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時空傭兵EP.1--雨中咖啡廳

地獄詩人 | 2021-06-07 12:08:34 | 巴幣 0 | 人氣 43

「哈~阿~阿~哈,好累啊!早八就算了,雨還下這麼大…早知道不來了」安徽無奈地拖著腮幫子看著窗外的滂沱大雨。

此時年輕的店長小姐將餐點送上桌「兩位的內用丁丁三明治來嘞~請慢用~」她臉上燦爛的笑容彷彿沒有一絲煩惱似的,真是令人羨慕。

不巧的我在此時打了個大大個哈欠,來不及表達謝意她就轉頭走了,希望她沒有因此覺得我是個沒有禮貌的人

恩…等等結帳時要再和她道謝。

一如往常的,我跟安徽一早就到了我們的秘密基地,一個人咖啡。

由於只有幾坪而已,又沒有招牌,所以鮮少有人知道這裡其實隱藏著一間咖啡店。店員也只有店長一個人,我們曾經問過她為甚麼不多做些宣傳,她說太麻煩了,又不想太吵鬧,所以乾脆連招牌跟店員都不要了

    「唉…這種天氣對我們通勤上課的人來說真是不友善,假如是上早八,大多數人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來學校的路上了。」我大口咬下那份三明治,一半就不見了。

「而且說也奇怪,照理來說我們因為需要通勤,路上可能遇到的變數較多,應該會比較有可能遲到,但偏偏最早到到教室的就是我們兩個…到底是挖得發啊?!」

「嗯? 我沒跟你說這學期我也搬到學校附近住了嗎?」安徽喝著店裡的特製奶茶-外交官的白鬍子。

「蛤?!真的假的!你們真的搬出來了啊!我以為你們只是跟家人鬧脾氣而以,沒想到你們來真的!!」

「對…這是我跟樂樂很早就已經做好的決定…我們說好等到我們所賺的錢足夠讓我們搬出去住就直接離開那個家,頭也不回…」

「真的有必要這樣子做嗎?我是說…你們兩個都還在讀書耶…」我納悶的說

「唉…一直以來他們已經對我跟我妹做了一堆奇怪的宗教儀式…一直以來我都是抱持著尊重的態度配合他們,但這一次真的太誇張了」


幾個禮拜前,樂樂跟她朋友出去玩,結果回來後發了幾天的高燒,那幾天我還特別請假回家照顧。有一天買完家人用的防護用具回到家裡。

然後呢~我隔著門聽到了他們在討論我妹發燒的原因,仔細一聽樓上的那個混帳道士也在,他說是我妹發燒是因為身上纏上了不好的東西,解決方法是讓我妹泡到有酒精跟幾條蛇的浴缸裡。

「靠!!」天雲和正在一旁偷聽的店長發出驚嘆聲

「欸!那道士想殺人是不是?就算是宗教信仰這樣對待一個病人也太超過了」

嘿對…我也是這樣子跟他們說,我試著跟他們講道理,但他們完全聽不進去,還說我是被我妹身上的東西擾亂心智了才會這樣子說。我爸媽當場請他現場幫我驅邪。當下我真的很想直接朝他們臉上灌一拳,但念在他們是我的父母也就算了。但那個道士…

「…歐拉歐拉?」

齁齁~沒錯…我直接朝他臉上歐拉歐拉了,我一直往他臉上揍,直到我父母終於把我從他身邊拉開為止,但放心…他絕對沒有大礙…大概啦…

「你的手不會痛嗎?」天雲好奇地問

「呵!跟樂樂受到的苦比起來這點點痛算的了甚麼呢」

店長又送上了一份雞塊「招待不週」

我與天雲同時向她道謝,然後她就直接坐在一旁光明正大地聽

「這樣的家我們才不屑繼續待在這」我對他們大吼後,氣憤地回到房間整理東西,幾件盥洗衣物,一些蒐藏品,全部塞到先前已經買好的行李廂內。

門外是那個人跟我爸的咒罵聲,但我裝作沒聽到,接著我抱著行李箱走出房門到我妹房間,打開燈就看到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躺在床上,床邊還有門外那些人準備施法的物品,真是群可恨的傢伙…

「哥…」微小的的聲音從一旁的床上傳入耳邊

「妳…都聽到了?」我打開她的衣櫥把她的衣物全部塞到行李箱內

我拿起床邊抽屜裡的耳溫槍幫樂樂測量溫度

《逼逼 39.6度 建議立刻前往醫院就醫》

機器冰冷的提示聲在此時聽來格外諷刺

「哥…對不起…」她那虛弱的哭泣聲在我的腦海裡不斷回響,心中的悔恨湧上心頭。我想我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為甚麼我沒有早點帶她離開這裡…為甚麼我沒有早點回來…

眼淚從眼眶不斷流出,店長溫柔地遞上紙巾讓我擦拭。

「沒事…沒事的…該道歉的一定不是你…是外面那群人…」我再次確定已經把衣櫃的衣物都清空之後,走到床邊。

那雙柔弱的雙手撐著床,試圖靠自己坐起身來。

我將樂樂放在床旁的包包拿到床上,並將她扶起,坐在床邊。

「除了包包,還有甚麼東西想要帶走嗎?」

樂樂舉起手指向床尾的書桌,我一看就知道她想要把甚麼東西帶走。

「你們猜…是甚麼…」

「是樂譜嗎?我記得妳妹有再寫歌曲對吧?真的很好聽」天雲拿起雞塊送進嘴裡

「不…是一張幾年前我們一家人一起出遊的合照,直到最後一刻還是想著家人,真的是令我感到無奈」那年的我們完全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過我還是將照片跟樂譜放進她的包包裡,回過頭一看她正瑟瑟發抖著。:;(∩´﹏`∩);:

