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六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6-07 00:00:04 | 巴幣 0 | 人氣 51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六話(二)
歐利伽米

維比倔強的語氣讓氣氛瞬間鬧僵。她就像是完全沒弄明白自己所處的狀況,毫不擔心維克托和莫里斯這兩位外道殺人魔會不會乾脆地殺人滅口。

梓承十分佩服維比的勇氣,但他回頭一望,卻發現平日嘻皮笑臉的維克托正散發着凌厲的殺氣。他心中一凜,這股壓迫感跟義診活動時候所感受到的一模一樣。那雙毫不掩飾殺意的雙眼,跟德高望重的白銀祭司可謂判若兩人。

「這就是外道殺人魔的真正臉孔嗎?」

沒想到面對令人窒息的殺意,維比竟然還是不為所動,彷彿早將置生死於度外。

在加納瑪爾山的時候,梓承就已經隱約感到維克托有着遠超於他的稱號「白銀」的實力水平,如今維比火上加油的說話,無疑就是將自己推向死地。

梓承很想阻止維克托,可是「住手」兩個簡單的字眼卻因為維克托的殺氣硬生生的卡在他的喉嚨之中。

動啊,混蛋!

梓承內心發出吶喊,終於掙脫了維克托的殺氣攔在二人之間。

就在這一剎,維克托的殺氣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踪,他帶着一點點嘉許的笑意看一下梓承,點了點頭。
咦?

梓承還沒搞懂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維克托便開口道:「如果這就是你所追尋的真相,我不介意由你把這件事向大眾披露。」

這句話不僅維比和梓承大感詫異,就連莫里斯亦張大了嘴巴卻說不出話來。

維克托的表情隨著殺氣的小事亦頓時鬆懈下來,他走到梓承身邊輕輕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道:「成長是好事,可是不要逞一時英雄而賠掉性命哦。」

在旁人眼中,維克托這一搭只不過是輕描淡寫的舉動。可是對梓承來說,維克托的手卻猶如千斤巨石壓在肩膀之上,把他壓得連話都說不出來,額角不住冒出大顆大顆的汗珠。

偏偏莫里斯卻不識相的問道:「菲恩,你知道你和我們這些穿越者最大的差別在哪裡嗎?」

可憐梓承有口難言,只能脹紅着臉不斷搖頭,而維克托則露出一抹惡作劇般的笑容。

「我們的差別在於,你對穿越之前的事情還留着很深的印象,而我和維克托只能依稀感到自己來自別的世界,可是對那邊的事情卻一無所知。」

原來只是覺得自己來其他的世界,感到自己與別不同而已?

那個……不就是典型的中二病而已嗎?

梓承很想吐糟,但身體在維克托鬆手之後卻累得像是全力奔跑過後,只能全身冒汗,彎着腰不住喘氣。

莫里斯續道:「菲恩,為什麼你寧可冒險跑到城外做委託任務,也不願意參加競技場的比賽?我和維克托雖然是穿越者,對這個社會的不公也非常反感,可是我們從來沒質疑過依賴競技場和祈願系統的生活方式。」

聽到這裡,梓承心生羞愧,想起自己除了討厭跟別人對決之外,更因為連一個拿得上擂台的戰鬥技能都沒有,所以才會走上依賴委託維生這條道路。

然而莫里斯和維克托對這件事,彷彿早就有着不同的見解。

「唯一的解釋,就是因為你的認知當中有著更好的選擇。就像你成功引發收割蜜桃蛋和到城外進行採集的風潮。我們這些想不起那個世界的穿越者需要你從那邊帶來的知識和經驗!」

從那邊帶來的知識嗎?

梓承苦笑一下,以往總是埋頭工作的他能有什麼知識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改變?要是真的有這麼方便的東西,在阿爾塔湖那個晚上早就跟馬庫斯他們提出啦!

維克托將外道殺人魔的面具遞到梓承面前,一點也沒有商量餘地的道:「我要把拉贊姆領主拉下台,然後再由你告訴所有人,除了在競技場戰鬥之外,還能有什麼生存方式!」

「由……由我?」

瘋子。

梓承腦海中第一時間閃過的念頭就是「瘋子」在這兩個字。

他實在難以想像,維克托和莫里斯在明在暗做了這麼多,甚至不惜舉行大規模遊行,到頭來就是將一切都押注在毫無根據的異世界知識之上!

「不,這行不通的!就算我知道另一個世界的事情,那也不代表那些知識能在這裡發揮實際作用!」

「你認為我為什麼一直致力於栽培有能力改變世界的年輕人,甚至用外道殺人魔這身份將危害到幼苗的惡棍處刑?如果領主沒有實施那該死的法案,我們還能透過教育下一代,甚至是再下一代,一步步去改變這個不公平的世界。」維克托神情嚴肅,語調帶着一種沉鬱的憤怒續道:「可是局勢已經改變了!這場當權者和反抗者之間的博弈,從領主操控媒體為自己的惡行塗脂抹粉開始,就已經給我們的下一代施了詛咒。不出十年,每個人都會被教導成任人榨取,活在『順我者生、逆我者亡』也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噩夢之中!」

「不會的!雪露和那些競技學園的學生不就在提倡戰鬥禮儀嗎?不會所有人都屈服在歪理和暴政之下,任由領主扭曲價值觀的!」

「天真!人類在擁有絕對優勢的時候,只會更盡情地踐踏弱者!你有聽過謊話說一萬遍就會變成事實嗎?尤其對只是一張白紙般的孩子而言,長期被灌輸扭曲的價值觀,久而久之就會認定那就是世界的法則,甚至令他們願意為了守護他們相信的那一套而發動戰爭!」

梓承感到一陣目眩。他當然明白維克托所說的都是事實,而他亦曾多次目睹赫澤爾頓城內的各種悲劇。那些認定了存在的價值源於競技場成績的鬥士,那些傷痕累累卻依然不得不為了生計而踏進競技場的弱勢群體,這一切都是因為人們被灌輸了鬥級和祈願就是一切的價值觀。

若果拉贊姆領主真的改寫了這個城市的價值觀,讓每個人今後都視暴政為常態,甚至信奉被扭曲了的價值觀助紂為虐的話,那麼赫澤爾頓就只能以煉獄的養豬場來形容了。

維克托收起了外道殺人魔的面具,改以自己溫暖的手伸到梓承的面前。

「來吧,菲恩,加入歐利伽米,為這個世界帶來一線光明好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