張,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希望妳能夠和艾斯大人在一起而已。以妳的身份地位而言,已經足夠。若不是因為妳的身份地位,我早就讓那位大人遠離你了,自然也不用拜託妳這種事情。」

「喔……」仙杜瑞拉不是很懂夏格爾的用意。

「艾斯大人受到身分的束縛,很多事情,他想做也做不了,但他拼命在不自由之中尋找自由。他為了妳和父母吵了起來,我第一次看見他那麼堅持己見。」

「吵起來?發生什麼事情?」

「他的父母說,他的生日會上再不選出適合的女性當妻子,就會用相親幫他選擇。但他說自己有喜歡的女性,我和凱爾賽想那應該是指妳。他對自己的感情非常有想法,連他的父母都不得不讓步,讓他決定自己的婚姻。」夏格爾說著,喝了半杯紅茶。

這就是貴族的婚姻,沒有任何自由,越高階的貴族越是如此。

「我……如果能夠通過皇家歌舞團的表演,我會向他表明心意。」仙杜瑞拉不是沒察覺自己的感情,每次只要在家裡吐血一輪,到艾諾身邊,所有壞心情都會一掃而空。

她喜歡艾諾明亮開朗又友善的性格,喜歡他聽著各種故事時,那雙眼發亮的模樣。

「謝謝。還有一件事情,我想那位大人可能也沒說,凱爾賽後天開始要去卡依倫、北境和不可思議之國出差,我很擔心他去不可思議之國啊……哎……」

「那個國家有什麼問題嗎?」

「女王很麻煩,我的部下已經好幾個有去無回了。」

「艾斯知道不可思議之國的事情嗎?」

「知道,也發過好幾次警告了,對方全部無視。凱爾賽的脾氣很衝,弄得不好會被女王砍。」夏格爾一想到這個,頭冒三條黑線。

之後,凱爾賽出發前往北方各國。

大約兩週之後,凱爾賽真的像夏格爾說的,不小心惹火女王,快要被砍頭了,夏格爾被不可思議之國的柴郡貓帶去支援。

這段期間內,皇子也開始發生日宴會的邀請函。

第一皇子的生日在七月中,布林埃爾的天氣最為炎熱的時期,但是,對仙杜瑞拉來說,反而是掉進冰河裡了。

她的繼母和兩個姐姐都收到邀請函,全家只有她沒收到。

如果只是她們收到邀請函還好。

問題在於,這場皇子的生日舞會,其實是一場大型的招親舞會,一定會有很多女孩子聽聞皇子俊美的容貌而參加。不只本國,連外國人都會來,競爭很激烈。

她不知道皇子長得有多帥,只知道兩位繼姐之中,只要有一人被選上就完了。

該跟艾斯說嗎?她獨自待在廚房裡面苦惱,她把食材扔進湯裡面,開始放空。

準備好給艾諾的料理和繼母、繼姐們的午餐後,她假借買晚餐的食材偷偷溜出門。

她來到和艾諾見面的地方,夏格爾依然不在身邊,今天只有艾諾穿戴著斗篷站在路燈之下。

她停在他的面前,遞出用布包著的便當,「艾斯先生,我……我……該怎麼辦?」她低著頭,表情陰沉。

艾諾接過便當,拍上她的肩膀,用和平常一樣溫和的笑容,溫柔問:「怎麼了?」

「我沒有被皇子選入舞會,我的姐姐全都……」

「不用擔心喔,妳沒被選進舞會,但妳依然可以去城堡,因為……」艾諾從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一張紅底鑲金邊的邀請信,「皇子殿下允許妳為他高歌一曲,也非常期待妳的傾力演出。」

「上台唱歌,也不會被選為皇子妃,姐姐們要是得逞的話……」

「不用擔心喔,舞會上沒有限制不能選歌女,如果皇子賞臉的話,說不定有點機會。」艾諾笑著說道,一點都不在意眼前的女孩居然打著要爬到皇子身邊的主意。

仙杜瑞拉瞪大雙眼,看著艾諾笑咪咪的樣子,想到自己喜歡的人想把她推向其他男人,心底一陣刺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