我靜靜地把床上的毛毯披在她身上,希望她的病況不要再惡化下去了。

「等我們離開這裡之後會馬上帶妳去醫院的」

她試著站起身來,卻又跌回床上。

我背對著蹲在他前面示意她靠在我的背上「沒關係…慢慢來」

「哥…我好怕…」樂樂就這樣依靠在我的背上,我摸了摸她垂下的雙手,是如此的冰冷,測量的溫度都已經那麼高了,還想著要用他們那套白癡方法幫我妹治療…我對他們的恨是愈來愈深了…

「沒事…有哥在…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了」我把包包放在行李箱上,並再次環視房間檢查有沒有東西漏了帶

「好了嗎?要準備離開嘞」還在嗚噎的樂樂靠在我的身上微微地點著頭…我把包包放在行李箱上一起拉出房門。

啊…真是…慈姑觀音在上…竟然如此傷害您的弟子,待我們準備一番一定會收拾這冥頑不靈的頑童。

「不用麻煩你們了!」我揹著樂樂走到客廳看到爸爸正要扶起那個道士。

「你!你想背著她到哪裡??給我把她放下…我的術才施展到一半呀!」道士一邊壓著自己的鼻子邊說

我朝道士的方向狠狠瞪過去,他就不敢再多說第二句話。

我們從他們身邊經過「你們想去哪裡…給我回來!!把師父打成這樣成何體統,快跟師父道歉」爸爸對我大吼

「哎呀~都已經那麼晚了~不要那麼大聲啦,老公!!欸,你們兩個也真是的,鬧脾氣也夠了,快把東西放下吧!乖~聽話」媽媽上前來想搭住我的手,試圖挽留我們

我甩開她,繼續往家門口走去。

「安徽!!聽見沒!!快回來!!」我穿上門口旁的鞋子,打開大門。

「安徽你給我聽好,如果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再也不認你這個兒子」我踏過門檻

「夠了啦!不要在鬧了啦!安徽啊~媽求求你,快點回來啊」聽得出媽已經哭了出來,令我有些許的不捨,但我不能回頭

「好!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不再是你們的兒女,從此和這個家,那個老頑固沒有任何關係。以後誰發生什麼事情,都與對方沒有關聯。媽…我也勸你快點離開這兩個傢伙。」我拖著行李箱往門外走,關上門,離開那個曾經名為”家”的地方。

直到坐上往醫院的公車,我都沒有回頭,因為這是我與樂樂的約定。

再見了…不,永遠不見,曾經的家。

故事說完了,我和店長臉上滿是眼淚,我抽了一張紙巾遞了給店長。
 
「嗚嗚~如果…你們兄妹倆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跟我說,我願意破例讓你們兩個來當工讀生」店長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ノ﹏ヽ)
 
「嗯啊!我這邊也是,如果你們需要一個可以暫時住著的地方,我很樂意讓你們住進來,雖然離學校有一段距離就是了」(;へ:)
 
「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既然這樣,我想請你們幫個忙,忘了今天我說過的話吧…」安徽拿起包包站起身來走向門口
 
「恩?為甚麼阿!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輕易忘記阿!!」我站起來追問安徽
 
安徽回頭扮了個鬼臉笑著說「因為阿…這些都是騙你們DERRR」接著他就打開店門衝出去了
 
我驚訝的說不出話
 
欸!等一下!
 
「GAN!屁孩把我的眼淚還來!!」
 
店長罕見的爆了粗口,不過似乎當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後,摀住自己的嘴坐了下來。
 
不過我實在分不出究竟是安徽的事情還是店長的粗口讓我比較震驚
 
持續了數分鐘的寂靜後,店長站了起來。
 
「剛剛非常抱歉,一不小心就…」店長對我鞠躬道歉
 
「欸欸欸!店長不用這樣啦,沒事~沒事~」我慌張地站起來阻止店長
 
此時店長抬起頭,我們兩人的眼睛對上了,店長的眼神十分惹人憐。
 
不知道是不是店內燈光的關係,店長的臉似乎紅了起來
 
「以後…你們不用再叫我店長…叫我詩婷就好」
 
那個…咳咳
 
「我叫天雲,剛剛跑掉的那個是安徽,之後我們一定還會再來這邊用餐。到時候我再叫他跟妳道歉,非常抱歉。」
 
我趕緊向店長…詩婷賠不是
 
「那個…你朋友剛剛說的那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他剛剛自己也流了淚…那些都是騙人的嗎?」
 
「我不這麼認為,雖然他自己說這些都是騙人的,但是之前去他家他的家裡確實不對勁。身為外人的確很難相信沒錯,但是身為朋友,我相信他」
 
「恩…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好吧!我剛剛說的話還算數,如果哪天他們真的需要幫忙的話,再麻煩你跟他們說嘞!」
 
我點點頭「好的!我會再跟他說的!謝謝詩婷姐的關心」
 
『直到最後一刻決不後退,淚水紛飛也不能模糊我視線』手機鬧鐘鈴聲響起
 
糟了!! 我從桌上拿起手機看了看現在的時間,快來不及了!
 
「不好意思!店長..阿…詩婷姐!請幫我結帳!快遲…」我拿起包包抬起頭來看,店長已經回到櫃台了
 
靠北…原來安徽是不想付帳嗎?
 
「好的!這邊325元,小店承蒙您」此時的詩婷已經回復成以前那個溫柔的店長,臉上的淚痕也不見了。
 
我只能繼續流著淚打開錢包結帳,從店裡離開前我隱約聽到詩婷姐低語著
 
(好羨慕…有朋友真好) (・´з`・)
 
呵呵 我在心裡暗自竊笑,原來店長是邊緣人啊!      
 
好!之後一定要多帶一些人來!
 
「謝謝招待!我走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